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夜的命名術 起點-538、好久不見(爲FFF勾勾勾黃金大盟加更)閲讀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3点方向有溃逃敌军!”
“5点方向遭遇一小股阻力,敌军还未溃散!”
“火力掩护,”老李吼道:“一连,跟我战术队形突进!二连,给你10分钟时间绕到他们侧后方,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老李说着,自己已经依仗着基因战士的体力追了上去,不过他只是吊着猎物,并没有急于下达攻击指令。
他们是囚犯,没有现代化的通讯系统,所以通讯只能靠吼。
老李亢奋着,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嗓子已经哑了。
直到二连从雪林中穿刺到敌军侧后方,老李才吼道:“一连,开火!”
只不过,他们这边刚刚吸引到敌军注意力,老李便带头向后退去,退出了对方的有效射程之外。
这种极致的距离感,必须是老兵才能有的,就像是拳台上久经战斗的拳手。
他这边才刚刚退下,另一边二连已经将神代士兵打了个猝不及防。
老李也没闲着,他继续吼着:“一连,跟我向2点方向前进,打出钳形攻势。。”
两支部队相互交叉着,宛如一支钢铁铸造的钳子,钳住了神代士兵的咽喉。
这里的人,都曾是联邦集团军中最精锐的战士。
他们要经历全军比武,才能选拔进情报机构。
老李已经十九年不曾战斗过了,但他躺在那张冰冷床上时,每天夜里都在回忆着自己曾经学到的一切。
十九年,六千多个夜晚,他已经在自己梦中参加了六千多次战斗。
今天,庆尘的出现,将他灵魂里沉睡着的那一切,都唤醒了。
李成只感觉,自己过去十九年都被尘封了,死了,今天才终于活过来。
此时此刻,庆尘正在另一个方向收割着战场,庆凌跟在他身边,看着他如天神降临般的杀戮,只感觉这才是传说中的没有感情的战争机器啊。
事实上,庆尘这边要轻松许多。
杀过表世界的那三位天选之人后,这些普通士兵甚至都无法激起庆尘的战斗热情,他所做的,不过就是斩草除根而已。
网游 之 金刚 不 坏
这些神代士兵是来狩猎“手无寸铁之人”的,只携带了无人机、自动步枪这样的基础装备,却没想到自己会在这荒凉的雪原上遇到怪物!
他们以为猪圈里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猪,哪里想到这位如果不是为了带走所有人,回归的第一时间就大开杀戒了。
李成还需要控制有效射击距离,然而对于庆尘来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神代士兵的射程是250米,他的射程是600米,这压根就不是一种战斗方式。
有点太欺负人了。
行进中,庆凌从地上捡起神代士兵尸体旁的枪械,想要跟着一起射击。
结果实在离的太远了,能不能瞄中先不说,好几次庆凌刚看见一名神代士兵,准备瞄一下。
可还没等他瞄上呢,这神代士兵就已经躺下了。
庆凌他们瞄的,还没有庆尘杀的快!
于是,庆凌等人跟在庆尘后面,就像是一群只用喊666的小弟,什么都不用做。
越是这样,庆凌内心越是激动、越是解气。
想想也是,这位庆尘督查一定像当年庆牧一样,给神代造成了特别大的威胁,才会被抓捕到这里来吧!
想着想着,庆凌忽然在想,他已经太久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多少庆氏情报人员,正像爱戴当年的庆牧一样,拥护着这位庆尘督查?
这时,庆尘停下脚步,平静说道:“去把这些神代士兵的衣服扒了穿身上,拿走他们身上的单兵口粮,还有他们的武器装备。”
四十多岁的庆凌赶忙答应:“好,我们十分钟之内就能扒完!”
庆尘本来是近身厮杀的,因为那样比较畅快,可后来他发现,近身厮杀之后神代士兵的衣服都碎了,穿起来就会像老李他们那样,看着跟二鬼子似的不伦不类。
所以庆尘改用了枪械……
于是,庆凌等庆氏情报人员在扒掉神代军装时,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蹲在雪地里相视一眼,目中都显露出震惊神色。
只因为,所有死亡的神代士兵,要么是眉心中弹,要么是后脑勺中弹。
自动步枪在600米射程击中目标后,动能便不是那么大了,所以子弹都嵌在脑子里,只有一点点血迹渗出。
根本没有把军装弄脏!
庆凌震撼莫名,如果只是600米距离枪枪命中也就算了。
这位少年督查,竟是一心三用的控制着两具傀儡还能枪枪命中。
如果这就是极限,也就算了,可对方还能枪枪爆头,为他们留下完整的保暖衣!
神乎其技!
庆凌偷偷看了庆尘一眼,有人在一旁小声道:“这得是什么枪法,咱们十多年没回去了,这怕不是影子在哪个集团军里培养的军神吧……”
战斗结束,李成拉着李氏的队伍过来汇合。
当他看到庆凌身上完备的军装时,顿时眼睛都绿了,他看向庆尘:“长官,为什么他们身上的衣服这么完整?!”
这可不是完整那么简单,一件件军装看起来跟新的一样!
李成再看看自己,一件军服外套歪歪斜斜,被血浸湿了一大片不说,主要是有点漏风啊!
关键是,神代士兵在这零下四十多度的地方,一般穿三件:外套、内衬、保暖内衣。
而庆尘割裂神代士兵时,三件都是一起割的!
庆凌乐呵呵笑道:“看你这话说的,这是我们庆氏的军神,给我们留的衣服当然是完备的了。”
一婚難求:老婆求正名
老李眼睛瞪的跟牛一样:“我呸,这是我们李氏的未来帝师、现任独立董事、枢密处国策顾问!”
庆凌也努力瞪大眼睛,结果怎么也瞪不大:“这是我们庆氏的,你姓庆吗?”
庆尘看看庆凌,又看看李成,这两人怎么还卷上了?!
他说道:“抱歉,之前战斗时欠考虑了,所以你们先凑合一下。庆凌,你们留着完整的外套,把你们完整的保暖內衣匀给李成他们,辛苦一下。”
醫妃權傾天下 小說
李成听到庆尘道歉,第一反应是有些慌张:“您误会了,我没有责怪的意思,我们现在就挺好,里面还穿着监区的冬衣呢。”
庆凌这边的战士已经开始脱衣服了:“老板的命令,我们服从是天职,赶紧穿上吧。”
此时,庆凌已经打心底里将庆尘当做老板了。
过去十九年,这个位置一直都是庆牧的,没人能够取代。
如今变了。
他相信李成应该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庆尘不姓李,但庆尘在李氏的身份说明了一切。
庆尘说道:“现在,一切都是为了活着离开这里,不要矫情。”
庆凌和李成大概也明白庆尘的行事作风了,李成说道:“明白,老板。”
庆尘问道:“你们对神代后方的军力部署有了解吗?”
“有,”李成举手说道:“我帮神代云直干活最多,所以听到过一些边角料情报,这方圆六百公里内,总共有两支野战师。这两支野战师与前线部队不太一样,他们主要负责清剿荒野,用荒野人练兵,让没杀过人的新兵蛋子杀荒野人见血。”
庆尘听了之后点点头,他看了一眼周围的参照物,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后,率先朝南方走去。
李成和庆凌相视一眼,都不知道这位新老板要做什么。
一千多名战士跟着向南方跋涉而去,竟是直奔中原而去。
这一次,李成没有再说谁掉队就是命了。
之前那是为了战斗,而现在则是庆尘交代了一个都不能少。
雪地里很冷,但战士们没人抱怨。
庆尘发现他们跋涉艰难后,还专门交代:“身体弱的,可以把枪械、负重都挂在神代云直和高桥泉池身上,他们两个都是高手,扛得动……对了。”
话音一落,所有李氏、庆氏的人就看见,神代云直、高桥泉池两人突然给大家跪下,硬生生磕了九个响头。
像拜个早年一样。
做完这一切,庆尘才继续前进。
这一场战斗中,神代云直这两人才是最惊骇、最惊恐、最凄惨的。
被人控制着失去自由不说,还得当枪架,还得给人磕头!
神代云直怀疑,如果不是庆尘要赶路,可能会让他一路磕长头回中原,走一路磕一路!
走了几个小时,庆凌和李成他们将单兵口粮吃下,最终还是忍不住凑到庆尘旁边:“老板,咱们确定走这个方向吗。”
三生宠 小说
庆尘点点头:“嗯。”
李成说道:“我不是质疑老板你的决定啊,只是要说一下我的分析:A02基地的变故肯定已经被神代财团知晓,现在他们大概率会直接派那两支野战师包夹过来。如果咱们往南走,会刚好和他们迎上。”
庆尘点点头:“嗯,我知道的。当然,你们也可以说说你们的想法。”
庆凌也在一旁说道:“要不咱们往北走,北方的神木河已经结冰,我们可以往北方极寒之地去,据说那里还有一些蛮子生存着,但很少很少了。过了神木河后,咱们一路向西迁移,从北方绕过神代、鹿岛,从001号禁忌之地的边缘绕回中原,虽然路程很长,但应该比直接迎上两支野战师的生还概率高。”
庆尘看了庆凌一眼,要是这么走,那就真成长征两万五千里了……
但按艰苦程度和距离,确实差不多。
只是,庆尘没打算这么走,因为他身后这些人被囚禁十多年,已经扛不住一场长途跋涉了。
他继续往南方前进,庆凌和李成疑惑了:“老板,难道真的不用担心这两支野战师吗?”
庆尘登上一处雪丘,站在寒风中眺望南方:“其实,如果不是神代云直改变计划,我会再晚四天动手,现在我只能赌,赌那些人会来。”
他又看了一眼身后。
校花的极品高手
那些饱经风霜却充满期待的面孔。
这些人,或许某一天会成为庆尘的第一支班底。
他们有人擅长指挥、有人擅长情报渗透、有人亲手组建过一支成熟的情报网络。
未来,不管庆尘去哪里,这些人其中的绝大部分,都会成为庆尘的后盾。
这些人不能死,不能撞上那两支野战师,但庆尘选择信任。
他相信有些人已经来了,只是彼此还未相见。
庆尘继续说道:“不,不是赌,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来。走吧,继续向南。”
庆凌和李成对视一眼,他们意识到了,一定还有特殊的人来救这位庆尘督查,而且还是这位庆尘督查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
这时,庆尘似乎感知到了什么似的,骤然抬头望向苍穹。
他突然笑了起来,格外灿烂。
只因为那苍穹与云端上,正有一头巨鸟展翅,遮天蔽日。
青山隼,好久不见。
……
感谢FFF勾勾勾大佬的黄金盟,我知道账还没还完,但等我腿好了慢慢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