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笔趣-第十三章 使命看書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入夜的时候,日斩还在火影大楼里面工作。
事无巨细,都要向火影进行汇报,并且由火影批准,才可以实施布置,这是木叶从很早以前就有的传统了。
而且,这个传统从初代火影时期,就延续至今,也昭示着火影该有的权威。
因此,一年到头,日斩很少有空闲的时间休息,入夜之后继续工作,也是常有之事。
加上最近是忍者学校的毕业季,处理新入木叶正式编制的下忍,这件事也是重中之重,因为这些是木叶未来的新血,必须重视起来。
“火影大人,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您。”
从门外走进一名男子,正是在忍者学校担任教师职位的海野伊鲁卡。
“是伊鲁卡啊,没关系,我正好也没有下班。你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日斩放下手中正要处理的文件,抬起头看向出现在自己办公室内的伊鲁卡。
“没什么,我想问一下,关于学生们的考核状况如何了?虽然明天也可以知道哪一组没有过关,但是……”
伊鲁卡挠了挠头,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今天是各个小组指导上忍,进行毕业演习的重要日子。
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伊鲁卡,自然知道,所谓的毕业考试,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
真正的考试,是各个组指导上忍进行的毕业演习。
只有通过各组指导上忍举办的毕业演习,学生们才可以说是真正成为下忍了。
不然只是考核分身术,那也未免太过于简单了。也过于小瞧忍者这个集体了。
“原来如此,是放心不下吗?”
日斩点了点头。
对于伊鲁卡的性子,日斩是非常清楚。
是个表里如一的厚道男人。
无论是在同事之间,还是在学生们的印象中,都相当具有人气。
无疑是继承了火之意志的优秀中忍。
不过有的时候,过于感情用事,也是事实。
然而没有任何一名忍者可以十全十美,伊鲁卡所表现出来的特质,足够让人产生信任。就这一点,已经无愧为木叶忍者了。
“是的。”
“提前和你透露一下也没有关系,今年通过考核的人数比上一年要多出三分之一。负责毕业演习的上忍,也都满意学生们的团队合作能力。即使不合格的学生,经过一年时间复读,明年继续努力,想必正常毕业也不是什么问题了。”
再怎么说,也是吃过一次亏了,比起第一次毕业的学生,掌握了更多的情报,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磨合小队的团队合作能力了。
在忍者的世界中,孤军奋战,是十分危险的行为。
忍者所使用的忍术,能力千奇百怪,有的时候,不能单靠忍者的级别,来判定敌人的危险程度。
有的中忍使用的秘术,危险程度还要高于上忍。
因为大意而阴沟里翻船的例子,在忍者的世界中也是屡见不鲜。
正因为这样,忍者的游戏中,团队能力很多时候才会排在忍者个人能力之上。
如果没能意识到这一点的忍者,在忍界之中是很难生存下去的。
除非是十全十美,没有所谓弱点存在的忍者。
但是……十全十美,怎么可能存在呢?
作为忍术博士,掌握忍界最多忍术与秘术的他,日斩也不敢说自己十全十美,只是尽可能消除自己身上的弱点,让敌人无从下手。
故此,团队合作,是学生们从忍者学校出来后,掌握的第一件事,也是必须学会的重要本领。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伊鲁卡拍了拍胸口。
“不仅如此,鸣人所在的那一组,还被他们的指导上忍,打上了B的评价。综合成绩排在第二。”
日斩微微一笑。
“鸣人他是和佐助、小樱在一个组里,我记得他们的指导上忍,好像是卡卡西先生……竟然获得了B的评价吗?”
伊鲁卡露出惊讶之色。
暗部的忍者,虽然要求保留信息,但是也不是所有暗部忍者,都需要保护自己的信息。
比如卡卡西这种。
因为太出名了,木叶的第二代白牙,木叶暗部部长。
再怎么隐藏身份,看到对方那十分显眼的银白色头发,还有背后的白牙短刀,也都明白对方是谁了。
小龍捲風 小說
正因如此,伊鲁卡才感到惊讶。
能从卡卡西那里获得中上以上的评价,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一开始他还担心,鸣人所在的小组会在卡卡西那里折戟沉沙。
“嗯,是这样的没错。鸣人的实力现在虽然还很稚嫩,但他体内蕴藏的潜力,连我都感到惊讶。木叶的上忍之中,只有卡卡西能够镇住他了。”
伊鲁卡点头。
在指导上忍的名单中,看到卡卡西的名字,伊鲁卡就知道日斩的打算了。
九尾的力量太过于可怕,哪怕鸣人可能不会出于主观意志的解除尾兽的力量,但也要防范一二。
卡卡西是一道保险。
即便尾兽暴走,也可以及时补救回来。
“不仅是鸣人,另外两人也非常不错。继承了宇智波一族血统的佐助,他的潜力恐怕和鸣人相当。而春野樱……她的头脑很好,在每次的笔试,还有记忆里测试方面,都是第一名。她本身也是医疗忍者,可以很好弥补队伍后勤的不足。”
“小樱的确是个优秀的学生。”
伊鲁卡也是点头认同。
他作为小樱的班主任,对这名大脑优秀的女生,也经常关注。
“对了,您说鸣人他们所在的第七班,获得B评价是第二名,那第一名是……”
伊鲁卡好奇问道。
“是第十班,猪鹿蝶小组,阿斯玛对他们的团队合作测试,给了他们这次毕业生中唯一的A评价。其中奈良鹿丸,已经拥有中忍小队长的思考能力,只是实力上还欠缺一些火候罢了。”
日斩回答道。
“果然是他们三个。”
伊鲁卡没有太多惊讶,对这个情况有所预料。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小说
在他所教的班级里面,智力最高的便是奈良鹿丸。
尽管平时看上去是个嫌麻烦的人,但是在关键时刻,总能有出乎意料之外的卓越表现。
不过这也只是从团队合作能力来讲,对方的能力很是出众。
如果单纯从实力方面来说,综合排名第一的,依然是佐助无疑。
“他们都是优秀的苗子,伊鲁卡你的担忧有点多余了。”
日斩笑道。
“是的。的确是我担心过头了,以后不能再把他们当做小孩子看待了。”
伊鲁卡苦笑了一声。
大 吃 小 算
这么说的自己,感觉好像已经老了一样,明明还只是二十几岁的年纪。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您工作了,恕我今晚冒昧。”
伊鲁卡微微行礼。
“没事,你也是因为担心他们才过来的。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你教出来的优秀学生。”
日斩不在意笑了笑。
伊鲁卡怀着心满意足的神情离开办公室。
办公室里再次剩下了日斩一人,他拿起一份文件。
正是下午时分,卡卡西呈递上来的报告。
对于鸣人、佐助、小樱三人做了十分全面的分析。
扫视完上面关于三人的全面分析资料之后,日斩拿起烟杆,轻轻吸了一口,吐出烟圈,目光深邃。
将三人分配到一起,日斩心中其实也存在某种幻想。
那就是他想要打造出木叶的第三支能够进行闪电游击战的精英部队。
第一代是旗木朔茂所率领的白牙小队,在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大放异彩,成功从侧面牵制住了砂隐村的主力部队,导致砂隐后劲不足溃败,签订停战协议。
第二代是四代火影波风水门,掌握飞雷神之术的他,没有忍者可以进行配合,所以一人成军。但闪电战能力,某种程度上,尤在白牙小队之上。只身转战岩隐和云隐两处战场,风头一时无两。
第三代……便是现在。
由卡卡西为队长,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春野樱三人为小队分支。
邪神传说
配置方面,和第一代的白牙小队十分相似。
唯一欠缺的地方,便是实力和经验的不足。
如果能够快速让鸣人三人成长起来,那么,木叶除了火影、根部以及三忍之外,就会出现第四方震慑他国的存在。
以此来应对鬼之国在国际上带来的压力,木叶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
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束手束脚,甚至可以适当的反击鬼之国,慢慢取回火之国和木叶损失掉的威望。
然而这只是一种还很遥远的设想。
不过日斩有信心,打造出第二支白牙小队。
焚天之怒
鸣人的忠诚已经确定了,可以赋予信任。
春野樱是土生土长的木叶忍者,忠诚方面不存在问题。
追随过四代火影,冒死营救过三忍的卡卡西,同样也不存在信任危机。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宇智波佐助身上了。
宇智波灭族事件,终究是日斩心中的一根刺。
那件事发生后,村子里不少忍族在那段时间,都秘密展开了会议,不知道在商谈什么。
其中尤以日向一族为主,自那之后,部分日向族人,与根部的联系越加频繁了。
尽管宇智波灭族,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根部当时的行动,却是他在无声中默许的行为。
想要打造第二支白牙小队,必须要回归到佐助对木叶的忠诚问题上。
这件事,很可能需要鼬的引导才行。
所以,宇智波一族的灭族真相……还是沉到永远无人知晓的黑暗中吧。
绝对不能公开,也不能够承认。
这样一来,宇智波佐助,永远只能是木叶的宇智波佐助。
想到这里,日斩觉得身上的担子,越来越沉重了。

“雏田的事情,红上忍你自己看着办吧,没必要向我请示。”
日向一族宗家主宅之中,族长日向日足对前来拜访的木叶上忍夕日红,面带淡漠的说道。
那态度仿佛并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
而过来询问事情的红,听到日足那对子女满不在乎的话语后,心中微叹,但还是说道:“日足族长,我觉得以我的能力……”
“既然火影大人选择了你,那么,雏田从今日起就是你的下属了,日向一族不会插手,你也无需来过问。你把雏田当成普通的忍者来看待即可。”
话虽如此,但估计没有哪一位上忍,会真的把日向宗家的长女,当成普通忍者来看待。
作为木叶的血继限界忍族,日向一族在很多方面,其实都存在一定的特权。
比如说,可以自己培养忍者,然后直接从高层申请护额,发放给族人,没有必要通过学校机构,来获得毕业认可。
不少忍族也有差不多的特权,他们会把一部分族人安排到学校中上学,一部分族人则是进行内部培训,为暗部输送可靠的新血。
在忍族所有的新生代子嗣之中,雏田是最为特殊的人物之一。
光是日向宗家长女,宗家未来继承人这两个身份,论地位,还在红这位上忍之上。
只不过,红没有从日足口中听出,对方对自己长女有任何重视的态度,反而像是放弃了自己的长女,那般任意别人处置。
对于日向一族的事情,红也是略有耳闻。
族长日向日足有两个女儿,长女雏田,次女花火。
相比起长女,次女的天赋似乎十分卓越,受到日足的高度重视。
关于宗家继承人的问题,似乎也有废长立幼的打算。
在等级森严的日向一族中,废长立幼问题,远不如表面上那么简单,所面临的阻力也十分大。
但这些终究只是道听途说,真实情况,红并不了解。
然而现在,她却是有点相信这种传闻了。
日向一族族长日向日足,对长女雏田,真的没有太多的重视,否则雏田就不会分配到她的小组之中,而是直接回归日向一族,不参加什么毕业演习,而是由宗家的精英上忍,亲自教导。
反而到了上学年龄的次女花火,好像一直待在族中,接受精英忍者的培训,没有前往忍者学校学习。
这显然已经把次女当成真正的继承人来培养了。
想到那个性格柔弱的白眼女孩,红心中一叹,产生怜悯之心。
完全被自己父亲当做无用的弃子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红上忍?”
日足语气淡漠,目光中自然携带一种天生的威严。
这是久居上位之人,才有的一种气势。
跟这样的人光是简单对话,红便觉得压力巨大。
“没有了,不过恕我再多嘴一句,我所擅长的是幻术,恐怕无法给雏田太多的参考意见。这可能会导致雏田成长十分缓慢,无法让日足族长您满意。”
“关于这个,我会让族人指导雏田。至于任务之中,就拜托你照顾一二了。这点以上忍的能力,想必是可以轻松做到的吧。”
日足回应。
潜台词是,他并不在乎雏田成长是快是慢,他这边已经打算放弃对方了,随便怎么教都可以。
这就是他要告诉红的潜在用意。
“我明白了。”
红心中稍微有点不爽。
比起指导上忍,对方这是把她当成保姆了。
不过考虑到日向一族的威视,红没有在表面上露出不满。
这种家族实在是太没有人情味了。
想到白日里已经拜访过的犬冢和油女一族,更容易让人亲近,日向一族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都给人无比冰冷的感觉。
存在一种让她无法言明的压抑感,积压在心头上。
正因为是豪门,才会如此这般令人难以接近。

“你还要在那里偷听到什么时候?”
声音冷不丁从后面传来。
雏田被吓了一跳,转过身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花火,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花火……你什么时候在这儿的?”
虽然妹妹花火仅有七八岁的年纪,但那双白色的瞳孔,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内心一样,让雏田不敢和这双眼睛对视。
“一开始就在这里,是你的反应太迟钝了。”
花火盯了雏田一眼。
“这样吗?”
雏田有点吃惊。
竟然一开始就在这里,而自己却对此毫无所觉,雏田心中不由得气馁。
这样的花火,实力上已经完全超过自己了吧。
“你在这里偷听别人的谈话,可不符合日向家的家教。”
花火和雏田所在的地方是客厅的侧门后面,透过门缝,可以看到一道威严的身影站在那里。
日向日足。
刚才和他对话的,是木叶村的特别上忍夕日红。
也是她姐姐日向雏田现如今的指导上忍。
因为雏田的身份,对方从而过来拜访,请教一下日向家的态度。
但显然,日足那写在脸上的威严与冷漠,让对方心头阴郁的离开了。
估计心中已经开始对日向一族埋怨了吧。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生物。
同为女人的花火,自然明白这一点。虽然她现在还不是女人,只是女孩。
“还说我呢,花火你不也是在这里偷听父亲大人和红老师的谈话吗?”
雏田看了一眼人小鬼大的妹妹花火,略微反驳了一下。
“我有修炼上的问题过来请教,客人在这里不方便进去,只好在这里等待一下。”
花火态度认真的回应。
“那我……我也是……”
雏田结结巴巴的回答。
花火直视着雏田的白色双瞳,雏田则是下意识的移开视线,避免和花火目光直接接触。
“心里不太好受吧。”
花火突然说道。
“什么?”
“那个上忍,被狠狠说教了一顿,明明是在为你说话,而你却只能在这里干瞪着眼,什么都做不了。”
花火像是看穿了雏田的心思。
雏田微微沉默下来,仿佛默认。
“父亲大人……有点过分了,红老师是个好人……”
雏田小声辩解。
虽然只是短短一天时间的接触,但雏田能够感受到夕日红对自己的呵护,是个从内心都非常温柔善良的长辈。
让雏田久违感受到温暖的感觉。
而在日向一族,她对于长辈们的印象,就是威严和庄重。
仿佛时时刻刻都要维持日向一族的传统,不能让人瞧不起一样。
明明做出那种姿态很累,但总是无法放下身上的荣耀。
雏田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聊。
“那你的指导上忍还真不错,敢这样单枪匹马就来到日向一族……不过,一族的意志,是不会按照对方的意思进行转移的。估计她以后都不会再生出拜访日向一族的想法了吧。”
花火微微笑着。
但雏田从花火的笑容,感觉到一丝冷意,对方并不是在笑。
具体的东西,雏田说不出来。
从小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妹妹花火,有点成熟过头了。
懂得很多她不懂得东西。
修行上的事情,只需要稍微点拨,就可以轻松做到举一反三。
柔拳也好,白眼也好,对方都能够迅速掌握,运用自如。
也正因此,她猜不到妹妹花火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东西。
“那个……”
雏田迟疑了一下。
“你想说什么?”
花火扬起眉头。
“我认为花火你还是跟父亲大人说一下,去忍者学校上学比较好。”
“为什么要这样说?”
花火奇怪看了雏田一眼。
“因为总是看你一个人在家里修炼,一定会感到寂寞吧,没有同龄人在身边陪伴。在学校的话,花火你就可以结识到很多朋友,毕业之后,还能有指导上忍带队。”
这出自于雏田的真心话。
她每次看到花火一个人在家里修炼的背影,总觉得对方不合群过头了。
这样下去,花火可能直到长大,身边都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
作为姐姐,他自然要照顾花火的身心健康问题。不能让对方长久这样孤单下去。
“我觉得这种生活挺好的,不需要改变。”
“怎么会?”
雏田瞪着眼睛。
“修炼变强,就是我现在所找到的人生乐趣。至于你所说的孤独,我暂时没有社交方面的需求,所以孤独问题在我这里根本不存在。还有……我不需要学校那种地方来证明自己,那里太吵闹了。”
花火模仿大人的口气,反过来说教雏田。
态度坚定的不像是一个孩子。
说着,花火就从雏田身旁离开,向着日足那里走去。
“真是的,明明只是个小孩子,装什么大人……”
对于花火心中那无比享受一个人相处的想法,雏田无法理解。
将修炼变强视为自己的人生兴趣,简直是个怪人。
这样的花火,总让她产生一种错觉,对方身上好像在背负什么无比重要的使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