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被妖魔圈養了 txt-第339章 我主一生,不弱於人(下)熱推

我被妖魔圈養了
小說推薦我被妖魔圈養了我被妖魔圈养了
瀚海城上空,莲生佛子最终微笑着、带着海庄王和巫魔女离开了。
可以预见,终于化开了心结的夫妻二人,以后的相处会融洽许多。
亦有妖魔猜到了这莲生佛子的真正身份。
毕竟这一莲托生的传人,修为如此不凡,若没有特殊的因果,根本不会来度化两个厌居境的妖魔。
之前莲生佛子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其实已经暗示了某种可能。
天庭清潔工 小說
而赤羽尊者则冷冷的目送那莲花消散、佛子离开,最终还是没有出手强留。
他现在,只想赶快整顿此地的混乱局势,然后将得到的重要信息带回云梦泽、告知两位主宰。
这大沙漠地处神州大地东南部,偏僻无比,却占地极广,而且与云梦泽相隔不远。
每年的供奉,都不在少数。
如今海庄王和巫魔女离去,大沙漠妖魔无首,正好纳入云梦泽的麾下,壮大势力。
至于那派去城中搜查沐血衣主上居所的妖魔,传回的信息并没有出乎赤羽尊者的预料。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禀尊者!那些妖魔们口中的阴幻魔君弟子,已经不见了,不知何时离开的,没有人看到她何时出的瀚海城!”
下属的禀报,让赤羽尊者摇头。
“并不意外,那般无上存在的弟子,怎可能真的是凡人。这城中的妖魔,有眼无珠,不识真正的大能而已。”
“沐血衣何等心高气傲、癫狂极端的个性?能降服她的人,绝非寻常!”
“他的弟子,怕也不在我之下……”
赤羽尊者说着,感觉无比头疼。
又有些庆幸。
虽然不知道那位无上存在为何突然离开,但显然是一件好事。
还好它赶路不快、来迟了。
要是它赶路稍微快一点,撞上那位无上存在的话……
赤羽尊者忍不住有些后背发凉。
而远离瀚海城的沙漠之中,一袭血衣的沐血衣哼着歌,落在了沙丘之上。
在沙丘的阴影中,有两只妖鬼正轮流背着采薇在地下奔跑。
这两只妖鬼,乃是空宁留在采薇身边护卫的。
在乱战开始前,空宁就已经授意两只妖鬼把采薇悄悄送出瀚海城了。
当时情况混乱,也无人察觉到此事。
沐血衣从天而降,两只妖鬼都被吓了一跳。
但它们作为妖鬼,意识略显浑噩呆滞,不如沐血衣灵动。
而且也反抗不了紫府道行的沐血衣。
沐血衣一个一巴掌,把两只妖鬼扇飞了。
然后抱着采薇飞向了远方,嫌弃道:“就你们俩这脚程,怕是走到天黑才能跟跑到主上跟前。”
声音落下的同时,烈阳下的沐血衣身影消失、一步数千丈。
很快,便来到了大沙漠的边缘。
一处幽幽的绿洲之中,空宁睁开双眼,看到了沐血衣的到来。
身体已经初显了崩溃征兆的沐血衣,大咧咧的把怀中的采薇放了下来,道:“看我作甚?我脸上有花吗?”
放下采薇后,沐血衣径直的走到一棵树下,懒洋洋的坐了下来,仰头靠在树干上,说道:“还是说,主上你打算趁剩下的时间,做点什么?”
“我大概还剩……唔……还剩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应该够主上你来好几次了。”
沐血衣歪头看向空宁,笑呵呵的开着恶趣味的玩笑。
空宁表情古怪的望着她,道:“你回来做什么?”
妖鬼死而复生后,灵识神智乃至记忆全部复苏,与活人无异。
空宁对沐血衣的奴役掌控,并没有过于强制。
在安全离开后,甚至没有给她下任何指令,让她自由行动,想看看这死而复生的妖鬼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会做什么。
却没想到这妖鬼会一路追过来,跑到了他面前。
似乎打算就这样懒洋洋的结束最后的时间。
空宁眼神困惑,沐血衣则耸了耸肩,道:“你是我主上,我不回来、那我回哪儿?难道要死外面不成?”
“对于我这种死过一次,现在也只剩一点时间的死剩种来说,生命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我胡说八道,死前乱吹牛皮你都没拦我,让我觉得你这个主人也挺不错的。”
“既然我死前过嘴瘾你都满足了我,那我过来帮你满足一下别的瘾也是应该。”
说着,沐血衣挑了挑眉毛,促狭道:“我没记错的话,主上你已经五六年没那啥那啥了吧?不饥渴吗?现在时间好像还来得及哦。”
沐血衣语气轻松。
空宁也笑了起来,摇头道:“一刻钟的时间不够,我一般都是半个时辰起步。”
“另外你吹的牛皮对我来说,并不全是坏事。所以我没有拦你。”
“你若是真能吓住三山五湖的妖魔,那短时间内,它们不敢轻易针对我,我就可以夹缝中求生存了。”
现在空宁最缺的,就是时间和机遇。
只要时间足够,他大可以猎杀厌居境老妖、夺取修为。
虽然到了厌居境,妖魔已经很难猎杀了。
毕竟神通是一项不可控的变数。
阴幻魔君前世五千多年的道行,据说可以匹敌紫府,却依旧被三千多年道行的竹山老妖撵得满山跑。
无非是竹山老妖的神通过于强大,很难有克制之法。
空宁杀竹山老妖,是靠魔佛金身堪比紫府大能的威能、境界碾压、再加上出其不意,才能秒杀竹山老妖。
但寻常的厌居境妖魔,没有竹山老妖那么大的仇怨,根本不可能失了智一样的被空宁近身、给空宁出招秒杀的机会。
能活个几千年不死的老妖们,基本都是谨慎到骨子里的性格,很少有莽夫。
沐血衣懒洋洋的望着空宁,道:“主上不必忧心,我对你很有信心。”
“你肯定能实现抱负、掀翻这世道的。什么三山五湖,都是废物垃圾罢了,早晚要跪在你脚下战栗。”
“我沐血衣吹出去的牛皮,你肯定能实现的,不然我多没面子啊……主上你说是吧?”
农门书香
沐血衣满脸笑容,乐乐呵呵。
弥留之际,却依旧如此乐观。
空宁望着她,微微沉默,随后道:“你倒是乐观……临死前,有什么心愿吗?”
这个紫府境的妖仙,是空宁接触的妖魔之中,罕见的让空宁不讨厌的一位。
而沐血衣则笑了起来,道:“我这种天不收、地不埋的铁孤儿,能有什么心愿?”
“没朋友,没家人,也没故事。”
“死了一次,还能莫名其妙的活过来、再次晒到太阳,已经是赚大发了。”
“苦狱里的煎熬,主上你没经历过,肯定想象不到。但我可是被折磨得疯掉过一次的……”
“所以我恢复神智记忆后,对你还是挺感激的。”
“而且你多少也算我沐血衣这一生最亲近的人了。”
“毕竟除你之外,世上再无人控制过我的心灵和身体……呵呵……”
说到这里,沐血衣摇了摇头,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非要说最后心愿的话……那就是希望主上你能证道真仙、掀翻一切,把我吹的牛皮实现吧。”
“你可是我沐血衣的主人,怎能弱于他人……”
温暖的阳光下,嘴角含笑的血魔,就这样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气息断绝。
随后,连肉身、灵魂也彻底消散。
化作黯淡的黑气,消散于天地之间,彻底消失。
被回光返照复活的妖鬼,时限到后,连一丝气息都不会留下。
乃是彻彻底底的灰飞烟灭。
唯有她那含笑的低语,在空宁耳边回响。
似乎触及了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