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cjf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分享-4iwi7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凤藻宫,中殿。
贾蔷将宝玉、迎春、探春、惜春甚至还有李纨、贾环、贾兰等写的信,交给了面色动容的贾元春,道:“皇贵妃虽等闲难出宫,却可常与家里书信来往。等下回我立下大功,就同皇后娘娘请道恩旨,看能不能寻机会,带二姑姑她们进宫来见见你,说会儿话。”
贾元春拿着那一叠书信,如拿珍宝,感动不已,再听此言,却摇头道:“蔷儿不必如此,宫中自有宫中规矩。再者,她们姊妹才多大点,也不好抛头露面。能常见见你,读几封家书,便心满意足矣。蔷儿,家里,可还好?”
此刻尹皇后不在,只李暄陪贾蔷前来,所以贾元春也敢多说几句话。
贾蔷笑道:“好着呢啊,昨儿晚上老太太还做了东道,请客吃饭。一人说了个笑话,昨儿晚上荣庆堂上的笑声差点没把屋顶给掀翻。”
獨寵小狂妻 顧槿
贾元春闻言心底又安生几分,连连点头道:“这就好,这就好!一家人,总该和和睦睦的才好。”
贾蔷呵呵笑道:“大姑姑这就尽管放心便是,满神京那么多高门,如今数咱们贾家最安生。外面人看不过去,充满嫉妒羡慕恨,就拼命的造谣抹黑。想来也传进宫里了罢?不理会就是。若是有人在宫里欺负你,你一定记得同我说。宫里面没法子,宫外面保管叫她们家半夜房子着火!”
李暄在一旁嘎嘎笑道:“贾蔷,放火的时候记得叫上爷。”
贾蔷鄙夷:“你会放火么?”
李暄“啧”了声,道:“你傻啊!放火不得有人放风?爷远远站着,帮你放风。”
贾蔷笑骂道:“你放屁还差不多,本来没事,你一笑,保管把人惊来!”
元春并端妃茹氏、周贵人、云贵人等纷纷大惊。
李暄果然大怒出手,贾蔷一边防御,一边同贾元春道:“大姑姑不用担心家里,我会让她们常写信给你的。”
贾元春应下后着急劝道:“快别打了!快别打了!”
李暄不听此言还好,一听此言ꓹ 愈发嚣张:“贾蔷贼子,你就算告了家大人ꓹ 爷今儿也不饶你!看爷霸王在世无敌大拳头!!”
海賊之火山獵人 永攀
贾蔷觉着有些不对,这忘八犊子平日里都以此招式为羞耻,总被他取笑ꓹ 今儿怎么还主动现眼起来了?
再看此子贼眉鼠眼的眼神,不时飘向云贵人……
贾蔷有些心惊ꓹ 不再一味的被动防御,一记“凤凰单展翅”ꓹ 将他摔了个马大哈后ꓹ 在其暴怒下,先一步逃出了中殿。
“好球攮的,别跑!”
“这一次,爷再不会叫你落荒而逃了!”
“贾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怒骂三句后,李暄一瘸一拐的追上前去。
……
“好你个下流种子,怎下如此重手?爷不是同你说过ꓹ 单打独斗时只能使一成力么?你这个饭桶谁比得过?”
李暄追到偏殿,见贾蔷正倚在偏殿外的栏杆上ꓹ 不由上去一通怒喷。
贾蔷斜眼觑他ꓹ 问道:“你刚在瞄哪个?不要命了是不是?王爷ꓹ 那可是你母妃。”
李暄闻言ꓹ 这才明白过来,气骂道:“你他娘的!你以为谁都跟你贾家一样?”
骂了一半ꓹ 又“啧”的一声愁眉苦脸起来ꓹ 道:“贾蔷ꓹ 此事还真有些麻烦,我又非禽兽ꓹ 怎会生出那样的心思?只是这云贵人有个姐姐,嚯,生的比她好看多了。上回云家太夫人带进宫来,爷瞧见一眼,很是乖巧。可这辈分……”
贾蔷闻言,松了口气后,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这若是云家侄女儿甚么的,倒还有些可能。
可云贵人的姐姐,勉强也算得上隆安帝的大姨姐了罢?
李暄敢碰这女人,估计第三条腿都能被削去一半……
“笑个屁啊!”
李暄大怒喝骂后,又小声央求道:“帮爷想想法子!贾蔷,不瞒你说,爷从来没这样惦记过一个女人,夜里睡觉都在想……”
贾蔷奇道:“你不是最喜欢王妃的么?”
李暄闻言脸上有些不自在,道:“别提那婆娘了,这几天快把爷烦死了,没见爷都不怎么回王府了?就在宫里对付着……”
贾蔷想了想,笑道:“是邱家的事罢?我使人查了查,邱家问题不算太大啊,就是亏空太多,怕是有三十万之巨。他家干甚么了,花销这么多?”
畫皮人偶師 鬼谷仞
李暄巨烦,骂道:“一群球攮的,贪心不足,花银子跑官,还打着爷的名号。如今那些官多被一撸到底,户部催收亏空的文书已经下第三折了。爷就想不通,一个个不瞧瞧他们甚么德性,就以为朝廷的银子是他家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甚么官都敢买!这会儿坏了事来寻爷,爷理他姥姥!!”
若是旁人,贾蔷也就不搭理了,但他知道,李暄其实很在意邱氏,再者邱氏还怀着李暄的嫡长血脉,不拘是儿是女,李暄都极在意,所以想了想道:“王妃怎么说?”
李暄叹息一声,道:“还能怎么说?求爷帮忙呗。她倒是怪会想,连你都想到了……”
贾蔷摇头道:“若没国债之事,借了也就借了,现在怕是难。不过,也可以再想想法子。”
青武星辰
李暄皱眉道:“这哪有甚么法子可想?只能是真金白银来救。贾蔷,爷明白你的好意,只是你自己身上都是麻烦,爷这边就不必你费心了。”
贾蔷闻言笑了笑,思量稍许道:“万宝楼你知道罢?”
李暄道:“知道……怎么着?”
贾蔷道:“我觉着邱家在内务府干了这么些年,现银或许没许多,但家底儿应该不少。还有女人们的头面甚么的,凑一凑,拉去万宝楼抵一抵,总能凑出十万两罢?这十万两先不急着还,拿它买成国债,抵给户部,我再寻我先生说一说,剩下二十万两可以缓几年再还。不过,邱家脸上如果抹不开,那就没法子了。”
李暄闻言,咬牙啐道:“一窝子忘八,还敢再死要脸,那连爷也不管了!谢谢了……不过贾蔷,你还是得帮爷想想,云家那边……”
寵物小精靈之阿哲
“……”
贾蔷面无表情的比了根中指,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你死了这条心罢,这身份肯定不能娶了当侧妃,你那是作死。云家嫡女,也不可能给你当个外室……”
“诶诶诶,不是嫡女,爷打听了,是个庶出,在云家也就那样。上回带进宫来,云家老太婆就打了别的主意,母后岂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宫里又不是云家开的,直接打发了出去,爷当时就留意到,云家姑娘眼神有些凄然……”
李暄说的语气都轻柔起来。
凄然你娘!
癡情總裁霸道愛 曉燕
贾蔷哈哈一笑,压低声音道:“你扯臊罢,人家别是也想留在宫里?”
李暄低声骂道:“爷能不使人去打听?爹娘早没了,在云家虽没受甚么虐待,可也没甚么尊荣,平日里多做女红……贾蔷,你说爷怎么才能把人要出来?要不你去要?反正你的名声就那样,谁都知道。不过要来了,你给爷送外面宅子里安置妥当,爷往后就在外面多住了,离你贾家近些,还便宜一起顽……”
贾蔷正要说话,忽听身旁传来一阵威严声:“又在嘀咕甚么鬼名堂呢?一起顽甚么?”
两人唬了一跳,一下站直了,不想方才密议时挨的有些近,这一起,“砰”的一下撞着了头。
“噗嗤!”
尹皇后见之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原不是没想过,两家伙故意在她跟前闹腾,可后来渐渐发现,这两是真这么闹腾。
再看看现在,这是正经人能干出的事么?
贾蔷规矩请安,好似没事人一样,李暄却使劲摇了摇脑袋,走路都有些打晃,走到贾蔷跟前拍了拍他脑袋,很严肃的问道:“贾蔷,你脑袋里装的都是秤砣么?”
尹皇后笑坏了,气恼道:“你们还能不能再离谱些的?说,你们两个又嘀咕甚么坏事呢?”
李暄哭丧着脸,道:“母后,还不是为了邱家那点破事?邱氏那婆娘疯了,天天让儿臣出手帮忙。儿臣奇了,邱家干下那些忘八事,还打着儿臣的旗号,儿臣不追究已经给足了她脸,还想让儿臣拿银子替邱家那些忘八还亏空不成?”
尹皇后闻言不笑了,看了看李暄,又问贾蔷道:“你怎么说?”
贾蔷耸耸肩,道:“臣身上若没背上新债,借王妃点也就借了,如今却不成。”
尹皇后闻言面色和缓了些,温声道:“你和林相为国谋福祉,为皇上分忧一事,本宫也听说了,难为你们了。那些大事都不够你操心的,这些琐碎事,就不必理会。稍后本宫打发人传邱氏进宫,让她知道,甚么是天家媳妇的本分。”
贾蔷闻言,瞥见李暄面色动了动,似有不忍,暗自一笑后道:“娘娘,王妃毕竟怀有身孕,王爷又喜爱小孩子,都快生了,还是别惹她不高兴了。臣和万宝楼那边有些关系,若是邱家能拿出些家底来暂时抵在万宝楼,凑够十万之数,臣回去和先生说一说,总能缓上二年。等王妃生了小王爷再说……”
傲決天下
尹皇后闻言,凤眸中看着贾蔷的目光愈发柔和,道:“五儿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福气。”
贾蔷嘿嘿笑道:“臣也觉得。”
李暄心里虽感动,嘴上却不让人,啐道:“呸!有爷这样的朋友,你贾家祖坟上青烟滚滚,压都压不住!”
尹皇后还要说甚么,凤藻宫总管太监牧笛忽然从后面急急走来,躬身道:“娘娘,万岁爷来了,在中殿,要见宁侯。”
尹皇后点点头,同贾蔷、李暄道:“走罢,一起过去罢。”
……
PS:这章还沧海一只喵1盟主的!本来想偷个懒,但背上亏空实在压力太大,早还早轻松。最后,求月票啊啊啊!!!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