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1523 老金的大禮分享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咣~”
厚重的牢门被打开了,穿着黄马甲的夏明东被戴了出来,坐到一张铁椅子上被拷住,他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来,看着隔着一层铁栅栏的赵官仁,而警员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金永岩!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夏明东冷冰冰的说道:“杀手的指纹和毛发全是你搞的鬼,可就算是真的也定不了我的罪,仅仅认识杀手可不犯法,而且你违规单独来见我,我有足够的理由控……”
“我找到你被害的妹妹了,夏明惠……”
赵官仁直勾勾的盯着他,话被打断的夏明东浑身一震,猛地挣动了一下手上的镣铐,情绪激动的叫喊道:“在哪?小惠的尸体究竟在哪,是不是谭四超他们杀害了她?”
“摄像头没开,你可以不用表演了……”
赵官仁举起一张模糊的身份证,说道:“这是你亲妹妹的身份证,十七年前她让人一枪爆头,还被抛尸荒野,而你这个亲哥哥却跟凶手同流合污,你他妈还是个人吗?”
“小惠!我终于找到你了,哥终于找到你了……”
夏明东忽然流出了两行眼泪,泣声说道:“我没有跟凶手同流合污,这些年我一直在找我妹妹,直到我发现她可能被害,凶手可能是谭四狗的时候,我才抛家弃子去博取他们的信任!”
“抬起头!”
赵官仁指着身份证说道:“当着你妹妹的面再说一遍,你到底跟谭四狗他们做了什么?”
“当年我妹妹认识了一个混混,竟然为了那人去做小姐,我不知道打过她多少次,可她还是死不悔改,最后还染上了毒瘾……”
夏明东泪流满面的说道:“我亲手把她送进戒毒所,出来之后她就跟我断绝了关系,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她,但直到两年后也没她的消息,我才意识到不对劲,可我也没想到她被杀害了!”
至尊妖娆:无良废柴妃
“她的过往让我没脸跟人说,我自己断断续续找了她十多年,直到四年前我才注意到一起集体失踪案,有个失踪者是她的,嫖客……”
夏明东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道:“我逐渐查到了不少线索,为了获取谭四狗的信任,我帮他们处理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甚至拿钱当替死鬼,但谭四狗也不知道当年杀的女人是谁,尸骨也被他们扔进江里了!”
“车我们找到了,四男一女的证件都在车上……”
赵官仁放下身份证说道:“你妹妹的皮包和寻呼机也在,车上的毛发和血迹正在化验中,但能不能找到她的尸骨,让她入土为安,就看你这个当哥哥的怎么交代了!”
“从我辞职开始,我就打算跟他们同归于尽了,我帮他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记录,但还不够判他们死刑……”
夏明东说道:“杀手是谭四狗的人,我只负责提供情报和技术,我本想利用这次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所以在医院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你,但就跟我预料的一样,有人泄密了,你们失手了!”
“哦?”
赵官仁疑惑道:“你是知道有内鬼吗,难道不是你们利用伪基站,监听了专案组的手机吗?”
“专案组的电话很难监听,伪基站是在为内鬼打掩护……”
夏明东说道:“就像许宁的前男友一样,他是个精心准备的替死鬼,一旦出事就让他去打掩护,我也是无意中发现了这件事,所以才引导你去调查他,而且他那样的替死鬼还有不少!”
赵官仁沉声说道:“你好像把自己摘的太干净了吧?”
“我没必要洗白自己,我至少要蹲十几年,但至少值得就可以……”
夏明东苦笑道:“你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你今天一个人来见我,没带许宁也没带卢明佳,应该已经掌握一些情况了吧,卢明佳有大问题,她很可能就是出卖你们的内鬼!”
赵官仁问道:“你跟她谈了三年多的恋爱,难道还没查出问题吗?”
“我是无意中查到了她父亲,跟失踪十几年的张平河有关联……”
夏明东沉声说道:“可她忽然主动爱上了我,我也就顺水推舟了,但是她以不结婚不能上床为借口,一直跟我精神恋爱,并且暗中阻挠我查她父亲,还毁掉了我找到的线索!”
赵官仁吃惊道:“你们俩没上床吗?”
“没有!只接过吻而已,她一直宣称自己是处女……”
夏明东摇头道:“她父亲卢六海一定背了大案子,否则她不会跟我耗费三年多的青春,而我在医院卖破绽给你,也是为了证实我的猜测,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我的前妻,只有你才能救她!”
“来根烟吧!”
赵官仁起身掏出一包香烟,隔着栅栏塞进他的嘴里,点燃后才问道:“你怎么确定我会救你前妻,你在为谭四狗卖命,他为什么要害钱柳?”
“我仔细研究过你的案例,发现你特别喜欢利用女性做局,怎么会放过谭四狗的白手套呢……”
魔道 祖師 小説 線上 看
夏明东吹了一口烟气,笑道:“钱柳的问题不是一两天了,谭四狗害她是为了试探我,如果没问题他就卖我一个人情,捞她出来回家带孩子,但你的出现让他改变了初衷,他想利用钱柳害死你!”
“夏明东!你也是个狠人啊……”
赵官仁点着头说道:“你这是舍不得老婆,套不着色狼啊,但你是真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吗,比如杀手闯入警局杀害王光辉,这么丧心病狂的事,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故意把消息泄露给他们,说警方找到了吴承光的证物……”
夏明东吸着烟说道:“我本想逼他们出手再拿罪证,但我没想到他们的胆子那么大,居然敢闯进警局销毁证物,而且被灭口的王光辉竟然是同伙,所以我认为只有一种可能性!”
“什么?”
“他们故意把事情闹大,逼警方查办吴承光他们……”
夏明东直视着他说道:“郑维龙等人不是他们杀的,他们一直在怀疑你,但我总觉得还有另一伙人,藏在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做局,引诱你们内斗,目标是你和吴承光团伙!”
“你的直觉很对,张平河被灭口了,三个间谍联手做的……”
赵官仁靠在铁栅栏上说道:“唯一的活口在医院被人杀了,而且张平河死前承认过,他们陆续杀了郑维龙等人,但不是为了他们自己,还说我得罪了他的老板……卢六海!”
“间谍?怎么会牵涉到间谍……”
夏明东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说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收集的证据都藏在我妹的老房子,浴室的天花板上面,足够让谭四狗判重刑,加把火就能让他供出吴承光!”
“好!我会尽全力找到你妹的尸骨,让她入土为安……”
赵官仁扔下烟头说道:“你儿子和母亲我也派人在照顾,每天都有保镖接送他们,你前妻过完年就能出来,生活方面不用你操心,只要你是无辜的,我一定会帮你争取减刑!”
“谢谢!只要能让我妹入土为安,我做什么都值了……”
夏明东泪流满面的弯下腰去,在铁椅子上“咣咣”磕了两个响头,赵官仁走到铁门边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专案组的人把门打开了,他默不作声的走出监区进入了办公室。
“金总!你们的对话我们都听见了,这下能撬开谭四超的嘴了……”
李副组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刚刚谭四超不愿见你,不过我们说找到失踪车辆时,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今晚加把劲应该就能让他松口了,但还有个不太好的消息!”
赵官仁关上门扫视几位领导,苦笑道:“车上没找到他们的毛发吗,还是吴承光跑了?”
“不是跑了,而是他压根就不在国内……”
李副组长郁闷道:“前去抓捕的同事汇报说,我们一直以为的吴承光,居然是个外形相似的替身,他老婆说他在欧洲疗养,为了不引起股东的恐慌,故意找了个替身稳定军心,满口屁话!”
“妈蛋!原来早溜了,发国际通缉令行不行……”
赵官仁没好气的叉着腰,但李副组长却说道:“只要有确凿的证据,通缉令完全可以发,关键是他早就转移了资产,国外可能会为了钱庇护他,而且我们不知道他在哪!”
“他前妻是不指望了,我得去会会他现任老婆了……”
赵官仁本能的捶了捶腰子,坐下来又跟几位领导聊了一会,很快国安的领导也来了,赵官仁交出了孙玉麟收集的间谍资料,领导们全都大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间谍就在身边。
李副组长凝重道:“如果卢六海通谍的话,那卢明佳肯定是内鬼了!”
“我没有证据说他通谍,但郑萍萍肯定是他杀的……”
赵官仁说道:“我和张副支队都是人证,光这件事就能把他拷回来审问,但我觉得暂时不要打草惊蛇,卢六海背后铁定是条大鱼,况且孙家通谍的人还没有挖出来!”
“说的有道理,暂时不要惊动卢家父女……”
几位领导全都赞同的点着头,正好一位专案组的警员跑了进来,兴奋道:“各位领导!化验结果出来了,在沉湖车上找到的毛发和指纹,确认是陈法礼和谭四超的!”
“太好了!十七年了,终于沉冤得雪了……”
领导们纷纷激动的站了起来,赵官仁也起身问道:“没有吴承光的证据吗,光有毛发和指纹不能定罪吧?”
“谭四超留下的是血指纹,血液来自一名男性死者……”
警官笑着说道:“当年的人证和口供我们都有了,已经足够给他定罪了,但证物搜集还没完成,工作量实在太大,我们还得耐心的等一等,况且谭四超自身就是人证嘛!”
“好!那我就提前恭喜各位,圆满完成任务,欢欢喜喜过大年……”
赵官仁挨个跟众人握了握手,打开门独自离开了看守所,可刚出大门就接到了电话,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他想也不想就接了起来。
奶 爸 廚房
“喂!老公……”
一个女人窘迫的说道:“我、我知道你最近很忙,我不是有意打搅你,但眼看就要过年了,你快半年没给我们打生活费了,我们实在没钱过年了,孩子补习班的钱都欠着呢!”
“你谁啊?打错电话了吧……”
赵官仁疑惑的看了看手机号码,女人又急声说道:“金哥!我是阿月呀,人家说你精神分裂,你不会连我都忘了吧,我给你生了个儿子呀,金慎言,你不能不管我们呀!”
“我了个去!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