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n6h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932章祕事,帝格分享-f1iff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杀戮大帝也曾收过几个亲传弟子,并且大力培养过。
想将自己的杀戮之道传下去。
可惜,最终几名弟子都以失败告终。
因为杀戮之道中,要斩杀自己至亲之人,弟子们下不去手。
因此哪怕杀戮大帝飞升后,都没能找到一名真正的亲传弟子。
但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杀戮大帝便留下帝格。
将自己一生所学都留在了帝格中。
而且这帝格并没有放在炼狱圣宗中,反而是遗落在外。
并且不允许炼狱圣宗找回,除非宗门有适合杀戮之道的人。
这帝格也一直成为了传说。
在历史上,确实有那么几人拥有过帝格,可惜却没能出现第二个杀戮大帝。
这些人反而是在杀戮之中自毁灭亡。
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大帝帝格的疯狂追逐,尤其是一些将杀人当做快感的疯子。
…………
徐子墨回想着关于杀戮大帝的回忆。
这些是他已知的故事了,至于有没有隐情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看来,这一切应该跟帝格有关系。
而帝格也就在樊洛鱼的手中。
听到穆诚淼的话,樊洛鱼微微转头。
回道:“我不知道你所说的帝格在哪。”
“我能这么跟你说,就肯定有十足的把握,再打哑迷就没意思了,”穆诚淼微微摇头,回道。
“你就这么不怕死嘛。”
“别说我没有帝格,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的。”
樊洛鱼淡淡的说道。
“正是因为帝格在我手中,我才能活到现在不是吗?
若是你们得到帝格了,我的生死也就没意义了,对吧。”
听到樊洛鱼的话,穆诚淼沉默了少许。
他没想到樊洛鱼看的这么透彻。
没错,假如她死了,这帝格的踪迹便会彻底的消失。
这也是他们一直没有对樊洛鱼下手,而是用万丹堂引诱对方前来。
就算樊洛鱼死一百次,也没有那帝格重要。
这其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想到这,穆诚淼的语气稍微温和了一些,说道:“你应该知道,杀戮大帝的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走的。
强行去走只会自取灭亡,得不偿失。
我向你保证,交出帝格,你们樊家不但没事,还会得到我的帮助。”
樊洛鱼平静的转过身,没有去回答穆诚淼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爹是怎么死的?”
穆诚淼微微一愣,便彻底沉默了下来。
“你拿杀我爹幕后主使的人头来换,我帮你们找到帝格。”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穆诚淼回道。
“那就没得谈了,”樊洛鱼回了一句,直接朝外面走去。
“今天发生的事不要跟青儿谈起,”穆诚淼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你放心,我不会把穆青牵扯进来的,”樊洛鱼微微点点头。
…………
两人走出船舫,看着五彩斑斓的天空,樊洛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什么感觉?”徐子墨笑着问道。
“刚开始还很紧张,不过后来慢慢就好了,”樊洛鱼笑道。
“左右不就是一个死嘛。”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徐子墨问道。
“说实话,在此之前,我没想过敌人会这么强,”樊洛鱼苦笑道。
“我以为也就是仙城内颇有些势力,没想到牵连上了戮仙教。”
“那个帝格在你手中吧,”徐子墨说道。
樊洛鱼微微点点头。
“那天我爹浑身是血的找到了我,将帝格交给我,并且让我带着它跑。
跑的越远越好,甚至不要待在中央大陆。”
“那你为什么还要待在这,”徐子墨问道。
“我想为我爹报仇,”樊洛鱼认真的回道。
“那现在呢?这仇还报吗?”徐子墨说道。
“报,尽我所能,粉身碎骨也无妨,”樊洛鱼肯定的点点头。
“那就回去吧,”徐子墨回道。
“你什么时候离开?”樊洛鱼看向徐子墨,轻声问道。
凉风从河面吹来,她一身白衫似雪,在风中翩翩起舞着。
黑色长发也披散在身后,有薰衣草的香味飘散空气中。
“不知道,看我心情吧,”徐子墨说道。
“我很希望你能留下来,起码我心中有些安全感。
但我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自私,”樊洛鱼说道。
“留下来恐怕死路一条,结局已经注定。
所以你随时可以离去,我都心存感激。”
徐子墨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樊洛鱼。
而是将蒙眼的黑布取了下来。
“这布又脏了,是该换新的了。”
“你的眼睛要不要我请人看看?”樊洛鱼问道。
“万丹堂中有许多丹药,应该对你有用。”
“不用,我的情况我自己明白,”徐子墨笑道。
今晚发生的事或许是信息量有些大,两人也没有心思在这里闲逛了。
都回到了万丹堂中。
一到万丹堂,樊洛鱼便将管理店铺的掌柜福伯叫了过去。
“小姐有什么尽管吩咐,”福伯说道。
“这次的劫,我们恐怕过不去了,”樊洛鱼叹息道。
“小姐什么意思?”福伯面色沉重的问道。
“是打听到什么情况了吗?”
樊洛鱼微微点点头,吩咐道:“你把店铺的伙计和侍女等会都叫出来。
简单将情况告知他们,就说我们得罪了戮仙教。
如果他们愿意留下共渡难关,这万丹堂以后赚的钱都有他们一份子。
若是想离开,也给上一笔丰厚的路费,让他们早些离开吧。”
“小姐,这,”福伯有些为难的说道。
“他们走了,那咱们万丹堂已经还怎么营业?”
“现在就别管营业的问题了,”樊洛鱼摇头说道。
“还有福伯你,早点离开吧。
这店铺你看上什么随便拿,很抱歉樊家没法给你养老了。”
“小姐这是什么话,”福伯说道。
“我这条命都是家主给的,这樊家谁离开,我都不会走的。”
福伯说完之后便转身去聚集店铺的伙计了。
而樊洛鱼则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
太阳如往日般升起。
天空的迷雾被一点点的驱散,天色渐渐放晴。
城池内似乎还洋溢着昨夜七夕的热闹。
几位不速之客已经到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