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ptt-第356章 巡山餓鬼閲讀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小說推薦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喊杀声被远远的丢在后面,李肆化身的饿鬼逃入山林,也就是被山神控制的山林,但不知为何,逃离村子后,他发现越发难以掌控心中那种饥饿的感觉了,有一种诡异的力量在蠢蠢欲动。
真 靈 九 變
“我好饿,我好饿啊!”
李肆不能控制的喊着,但双脚却死死的钉在一片空地上,这里没有一根野草,而他方才一路逃来时也特意控制着,没有踩踏哪怕一根野草,因为灵矶子的前车之鉴,只要踩到一根野草,就会山神的天价罚单……
脑海中似乎响起一阵鼓声,与他的心脏跳动节奏一模一样,这种节奏让他挥舞着手臂,忍不住就要随之起舞,随之而去。
这不对劲。
李肆察觉自己对饿鬼的控制力在飞速下降,一旦控制力为零,这次体验就得终止了。
他全力对抗,用了各种方法,但那种鼓声就像是魔音入耳,眼瞅着就要控制不住了,李肆一咬牙,心中闪过那缕历史道火。
之前他都是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看,如今也只能这样做了。
霎那间,那一缕星星之火般的历史道火真就出现了,然后在李肆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钻入饿鬼的身体之中。
下一秒,鼓声还在,但那种魔鬼的引诱感却完全消失,连心中那种饥饿的疯狂都稳定下来,历史的厚重感覆盖下来。
这一刻,李肆目瞪口呆,错愕不已,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干了一件大蠢事还是怎么?
高 貴妃
因为那缕历史道火被着饿鬼吸收后,饿鬼居然也拥有了类似历史主角的气场。
但饿鬼的起点太低了啊,尤其它还不算人族。
那缕历史道火如果给了鱼生,所得的利益会是此刻的十倍不止。
“草!”
李肆哭笑不得,这就是缺少经验的后果,好在,随着这一缕历史道火的注入,这张饿鬼牌的品质已经提升,如果说原来是灰色,那么现在至少都是蓝色,何止升了两级啊。
他可以很确定,这张饿鬼牌的耐久度已经从原来的3/3,变成了至少10/10。
李肆此时甚至在想,如果把历史道火给了陈秉真,或者灵矶子会怎样?
因为毫无疑问,他们作为自己开局就出现的明牌,暗牌,是不能把他们当做敌人的,得从历史的高度来看,他们就是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牌,不管是大小王,还是小三张。
“如果我有足够的历史道火,甚至可以把这些明牌统统强化一遍。”
我是超級笨笨豬 小說
思索之间,李肆忽然低头就拔了一根野草,也就是山神口中所谓的闻道草,这闻道草是下位生灵居住的地方,也可能是入口,类似鱼塘,山神就负责看管这些的。
不过眼下,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见到山神。
“何方妖孽,敢来山神的地盘撒野?”
果然,下一刻,狂风大作,带翼猛虎驮着那个小老头儿出现了,不知吹断了多少闻道草,呵呵……
但李肆却在此时迅速以命运狼毫笔,在命运草纸上挥毫泼墨,转眼之间,一道命运符文成型。
双手呈上,同时口中诚恳的喊。
“无名小怪拜见山神老爷,今落难至此,祈求山神老爷收留。”
这就是李肆的计划,融合了一缕历史道火的饿鬼牌可不能浪费,但既然不能去江村,就只能在山神座下当小喽啰了,好歹混个临时工编制。
“嗯,你这小怪有些意思,但本座仍然要看你有没有造孽?”
那小老头儿说着就直接祭起山神法印,一道浩然神光落下,差点让李肆当场飞升,全靠了那一缕历史道火来护住。
“咦?好个无名小怪,居然真没有伤人,反而还有不错的大荒功德在身,行,本座手下正缺一个巡山小妖,就你了,你日后只需负责巡游这方圆千里山林,有什么事直接报与本座就好,而山民四时的瓜果供奉,也会有你一份。”
说着,那小老头儿随手在空中一抓,立刻有神秘的法则纹理汇聚,凝成一个粗糙的巡山令牌。
“拿去!”
丢过来巡山令牌,那山神小老头儿催动带翼猛虎,已经一阵风的远去了。
而当李肆接过这巡山令牌,这四周的天地空间都仿佛一变,好似认可了他一样。
甚至连山林之中的神秘灵气也在朝着他身体里灌注,这一波福利实在太大了,但也恰恰说明了历史道火的神奇之处,竟是可以让一头最低劣的饿鬼都能有这样的造化。
李肆细细体会,发现他都可以随时退出,像是鱼生那条主线一样,有了时间点可以存档。
“玛德,可不要喧宾夺主,鱼生才是真正的历史主角哇。”
话虽如此,但李肆真是忍受不了神秘灵气的诱惑,在这边修行太豪华了。
他甚至都不用特别专注,就随便的在山林里巡视着,就可以将属于自己的一门门功法给在饿鬼身上修炼出来。
这里面甚至包括了【大荒天河御虚实感应三篇】,【太清御神无上感应篇】,【祈天经】等等。
毕竟这饿鬼再低劣,那也是基于六级真实的存在,是有六级真实的户口的。
等李肆巡山一圈,天都黑了,剧情也没有NG,这说明鱼生已经在江村里安顿下来,不管是做乞丐也好,还是被好心人收留也罢,不然若鱼生一死,他这边也得死。
此外,那巡山令牌真的好用,拿着此物,方圆千里山林就如履平地,所有地形,所有草木,所有变化一应俱全。
这山林之中也有不少凶恶猛兽,但在这巡山令牌前都不会对李肆有任何敌意。
夜幕降临,繁星满天。
李肆寻了一处隐蔽的山崖缝隙钻进去,这山神小老头儿没给他提供住所,或者提供了,他也没找到。
且在这将就一下,继续快速修行。
当然,警戒是必须的,但一夜过去,竟是分外安全,当天光大亮,李肆钻出山崖缝隙,就见自己全身上下都褪了皮,这些皮呈黑色,非常坚硬,闻之有恶臭。
但李肆自己并未因此变得更像人,随手一道镜像舍身之术打出,对面缓缓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饿鬼巡山小妖。
模样仍然很狰狞,虽然看着是人形,头上光秃秃的,眼睛四周一团黑色,像是打了食尸鬼的烟熏妆。
大圆脸,下巴颏都在往下坠,就好像大号的圆面包。
身上没有衣物,但一个巨大的肚子,比莲花缸还要大三倍。
然后是两条小短腿,甚至撑不起肚子,导致肚皮都要贴地滑行,而在昨天之前,那拖曳的可是……
好在今天李肆已经可以改头换面了,甚至有了自己的本命神通。
一曰吞噬,二曰海量,三曰巡山。
没错,他现在是巡山饿鬼,那巡山令牌,已经被他在一晚的时间内给炼化了。
除此之外,李肆本体所掌握的,他也完全掌握。
修道士的手段,也基本掌握,可以不夸张的说,那两个修道士若是落在这山林里,他就能打得过。
而这一切的缘故都与他融合了那缕历史道火有着莫大关系,如今的他就犹如天地气运都在他身上燃烧了一样。
“不过这番造化,却也耗去了三分之一的历史道火。此物,真是至宝。”
李肆感叹一声,就开始例行巡山,但今天他再巡山,那效果就比昨日强了至少百倍,方圆千里之内一切尽收眼底,他甚至还看到了鱼生,因为昨天那场动乱,他躲过一劫,目前被当做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被一个善良的谢婆婆给收留。
“谢鱼生吗?与谢余生有什么渊源?”
超级医道高手 星际银河
李肆好奇,但同时也能确定,此谢鱼生绝对不是彼谢余生,这个谢余生在真实历史中乃长河之主,后来被命运长河打压封印。
至于未来那个谢余生,是竞争诡异之主失败,然后被机械长河抓走,当了知识官,给机械长河普及了一个机械地狱……
暂时来看,鱼生在谢婆婆家是绝对安全的,所以他的主线剧情暂时无法激活,如今正是支线剧情搞事情的时候。
如此想着,李肆继续以巡山神通扫描方圆千里,他要寻找昨天那个用鼓声控制他的人,这会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
“嗯,等等,这是什么?”
李肆忽然停了下来,耳边似乎响起很多人的祈祷声音,他静心一听,就了然了,却是江村的村民因为昨日饿鬼出现一事,祈求山神保佑,驱逐斩杀饿鬼,为此江村愿意奉上魂香三支,灵火烛一对,瓜果一筐,稻米一碗。
什么乱七八糟的。
李肆没理会,这是求山神的,不是求他的,但山神接了差事,肯定会让他来办差,那么,他就先下手为强,找出那操控饿鬼的幕后之人。
毕竟对方肯定是为了图谋江村的,就算杀了也不冤枉。
果然,时间不大,一只肥鸟飞来,嘎嘎嘎一阵乱叫,却是山神旨意下达,命李肆巡山时多多注意,有饿鬼出没,直接杀了便是,千万不能让其靠近江村周围三十里。
好个敷衍。
“请回禀山神老爷,我定会努力巡山,不放过一头饿鬼。”
“嘎嘎,你不就是一头饿鬼么?”
那肥鸟反而不走了,就落在李肆那光秃秃的脑门上。
“哥哥说的是,小的的确是一头饿鬼,但小的是一头善良的,有大荒功德的,愿意做事情的饿鬼,说起来,还未请教哥哥叫什么?”李肆小心伺候着,只要骗出这肥鸟的名字,他就能多一张肥鸟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