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txt-第一百八十三章 出謀劃策(新一年求月票)推薦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身在半空,商见曜舒展开了双臂,一副“我是大鸟,正在翱翔”的姿态。
他完全没在意这样莫名其妙被“推”下天台是真的会摔死,整个人异常笃定,心非常大。
原本担心惨叫会引来关注,已伸出左手,打算捂住他嘴巴的格纳瓦也于主芯片内产生了一个感慨:
哪怕正在“扮演”,也掩盖不了喂是精神病人这个实质!
有了商见曜的配合,加上格纳瓦精心挑选了上课时间段和较隐蔽的角落,两人这么一路下“行”,都未惹来任何人的关注。
——处于这么一个似真似幻的场景内,格纳瓦不想因为商见曜的“跳楼”和“临空飞行”引来他人的注视,这很大可能带来未知的、危险的意外。
平稳落地之后,格纳瓦继续拎着商见曜的背心,沿教学楼、办公楼外墙,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往大门处潜去。
他时而挺直身体,背贴墙壁,躲避前方路过者的目光,时而蹲在花坛后面,借此掩盖身形。
这所高中内的老师、学生、校工虽然看不见他,但能发现商见曜的异常!
此时此刻,商见曜就跟获得了超能力一样,完全无视自己疑似被无形之物提起,悬在半空的情况,张开臂膀,扑腾双脚,玩起了自由泳。
等他时快时慢地“游”到了电动伸缩门附近,格纳瓦手臂用力,将他直接扔向了外面。
骤然飞起的商见曜不慌不忙,调整状态,做出了团身翻滚三周半这个动作,姿势写意,画面美妙。
啪叽!
他最后半转未能完成,摔得灰头土脸。
现在是靠身体吃饭重心为读书的高中生商见曜,而非实战经验丰富的“盘古生物”员工商见曜,所以空有身体,缺乏技巧,难以完成较高难度的事项。
下一秒,抢在门卫望过来前,跟着跳出大门的格纳瓦再次提起商见曜,往侧面狂奔而去。
很快,他跑出了四五百米,和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再回过头去,格纳瓦看到那所学校又一次变得破败,荒草丛生,一片死寂。
“哇!”商见曜艰难扭头,望向后方,“机器人!”
“喂!我是老格啊!”格纳瓦放下了这名同伴。
此时此刻,商见曜的衣物也恢复了正常,不再是蓝白配色、式样古老的校服。
他的战术背包依旧负于身后。
“老格……”商见曜一脸疑惑,又仿佛记起了点什么。
格纳瓦虽然没亲自破解过“推理小丑”、“思维植入”等能力,但旁观过多次“实战教学”,觉得和当前情况有一定的类似之处,于是依葫芦画瓢,死马当成活马医地尝试起“当头棒喝”:
“你是商见曜!
“是‘盘古生物’旧世界毁灭原因调查小组的成员!
“我是你的同伴格纳瓦!”
商见曜茫然自语起来:
“我是商见曜……”
话音未落,他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道:
“今日方知我非我!”
格纳瓦瞬间有了“泄气”的微妙感觉。
商见曜随之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老格,我已经恢复了,刚才只是开个玩笑。”
他表情逐渐变得严肃,右手不自觉摩挲起下巴:
“刚才我就像被植入了一套完整的、逻辑自洽的思维,让我发自内心地认为我就是台城第一高级中学的学生,成绩优秀,体育出众,但喜欢和差生混在一起,性子顽劣,胆大包天,谁都敢作弄。
“呃,后面半句话是我自己加的,那一整套逻辑并不包含这个,我因为本身的性格和经历,潜意识里才多了‘胆大包天,谁都敢作弄’这个自我认知。”
格纳瓦飞快提炼出了重点:
“很像‘思维植入’,更高级更恐怖更完整的‘思维植入’?”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卖报小郎君
“我是这么觉得的,也可能是‘人格植入’。”冷静理智的商见曜非常克制、清醒,不认为自己的猜测一定是对的。
格纳瓦帮他把剩余的话语说了出来:
“‘思维植入’和它类似的能力属于‘庄生’,人格方面的影响在‘末人’领域,而佛门的世自在如来是执岁‘庄生’的另一个名称,台城第一高级中学是佛门圣地之一……”
他把已经知道的情况一例举出来,答案似乎就隐约可见了。
“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和执岁‘庄生’有关?所有进入的人类都会被植入一套完整的思维,扮演起某个人?”鲁莽的商见曜脱口而出。
格纳瓦上下动了动金属铸就的脖子:
“前提是你们遭遇的确实是‘思维植入’相关的能力。”
诚实的商见曜嗤笑了起来:
“既然是佛门圣地,那肯定只能在‘庄生’和‘菩提’之中二选一,而刚才的遭遇没有‘菩提’领域的特点。”
“不一定。”老实的格纳瓦回答道,“万一是‘宿命轮回’方面的神通呢?你怎么知道自己没有上一世上上一世,而上一世上上一世没在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就读?”
诚实的商见曜没有认输,指着台城第一高级中学道:
“总不可能我们四个人的前面某世都到这里读过书吧?
“哪有这么巧!”
“可能正是你们前面某世都在这里读过书,才会于今生相遇,成为队友,被某些位执岁看中。”格纳瓦结合现实,讲起佛法。
商见曜顿时七情上面,震惊为主:
“老格,你什么时候加入僧侣教团了?
“比我普渡禅师更像和尚!”
“我是就事论事,证明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格纳瓦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商见曜们推出了重视感情的那位。
他望向台城第一高级中学道:
“得尽快把大白、小白和小红救出来。
“我怕他们在里面待得久了,彻底和角色同化,再也摆脱不出来。
“至于刚才遭遇的本质,回头再讨论。”
“好。”格纳瓦表示了赞同。
他随即对商见曜道:
“在弄清楚真相,掌握对应的原理前,你一进去,说不定又会扮演起新的角色,还是让我一个人来比较好。”
谨慎阴冷的商见曜没有异议。
格纳瓦转而说出了自己的为难之处:
“把你们带出来应该是违背幻象潜在规律的,所以整个行动都不能被学校里别的角色看见。
“经我分析,这很大可能引发意外。”
“现在问题来了。”求新求奇的商见曜露出笑容,帮格纳瓦说出了结尾语,“大白、小白、小红不像我,独自一个人待在天台,让你有机会直接拎走,该怎么无声无息把他们弄出来呢?”
“是的。”格纳瓦诚恳请教,“尤其大白,虽然进入了角色,带上了十七八岁少女喜欢幻想的特点,但我认为她的本质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就像你一样,那套思维照顾不到的地方,潜意识会按照原本的性格来。
“这样的大白,偶尔让她觉得自己有奇遇,由此产生些幻想,没有任何问题,反正不影响她的身体健康和生活状态,可要是想因此诱导她去某个地方或者做某些事情,她绝对会狐疑,会警惕,不可能照做。”
如此一来,格纳瓦想避开老师、校工和别的学生把蒋白棉带出台城第一高级中学,非常艰难。
诚实的商见曜再次嗤笑出声:
“正常人都会那样,类似我的除外。”
他相当自豪,意思是正常人面对来自背后的古怪拍击,都会有一定的警惕,只有他,毫无提防之心地接受了。
接着,他思维跳跃,改变了话题:
“小红好办,弄清楚小白现在扮演的角色叫什么名字,利用她把小红钓到门口来就行了。”
“我是这么计划的。”格纳瓦也认为这是“对付”龙悦红的最好办法。
商见曜“呃”了一声,表情逐渐阴冷:
“大白和小白确实不好忽悠,但我们可以创造一个让她们上当的机会,或者便于你施展的环境。”
他嘴角一点点勾起: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
“给那栋教学楼放一把火,浑水摸鱼,乱中取胜!
“既然你可以和学校里的人接触,那完全有能力制造一场火灾!”
PS:新一年求月票,祝大家2022年万事如意,一切顺利,高高兴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