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封侯 高月-第四百零三章 巢車展示

封侯
小說推薦封侯封侯
决战爆发,两百五十架攻城梯挂上城头,两万伪齐军疯狂向上冲锋,巨石如冰雹般砸下,火雷不断爆炸,毒钉四射,一桶桶火油迎头砸下,漆黑的猛火油流满了攻城梯,火把投下,烈焰迅速蔓延全梯,梯上士兵惊慌失措,纷纷跳梯逃命。
远处的五架重型巢车俨如五头体型庞大的怪兽,正轰隆隆驶向城头,距离甘泉堡城墙只有五百步了,一万大军跟随着五架重型巢车,低沉的号角声响彻原野。
这时,两颗百斤重的巨石从城内飞掠而出,向缓缓行走的重型巢车砸去,可惜两块巨石都稍稍偏了一点,却砸中巨石后面的敌军,数十名士兵被砸得血肉横飞,当场惨死。
只片刻,又有两颗巨石凌空飞来,一颗依旧稍偏,但另一颗却砸中了目标,重击之下,碎木乱飞,巢车坍塌了一半,基本上就没有用了。
陈庆关注的还是重型巢车,当一架巢车被巨石击中,他也看出了端倪,这种巢车看似庞大,但细节太过于精致,连外壳都把树皮剥去,切得整整齐齐,好看是很好看,但它的韧性就差了,要知道树皮也能大大减缓冲击力。
精致但并不实用,陈庆顿时对摧毁巢车有了信心。
他当即下令道:“用火烧,把攻城梯烧毁!”
他们必须尽快摧毁攻城梯,降低敌军的攻城烈度。
全民 進化
城内源源不断将一捆捆麦秸送上来,宋军沿着梯子扔了下去,麦秸很快便点燃了,平均数十捆麦秸围着一架攻城梯焚烧,四周全是火油,让伪齐军士兵无法靠近。
李成在远处目光冷然地望着战场,宋军的床弩、投石机和神臂弩全部转为射向巢车和附近的女真士兵,对齐军倒没有多少攻击,只剩下用巨石砸,城内的万箭也停止了射击。
一名大将对李成建议道:“都统,可以让士兵们泥土掩埋火油,用枪挑掉麦秸,还可以继续进攻!”
李成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觉得我们的弟兄死得不够多吗?”
“可是……”
“没有可是!”
李成十分不满道:“在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攻打一座坚固城堡,这是女真人的战争,不是我们的,但他们自己却不动,让别人替他们送命……..”
完颜兀术的正宗女真士兵只是在投石机上死伤几百人,其他根本就没有出战,最后死的全是齐军将士和东胡士兵,无论李成还是东胡将领都心怀不满。
而且齐军待遇也极差,激战一个月了,连块肉都没吃到,顿顿都是糙米饭加干咸菜,士兵们怨声载道,李成虽然表面上不说话,但他心中的不满也到了极点。
之前攻城吃了大亏,伤亡惨重,这会儿伪齐军士兵都学聪明了,围住攻城梯大喊大叫,都谁都不上去救火,眼睁睁看着大火将攻城梯吞没了。
远处的完颜兀术也看出了伪齐军的偷懒耍滑,出工不出力,他心中着实恼火,却又无可奈何。
完颜喝离撒道:“都元帅,让那些汉人撤回来吧!反正攻城梯也没法用了,留着他们只会碍事!”
完颜喝离撒这个建议是有私心的,很快将是他出任西路军左元帅,他还要依仗齐军,齐军若伤亡惨重,以后他就不好调动他们了。
完颜兀术看了他一眼,便喝令道:“去通知李成,他的军队可以撤回了!”
立刻有骑兵跑去通知了李成,李成当即道:“吹号撤退!”
“呜——”
悠长的号角声吹响,这是伪齐军独特的撤军命令,伪齐军士兵顿时如潮水般地撤退了。
战场上的进攻主力进行了切换,东胡女真军成了主力,他们高举盾牌和长矛,抵挡着宋军雨点般的箭矢,聚集在四架巨大的重型巢车周围。
这时,四架重型巢车渐渐靠近了城墙,它的真容也暴露在宋军将士的眼前,体型庞大,比城墙还高,确实做工细致,所有木头都整整齐齐,不留一丝缝隙。
在巢车顶端正面,竖着一块八尺长五尺宽的厚木,前端有两个大铁钩,这就是上城天桥,在天桥背后站满了二十几名身材高大强壮的士兵,他们头上有顶棚,主要是防止宋军的火器投入。
二十几名东胡士兵身披重甲,手执盾牌和长矛,目光阴冷,看不到任何人类的情绪,就仿佛是二十几头野兽,在他们背后的楼梯上,也站满了同样强壮的东胡士兵。
一颗颗火雷在他们头顶上爆炸,厚实的顶棚被炸的支离破碎,但因为它有一层薄薄的铁皮包裹,使它抗住了火药桶接二连三的轰击,甚至火药的燃烧也无济于事。
重型巢车越来越近,城下惊天动地的呼喊声俨如海啸一般,一万七千女真骑兵全部压上,在一百五十步外向城头上射箭,箭矢铺天盖地,企图压制住宋军对巢车的攻击。
对甘泉堡的战争也终于到了高潮。
郭 甜 甜
城头上,四千名专门针对重型巢车的军队也已经集结完毕,杨再兴、高定、刘璀和牛皋各率一千人,他们携带了床弩、神臂弩、火油和火药桶,甚至还携带了一万担麦秸。
巢车慢慢靠近城墙,还差最后的十几步,四十架床弩对准了巢车挡板,等待着天桥落下的一刻。
巢车底部终于撞上城墙,几面巨大的上城天桥几乎同时落下,激起碎石乱溅。
最西面的一架巢车率先落下了上城天桥,里面的二十几名强悍重甲士兵冲了出来,迎接他们的却是五十支寒鸦铁箭的迎面痛击,再坚固的盔甲也挡不住床弩的射击,何况只有短短的十几步距离。
天桥上一片惨叫,二十几名强悍士兵纷纷栽倒,很多人的身体都被铁箭射穿,铁箭纷纷钉在里面木壁上,使下方正要冲上来的东胡士兵吓得纷纷蹲下。
空档期只有短短的几秒钟,牛皋大吼一声,挥舞大斧一跃跳上天桥,率先冲进巢车内,后面的数十名士兵也跟随他冲进了巢车。
与此同时,其他三架巢车也发生同样的情形,宋军们在杨再兴、高定和刘璀的率领下冲进了巢车内,堵住了巢车内的敌军上城。
这就是张晓的策略,把巢车看成城墙的一部分,反客为主,夺取主动权。
一旦宋军攻占了顶端,女真敌军就不再有任何机会,十几颗火药桶连续扔下,这种是没有毒钉,怕误伤顶部的宋军士兵。
火药桶在巢车内连续爆炸,里面的数十名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梯子也被炸得粉碎,紧接着,一桶桶火油倾倒进去,一捆捆麦秸也跟着扔下,十几支火把点燃了火油,熊熊火焰开始内部迅猛燃烧,浓烟滚滚,深红色的火焰向外吐着火舌。
牛皋等大将已率军撤回,宋军随即摧毁了上城天桥,城头上的宋军士兵将一桶桶火油和一捆捆麦秸抛下,城下五十步内变成了一片火海,城内的万箭穿心阵再次发动,头顶上兵箭如密集的雨点般落下,无数士兵在绝望在死去。
令完颜兀术寄托了无限希望的攻城巢车竟然在短短一刻钟内全部失败,数千东胡步兵丧身火海。
極品 小 農民
完颜兀术长长叹息一声,无比懊恼地对范拱道:“悔不听先生之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