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58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起點-第1987節 血肉磨坊之莎車看書-nmf00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经过仅仅一周的进攻,莎车城在百般地摧残下变得“憔悴”了。
各处城墙损坏,血迹斑斑。
城上守军麻木,他们见得死伤多,也很清楚外无援军!
明军没能完全占领叶尔羌汗国,还是有一些军队前来国都救援,但他们势单力薄,被围点打援的蒙古骑兵一拥而上,把他们尽数歼灭,割下耳朵在莎车城下示众,从而让守军灰心丧气。
于是守军一天天地沉寂了,哪怕军官带呼口号,他们也是有气无力地应和。
等待着,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因此明军认为总攻的时候到了,他们集中兵力攻击了南城与北城,在南城佯攻,主力集结在北城处。
大炮轰鸣,这时汉军把大量的火力投入到北门外猛烈轰击,凶猛的炮火此刻竟然已经听不出波次,如滚雷一般混成一片。
明军此番进军,动用了大量的牲畜携带有大量的军火,此时派上了用场。
之所以这么多炸药,正是因为中国人的特色技,精通生产!
他们在漠西蒙古那边建立了炸药厂,产量不小。
不仅仅是炸药厂,还建立了兵工厂,制造一些军资,比如弓箭就造了不少,蒙古人此次入侵叶尔羌汗国,弓箭功不可没。
在不断的轰击之下,莎车北城处城头女墙片片崩裂,迸飞的碎石泥砂激扬四射,竟自飞上了数十丈的高!
尤其是炸弹的攻击,一枚枚炸弹落在城头上,浓烟四起,直炸得血肉横飞,远远望去,好似火山喷发一般,由于炸得多,一朵蘑菇云直捅云霄,经久不散,场面蔚为大观。
守军大声惨号呻吟,一个个倒下,他们不能不在城墙头,可是在上面的话却难顶炸弹的轰,面对猛烈打击,守军死伤惨重。
上万的皇协军持着刀枪,五百人一阵,有二十个方阵,整整齐齐的列成,大摇大摆地开到了城下,士兵们并无送人头的悲伤,反倒是兴高采烈,等到军官下令,他们即时冲城。
面对着坚城,士兵们面无惧色,直冲豁口处。
守军拼死还击,射出一枝枝劲箭,城头上的火枪发射,瞬间将前列的士兵轰成碎尸,又用石头和木块把皇协军给砸得找不到北,但皇协军恍偌不见,怕也不怕,继续冲锋。
而在空中,缕缕烟气,那是线膛枪的子弹划过天空,取掉叶尔羌人狗命。
土山上和城下的明军狙击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见敌就开枪。
再有蒙古人的飞箭,似雨点般落下,严重伤害到叶尔羌人。
“砰……”一连串沉闷的轰鸣,推轮而进的野战火炮猛的朝后一蹦,沉重的铁轮差点没把旁边的炮手给挤得掉下了十几米高的土山,明军把千斤的大炮给架到了城边的土山上,发射的霰弹满天激射,瞬间将城头站着的叶尔羌人尽给打倒在地上。
接着是飞雷炮和装甲掷弹兵的炸弹,血洗了城头。
在明军空前强悍的火力攻击下,莎车北城守军数轮之间就几乎死伤殆尽,城头上尸体堆积过人高,粘稠的血液喷薄四溅,竟在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沿着城墙如瀑布一般流淌下来,凄厉惨烈犹如修罗地狱。
“上!”城上的人倒下了,城下的叶尔羌人再作补充,面对着前后左右的尸山血海,他们俱俱面无表情,毫不在意的踏尸而过,麻木得犹如一具具殭尸,上城增援。
他们不能不上,否则皇协军就登城了。
所以莎车北城成为血肉磨坊。
叶尔羌人的地狱!
见到敌军火力停止攻击,城下皇协军成群结队地涌来,城头处,北门守将苏呼米嘶声呼喊道:“勇士们,快上来!”
他身披重铠,刀炮不入,子弹难侵,但也是浑身鲜血淋漓,若不是环绕的亲卫拼死卫护以身相替,他恐怕早已死在了明军的火力之下。
可是他熟识的三百名亲卫全部死光光啦!
又一轮血战开始!
皇协军攻城,叶尔羌人死拼不退,明军和蒙古人的火力就势攻击,又倒了上千人!
突地,皇协军快速地撤退,须臾就跑得干干净净,苏呼米不解其意。
他还活着,但胸甲都被捶扁一般,满身浴血。
“轰”地一声巨响,苏呼米脸色大变,感到城墙似乎颤抖了。刹那之间城墙不远的位置土石飞溅,一大股白烟急速地冲了上来、直飞云霄。
紧接着,之间城下藩篱前面又一股白烟平地冲起。硝烟急速腾飞,很快把北门城墙都都笼罩在硝烟之中,什么也看不见了。
城内雾茫茫之中许多人抱头鼠窜,战马惊慌失措,大量的马匹乱哄哄地飞奔。
周围很快被烟雾笼罩,就在距离苏呼米一米处的城墙尽数崩塌,形成了一个长有足足二十米的豁口,土石方成一斜坡,通往城下和城内。
明军挖了地道,用炸药炸城!
没把城给炸开,但炸出了一个豁口,内外兼通。
就在这时,北城外部署的蒙古首领孟和大喝一声,顿时马蹄轰鸣,他强拉着被惊吓得小心肝扑扑跳的战马、猛抽一鞭,率骑兵向浓烟位置蜂拥而来。
孟和这家伙起初坚决反对归顺大明,但在真的归顺大明后,却成为了一个极好的战将,呼喊着“为大明而战!”率先冲锋,立下了汗马功劳!
其变色龙之快,搞得明军的情报部门把他列为重点的监测对象,直至数年后才停止!
蒙古骑兵突击!
号角猝响,两翼跟随的骑兵立时策马发力,疯狂的朝豁口冲去。
数百骑践踏着地上敌我双方的重重血肉,瞬间就已经冲上了豁口上堆,一路上人喊马嘶,近有百多匹战马被地上的沟壑、尸骨绊倒在地,战马翻滚悲鸣,骑兵们长声惨呼,拼命地滚到一边去,避免被随后跟上的战友踏成肉泥。
此时此刻,竟无一人胆敢退缩动摇,骑兵和战马俱俱双眼赤红,发狂一般填了进去。
冲在最前的数十铁骑无畏无惧,竟然就那么以身为盾,疯狂的突入叶尔羌人群中,豁口守军登时被撞得高高飞起,鲜血狂喷,筋断骨折地从城头抛飞到城下。
重重地落地,地面摇晃,鲜血自他的七窍中齐迸而出,落在城内惊慌失措叶尔羌人的面前!
顿时叶尔羌人大哗,脚步颤栗不前。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