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七百五十八章 地府印鈔,聯軍會談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女娃人都傻了。
——我辣么大的一个炎帝呢?
——我辣么大的一个狗头军师呢?
——就这么干净利落的死了?!
她激动的站起来,嘴唇哆嗦着,想要说什么。
可似乎是因为一时间想要倾诉的内容太多太多了,反而让她哽住,呐呐无言。
她刚才还有过怀疑,怀疑心腹大将小风曦,是不是有什么鬼祟,瞒着她复苏了英招与毕方,令其加入战场,一点都不向她这位君王请示,问题大大的。
可现在呢?
炎帝人都死了!
他用自己的性命,彻底带走了天皇潜伏在人族中的爪牙,彻底斩断了这只黑手,也几乎是顺势奠定了人族阵营必将胜利的基石!
说他背叛?
可他殒落后的遗留,却是选择了九黎,选择了蚩尤!
谁不知道?
蚩尤,就是后土的警卫队队长!
而九黎,也是早年炎帝特意为女娲准备的摘取胜利果实的基本盘!
如果炎帝真的背叛了女娲……他又何必这样做?
哪个背叛者,心能这么大,进行“资敌”?
此时此刻,炎帝的形象,在女娃心中成了一个谜。
矛盾无比的行为,让人很难界定他的忠与奸。
至于准确的答案,更是随着炎帝的殒落而被彻底埋葬。
“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娲的思绪凌乱,这一天发生的太多事情,都脱离了她的预估轨迹,时代的轨道,被引导着去往一个未知而恐怖的未来。
茫然之后,她的目光坚定的可怕。
“终有一日,我要把他救回来,问个清楚……”
强自镇定着内心,即使世界变化的再快,她目标永不变。
甚至,更执着了。
——盘古!
——她要盘古!
只要能盘古,许多的困惑与谜团都能得到解答,许多的悲伤与苦恼都会被消泯。
亡者都会归来,以圆满而喜悦的结局收尾。
“不过,这条路上有一道坎……”
“我的‘好’兄长!”
“他想来已经在前路上等着阴我一手了……”
女娃攥紧了拳头,“我必须解决掉他!”
炎帝的死,让她受到的触动太大了。
本来一路走来,无数战友与属下的牺牲,已经足够刻骨铭心。
而今朝,炎帝的落幕,更如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将她刺激的够呛。
“只是,这很难……羲皇,鲧,文命……这一套接一套的,不知不觉中成了大势,将我牵着鼻子走……”
如今,满世界都在疯传——女娲殿下是如何如何的足智多谋、阴险狡诈、运筹帷幄,偏生女娲还无法为自己辩护……因为辩护了也没人信!
这被算计的太惨烈了,是谋略手段上的绝对降维打击!
“下棋……我是下不过这群一肚子坏水的对手的……”
“所以……”
“我不下了……”
墨 唐
“我要……掀桌子!”
女娃的目光深邃,默默的把握着某种权柄。
那是酆都的遗赠,是鬼神大帝的至高位格!
她似乎有了全新的计划和想法。
“我很强的……”
“只是往昔我太恪守底线了……”
女娃轻声自语,“明明有娲皇道身,掌握天道权柄,又有后土巫身,维持轮回平衡……都是屹立在巅峰的战力,即使单拉出来,去打一个苍,也不成问题……”
“可我太遵守游戏规则了……”
“不偷不抢,只是老老实实玩游戏……所以到最后,反而是处处受制!”
“而我的那些对手呢?”
“鸿钧太昊眉来眼去,帝俊重华互穿衣服,轩辕帝江私相授受,鲧与文命弥天大谎……”
“这些都充分说明了……人至贱,方能横行!”
“只有足够的凑不要脸,钻游戏规则的漏洞,才能夺天下之大利,成一己之私。”
“我也不想这样子……”
“只是……没办法……”
女娃幽幽吐出一口气,“小风曦都死了,死的那样悲壮,留下了那么多的谜团。”
“我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法改变什么——因为没有更优的解了!”
“我无法质问他,也没法挽留他……彼此都没能互相见上最后一面。”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要改变……要让那些缩在暗地里满肚子坏水的家伙,都付出代价!”
“我要解放出一个最巅峰的战力,打碎所有的棋盘!”
“哪怕……用的方式,不是那么的光彩!”
“可我别无选择。”
“好人,就该被这么玩弄与欺负吗?!”
女娃的目光幽深。
她似乎是漫无目的的扫过苍茫山河,又有那么一瞬,别有深意的在须弥山的地方停留。
一双慧眼,洞彻了某种运转的秩序。
这个巫妖并起的时代,有很多的“财富”神话。
有帝俊太一,天降大任,被洪荒最高总经理——道祖鸿钧看重作为白手套,一朝平步青云,出任天庭CEO,迎娶女神白富美,走上神生巅峰。
有轩辕黄帝,得遇贵人,一朝继承帝江遗产,摇身一变,压根不讲道理,就成了当世最强大的棋手之一,兼有无数小弟来投,三清送上至宝。
有苍龙共工,不服就干,头铁一世,杀这个怼那个,出来混,讲究的就是一个“不能怂”——东华很牛逼是吗?老子照样上,顺手再薅一下天道的羊毛!
……
这一个个“神话”,打破了常规,一点不讲基本法的塑造了至强,追上了除却一开始爆了自家兄长金币之外,就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打拼、靠勤劳致富的女娲。
如今,女娲试图借鉴一下。
只是仔细的梳理,发现这大多不适合于她……她有靠山,却正要逆伐上位;头铁呢,又做不到,也来不及。
不过,认真的推敲,她发现还是有那么一个可以参考的对象的!
——某位佛祖,他凭借自己几十亿的本金,就从人道苍生那里,忽悠了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亿的贷款!
眨眼的功夫,就不知道超过了多少神多少代的努力,一下子起飞了!
一尊至强的战力,以大宏愿屹立在未来,盘古董事会中,终究会有其一席之地!
——只要不赖账。
“我也不需要持续性的增加一尊巅峰战力……只是暂时的解封……应该不成问题吧?”
女娃最后回首望了一眼席卷东夷山河的夏后氏大军,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往地府而行。
“曾经有天地银行,总掌气运,功德币流通世间……”
“那我在地府里面,整一个冥币出来……这不成问题吧?”
“如果……”
“冥币发行的时候,稍微多印上那么亿点点,数额大上那么亿丢丢……”
“我的后土身……应该就能出来了吧!”
“只要事后调整补救的速度足够快,我自己再掏点腰包……”
“想来,还是可以抹平这份人道的损失的……”
“毕竟,我不需要多出一个长久的战力,只是临时的调配,挤出一份掀棋盘的力量!”
女娃渐行渐远。
但冥冥中,却是有一道黑幕在蔓延而来。
好人,就应该被欺负、被耍着玩吗?
这一刻,女娲坚决的说“不”!
什么羲皇、文命、开山神斧、轩辕黄帝……
她要把那棋盘,直接给掀起来,砸到他们的脸上!
……
“杀!”
夏后一脉,席卷无量山河。
当帝俊的化身殒落,这一战已经没有了悬念。
整个淮水关驻扎的天河水师建制,被彻底打崩溃了。
哪怕还有巫支祁的存在。
可只有这一位妖帅,如何能翻天?
他本就受了伤,被开山神斧的余波所重创,一身战力大损。
都不用文命出手了。
这个时候,浴血奋战,在搏杀中升华的应龙,便接手了战斗,跟巫支祁进行最后的大对决。
在万众瞩目之下,应龙胜了!
“吼!”
应龙咆哮天地,在无尽的血雨中,震碎了巫支祁的身躯,将他打入了一片封印地!
这是一桩壮举!
应龙逆杀了一位妖帅!
如此非凡的经历,让她变得超然了,像是体悟到了一种怎样的道果,隐隐间似乎跃然其上。
“我的道……”
“我见到了前路……”
应龙呢喃着,形体越发伟岸了。
她收获到了胜利的果实。
只是,应龙并不显得如何高兴。
因为,炎帝战死了!
当她化出人身,看着燃烧在蚩尤身上的薪火,整个人愣怔着,双肩一耸一耸的,似乎是在无声的悲伤与哭泣。
蚩尤有几分尴尬。
他被应龙的眼神看得发毛。
拿了人家主人的遗产,这像话吗?
可他也不好归还……毕竟,他背后有人,是代表着女娲的利益。
这团薪火,事关重大,代表着火师的权柄,是最高的象征。
无论如何,是不好轻许的。
尴尬着,沉默着,应龙和蚩尤间似乎有什么矛盾在诞生。
不过,此刻的主题,是伐天庭!
旁枝末节,也就不足为道了。
一阵难言的沉默后,龙师、火师、夏后氏,开始了清扫,席卷山河。
这是很顺利的。
天皇战死!
巫支祁被镇压!
这里的妖军,哪里还能组织起多大力度的抵抗来?
悍不畏死的,被强势击杀。
心胆俱丧的,被就地关押。
妖军崩溃了!
而人族联军的脚步不会停止。
他们从这里开始,往四面八方而去,彻底的扩散开,驱逐天庭,恢复人族的荣光。
文命作为最高统帅,掌控着这一切,无人能反对。
——那么大一个开山斧还在他手里握着呢!
不过,他也只是把握主干,具体的事务,那些旁枝末节,就安排给手下去负责执行。
他还有更重要的工作,是旧秩序崩塌后,全新秩序的建立。
……
文命与应龙交谈,表示自己作为鸟师拨乱反正的雄主,对于重华执政期间给龙师带去的惨烈伤害,有深深的同情……他愿意正视历史,对一系列事件的相关伤亡予以统计,且在未来的岁月中进行补偿,聊表心意,重建龙师和鸟师为主的友好、和谐的东夷大家庭。
应龙端庄严肃,进行了郑重的回复。她指出,龙师的子民并不会迁怒鸟师的同胞,因为大家都是天庭一方邪恶阴谋手段下的受害者,本是兄弟姐妹关系,却被引诱着互相攻杀,带去了一段黑暗血腥的时代……如今,黑暗时代过去,光明纪元到来,大家应该搁置争议,彼此援助,共同开发,优势互补,争取实现东夷大地上每一个子民的幸福安康生活。
鸟师新任的领袖。
龙师复辟的英雌。
他们双方,就整个东夷阵营的新秩序构建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意见交流,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氛围下确定了全新的阵营形势。
人族的两大支柱,在一番苦难与波折之后,重新稳定了下来。
他们达成了共识,将会在接下来的岁月中一致对外,对于主导了惨烈血难的天庭幕后黑手,进行对等的报复还击!
“在这方面,我们是需要对火师和云师的同道,致以最诚挚的感激。”
文命在会议上,对远道而来的九黎一脉领袖蚩尤说道,“这么多年来,都是炎帝与黄帝奋战在最前线,挡住了天庭的压力,扛起了人族的这一片天,纵死不退……这令我等感叹与敬服。”
“火师王庭上下,皆是英雄!”
夏后氏对蚩尤这位炎帝死后选中的接班人,不吝啬赞美的言辞。
“文命殿下过奖了!”
蚩尤颔首,多打量了几眼文命摆在身前桌案的开山斧,语气言辞很谨慎,在避免产生什么外交上的误会。
丹武幹坤
毕竟,这斧头刚拿天皇的一尊重量级化身祭天,过于凶残了。
一斧之下,妖皇也好,人帝也罢,都成了梦幻泡影,葬在这个时代中。
如此余威尚在,何人敢逆?
“不过,还请文命殿下知晓……炎帝陛下殒落,巅峰战场失衡,纵有玄素殿下驰援,也难维持多久。”
“到头来,仍需文命殿下亲身支援。”
“我自是明白。”文命点头,也不推脱,“待我整肃了东夷这片大地的基本秩序后,定然前行……这也耗费不了多少时光。”
“趁着这段时日,大家也各自调整一番……应龙殿下执掌龙师,蚩尤道友继承尊位,这都是需要巩固的。”
文命说着,应龙和蚩尤都是默默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