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xv5玄幻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曲奇小米-01505 六道輪迴(四)相伴-xrer0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这?!”所有人都傻眼了。
拿捏着那枚孕育有人类胚胎的圆球的张丰宇感叹一句:“我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了啊……”
胡子哥闻言一愣:“你在说谁?”
张丰宇没有言明,他收起那枚圆球道:“你应该听说过六道轮回吧?”
“听说过啊,怎么了?这之间有联系?”
张丰宇点点头:“复杂的我就不说话了,估计没有一学期你们也没办法入门,我就简单说吧……这些被感染者其实并不是你们所理解的那种被生化病毒或者细菌感染异化的丧尸,他们沾染的东西被称作‘神性’,是为太阳系点燃生命起源的四位‘旧神’无意间释放出来的东西,只不过它们的无心之举成了一些有心之人的工具……在古神学中,凡人是神性与原始兽性的结合,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微妙的力在平衡,就像一条谁也无法触碰的底线,但如果人为的让普通人接触到更多的神性,那么就会出现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情况……色孽、进食、贪欲、虚妄等等这些就像是六道轮回中所讲的那些往生循环要经历的选择一样……是沦为畜生……还是再造成人……都要看你前世的罪孽……”
众人听完张丰宇这一番话,有些人若所有思的点了点头,比如黑脸汉子,有些人却立马表示质疑,比如对张丰宇一开始就存在偏见的丫头,但也有些沉默不语不予置评,那就是胡子哥。
最先开口的是丫头。
她讥讽道:“你少在这糊弄人了!你就一强奸犯,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张丰宇一直都没有理会过这个小丫头,但这一次他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便转过身平静的反问:“请问强奸犯和我懂得多有什么冲突吗?强奸犯就不能博学多识了?”
丫头闻言顿时语塞,可她就认准了张丰宇的痛点,立马反击:“呸!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你也是个博学多识的强奸犯!属于衣冠禽兽!更无耻!”
“谢谢你了,不过在我听来,衣冠禽兽可是个褒义词,我有点担当不起。”张丰宇和丫头确实不太对路子。
眼看着丫头又要张嘴反击,胡子哥皱眉道:“好了丫头,别张口一个强奸犯闭口一个强奸犯了,说正事。”
丫头立马收声。
这是一只在点头沉思状的黑脸汉子摸了摸道:“怪不得我之前看到好几次那些明明在做坏事的感染者眼睛里好像很痛苦是的……这是不是就证明,其实他们压根就不想的?”
张丰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黑脸汉子迷糊了:“你这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啊?是还是不是啊?”
张丰宇解释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一半?”
“嗯,的确,有不少人是被强行感染了神性从而导致人性被解放,沉沦并堕落的,他们的潜意识内对于自己的行为仍是有抵触甚至恐惧和憎恨的,可潜意识毕竟只是潜意识,就算他们一边杀人一边流泪,他们也不会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开心的时候还会觉得心酸想哭……所以你今后遇到他们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该开枪还是得开枪。”张丰宇看出了黑脸汉子的隐忧。
黑脸汉子深深一叹,他抱着头坐下来苦恼道:“你说的我都懂……可你不是我……你根本就不明白向自己认识的人开枪是什么感觉……”
张丰宇抿了抿嘴,他的经历足可以写一本书了,如何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
深吸一口气,张丰宇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些人,他们在接触神性后不但不会堕落,反而会升华自我,可凡人终究是凡人,旧神作为一种我们人类尚不能一窥其全貌的高等智慧生命,即使我们有足够的神性与这些来自旧神的神性融合,到最后也还是会异变,这些感染者的数量不多,但往往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他们会清理一切他们认为不堪入目的粗鄙与低劣,所以我想现在外头之所以没有那么多进食者来攻击这个地方,主要也与这些异变的感染者有关。”
丫头听到这话眼睛一亮:“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有帮手咯?”
“帮手?”
“对啊,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吗?”丫头道。
可张丰宇却干笑两声:“如果你遇到他们,我估计他们应该不会杀了你的,毕竟你脑子里一点坏想法都没有……可其他人……比如我这个强奸犯就一样会被他们当做污秽清理掉。”
丫头愣住了,她好一会才听明白张丰宇其实这番话是在揶揄她。
胡子哥抱着胳膊道:“那这些和你刚才找到的胚胎有什么关系?”
话题终于回到一开始。
张丰宇重新拿出那枚胚胎道:“这就是感染者的几种结局之一,要么重新为人,要么堕落为畜生,要么就升仙成佛,要么就入邪成魔。”
大家看着张丰宇手中那被光包裹的胚胎都不说话了。
沉默良久,胳膊已经酸痛不已的樊孟军开口道:“听你说的很玄乎,不过怎么听都像是老封建那一套……哼,我就搞不懂了,这封建社会都推翻两个世纪了,你们居然还都信了他的鬼话?”
张丰宇微微一笑:“我只是用了比较通俗的描述,至于信不信,你们大可以自己做决定,反正我也不是给人看手相瞧风水的,不收钱的。”
众人听了樊孟军和张丰宇的话后又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再次打破宁静的是胡子哥,他揉了揉酸疼的眼睛,已经几天几夜没睡好觉的胡子哥疲惫的说道:“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对我们来说都没有多少意义,我们现在被困在这,如果没有办法撤退到安全区域的话就算不被外头那些感染者吃掉或者榨干,迟早也会被饿死或者渴死的……所以……还是想想怎么逃出去才是重点!”
丫头闻言立马看向张丰宇,她像是终于逮到可以反击张丰宇的机会似的,抢着话头说道:“是啊!你说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有啥用!你不说你来帮我们的吗?那就这?我看你是来忽悠我们的才对吧。”
兜里分明还揣着一枚谁也没见过的奇异胚胎的张丰宇正坐在地上抠脚丫子,他放下几天没洗过的臭脚,还闻了闻自己刚扣过脚的手指然后咧嘴笑道:“哪能啊,我确实有办法带大家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就不知道你们敢不敢跟我走了。”
张丰宇这话一出口,胡子哥就扭头冷眼看着他:“你说话当真?”
“当真,但还是那句话,要问你们自己敢不敢。”张丰宇此时的邋遢模样搭配他不检点的小动作实在让人有些怀疑。
可不相信他又能怎样?
胡子哥问樊孟军:“老哥,还会有其他救援队来就我们吗?”
樊孟军等人此时已经被解除武装,他们席地而坐,活像是被俘虏的战犯,哪里还有救援队的模样。
他陈思一阵后答道:“没有了。”
黑脸汉子闻言一愣:“没有了?那几百个大活人在这边?你们当兵的就不救了?”
樊孟军听到这话不高兴了。
“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的?什么叫你们当兵的就不救了?你知不知道我收到救援信号的时候刚从前线撤下来?我才死了三十多个兄弟,就立即把你们的情况汇报上去了!然后我东拼西凑的凑出来八十个脑袋,就这样还全都交代在来救你们的路上了!你还问我你们当兵的就不救了?那我还就告诉你了!现在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了!总部那边已经当你们全都死了!你们就认命吧!不会再有人来了!”樊孟军说话的时候气的眼睛都红了。
跟着樊孟军来救人的就剩下五个人了,这其中还有一个姑娘,她听完樊孟军的话后眼泪就不争气的夺眶而出,大概是心里觉得又苦又委屈的缘故吧……
黑脸汉子听完这话闭上了嘴。
几个把他们当“俘虏”看着的民兵战士也都沉默的低下了头。
丫头更是赶忙过来安抚,连连道歉。
这些胡子哥和张丰宇都看在眼里。
“嘭!”樊孟军一拳砸在地上,他不甘心的怒吼道:“狗日的!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嘛!!”
是啊……好好的日子,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听到这话,胡子哥有了决断,他起身向张丰宇伸出手:“宋振林。”
张丰宇也站起身,他和眼前的胡子哥宋振林握了手:“张丰宇。”
“这样咱们就算重新认识了,我不在乎你有什么样的过去,相信……你在监狱里这些年也应该改造的差不多了,我就想多个帮手,把这车间里几百号人带出去,让他们都能活,你懂我的意思吗?”宋振林认真的看着张丰宇。
张丰宇微微一笑:“明白。”
宋振林点点头,他冲黑脸汉子喊道:“喂,老黑,你把阿福,玉子和德子都叫过来,咱们要准备下一步了。”
黑脸汉子应了一声立马动身就找人去了。
宋振林又冲丫头道:“丫头,把装备还给樊队长,他是来救咱们的,不是来害咱们的。”
其实打一开始宋振林就没有扣下樊孟军等人的装备,只是考虑到其他战士的情绪不得已而为之。
现在大家是同一战线也就没那么多猜忌了。
重新武装完毕后,樊孟军问张丰宇道:“你说的那个地方在哪?在西区?”
张丰宇摇摇头:“不,就在东区。”
“东区?东区还有安全的地方?”
张丰宇微笑道:“总有一些地方是它们不敢染指的,所以我才敢这么说。”
樊孟军眉头紧皱,觉得有些古怪,他查看了一下东区现在反馈的数据道:“我刚才已经和总部联系了十几次,但都失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通讯系统坏了,可他们的反馈数据我照常能收到……你说的这个地方……大概在哪?”
说完樊孟军把居住带东区的区域地形概览图投射在了自己身边。
从概览图上张丰宇等人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红点正活跃在东区各处,尤其是在居住带的补给区附近以及汇流区那里,更是重灾区。
车间附近游弋的感染者数量也不少,不过若以樊孟军等人为先锋还是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来的。只是一旦东境闹大了,势必会引来东区所有的感染者,到时候他们就只能等着被感染者的大潮吞没了。
张丰宇看了看东区的概览图后指着一个地方说道:“我说的地方……就在这里。”
“这里?”宋振林和樊孟军都诧异的看向张丰宇指的地方。
张丰宇所指的地方赫然是各居住带用以供奉先辈的公共灵堂,那里同时还是未未来避难所内死者准备的骨灰收容所,类似以前一些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不起墓地的人最终的归宿。中国人最重视家庭间的联系,因而不可能以后就真的强迫所有人死后火化直接把骨灰冲走,所以即使是在避难所这种空间极为有限的地方也依然设有这样用以维系精神纽带的场所。
“灵堂是个奇怪的地方,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还是设计因素,总之到了那地方你就会觉得很冷……而在古神学的亚辛教典中,先辈的霊会形成隔绝神性、人性乃至兽性探索的一面墙,所以我相信只要把我们的人撤离到这个地方,就一定会安全的等到事件结束。”张丰宇说的信誓旦旦。
可前一秒还对他充满期待的胡子哥宋振林却一把扯住了张丰宇的袖子道:“你别开玩笑了!你之前说的那些东西骗骗三岁小孩子也就罢了!怎么我都说了要认真对待现实,你却还给我开这种玩笑?!”
张丰宇眨了眨眼后看向樊孟军:“你也不相信?”
樊孟军略有些犹豫,不过他最终还是点头道:“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战士,这种封建迷信,不科学的东西,我不会相信的。”
“那……这就很难办了,其实我这几天也在烦恼,也在纠结要不要和你们说这些,但……人的三观一旦形成,就很难被改变,除非他们眼见为实,所以……要不你们俩和我去一趟那边,咱们看清楚了再做决定?”张丰宇说话的时候仍是有些嬉皮笑脸,全然没有认真的样子。
宋振林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张丰宇了。
而这时黑脸汉子回来了,他身后还带着之前那位在车间制高点射杀了伪装者救下樊孟军的少年。
他叫善才福,原本只是个爱玩游戏的小宅男,现在物尽其用,这孩子也终于找到了自己发光发热的地方。
“林哥,我把人都给你找来了,怎么说?现在就走?”
宋振林却一摆手:“先等等,这边出了点状况,我们三个还要再商量一下,你先把人带出去,我很快就给你们答复。”
黑脸汉子有些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又剩下宋振林、张丰宇和樊孟军三人时,宋振林沉声道:“你明明知道我根本不可能丢下他们在这!”
张丰宇笑了:“那你就安排一个你信得过的人和我一起去就行了。”
宋振林沉默了。
樊孟军又道:“小兄弟,刚才你一眼看穿我手下有人被感染了,我确实挺佩服你,可你之前所说的那些实在有些惊世骇俗了,这毕竟是科学社会,凡事都要讲究一个科学事实和科学逻辑,所以……你这突然让我们去灵堂避难,还说什么鬼魂能打墙庇护我们,这听着就不靠谱啊!”
张丰宇知道自己说的确实不靠谱,可他已经是在用最通俗的方式解答了,总不能真的让他办个讲堂先从《旧神起源》和《死海文书》讲起吧。
不过……让宋振林和樊孟军这种从没有接触过旧神的人一下子相信自己确实有点为难了,所以……张丰宇幽幽说道:“近一个半世纪以前,南极洲大陆出现了一扇门,这扇门后来又在世界各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出现,当时引起了不小的恐慌,好在当时有国安处出面调查,并把这些事给科学化,合理化解释了……但仅仅过去不到二十年就有人在互联网上公开了当年国安处在调查这些门的过程中一些从未披露的秘密资料,这些被披露的资料虽然内容很少,却震惊了所有人!因为二十年前的科学化,合理化的解释都是谎言,人类根本就没能揭开门的秘密,甚至还为此牺牲了很多世界级的科学家和特勤人员……这些事原本应该被保留下来当做警钟告诫世人不应该在面对绝对的力量的时候仍坚信我们现有的科学力量可以解释一切,这种行为无异于当年烧死天文学家以继续误导世人天圆地方理论的那些主教……科学是无辜的,是干净的,可人不是……迷信是一种偏见,因此科学也存在迷信,这一点你们要分得清才行。”
宋振林听完和樊孟军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这个张丰宇越看越古怪。
不过……
“行吧,我跟你去!”宋振林捏了捏拳头道。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