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贅婿(熱播劇原著)-第一一一二章 苦難的塵世(上)看書

贅婿(熱播劇原著)
小說推薦贅婿(熱播劇原著)赘婿(热播剧原著)
“‘量天尺’孟著桃……”
凌晨时分的码头,一处处的火把照亮了周围的环境,腥臭的鱼腥与各种废弃的杂物混杂在一起,但在一处处的栈桥间,也能够看到或明或暗的士兵正在执行着护卫的任务,晦暗而冰冷的水中,亦有精通水性的卫士在悄然游动。
“公平王”何文准备离开江宁的现场。
过去的几日,自他所持的态度逐渐明朗以来,每一天都会有大量的人过来拜访,带着各种各样的讯息与态度,汇集到何文的身前。
有许多的态度早已料到。
也有一些人的选择,出乎意料之外。
临上船之际,赶来的这名信使携带的信息,便是让他感到意外的,因为信息的严重性,他着人将这位名叫凌霄的年轻使节带上了大船,随后打开了凌霄带过来的信函。
“转轮王”许昭南麾下,“怨憎会”的首领孟著桃令其带来了大量关于许昭南阵营的秘密信息,在揭露不少中高层大员弱点的同时,也备上不少可以用于威胁或是招安的信物,点出了部分有亲近读书会倾向者的名字。
在过去十余天的时间里,“怨憎会”一方虽然也根据许昭南的指示开始大规模的搜捕读书会成员,但对于这些处于关键位置上的嫌疑人,孟著桃却是想方设法的将他们隐瞒了下来。
而最终的消息,是孟著桃准备以读书会的名义向许昭南展开一次刺杀,按照对方以及使者凌霄的说法,他的手下已经有了擅使重炮之人,有心算无心之下,得手的把握,当有七成。
穿着宽大袍服、身上散发着药味的何文,船队已经缓缓起航,远处的夜色中、在城市的南端,有大规模的骚乱动了起来。
独步阑珊 小说
“孟著桃……你的这位大哥,他做事的风格,一直是这样吗?有了机会,便铤而走险……”
何文望着船舱外的光景,目光深沉而严肃。
江宁城的这一番布局,与其余四人的决裂,非常冒险,但无论在明处与暗处,何文并非没有自己的后手与安排。可无论如何,孟著桃的这番相应与倒戈,是可以作为举足轻重的一步棋子来安排的——如果对方早来联系,他绝不会让此人去搞什么暗杀。
但当然,公平党浩浩荡荡的起事,参与其中的,草莽与枭雄无数,不少人都是哪怕一分把握都要搏一搏的亡命之徒。倘若孟著桃就是这样的性情,他也没有多的可以说。
不过,一旁的凌霄微微迟疑之后,摇了摇头:“孟大哥他……往日里的行事,多以稳妥谨慎为主。”
“那他还要把自己搭进去?”
凌霄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过得一阵,方才低声道:“孟大哥说,你既然摇了读书会的旗,立即就遇上了刺杀,读书会的人,便不能没有报复。杀了许昭南,则各处认同读书会者,必然云起相应。江南大事可成。”
“可他若是杀不了呢?”何文叹息,“这四位当中,许昭南麾下高手最多,那天下第一林宗吾都站在他一边,他一人可能挡不住千军万马,但若要为一护卫,就算有火炮,也未必杀得了许昭南。”
“我们已经探查了此事。”说到这事,凌霄道,“根据新虎宫中传来的消息,还有孟大哥最后一次与林教主的谈话,我们发现,在华夏军参与此事之后,林教主对江宁之事已有退意。他在私下里似乎劝说过许昭南三思而行,甚至让他过来与您谈一谈,看看是否尚有折衷之法。而左护法王难陀那里,也与许昭南打过招呼,倘若失了公平大义,林教主便会离开,让许昭南到时候勿恼勿怪。许昭南不敢得罪他们,那时并无话说。”
“……”
何文蹙起了眉头。
“便是因此,孟大哥说,此事,当有七成把握。”
……
夜风缓缓的拂过街巷,炮火的硝烟在街头飞散。
孟著桃手持钢鞭,高大的身躯上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他的呼吸悠长,面对着前方那道身影,正让自己的身体在巅峰状态平静下来。
周围的道路旁是或呻吟或呼喊的伤者,这几人能够跟在许昭南身边,平素也都是不可一世的高手,然而面对着孟著桃的钢鞭,他们身体上的部分一触即崩,有的被打碎了手脚,有的被打开了肚子,也有的是干干脆脆的打爆了脑袋,倒在地上成了尸体。
然而在周围的道路边,大量的士兵与绿林人已经反应过来,开始戒备四周以及朝道路中央合围,几名跟随在孟著桃身边的亲信此时便遭遇了合围。身形狼狈的许昭南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朝附近发号施令。
夜空之中,又有不同的烟火燃起,这次升腾的火焰不同于“转轮王”的烟火令箭,它更为张扬璀璨,象征的是“大光明教”圣教主的法驾降临,林宗吾抵达的同时,王难陀率领的众多护法亲信,也开始在周边出现,围捕“怨憎会”的成员。
孟著桃的目光扫过前方的大和尚,望向道路的周边,也远远地望向了曾经炮火发出的地方。。黑暗之中,那边已没了动静,可以想见那边已成了什么样子。
“阿弥陀佛。”林宗吾双手合十,叹了口气,“第一轮炮响之后,本座便到了那边,你的兄弟抵抗英勇,死时并不痛苦。”
孟著桃点了点头:“上次交谈,受益匪浅。本以为大师道行高深,已将世事想得清楚,能够分辨孰对孰错,却想不到……终究,做了这等决断……”
“……本座也想不到,孟施主最终选的是这样的路。”林宗吾看着他,“此次来到江南,搭手的各路豪杰中,你的武艺最高,资质最好,此次勘破心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日未尝不能成大宗师之境,比肩本座、周侗。可惜,便不能回头吗?”
道路那边许昭南微微愣了愣,随后大喝:“孟著桃,八执之中我待你最好,对你最为看重,你受了谁的蛊惑,要行此蠢事……今日有圣教主在,你若回头,我看圣教主的面子,可以既往不咎!”
“哈哈。”
孟著桃笑了出来,短促而又讽刺,他望向林宗吾:“大师,以你的智慧,莫非都看不出来,公平党的这几位,不能成事吗?”
“孟施主,世事混沌,能成事与不能成事,不是三言两语的道理可以概括的。我知你受了读书会妖言的蛊惑,姑且不论这些小本子乃是何文删头去尾所发,即便是西南宁毅,他若确定自己能成事,又何必往整个天下,广发这些东西呢?不过是心内难定,求条后路罢了。”
林宗吾合十低叹。
“至于能否成事的源本,归结于人,倘若能广纳天下英豪,虚心受教,便是出身草莽者,又何尝不能成事。此次江宁大会并不顺利,有些问题难以解决,固然令你沮丧心虚,但许公与我言明,他与何文之间的分歧,并非是他不愿意采纳何文的看法,纯只因为何文弄权,不愿与天下人合力而已。此次回去,许公麾下,也将进行改革,严查贪腐、打击徇私。如此一来,孟施主,去到何文那边,何如留在许公麾下,继续出力呢?”
娶個皇后不爭寵 梵缺
孟著桃以悲悯的目光看着他,烽烟之中,这身形庞大的和尚气势惊人,犹如山岳,长期以来,只要有他在,所有的江湖人,几乎都提不起与其战斗的意志。但孟著桃手中钢鞭一振,笑了起来:“说这些话,你自己信吗?”
林宗吾望着他,过得一阵,叹了口气:“……倒是有一件事,令本座意外。”
“……”
“世人百态,各有其道,你被读书会的人蛊惑,虽令人惋惜,却并不离奇。只是孟著桃你掌印一方,迟早是庙堂之人,早非普通的江湖豪侠。若是不忿于许公的施政,留在这里,徐徐图之,待有更好的机会,再与何文约定,率怨憎会大举倒戈,岂不更好。何苦像今日这般,坏了大事呢?”
林宗吾的问题,或许也是在场许多人的疑问。他这番话问完,只见昏暗的硝烟之中,孟著桃的面色复杂,目光几度变幻,那神情之中,似有缅怀、有懊悔、有无奈、也有茫然,但最终,变做了一个坦荡而豪迈的笑。
他的话语低沉,仿佛只是说给对面的林宗吾听。
“若无此事,旁人怎知信奉读书会道理的人,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呢……”
道路周围的众人,听不清楚这话,而下一刻,风暴呼啸而起,林宗吾身上袈裟一振,两道身影的对轰,在街道之上爆开巨响。
孟著桃奋起全力,杀向许昭南。
……
公子焰 小說
夜色北端的江面,何文的船队缓缓的驶离江岸。
“即便有七成把握,若是败了,也是功亏一篑。孟先生……原本该与我商量才是……”
江宁城南的变乱已经发生,再去联络,已然晚了。期待孟著桃成功的同时,何文的叹息中也显得惋惜,在江宁城中,他联系过各方面的不少人,与孟著桃之间也发生过邀约,但因为一些阴差阳错的事情,并未在私下里有过交谈,以至于他并不清楚这位许昭南手下的得力干将,是能够争取的同志。
而与此同时,他对孟著桃的了解,也仅止于一些大家都知道的讯息。
“……我之前听说,孟先生曾经……亲手打死了他的师父,这次在江宁,昙济大师似乎也是……这中间,是否有什么内情?”
对方的决断已无法逆转,何文思考着接下来的应对,也随口问起了关于孟著桃的这些讯息。只是亲手弑师、杀死英雄的履历自然不光彩,问题问到一半,他已经察觉出面前的年轻人神色有些不忿,这番话说完,何文准备跳过这个问题。却见那名叫凌霄的年轻人眉头蹙了几蹙,微微咬牙,方才开口。
“孟大哥他……”他道:“孟大哥他……自到俞家村起,便稳重可靠,喜怒不形于色,与四叔交手过后,更是极少与人坦陈心事。只是几个月前有一次,他出门应酬喝醉了酒,回来之时与我在野地里坐了片刻,那天天黑,四野无光,他跟我说,人世间最苦的事情,是无论怎样都看不见路。”
“孟大哥他说……十余年前他随着兵祸南下,也曾经与女真人厮杀,可是在那时的天下,武艺再高,也不过如猪如狗一般,被女真人驱赶。北人南下之后,武朝说要振作,令南朝看起来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可这些不过是吸了北人的骨血,粉饰出来的繁华,而贪官污吏依旧横行,南人享受了繁华,却只想偏安……武朝没有路。”
“四叔……他性情耿直刚烈,南边说南人归南北人归北,他不想被人嫌弃,便待在长江北边不肯南下。他武艺高强、一生刚直、从不害人,孟大哥说,他也想这样活,可天下已经变了,这样不能活……四叔那边,也没有路。”
“后来武朝果然败了,孟大哥带着村子里的人,在乱世之中厮杀。得知公平党的名头时,他第一次觉得找到了路。他觉得世道太苦,听了大光明教说有三十三难的讲法,入了‘转轮王’麾下……但不久之后他就明白了,公平党也没有路。”
“他……看了很久的读书会的小本子,那天晚上便跟我说,他觉得……这一次,可能真的有路。他觉得,西南的那位宁先生,把公平党的问题,真的说明白了。”
“孟大哥说,这世上若是没有路,人就只能在那暗处活着,跪下来活、靠吃人活,甚至打死了师父然后活着,那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孟大哥说是活着,可是我们知道,这一路过来,他所求的,一直是让村子里的大部分人活下来的办法……”
“何先生。”
名叫凌霄的年轻人望向了何文,他是孟著桃身边处理庶务的副手,长久以来跟在孟著桃身边恐怕也是杀人无算,此刻他的表情也并不软弱,目光反倒冷冽如刀。
“我们到如今,也不知道读书会到底是不是你办的,但孟大哥说,既然你愿意拿起这面旗,他就愿意为你冲锋呐喊、豁出性命。因为这世上最苦的是没有路,但既然有了路,人就可以为此豁出一切了。”
年轻人的目光中,有如刀一般的凌冽,也有隐隐嗜血的警告。他说到这里,头微微低下,将手伸进怀里。房间里公平王身边的侍卫立刻朝这边靠了过来,何文伸手示意他们不必紧张。只见对方从怀中拿出了一本翻阅已久的小册子。
“孟大哥送我一本书,上头写的,是曾经杭州钱希文的事情。孟大哥说,能看到希望,是一种幸福。”
他看向何文,警告他。
“……你要把路走出来。”
……
江宁城南,泊心门附近的厮杀,如风暴般的卷过整条长街。
孟著桃冲向许昭南,手中钢鞭的攻势,已一波高过一波,然而挡在他面前的,是犹如佛陀般的天下第一人。
厮杀的范围从街面冲入一旁的院落当中,墙壁倒塌了,青砖都被那钢鞭的崩劲砸开,两人的战斗冲上阁楼的高处复又厮杀而下,或许是因为打得起兴,林宗吾的长啸震动夜空、摄人心魄。
周围的旁观者们没有人敢冲上前去凑热闹,这已然是属于天下最顶层武者的争斗,在数度冲向许昭南的努力失败之后,收敛心神的孟著桃与林宗吾全力作战,手中钢鞭的破坏力甚至达到了林宗吾这边都不敢硬碰的程度。
作为接近一流的一群人,大量的武者在周围围观着这一场战斗。
跟随孟著桃过来的同伴,已经在这些人的合围中悉数杀死。
孟著桃数度倒下,而又站起来,最后经受的一拳,是道路旁边大院二楼上与林宗吾互换的第八十六招。作为周侗死后渐被公认的天下第一,在公开的打斗中,已经许久无人与林宗吾打上如此之久——上一次这种级别的公开厮杀,还是在当年的泽州,与八臂龙王史进的一战。
院外道旁林立的火光中,众人渐渐感受到了厮杀的平息。
几乎被拆掉的木楼二层,孟著桃倒在地上,他几度的尝试站起来,感受到了乏力,口中鲜血朝外涌出,林宗吾在前方看着他,外头的火光从那庞大身躯的后方照来。
“大好人生。”林宗吾叹道,“为何求死啊?”
孟著桃在地上挣扎着、摸索着,过了好一阵,方才背靠着旁边仍未垮塌的木柱,艰难地站了起来。
“和尚,站到许昭南的那边,你真觉得能成事吗?”
“阿弥陀佛。”林宗吾双手合十,“大光明教总要有个着落,老衲一生至此,总有些事情,只好抱残守缺,没得选择……更何况,谁胜谁负,如今恐怕也说不准吧,或者许公此次离开,真能做出一番事业呢。”
孟著桃的脸上凄厉地笑起来,他感受着口中涌出的血腥,伸手尝试抓住林宗吾:“华夏军已经到了,他们会打醒你。”
林宗吾脸上显出愠怒之色,随后却也上前了一步,伸手抓住似要瘫下去的孟著桃。
“孟施主,宁毅未至,老衲既然决定出手,今日的江南,便没有几个人能帮着何文翻起浪来。”
孟著桃也伸手揪住了林宗吾,或许是察觉到自己动了不必要的真怒,林宗吾随后又叹了口气。
“罢了,孟施主,一生武艺练到这等程度,你能被老衲尊重……可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这大好的人间……”
林宗吾在叹息,孟著桃揪着他的袈裟,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笑了出来。
“大好人间……哈哈……荒谬……”他的神色渐渐恍惚,喃喃道,“和尚……在这等的人世间,你不觉得累吗?”
林宗吾明白了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揪住孟著桃,没让他倒下。黑暗里的沉默持续了许久,孟著桃就像是已然死去了一般。
过得片刻,他发出了于这世间的最后的声音。
“我已明大道。此生罪孽难赎,却终能点燃自己,为他人照亮道路……和尚,这世间……”
林宗吾等了一阵。
……
放开了他……
……
天亮之前,江宁城中针对四王发动的最大规模、也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刺杀,就此失败了。
******
黑夜之中,这轰隆隆的、狂躁的一晚,决定和改变了一些人的命运,孟著桃做出自己的决定、林宗吾也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做出自己的决定。而对另外的一些人来说,夜里的躁动,更多的是一场令人费解的闹剧。
天明的前一刻,夜黑得最深沉的时候,一道身影蹒跚着、缓缓的走进冰冷的水中。
后方有人陡然抓住了他,将他拖着走向岸边。
“放开我……放开我……”求死的身影虚弱地挣扎。
化名龙傲天的少年并不理会,将他拖回了岸上,扔回他妻子的尸体旁。
薛进浑身都是水中带来的腥臭,蜷缩成一团,缓缓的颤抖。
站在前方的少年身上也沾着腥臭的气息,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只是过得一阵,方才道:“至少也该让她入土为安后再死吧?”
薛进缓缓摇头:“在这……世间。入土……哪有为安……我不愿活了,我一刻也不愿活了……恩公……”
少年张了张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救你们?”
“……”薛进愣了愣。
“你不是曾经打过宁毅的头吗?”
“……”薛进看着他。
“我自西南而来,见过宁先生,你就不好奇,他今日如何了吗?”
秋日的河水带来了渗人的凉意,薛进蜷缩在那儿,瑟瑟发抖。随后,天边第一缕的鱼肚白渐渐亮起来,他看着那居高临下的少年脸上的轮廓,先是茫然,而后迷惑,过得一阵,他颤抖着伸出手指来。
“你……你……”
模糊的回忆从脑海的最深处翻涌起来。
那是许多年前,时常跟随在宁毅身边的一道模糊身影的轮廓,渐渐的与眼前的少年重叠在一起。
“你是……”
一旁的小和尚也瞪着眼睛,看着这边。
些微的晨光中,少年站在那儿。
“我叫龙傲天,从西南来。”
……
“……我来看看这江宁,到底……变成了什么鬼样子。”
……
时光碾过人的身躯,像是要从人身的内部将那些将死者撕裂,难以言喻的痛苦在回忆的衬托下变得更为真实起来,它笼罩着薛进。他蜷缩在那儿,张开嘴,让痛苦从口中、从眼中、从身体的每一处喷薄出来。
凌晨才稍稍平静的街道上,人们陡然间,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