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cqj精华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起點-第二百七十五章 失望的起點-5q7a0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东仙的好友死了,他永远记得被簇拥在花束中安睡着的美丽身影,真的,美极了。
只是,她的皮肤比深秋的露珠还要寒冷千百倍,能够存留的时间连周围那些被摘下的花更短暂,她,再也醒不过来了,她,死了……
就算已经将她的样子印在了心中,可东仙却没法用眼睛见她最后一面,她的笑声、她的理想、还有她坚守的正义,也随之永远消失了……
正义的人理应被善待,东仙还记得几天前她还义愤填膺地和自己讲述,她的丈夫居然因为一些小事就杀害同僚,这种事是绝对无法容忍的。
当时自己还问她,“为别人去裁决丈夫,真的值得吗?”,反倒被她指责了一通。无论是谁,做了错误的事就该付出代价,放任恶行比杀戮更为恐怖!
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可明明是对的人,为何也要付出代价?生命的代价……
东仙握着好友的斩魄刀立下誓言,一定要为她报仇,不会让她白白死去!也是在那一刻,他听到了斩魄刀的声音。
清虫,即使是小小的虫子,那清亮的鸣声也不该被忽视!他相信这是好友的心愿,这微不足道的虫鸣总会有一天,响彻整个瀞灵廷……
“所以,虽然东仙在进入瀞灵廷时心怀正义,但却掺杂了名为仇恨的野兽,放任不管的话,总有一天会将他彻底吞噬。”
蓝染用手指点在桌上,“一开始是对好友的丈夫,也就是纲弥代家的那个小鬼。”开始缓缓划动:“慢慢的,他发现那个小鬼虽然可恶,但更可恶的是默认这一切发生的四十六室。”
“到最后,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和好友不同,至少,和她口中的死神完全不同。”蓝染的手指又回到最初的起点,“真正可恨的其实是瀞灵廷,是所有的死神。东仙憎恨着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心中的那只野兽完全吞噬了。”
被吞噬了吗?宏江想了想,他自己曾经也差点被吞噬,只是那只野兽名为失望罢了。
瀞灵廷,的确是个让梦想破灭的地方……
“所以,他会如此亢奋,是因为更木便是这恨意的化身吧?”
蓝染点了点头,肯定了宏江的说法:“没有对错的杀戮,在东仙看来,无序的更木在某些方面和瀞灵廷出奇的相似,都是恶魔一样的存在。”
宏江哼哼一笑,还真是新奇的角度。在他看来,瀞灵廷不是没有对错,而是有太多浮于表面的对与错。
恐怕在东仙看来,所有的人都应该跟随着他那位好友的理念吧,没有任何立场的战斗与杀戮,他将更木视为魔鬼,也是因为他自身已经有了先定的立场。
“不过,你让他去牵制更木,就应该预料到这个情况的发生了吧?完全不担心他的冲动会打乱你的计划吗?”
“他去牵制更木,或者反过来,更木牵制他,结果没什么不同。”
“还是有不同的吧,至少你对东仙应该会感到有些失望吧。”宏江撇了蓝染一眼。
前世他一直很好奇,蓝染为何对待东仙那样的残酷,至少与市丸银比起来,同为下属的东仙很明显地没有被重视。
之前他觉得或许是因为东仙失败了,现在看来,事情可能并非如此,如果诱因是一次失败的话,那这次失败或许比想象中的要早得多。
“内心期待着未来,却无法避免地被过去与当下支配。”蓝染点了点桌上新出现的灵压记录:“他与这些人没有区别,都是普普通通的死神而已。”
普普通通吗?宏江也瞅了眼桌上新监测到的灵压,朽木白哉如果听到有人会评价他普普通通,估计会气得怀疑人生吧……
可能,这才是白哉潜意识中想成为的模样吧,普普通通的,无论对错都要维护亲人的人。
但他不能这样做,朽木家的骄傲与荣耀,如果被他轻易的舍弃,那所有的死神都无任何荣耀可言!
所以,即便舍不得露琪亚死,他也无法在想到有人会救露琪亚的情况下,坐视不理!
因此,他站在了阿散井恋次面前,就算对方已经学会了卍解,他也不会故意倒下。
打败了我,还没被押送到双极之丘的露琪亚或许能被救下来吧?可我不会故意倒下,这样的懦夫行为不可能出现在我身上。
朽木白哉反握着千本樱,缓缓松开握着刀的手:“卍解,千本樱景严。”
心怀珍惜地送露琪亚最后一程,这便是我的决心!
而这份决心,露琪亚也看到了。
正午即将到来,在鬼道众的押送下,露琪亚终于离开忏罪宫。
那被栅栏切分成长条的天空重新变得辽阔起来,应该是一片阴云的,可没想到是这么晴朗。
在最后的时间里都不能满足一下我吗?露琪亚很惆怅,不是临死前的恐惧,而是心怀遗憾实在有些伤感。
她想最后见白哉一次,请求他放过一护和海燕大人,只是被白哉果断地拒绝了。
等到了双极之丘,不管是总队长还是大哥,我就再向他们请求一次吧?
正当露琪亚在中做好准备时,不远处突然爆发出两股惊人的灵压,一个是大哥,另一个居然是恋次。
他也是来救我的吗?那个她熟悉的恋次终于回来了,从进入朽木家开始,她就一直期待着,但此刻,她却宁愿对方还是她陌生的那个恋次。
快跑,别来了,大哥是不会允许你救出我的,快走吧……
这样的祈祷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就在二人战斗的方向,漫天的樱花突然直冲天空,就连远远看着的露琪亚,都觉得要被吞没了一样。
“恋,恋次……”
露琪亚身子一软,缓缓跪了下去。几乎是一瞬之间,她就感受不到恋次的灵压了,对方是死是活,她也全然不知。
“难道我就不配活着吗,大哥……”
那漫天的樱花可没法告诉她答案,只是它们的出现,似乎就证明了白哉的决心,不会让任何人救下露琪亚的决心。
“这样就可以了吧。”
另一边,一护看着重新变回人形板的转神体,“这样,就能救露琪亚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