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三百六十章 有罪者安南讀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在晚饭前,净化一个噩梦?
“啊,这也没问题。安南陛下。”
面对找过来的安南,亚历山大阁下很爽快的应道:“交给我了。虽然我不算是职业教士,但照顾噩梦净化者的躯体,也算是本职工作了。
“何况你们已经把仪式都弄好了……我只是负责帮你们警戒而已。”
宛如雄狮般的男人哈哈大笑:“别的不说,看门我可擅长了!哈哈哈哈哈!”
此话诚然不错。
尤其他们如今所在的位置,其实是待在银行里……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鸢尾花银行的本质就是王室银库,同时它也是银爵士的圣居。作为前银骑士团团长,就算在这个地方与逆冬者正面战斗,他也绝不会输。
但安南之所以特地找来亚历山大,倒也不是因为他担心会有人行刺。
——更多的,是担心萨尔瓦托雷学长。
他的咒缚约束着他、让萨尔瓦托雷不能在白天睡觉。否则身体就会被阴影所占据……而他的第二咒缚,又让他在白天睡觉的时候,每睡一个小时、就会缩退一岁。
这两个咒缚也挺离奇的。尤其是,萨尔瓦托雷作为“科班出身”的正经巫师,他的咒缚是自己选择的。
安南寻思着,要是哪天学长一个没坚持住、或许学长就变学妹了……睡的时间再多一点的话,可能就变幼女了。
而萨尔瓦托雷会选择这两个咒缚相结合的原因,也是很简单的。
大概是他在担心,自己什么时候要是被影子控制了身体,有第二咒缚的效果、可以让他——或者说她快速退化成幼女,使其长期无力化,而不至于对外界造成什么破坏。
——我的学长,你好强大。
安南忍不住在背地里赞叹道。
即使是选择咒缚,他所考虑的也是“他人”。
并非是缓解自己睡眠不足的痛苦,而是担心“万一自己没控制住”的情况下、如何进行自我封印。
虽然根据之前的经验判断,这个噩梦也持续不了太久。大约直到通关,也用不了一两个小时。
不过以防万一……
就算现在“瓦托雷学姐”与学长看起来和谐了很多,但安南也不敢打包票、她就一定不会夺走学长的身体。
星际放逐 激光打字机
所以,安南还是叫来了亚历山大。
只有学长在主动睡过去的时候,作为第二权限的“瓦托雷学姐”才能从躯体中苏醒。就如同梦游一般……又或者像是我爱罗的假寐之术一般。
只要学长不是主动的沉睡,而是整个身体都“昏迷”了过去。那么“瓦托雷学姐”也会一并昏迷。
最让安南好奇的是。
古尘 妃子笑805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深入噩梦……
那么学长是算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呢?
抱着这种好奇心。
安南在自己的仪式位置上,逐渐陷入了沉睡。
因为银行中显然是没有床的,所以他们就用三条沙发,作为三个仪式中枢。虽然不是很舒服,但安南也不在乎这些——安全要更重要一些,何况他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
这鸢尾花银行的沙发,可比冻水港市长家那又潮又冷又硬的床铺舒服多了。
很快,安南就坠入到了噩梦之中。
【正在坠入噩梦,副本生成中……】
【副本难度为困难,最多可进入十次】
【当前净化率为6/10】
【小队总侵蚀度为68%,副本难度上升68%,噩梦畸变概率上升68%】
【噩梦已畸化】
【此副本有两个存档点,每次死亡上升3%侵蚀度,一次死亡后强制退出副本】
【此副本提供引入剧情,并有解密奖励】
【副本通关奖励:青铜阶及以下巫师职业提升1-3级;白银阶巫师系职业提升1级】
【副本解密奖励:咒缚“永生者”】
【副本载入完成】
……惊了。
意识还尚未清醒,安南就感觉到一口槽憋在嘴中、不得不吐。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在没有达成特殊条件的情况下,噩梦还能发生畸化。
到底是谁在拖后腿?
卡芙妮上次在冻水港的时候,安南应该已经给她净化过一次侵蚀度了。那个时候,卡芙妮的侵蚀度就归零了。
自从见过恩底弥翁之后,在【光辉】要素的净化下,安南的侵蚀度就也已经重新归零了。
裂锦
也就是说……要么是卡芙妮的侵蚀度又重新涨了回来;要么就是萨尔瓦托雷这个天天蹲在泽地黑塔做转化实验的死宅,莫名其妙侵蚀度涨了上来。
等出去之后,得给他们做个体检……
安南心想。
而就在这时,他的意识已经逐渐清醒。
噩梦的导语浮现出来。
一个冰冷低沉的稚嫩声音,从安南身后响起:
“——怯懦者会想要在背叛前道歉,而卑劣者则是在之后……”
殇情一曲
安南也是第一次以这个角度,听到自己以前说的话。
这声音还挺悦耳的嘛,不愧是我。
听起来很适合唱小白船啊。
安南在心里点评道。
但想到在“贝拉的爱与惧”这一回忆中,似乎洞彻一切真相的幼安南、却没有阻止这一悲剧的发生。
安南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那你呢?
“你是怯懦者,还是卑劣者?”
他原本不打算得到任何回应的。
毕竟“导语”仅仅只是一段思念而已,它并不具有意识、更没有灵魂。只是“记忆”的显象而已……就如同尼古拉斯二世的本质一般。
但是,出乎安南预料的。
更为清晰的导语,却在安南身后响起:
“我是有罪者……”
安南第一时间就回过头来。
他身后并没有任何人。
而是一面落地镜。
昏暗的灯光下,安南回过身来。
他便从镜中看到了半张脸被夕日的火光照亮、半张脸隐没于黑暗中的自己。
那是稚嫩而纤细的幼子。
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同龄人无忧无虑的雀跃。只有深邃到宛如深渊般的黑暗。
导语的低语声,变弱了数倍。
在安南的脑中微微响起:
“……而罪的工价乃是死。”
没有任何迟滞。
安南心中便闪过了剧本的导入剧情。
而第一行就镇住了他。
因为这剧情,与之前哈士奇所看到的完全不同——
【你是安南·凛冬,诸恶之恶,众敌之敌】
【你有一个大胆的、漫长的计划】
【——谋杀一位神明】

Categories
其他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