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數風流人物笔趣-壬字卷 第二十八節 漸行漸近(1)鑒賞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不提藕香榭里姑娘们为史湘云亲事的纷扰,冯紫英却是心宽气顺地参加贾宝玉的婚礼。
大周这种大家子弟成亲的习俗,还是习惯于在家中设宴款待。
荣国府内能设宴的地方不少,像大观园内的省亲别墅、凸碧山庄、凹晶溪馆,都能摆设,而府内的荣禧堂也能凑合,但要说能摆多少桌,都不行,也就是几桌罢了,除非是摆在外边儿。
好在这个时代的设宴款待远不像现代那种送情吃饭天经地义的架势,也不会到处送帖子邀请人家来参加,都是非至亲好友不会来,其他如果是同事朋友一类的,都不过是提前送了贺礼,人并不会来。
所以这种情形下也就是几桌客人就足够了,很多都是登门送礼之后寒暄一阵便会离开,只有至亲密友才会一直等到夫妻礼成。
冯紫英注意到牛继宗、王子腾、水溶这些人的贺礼都到了,但是人却没有来,真正算是外人也就只有自己和薛蟠、柳湘莲、王仁几个了,像秦钟、蒋玉函等算是贾宝玉的密友,但却因为身份或者名声原因,都没有到。
这些场合姑娘们也是不能上台面的,也就只能躲在园子里送上一桌好酒菜,算是替宝玉成亲庆贺了。
冯紫英也只是简单在宴席上和薛蟠、柳湘莲等人应酬了一番便离开了荣国府回家了,心意尽到,礼节做足,他还要忙三天后自家纳迎春过府的事儿,那才是自己的大事。
回到家中时都亥初了,中午晚间都喝了几杯酒,幸好下午在李纨身上恣意放浪了一番算是把酒意消退不少。
不过今晚是在宝钗屋里歇息,冯紫英忍不住又要扶一下腰了,算日子这几日正是宝钗最易受孕的时间,估摸着自己今晚还得要奋力耕耘。
因为等几天迎春有要过门儿,免不了还要分宝钗宝琴的宠,虽说表面上对迎春过门进二房欢迎,但内心多少对这种要占去部分时间和精力也还是有些介意的,尤其是在宝钗和宝琴都还没有子嗣的时候,这个情况就更为微妙敏感了。
泡在浴桶里,冯紫英仰靠在桶壁上,额际肩头传来阵阵指压力度。
不得不说下午间这酣畅淋漓的一场鏖战让他现在都还有些回味无穷,没想到李纨这俏寡妇一旦疯起来也是如此放浪。
或许是多年积郁压抑的敢情猛然间得到一个纾解倾泻的渠道,又或者是孤独地在荣国府中苦苦支撑,面对的却是一个不太友善的环境,让她骤然间得到一足以放心依靠的肩膀,让她一下子能够轻松释放所有压力,总之这一场混合了情欲的爆发,让她绽放出了无穷的魅力。
其结果也显现出来了,那就是自己也是全力迎战,梅开三度才算是降服这个妖精。
焚 天
后遗症也很明显,就是全身有些乏力,可今晚还得要面对望眼欲穿的宝钗。
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难啊。
侍候冯紫英沐浴的是香菱。
也幸亏是香菱,老实,虽然觉察到冯紫英衣衫上的异味儿,但也只是疑惑,却没敢声张。
若是换了莺儿那丫头,没准儿转头就要告诉宝钗了。
就算是宝钗知晓了,也不至于要怎么纠缠不休,但是肯定不好,冯紫英却不想因为这些事情扰了兴致,影响二人感情,而且这种实话还不能说,甚至连假话都不好编排。
心思慢慢回到正事儿上来,史湘云和孙绍祖的订亲还是让冯紫英意识到了牛继宗的手段。
很显然这是牛继宗全力撮合的结果,否则不会如此快。
牛继宗需要用与史家这段婚姻来绑牢孙绍祖这个大同副总兵,同样孙绍祖也需要用与史家的联姻来进一步巩固其这个刚提拔起来的副总兵在大同镇内的地位。
史家固然在大同还有些人脉,但真正能派上用场的,据父亲说,并不多,很多都不过说些泛泛之交,根本无法和冯、段、麻几家相比。
但这却是一个征兆,牛继宗有要孤注一掷的兆头。
如果孙绍祖真的能在大同镇那边控制住一部分边军,起码可以牵制住整个大同镇,而牛继宗又能掌握住整个宣府镇,那么京畿这边还就有些危险了。
蓟镇驻军散得太开了一些,永平府那边就占去一半,就连蓟镇总兵府都在永平府那边,驻扎在顺天府这边蓟镇驻军,相当一部分精锐又驻扎在黄松峪到慕田峪这一个凸起部上,也就是密云后卫这一块。
实际上与延庆卫、延庆左后卫和怀来卫这一点的宣府驻军相比,距离京师城甚至更远一些。
更为关键的是作为宣大总督,牛继宗可以光明正大地调动宣府和大同军,至少短时间内他可以做到如此,而尤世功却无法把密云后卫的驻军随意调动,以有备算无备,真要动手,几乎没有什么失败可能。
当然,这前提是牛继宗要有这个胆魄。
冯紫英脑子里有些混乱。
一会儿觉得牛继宗不可能如此疯狂,宣府军如果敢突入京畿,只要稍微受阻滞,蓟镇大军便可赶到,而宣府军敢直接攻京师城?或者是想要利用铁网山秋狝发难,可永隆帝和神枢营在,那个边军将领敢率军进入铁网山?谁都知道这就是造反!
一会儿觉得牛继宗可能就要孤注一掷,只要一举突入,趁着蓟镇军没有反应过来,神枢营那点儿力量要和宣府军精锐相比,还不够看,只要趁乱掩杀,成王败寇,谁又能说得清楚,随便往哪个替死鬼身上一推便是。
可是牛继宗就不怕义忠亲王上台把他当作替罪羊?
这里边肯定还有什么不为自己知晓的东西,但奈何自己手底下资源实在太少了一些,而且身份也限制了自己。
龙禁尉,京营,还有诸如四卫营、勇士营、旗手卫这些隶属于皇帝的亲卫部队,自己人脉都还不足,很多消息都无从知晓。
正有些迷乱间,却听得门外有人进来小声说了几句话,冯紫英没听清楚,还是香菱小声道:“是玉钏儿来了,说那边有人等着见大爷。”
“这个时候?”冯紫英眉头一皱,若非有特别的事情,特别的人,金钏儿玉钏儿绝不会来打扰自己。
“嗯,玉钏儿说来人说很紧急,要连夜报给大爷。”香菱不懂什么,只能原话转达。
既然如此,冯紫英反而松了一口气,今晚也许就能巧渡难关了。
昨晚和二尤玩了一出游龙戏双凤,下午又和李纨来了一场白日宣淫的鏖战三百合,这晚上再要遇上希望早生贵子的宝钗,他还真得有点儿感觉吃不消了,再有张师所授秘术,也经不起这般旦旦而伐啊,这也是张师专门提醒的,还是要讲求张弛有道,讲究规律。
“你是说翠花胡同那边有动静了?”冯紫英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吴耀青。
“不仅仅是翠花胡同,弘庆寺那帮人昨晚也有了变化,他们连夜转移到了广平库西北角边儿上的翠峰庵里去了。”吴耀青脸色十分兴奋,“这一次是三班衙门里几个人立了功,我们采取外松内紧的办法,原来盯着的人慢慢撤了,让他们放松警惕,后来跟进的人他们伪装得很好,都有职业作掩护,避开了弘庆寺的人,他们从昨日傍晚就开始有动静,然后悄悄转移到了翠峰庵,……”
“翠峰庵?”冯紫英想了一想,“广平库边儿上,那都紧邻西直门了吧?”
“对就在西直门边儿上,兴元庵胡同和扒儿胡同之间,安民厂挨着在。”吴耀青介绍。
安民厂和王恭厂是大周两大火药工坊和仓库所在,一个在西北角,一个在西边内城和外城交界处,紧挨着承恩寺和巡城察院。
“那你觉得他们这个时候动作起来,想要做什么?”冯紫英托着下颌问道。
“如果联系起之前我们在怀柔那边的发现,属下觉得多半是和铁网山秋狝有些瓜葛,翠峰庵是一个废弃的尼庵,早在元熙三十三年就以为京中白莲教人和尼庵主持有勾连被刑部查处,但属下调查过那一案,托人到刑部查阅了案卷,语焉不详,据说当时尼庵中白莲教人和庵中尼姑逃脱不少,后来这座尼庵就被封存,前几年周围人说翠峰庵闹鬼,就越发少有人往那边儿去了。”
冯紫英沉吟起来,“这翠峰庵就这么被查封之后也无人过问?”
“属下也通过刑部里边儿的人问过,但时间久远,已经而是十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查案人,要么调职,要么致仕,没有人有多少印象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老吏,他透露了一个消息,说当时应该是宫中有人打了招呼,翠峰庵原本是要拆掉的,就中止了,搁在那里,……”
吴耀青提供的这个线索让冯紫英有些警惕,“宫中人?是内侍,还是后妃?还是哪位皇子?”
“这就不知道了,那位老吏也是多年前无意中听到其中一个经办人酒后失言顺口说出,后来那个经办人便酒醉后落水而死,……”吴耀青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