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尋寶全世界》-第三千一百六十章各路目光分享

尋寶全世界
小說推薦尋寶全世界寻宝全世界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各路目光
惊呼声中,大家看着这幅立体主义油画的眼神,顿时都变得异常炙热,甚至都快燃烧起来了。
尤其那两位刚刚还在觊觎这幅画作、并准备出手的摩洛哥高级官员,懊悔的直想狠狠扇自己两个耳光。
如果知道这是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的作品、知道这是一幅至少价值四千万美元的顶级艺术品,他们哪里还会有半分犹豫。
就算成为被人耻笑的对象,就算被摩洛哥政府开除公职,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拿下这幅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
有了至少四千万美元的巨额财富,被人耻笑又有什么关系呢?丢了工作又有什么关系?根本不值一提。
包括法伊兹在内的所有人,此时都百分百确定。
这幅立体主义油画,就是立体主义创始人勃拉克的作品,就是一幅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
如若不然,斯蒂文这个家伙绝不会出手买下这幅油画。
至于他所说的,不能确定这幅画作究竟是不是勃拉克的作品,不过是欲盖弥彰的托词而已,根本没人相信。
正当大家羡慕嫉妒的几欲疯狂之时,叶天突然皱了皱眉头,随后故作诧异地说道:
“这是一幅立体主义画作,为什么会配一个洛可可风格的画框?看着太别扭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画框应该是后配的”
随着他这番话,大家全都看向了这幅油画的画框。
正如他所言,这是一个洛可可风格的金色画框,上面雕刻着精美而繁琐的花纹,看着相当华丽。
但是,它与这幅立体主义画作并不相衬,色调上也有些冲突,看着的确有点别扭。
“斯蒂文,两年前我收到这幅立体主义油画时,外面就是这个洛可可风格的金色画框,应该是前任所有者更换的,我没有做任何改动”
法伊兹解释了几句,依旧满眼痛苦之色。
叶天看了看这个倒霉的家伙,然后又看向手中这幅立体主义画作。
稍顿一下,他这才说道:
“法伊兹,我打算拆掉这个洛克克风格的金色画框,然后将这副立体主义画作装进画筒里,这样方便携带”
“没问题,这幅画作现在属于你,怎么处置是你的权利,我无权干涉”
法伊兹点头说道。
“好的,不过我要借用一下你的工具”
叶天微笑着说道。
随后,法伊兹就从柜子里取出相应工具,递了过来。
接过工具后,叶天立刻开始拆画框。
对他而言,这个工作实在太简单了,早已轻车熟路。
没一会儿工夫,他已将这个洛可可风格的金色画框打开,将绷着画布的画板取了下来。
随后,他又准备开始拆画布。
当他转过画板,观察画板背面的情况时,突然顿了一下。
紧接着,他故作兴奋地说道:
“咦!这里有两个花体法文字母,看着像是‘GB’”
说着,他就指向了画板背面右下角的位置。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站在旁边的大卫和叶海亚、以及法伊兹,都看到了写在右下角画布上的那两个法文字母。
你是我的太陽
写着两个法文字母的那部分画布,被人为折到画板背面,并钉在了画板上。
正因为如此,在这幅立体主义画作的表面,才没有画家签名。
事实上,这幅立体主义画作是有画家签名的,只不过被人以非常拙劣的手法隐藏了起来。
至于隐藏签名的这个行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就不得而知了。
“这里还真有两个法文字母,难不成是勃拉克的个人签名?”
神医蛊妃:鬼王的绝色宠妻
大卫诧异地说道,却满眼笑意。
出现这种结果,他丝毫都不感到意外,之前已见过太多次了。
“我去!画家签名居然隐藏在这里,究竟是谁重新装订的这幅立体主义油画?这不是坑人吗?”
叶海亚则恼火不已,气得直拍大腿。
再看法伊兹,就像被雷劈了一样,脑袋都快气炸了,双眼瞬间一片血红。
此时的他,懊悔的直想给自己来上一枪。
外面这个别扭的洛可可风格画框,是多大的一个破绽啊!自己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之前自己要是拆掉这画框,也就不会错失这幅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了,也就不会被斯蒂文这个混蛋洗劫了!
暗自懊悔的同时,他恨死了那个重新装订这幅油画、故意隐藏签名的家伙,把那个家伙的祖宗十八代都拉出来问候了一遍。
但是他却没想过,如果那个画家签名暴露在外面,自己是否还能收到这幅立体主义油画。
那样的话,他恐怕连两万美元都赚不到。
随着大卫他们的议论,现场其余人都凑上前来,看到了那两个法文字母。
与此同时,叶天也故作兴奋地给出了解释。
“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的全名是乔治勃拉克,姓名简写正是GB,他在很多画作上的个人签名,也是这两个法文字母。
这跟《埃斯塔克的房子》上的签名一模一样,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幅《牵着毛驴的柏柏尔人》,就是勃拉克的作品!
从画布装订手法和外面这个洛可可风格的画框来看,显然有人重新装订过这幅立体主义油画,将画家签名隐藏了起来。
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干?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在‘塞尚式立体主义时期’,勃拉克的确来过摩洛哥,并创作了这幅杰出画作。
既然确定这是勃拉克的作品,画作上有他的个人签名,这幅画作的价值就要重新评估了,现在它至少值六千万美元!”
话音未落,现场已再次炸锅。
“什么?一个签名就值两千万美元,太疯狂了!”
“天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就在大家惊呼不已之时,只听扑通一声,法伊兹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我究竟错过了什么?真是个蠢货!”
他喃喃自语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看着他这副模样,大家都满眼同情,却又爱莫能助。
叶天看了看法伊兹,然后继续拆解钉在画板上的画布,动作比之前更加小心了。
古董店外。
众多围观看热闹的人们和媒体记者,都紧盯着这家古董店的大门,每个人都满眼好奇。
他们之中的一些家伙想要进入古董店,想看看店里的情况,结果都被负责警戒的摩洛哥警察拦了下来,只能在外面等着。
但是,通过古董店里时不时传出的惊呼声,以及透过玻璃橱窗看到的一些内容,人们还是有所发现。
大家都已经猜到,在这家古董店里,叶天肯定有所发现,而且这个发现还相当惊人。
但就是不知道,这个发现究竟是什么,价值几何?
随着时间推移,古董店门前的这段街道,变得越来越热闹了。
人们都议论纷纷,并放飞想象猜测着。
“不知道斯蒂文那个幸运的混蛋究竟发现了什么宝贝?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说不定发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顶级古董文物或艺术品”
“谁能想得到,这家普普通通的古董店里居然隐藏着宝贝,而且能让斯蒂文那个家伙看上,咱们怎么就没发现呢!”
就在人们热议之时,紧闭的古董店门突然打开,叶天他们一行人相继从里面走了出来。
紧接着,这家古董店里就传出一阵悲愤无比的哀嚎声。
所有人都被这哀嚎声吓了一大跳,惊诧地看向这家古董店。
转眼之间,人们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显然,这是那位被洗劫的古董店老板发出的悲伤哀鸣声。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起惨案,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倒霉蛋。
人们却无暇关注这个倒霉蛋,更关注叶天在这家古董店里究竟发现了什么宝贝?那件宝贝价值几何?
聚集在古董店门口周围的那些媒体记者,纷纷扯着嗓子开始高声提问。
“你好,斯蒂文先生,请问你在这家古董店里发现了什么东西?能介绍一下情况吗?或者给大家展示一下”
“斯蒂文,我看你手中拎着一个画筒,你发现的这件东西是不是油画?它是哪位著名画家的作品?”
听到这些提问,叶天立刻停住脚步。
他扫了一眼那些媒体记者,然后微笑着朗声说道:
“下午好,各位媒体记者朋友,没什么不能告诉大家的,在这家古董店里,我发现了一幅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的作品。
这幅画作是勃拉克来摩洛哥期间创作的,以柏柏尔人为主题,题材非常罕见,起初我也不能确认这是勃拉克的作品。
后来我才找到证据,证明它的确是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在塞尚式立体主义时期创作的一件作品,是一幅顶级艺术品!”
话音未落,现场就已沸腾。
“啊!我没听错吧?这么普通的一家古董店里,居然有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的作品,真的假的?”
“难怪那位古董店主悲痛欲绝,如果换作是我,失去这样一件顶级艺术品,我会给自己的脑袋来一枪!”
一番惊呼过后,又有人高声提问。
“斯蒂文,能不能给大家展示一下这幅艺术大师勃拉克的作品?这幅立体主义画作的价值是多少?”
毫无疑问,这是所有人都非常关心的问题。
大家全部看向叶天,期待着他的回答。
叶天却微笑着摇了摇头。
“非常抱歉,女士们、先生们,在这样一个环境和场合,不适宜展示这样一件价值不菲的顶级艺术品,至于这幅画作的价值,暂时保密”
说完,他就冲现场众人挥了挥手,然后带着大卫他们离开了这里。
在众多摩洛哥警察和安保人员的护卫下,他们径直穿过人群,继续向前走去。
现在时间还早,叶天并不打算立刻返回酒店。
前面不远处还有两家古董店,自然不能错过。
他们一行人刚刚离开,那些聚集在古董店门口的媒体记者,立刻潮水般涌进了法伊兹的古董店。
没一会功夫,这些家伙又哗啦啦涌出了古董店。
接下来,叶天在这家古董店发现了一幅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的画作的消息,就像一阵飓风般,迅速传遍了整条街道、整个拉巴特、乃至整个世界。
嗜宠夜王狂妃
这幅立体主义画作的照片,也随之传遍了世界。
当人们听到这个消息,尤其知道这幅画作至少价值六千万美元时,一个个都被震撼的目瞪口呆,也羡慕的几欲疯狂。
紧接着,聚集在这条街道上的人们和媒体记者,立刻沿着街道向前奔跑而去。
大家都想去看看,会不会再有奇迹发生。
而此时的叶天他们,已走进另外一家古董店,开始欣赏陈列在店里的所谓古董文物和艺术品。
看到他们进来,那位古董店老板双腿都在打颤,都快哭出来了。
但是,他还得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迎接这些客人。
幸运的是,他并没有遭遇洗劫,至少没有被叶天洗劫。
在剩余的这两家古董店里,叶天没再次出手,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
准确一点说,是他没发现值得自己出手的古董文物和艺术品。
仅有的几个小漏,让鲍伊他们来捡就可以。
逛完这两家古董店,叶天他们又去附近的一处旅游景点逛了一圈。
直到临近下午五点,他们一行人方才乘车返回酒店。
刚一回到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叶天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MOMA的朱利安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朱利安熟悉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斯蒂文,你这家伙真是幸运到了极点,在摩洛哥拉巴特那样一个地方,居然也能发现立体主义大师勃拉克的杰出作品,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哈哈哈,我确实比较走运,起初以为那不过是一位无名立体主义画家的作品,可谁成想,竟然是艺术大师勃拉克的作品,真是个巨大的惊喜!”
叶天得意地笑着说道。
听着他的笑声,远在纽约的朱利安,羡慕的都快疯了。
但他知道,这种好运是建立在叶天犀利无比的眼光之上,并不只是走运那么简单。
几句寒暄后,这家伙就直奔主题。
“斯蒂文,我刚才看到了那幅立体主义油画的照片,说实话,我从没想到,勃拉克居然还有这样一幅不为人知的作品。
这个题材实在太罕见了,而且画的也非常出色,令人叹为观止,绝对是一件难得一见的顶级艺术品,且极具研究价值。
你也知道,我们MOMA重点收藏各种近现代艺术精品,能不能将这幅立体主义油画卖给我们,价格咱们可以商量”
没有丝毫犹豫,叶天直接拒绝了这位老朋友。
“非常抱歉,朱利安,这幅勃拉克的立体主义画作我并不打算出售,而是准备自己收藏,以后将会陈列在我的自然博物馆里,欢迎大家前来欣赏。
你也说了,柏柏尔人这个题材非常罕见,通过这幅画,人们不仅可以看到立体主义绘画最初的模样,也能认识到非洲的柏柏尔人,这很难得!”
话音落下,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
片刻之后,朱利安才遗憾地说道:
“给你打这个电话时,我就猜到是这种结果,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拨通了电话,期待有奇迹发生,能让我们收到这件顶级艺术品。
但可惜的是,奇迹只发生在你这家伙的身上,却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看来我以后只能去你的博物馆欣赏这幅立体主义画作了”
“不必感到遗憾,朱利安,以后欢迎你来我的私人博物馆欣赏这幅画作,到时你还能看到更多顶级艺术品”
叶天微笑着安慰了一下这位老朋友,言语中的那份自得,根本掩饰不住。
继朱利安之后,他又接到了几位老朋友的电话。
无一例外,这些家伙都是冲着勃拉克的这幅画作而来,都想收购这幅价值连城的顶级艺术品。
叶天给出的回答都一样,那就是不出售这幅顶级艺术品,而是准备自己收藏,并欢迎他们以后去BJ的博物馆欣赏这幅画作。
接着他又接到了摩洛哥国王亲自打来的电话,希望他晚上能带着这幅《牵着毛驴的柏柏尔人》赴宴,让大家都欣赏一下这幅价值连城的画作。
对于这个要求,叶天答应的非常爽快。
他不相信摩洛哥人会玩什么花招,强行购买或留下这幅画作、或者以假换真。
那样的话,他们将什么也得不到,不但包括这幅画作,也包括亚特兰蒂斯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