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due都市小说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激烈亂戰熱推-s9o48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在瑞典专家发表了关于指责美国的所谓3G技术只是张嘴胡诌的谎言以后,全世界突然陷入了一片平静,毫无疑问,瑞典这篇文章就是在故意挑衅试探,这些欧洲豪门深知大洋对岸那群杨基佬的秉性,是沉不住气的,因此他们很想知道美国是真的掌握了完善的3G技术方案,还是只是在虚张声势。
很快美国这边给出了答案,第二天华尔街科技报就刊登了摩托罗拉无线工程师的一篇文章:无线科技发展需要更多想法,而不是傲慢和偏见指责。
曾是法国王室旁波家族的米歇尔在电话里这么和他的盟友说道:“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篇文章就是为了驳斥弗雷德的,我们让我的顾问反复阅读了这片文章,希望从中找到一点有用的信息,但是很可惜,我的顾问给我的答案这就是一篇口水文。”
不光米歇尔发现了,作为被驳斥对象的皇家科学院,他们更是第一时间就对文章进行了阅读研究,结果同样发现这篇文章毫无营养,除了那些义愤填膺的指责和对未来技术的期待,文章没有罗列任何技术相关的介绍。
这个发现让所有欧洲豪门欣喜若狂,也让他们确定了美国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掌握3G技术的事实。
那些满脑子都是肌肉的家伙我太熟悉了,如果他们手里真有3G技术,肯定会叫嚣得全世界都是,现在他们这么遮遮掩掩,就证明他们肯定没有!
不止一个人在讨论电话里说出这样的话,于是欧洲豪门控制下的各路媒体纷纷出击,他们继续阐述了科学的立场,表明任何科学技术都应该讲究真实的方案技术,而不是张着一张嘴像个无赖一样的乱喷。
此外国际电信联盟更是在欧洲豪门的推动下,向摩托罗拉和贝尔实验室发出邀请,邀请他们提供美国的3G方案,然后由国际联合专家共同审核。
当然这个邀请也被欧洲一众媒体造势嘲讽起来,他们已经认定美国根本没有完善的3G技术,因此他们根本不可能提交任何东西出来,他们嘲笑美国只能像匹诺曹一样提交自己的长鼻子。
几乎是在整个欧洲都一致嘲讽的时候,由高讯牵头,摩托罗拉和贝尔实验室跟随署名,他们共同向国际电信联盟提交了自己关于3G技术的解决方案。
这个事情震惊了全世界,所有人都没想到当他们认为美国是在吹牛的时候,他们居然真的提交了方案。
这时候不是没人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可到了这时候,更多的人只会坚持认为美国仍然是在虚张声势,他提交的方案一定是存在问题,或者是一份十分潦草赶制的东西。
洛克菲勒和摩根他们这些豪门手下的媒体不像某些华夏媒体一样只敢怼自己人,张嘴就咬向欧洲,嘲笑他们就像是堂吉诃德一样充满了幻想固执以及愚蠢,他们不了解世界的变化,美国的3G技术就是世界最强。
两边的媒体打了一个星期的嘴仗,资本市场上同样是刀光剑影,不管纽约还是伦敦还是欧
洲各大股市,都像是吃了药一样,疯狂的上下抽搐,各种做空做多,利用你的做空来抄底,利用你的做多来获利……总之各种你能想到的资本操作都在轮番上演。
这就是资本世界大战吗?还真是有够激烈的呢!
周铭对欧洲美国这种狗咬狗的资本斗争还是非常期待的,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现今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团体,因此周铭让陈树和叶凝他们注意分析他们的争斗模式。
不过分析了一段时间周铭却发现这更像是一场为了报复进行的一场乱战,这就没意思了。
更让周铭觉得没意思的则是在乱战状态下,股市的涨跌完全没有规律可循,自己也没办法借这个机会发资本战争财了。
不仅是这样,而且他们双方也都是拿资本硬砸,毫无任何技巧可言,同样让周铭感到索然无味。
最后结束这场乱战的是国际电信联盟关于高讯3G方案的审查结果:关于高讯公司利用码序列的相关性实现多址通信技术,通过不同的地址码发射的相同载波可以受到技术调制,能实现无线扩频通信……
国际电信联盟的通告相当拗口,直白一点说就是:美国的3G方案通过审核,得到了国际电信联盟的认可!
这个消息无异于在全世界引爆了一枚核弹,把所有人都给炸懵了,尤其是一直高高在上的欧洲人,他们原本一直认为这些美国佬就是在虚张声势,结果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有。
“这肯定是一个谎言,国际电信联盟的那些家伙肯定是哪里搞错了,那些蠢货杨基佬不可能真的拥有完善的3G技术!”
在日内瓦的一座城堡里,无数欧洲贵胄们聚集在这里,他们怎么也不相信这个结果,他们一个个都很没有绅士风度的叫嚣着肯定是搞错了。
只不过不管他们如何叫嚣,越来越多的信息都证明美国的确掌握了足以和T2000抗衡的3G技术方案,这一波他们落入了下风。
“这一定不是那些杨基佬的想法,在他们背后肯定有另外的人帮他们出谋划策。”
有人意识到了这一点,而顺着这一点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对所有人说道:“可能你们并没有意识到,那些杨基佬已经和一位叫周铭的华人达成了什么协议,而现在正是那位周铭先生在指挥这场战斗。”
这话说出来在现场又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无数纷纷痛骂那些杨基佬就是耻辱,他们居然甘心听从华人的命令,出卖了自己的灵魂给那些阴险的华人。
而和欧洲这些古堡里的贵胄们不一样的,洛克菲勒和摩根的庄园里则开起了派对,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都纵情举杯,露出满脸褶子的微笑。
“我现在非常想去日内瓦看看那些家伙的样子,他们的表情肯定非常精彩!只是很可惜,我邀请了他们,可他们都并没有过来。”
“他们之前肯定以为我们没有掌握3G,还想借这个机会嘲笑我们,可结果最后才发现是他
们受到了愚弄!甚至于提交国际电信联盟还是他们帮忙的,那些蠢货方面包们就只配待在他们古堡的地窖里慢慢腐烂!”
皮耶罗和弗里曼都很开心能取得这样的战果,不仅在资本市场上止住了全世界资本流向欧洲的趋势,更重要的则是他们实现了在智商上对欧洲那些家伙们的碾压。
过去他们更多的是受到欧洲那些家伙的算计,现在他们终于玩弄了回来,只是唯一让他们感到不爽的,只剩下想到这个办法的是那个周铭了。
皮耶罗还记得那个电话,当时皮耶罗觉得无论如何都得拿出成果,好好打对方的脸,告诉他们自己这边是真有3G方案的。但还是周铭急急忙忙打电话过来拦住了自己,并给自己提出了更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先藏一会,等对方相信自己真没有了以后再拿出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而欧洲那边居然更配合的直接邀请他们把方案提交国际电信联盟的做法,也是直接为自己把对手请进来了。
虽说只要美国这边手握3G方案,那么他们提交上国际电信联盟就是迟早的事,但对手想方设法提交,和自己主动的邀请,观感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然皮耶罗和弗里曼也更加警惕起周铭来了,他们突然想起自己也被周铭这么整过。
最先感受到的是凯特琳,当他得知皮耶罗他们在庄园开派对,却连一个电话也没打给周铭,这就很不寻常了。
倒不是说凯特琳一定要皮耶罗他们邀请周铭,只是这次的事情,怎么看周铭才是最大功臣,结果你们把周铭撂一边,自己开派对庆功,这叫怎么回事?
周铭对这个结果也不感到意外:“我们表现得越好,越是会引起他们的忌惮这很正常,谁让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呢?”
周铭这个一伙并不是指合作,而是指他们的文化差异和行为模式,就像是二战期间的美国和前苏联一样,尽管战争期间大家是盟友,但一旦战争结束,冷战马上就搞起来了。
“所以铭哥哥我们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吗?我觉得摩西会那边恐怕还是很欢迎的。”唐然提出想法。
凯特琳摇头表示当初没过去现在更不可能了,摩西会他们在3G问题上吃了亏,现在正在气头上,洛克菲勒和摩根现在正愁找不到借口对付自己,这时候联系摩西会只能是平白落人口实。
“那该怎么办呀?”唐然很为周铭感到憋屈,“怎么铭哥哥帮助洛克菲勒和摩根他们赢下这一局,反而形势还更不利了呢?”
“帮欧洲那边是肯定要帮的,毕竟我们和洛克菲勒摩根他们不仅不是铁杆盟友,反而还是很貌合神离的那种,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能给吸引洛克菲勒和摩根他们注意力的对手。”周铭说。
凯特琳和唐然都看着周铭想听听周铭究竟有什么打算。
周铭告诉她们:“我有一个想法,我们尽管不能联系摩西会,但却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给欧洲那边提供帮助。”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