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詭三國-第2367章突然的垮塌鑒賞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长安已经下了两场雪。
第一场雪比较小,似乎没有多少感觉就过去了。
第二场的雪就大了很多,给长安披上了厚厚的一层银色铠甲。
斐潜披着一件红色的大氅,缓步走进了未央宫。
在进入未央宫的大门之前,一名兵卒从后面赶了上来,递给了斐潜护卫一张纸条。护卫接过去,转呈到了斐潜手里。
斐潜打开,低头瞄了一眼,然后收了起来,继续往前走。
未央宫是刘邦就开始兴建,然后刘邦是在长乐宫里面咽的气,死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惦记着未央宫的念头。然后未央宫是在汉武帝的时候发扬光大的。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全盛时的未央宫,前殿为前朝大殿,位于未央宫的中部,依龙首塬地势筑成,向北逐渐升高,建筑错落有致,视野开阔,作为朝宫正殿,凡属于国家重要的典礼活动,皆在前殿举行,包括且不限于登基、下诏、婚娶、朝谒、丧葬……
现在么,斐潜斜斜瞄了负责未央宫长乐宫修缮工作的少府中宫署刘廙。
刘廙这个家伙么,名头大,但是事情办得不怎么样。
这不,大雪把未央宫的清凉殿给压垮了!
这么冷的天气,刘廙额头上依旧是有些汗珠,偷偷的在斐潜不注意的时候擦一下,然后过一会儿再擦一下。
未央宫的前殿建筑群还算是修整的不错,毕竟是未央宫的『颜面』,正中的道路扫开了雪之后,也没有多少杂草和碎砖,前殿的高台的护栏也算是完整,斐潜略微转了一圈看了看,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也让刘廙缓了一口大气。
刘廙原本不是在斐潜手下,最先是在刘表怀里,但是刘表不是老了么,那啥就不行了,嗯,主要是刘表后期控制力下降,为了让这些家伙不起异心,就杀气重了,搞死了一些自诩为名气大就乱来的家伙,其中就有刘廙的好友刘望。
刘廙害怕受到牵连,便逃亡了,原本想去许县的,结果不是许县被斐潜兵临城下了么,便是转头就投到了斐潜这里……
毕竟当年刘廙和司马徽也有些渊源。
斐潜对于刘廙这样的只是名头大,但是实际能力不太强的人一项不怎么感冒,所以也没有特别当一回事,碍于司马徽的面子,又考虑到刘廙原本在刘表那边也是负责类似的项目,所以就将刘廙派到了这里,负责对于未央宫的日常工程建造和养护。
现在很显然,名气大木有什么卵用,宫殿垮塌的时候不看名气。
转过了前殿,就到了未央宫的后殿建筑群。
在未央宫的后殿群落当中,最为著名的便是椒房殿。只不过到了现在,椒房殿只剩下了残檐断壁,大体上围了一下,并没有完全修复。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王莽那时候,未央宫一把火,然后好不容易修得差不多了,董卓死后,长安又是一阵乱,未央宫也没逃过去,又是一把火……
特别是在百姓传言当中,在未央宫的后殿里面,收藏着大汉的各种宝贝,不一定是什么财物,即便是什么椒房殿的椒泥啦,什么昭阳殿的铜镜啦,什么飞燕殿的香木啦,都是可以让家里婆娘生儿子更强壮,生女儿更秀美的好东西……
所以在混乱的时候,未央宫里面,尤其是后殿的这些东西,没有少遭殃。就像是后世雷峰塔的砖头一样,若是不围起来,甭管是不是真有什么镇妖法力,那天就给东一块西一块拿干净了……
刘廙年轻,觉得自己很有抱负,结果就像是被发配一样来修葺明显没有多少关注度的宫殿群落,刚开始的时候或许还觉得多少要干一点事业出来,但是时间一长,也就懈怠了。
清凉殿,是在后殿群落之中,原本是和温室殿对应。
天气冷的时候,皇帝会到温室殿当中取暖过冬,天热的时候自然就是在清凉殿了。居民间传说,清凉殿整个宫殿都是水晶打造的,又有各种琉璃,西域的珍宝堆满了宫殿,供给皇帝在避暑纳凉的时候玩耍……
但是实际上,清凉殿只不过是因为特意做了镂空的处理,窗户通风通透而已,什么水晶琉璃之类的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也正是因为清凉殿的结构相对来说比较通透,称重墙较少,结果年久失修之下,刘廙又没有及时注意到,现在就被大雪给压塌了。
这就相当尴尬了。
虽说当下长安的长乐宫和未央宫只是作为一个面子上面的工程,实用价值并没有多少,但终归还是需要面子的,就像是后世的奢侈品和普通用具在基础使用价值上相差不多,雪鹅和白鸭一样都能保暖,但是依旧有人乐意为附加的那些价值大出血一样,汉代也有很多人盯着皇室的面子。
斐潜在垮塌的清凉殿面前,查看了一下现场的情况。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这并不能说是完全属于刘廙的错。毕竟在刘廙之前,清凉殿就已经是年久失修了,并且在兵乱当中有所损坏。
刘廙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及时发现,疏于巡查。
折损不能完全算在刘廙头上,但是渎职么,就没跑了。
『恭嗣……』
斐潜背着手,不咸不淡的说道。
刘廙连忙上前半步,低着头,弓着腰,就像是小职员见到了董事长,『臣在。』
『为何未能及时巡查?』斐潜缓缓的问道。
刘廙抬起头似乎想要说一些什么,但是很快的调整好了心态,重新低下了头,『臣有罪……私离值守,于青龙寺之中盘桓多日,未能及时巡查……』
斐潜微微点了点头。
这和斐潜之前让人去查探出来的结果基本一致。
刘廙确实是渎职了,但幸运的是刘廙没有因为自己犯错而去掩饰,然后犯下第二个错。
青龙寺最近确实是很热闹。
大汉当下的娱乐项目很少,以至于类似于后世的那种『沙龙』模式,都成为了青龙寺目前组委热闹的消遣娱乐场所。
晋代的清谈,有些类似于『沙龙』,但依旧还是以男性为主,要到了宋代的时候,才陆续出现了以女性为『沙龙』主人邀约名流参与……
为什么说现在的青龙寺有些类似于后世的『沙龙』了,就是因为这一次是辛宪英在青龙寺内掀起了类似于『沙龙』的活动。
辛宪英年岁渐长,也接近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此由其主持的『沙龙』,多多少少就有一些挑选夫婿的味道。虽然说辛宪英现在的年岁在后世看来,还是三年起步的范畴,但是在大汉当下,却距离大多数汉代女性的婚育线不远了。
其实在某些程度上来说,士族女性的婚配年龄相对比较晚一些,也不全数都是像是张飞一样喜欢抢萝莉,但是大多数的百姓,尤其是最底层的民众,女性的婚配年龄都几乎卡在红线上,越是贫困的地区,便越是如此。
一方面是国家赋税。对于人口红利这个事情,封建时代的统治者很早就清楚了,所以让基层的民众多生孩子,在地广人稀的大汉无疑是一个非常划算的事情。
第二个方面则是因为穷困。穷人家里有的是连衣服都没有,小孩子还可以光着屁股乱跑,可是等小女孩成长起来之后,总不能还是光着到处跑,一直关在房间里面也显然不划算,早点嫁出去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刘廙年岁约二十左右,所以被辛宪英所主持的『沙龙』吸引也很正常。不管是为了人,还是为了议论的事情,以至于流连忘返,待在青龙寺忘了日常的工作。
『当下青龙寺所论为何?』斐潜一边让人开始清扫塌方上的雪,一边问道。
积雪颇深,清扫起来需要一定的时间,
刘廙低头回答道:『论先秦焚书坑儒之事真假与否……』
『嗯?』斐潜微微愣了一下。
这一段时间斐潜都在关注着汉中和川蜀的变化,并没有将精力放在青龙寺上,所以自然不知道才流行起来的论题。
这个问题么……
其实这个焚书坑儒的事情,在青龙寺当下讨论之前,斐潜就不止一次的和庞统,甚至还有郑玄等人讨论过,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是有了定论,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将这个结论抛出来,没想到到了当下却被辛宪英作为了『沙龙』的议题。
这就有些意思了。
斐潜还以为是一些普通的经文章句的讨论,没想到是这么一个比较『特殊』的题目。『焚书坑儒』,对于这个问题的认知,几乎是伴随着斐潜一步步成长,而会有如同上台阶一般,间隔一段时间回看,都有些不同的认知。
秦始皇在最开始施行政策的时候,或许没想到会在二代目垮塌罢?
虽然说当下因为汉中川蜀的事情,使得斐潜暂且没有关注到那边去,但是若是热闹起来,肯定会吸引斐潜的视线。
所以……
辛宪英是自己琢磨出了这个题目,亦或是有人替她想的?辛宪英又知不知道这个论题的要害之处,究竟是什么?
『汝可有论?』斐潜问刘廙道。
刘廙抬眼瞄了一下斐潜,然后低头说道:『臣以为……秦焚书或有之,坑儒或伪之……』
斐潜不置可否,『说说看……』
『臣幼时,学五经,常有论,秦燔五经,坑杀儒士,五经之家所共闻也……臣之蒙师,常喟然而叹,感怀若无秦之焚书,典籍就不必如此流散失闻,尚书亦不必至汉初之时,方得伏生口述,得今文之学而传录……』刘廙缓缓的说着,然后偷偷看一眼斐潜,似乎用查看斐潜的表情来判断自己应该不应该继续说下去。
斐潜现在也越发的习惯了这种来自于各个方面的揣测和观察,因此面无表情的微微点头,示意刘廙继续说。
这本身就是确定的事实。
秦始皇确实有收集各家书籍的法令,这个不算是冤枉秦始皇,但是秦始皇收集各国各家的书籍,并非是为了说冬天冷了烧把火,而是为了阉割各国的文化精神。
准确说,为了统治。毕竟六国之中,掌握知识的大多是六国贵族。
国土上的大一统完成了之后,自然就是需要在精神层面上的大一统,而各国各家的学派经文,有着不同的内容和文字,甚至因为亡国之后对于秦国的痛恨,也会夹带在了各家的文学当中。
面对这样的情况,收缴各国各家的书籍,成为了一种几乎是『必然』的选择,秦始皇这么干过,汉代也干过,唐宋明清统统都做过,唯一的区别就是秦二世太那个啥了,没有等到类似于『四库全书』的书卷出世。
就连斐潜现在也在偷偷摸摸的开始做这个事情……
为什么偷偷摸摸,因为一旦大张旗鼓,就会给下面的蠹虫带来更多的鸡毛令箭,而这些鸡毛令箭有时候不仅不能促进某些方向上的进步,甚至还有可能带来反效果。
秦始皇的收缴也好,焚书也罢,是为了政治上的需求,所以在这一点上也不能说是冤枉了老嬴头。
『授臣诗经者,乃南阳郡中夫子,号醇翁,亦言秦焚《诗》、《书》,诛僇文学,百姓怨其法,天下畔之……』刘廙低声说道,『故臣以为,焚书当有之,秦既得意,烧天下诗书,诸侯史记尤甚。故贾公言,「秦王怀贪鄙之心,行自奋之智,不信功臣,不亲士民,废王道而立私爱,焚文书而酷刑法,先诈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
『然坑儒……则或伪之,若有,为何贾公未有一言,太史之中亦不见记载?』刘廙继续说道,『所言传坑儒之事,或详之,或略之,然未见于汉初之文是也……』
接下来,刘廙开始引经据典,表示秦始皇坑杀的那些人,是发生在秦始皇三十五年,以侯生、卢生、韩众等为首的方士们,为秦始皇寻找仙人仙药不果,为逃避处罚,纷纷逃亡,引来秦始皇的怒气和追究,最终导致坑杀方术士数百人。
斐潜微微侧头,看了看刘廙。
斐潜原本以为刘廙能力不强,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刘廙这边的情况,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斐潜的一个疏忽。
没有完全废物的人,只是要看这个人放在什么地方。
我必須隱藏實力 小說
刘廙的想法,斐潜是赞同的。
汉朝对秦朝的反思,是一种政治正确,也是统治阶级本就应该做的事情,一个庞大的帝国为何会在短短十几年间土崩瓦解,究竟犯了何等错误,大汉如何才能规避重蹈秦之覆辙,这是每一个在大汉朝堂顶端的那些人物,必须要去思索的问题,并且从中要找寻出一些答案来,代表就是贾谊的《过秦论》。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前车之鉴。
但是奈何并非所有人都愿意独立思考……
有些懒惰的人,亦或是别有用心的人,就会简单的反其道而行之。
秦王朝失败了,所以秦王朝所有的东西都是错误的,然后只要跟秦王朝反着来,就是正确的了,在这样思想的引导下,秦朝禁止的,汉朝就放开了,秦朝消灭了各国,然后汉朝就分封了各国,秦朝重律法,汉代就讲究人情等等,这种做法,虽然说度过了前期的动荡期,使得大汉可以休养生息,壮大发展,但是也埋下了更多的隐患。
从武帝朝开始,儒生们开始偏离了过秦之思,走上一条以黑秦为政治正确的路,儒生否定秦的一切,将其视为万恶之源,而秦朝又同时是周王朝的覆灭者和破坏者,所以推崇周礼,讲究崇尚周王周政,就成为了及其正确的事情。
尤其是董仲舒为了给儒生脸上贴金,便是将儒家打造出了一个周礼捍卫者,或者说是周政的殉道者的模样……
任何宗教教派的成立,亦或是宣传之中,总是会有一些殉道者。
儒教的殉道者,或者说是早期殉道者的模型,就是被『坑』的这些儒生……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夸大其词也并非仅仅是儒家才会做的,但问题是儒家在这个过程当中,试图在固化阶级。
从汉武帝开始,这种反秦的言论,就越传越是玄乎,到了当下,当一个谎言被说了千万遍之后,也就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真理。
斐潜捏着下巴上的胡须,琢磨着。这一次辛宪英搞出来的论题,是真的在研讨,还是在求婿,亦或是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在刘廙的述说当中,对于清凉殿的初期清扫工作完成了,跟着斐潜而来的黄氏大工匠,钻进了倒塌一半的清凉殿当中查勘完毕,走了出来,对着斐潜汇报了受损的情况。
清凉殿的大梁因为腐朽,承受不住大雪而断裂。
一旁的刘廙,因为方才讲述青龙寺的事项而有些恢复的面色,又重新变得苍白。
『此乃天家之居也,若宫内有天子,此便是性命攸关……』斐潜指了指倒塌的清凉殿,『若是以此为论,当为「废格」之罪也……』
『废格』是汉朝的罪名,指臣民违背、阻止或不执行皇帝诏令的行为,处罚极重。一旦是『废格』之罪,要么就是腰斩,要么就是斩首弃市,反正就是死。
刘廙差点一个屁墩坐到雪地上,浑身上下都有些哆嗦……
『不过……清凉殿损毁情况,要等些时日才能勘定……』斐潜看了看刘廙,『定罪之前……便有一事,若汝行之有功,或可稍抵罪责……』
刘廙连忙上前,拜倒在地,『请主公吩咐!罪臣定然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