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258、皇帝鑒賞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本宫也听说了,这不是胡闹嘛,才区区三万人,与以卵击石有何区别?”
EXO之你还在那儿吗
袁贵妃叹气道,“可惜这宫中与外面书信不通,要不然本宫非好好骂他一顿,他这几个兄弟,哪一个是好相与的?
哪个不是兵强马壮?
他外祖和舅舅要是帮衬一点还好,可惜啊,哥哥才刚刚出监牢,父亲又是有病在身,没人能帮得了他了。
你呢,既然能进得来,说明功夫不低,趁着没人发现,赶紧出宫,把本宫的书信带出去,让他不要胡来,哪里来哪里去,还是不要瞎掺和了。”
瞎子起身道,“娘娘谬赞,小人的功夫还过得去,只是王爷的意思是小人留在宫中,奉娘娘左右,随时听候娘娘调遣。”
刘朝元阴恻恻的道,“小兄弟的功夫可不止过得去,你是咱家见过的最年轻的大宗师,天纵奇才,假以时日,这天下恐怕无人是你对手了。”
他实在想不出和王爷有什么本事笼络这样的高手!
“你是大宗师?”
淮阳公主手捂着嘴,一脸的惊讶和不敢置信。
瞎子低头不语。
袁贵妃见此,便接着道,“本宫虽然困于宫中,可太子还是不能拿本宫怎么样,你还是回去护在和王爷身边吧,他身边也不能少了人。
何况这宫里虽然大,可未必就有你待的地方,这里可是后宫,让人知道了,可是了不得的祸事。”
瞎子道,“这是王爷的意思,小人不敢违拗。
娘娘尽管放心,小人自有藏身之处。”
说完转身就没入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屋子里三人面面相觑。
淮阳公主道,“他的功夫真的很高。”
刘朝元叹气道,“小的确实不是他的对手。”
之后同样转身走了。
只剩下母女二人。
林宁合上门,高兴地道,“母妃,我就说过,哥哥是最了不起的。”
袁贵妃瞪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如今的都城已然是凶险之地,他来了有什么好处?
就那么点人马,如何与雍王争?
如何与太子争?
本宫是看明白了,眼前只要他平平安安就好了。”
林宁不服气的道,“哥哥本事大着呢,阿育人都被他打跑了。”
“阿育人蛮夷也,”
袁贵妃摇头道,“赢了一群蛮夷不算本事。”
林宁接着道,“打跑了韩辉,收复了南州、岳州、洪州、荆州,这是舅舅、梅静枝、雍王都没做到的事情,简直是不世之功!
刚刚刘朝元还说哥哥已经拿下了永安,如今坐拥六州之地,为何哥哥就该怕了他们?”
在她心里,哥哥永远都是天下第一,什么都是最厉害的!
袁贵妃亲手给自己斟满茶,细指轻捻着茶盏,笑着道,“你舅舅他们早已把叛军压的喘不过气,躲在城中龟缩不出,如果不是宫中生出变故,哪里能轮到你哥哥,他只是在叛军虚弱的时候捡了个便宜。”
知子莫若母。
自己家儿子什么德性,她是最清楚的,文不成武不就,正经本事一样没有,但是歪才却是不少,比如占便宜、捞好处的本事,她自认为她儿子绝对不输给任何人。
儿子自小是她亲自教养的,仁义礼智信教导了一个齐全,就是实在想不出这性格是跟学的!
她儿子亲口和她说过:好让亲妈知晓,儿子不占便宜会死的!
经常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她当时真的想把这个亲儿子给掐死!
这种儿子留着能有什么指望?
“母妃!”
李宁跺脚道,“你这也太小瞧哥哥了。
再说,你之前不是一直希望哥哥……”
“住嘴!”
袁贵妃赶忙打断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是寄希望与你舅舅和外祖父,如今看来,是不成了。”
林宁道,“可是哥哥即将兵临城下!
不是说回去就能回去的。”
“本宫头疼,”
袁贵妃以手扶额道,“你下去吧,让本宫好生休息一会。”
“是,母妃。”
林宁嘟着嘴退下去了。
林逸骑着驴子,紧走了三天路后,终于受不了了。
最后还是放慢了速度,光着膀子,光着脚,走在梁国北边的广阔平原上,手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不时的拿着鞭子甩一下想偷吃刚刚出浆的麦穗的驴子。
潘多策马过来道,“王爷,雍王在三日前停止攻城了。”
“为什么?”
林逸好奇的道,“这杨长春也不行啊,他不是什么名将嘛,怎么就攻不下一个安康城了?”
潘多道,“据说宫中发生了变故。”
“什么变故?”
林逸的心一紧,不是老娘和妹妹出了什么事情吧?
潘多道,“皇帝已经五日没有早朝了,也没有同任何大臣会面,小人安排在宫中的人也没有传出来一点消息。”
“嗯?”
林逸皱眉道,“雍王就在城门下堵着,老大应该忙得不可开交才是,此刻居然连早朝都不去了,确实是不正常。
何先生。”
“王爷!”
骑着矮马的何吉祥赶忙应声。
林逸道,“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何吉祥多问了潘多两句话后,沉吟半晌,叹气道,“如果宫中非有什么变故,恐怕只有圣上那边了。”
林逸惊诧道,“不能是我老子死了吧?
然后秘不发丧?”
“恐怕不是,”
何吉祥摇头道,“太子乃是心性薄凉之人,如果圣上真的驾崩,眼前的形势,不至于不早朝,也不见大臣。”
“不能是我老子之前一直示弱吧,”
林逸拧着眉头道,“等着宵小之辈全跳出来,一起收拾了?”
何吉祥道,“王爷,圣上曾经在我军中历练,衔沙填海,坚韧质直,性格多疑,所以被囚禁起来,老夫一直不敢置信。”
“娘的,”
林逸手拍脑袋道,“大意了,姜还是老的辣,怎么办?
这会咱们想回去,恐怕也晚了吧?”
何吉祥道,“一切凭王爷做主!”
要不要进都城跟你老子鼓对鼓锣对锣,是你自个儿的事情,外人真不能乱说话。
“哎。”
这种回答在林逸的意料之中。
总比网上的那种沙雕好多了。
看个视频片段,你问这是什么电视,他们会说这是“液晶电视”,“tcl王牌”、“我的兄弟叫顺溜之做饭”……
真想顺着网线爬过去,把人给揍一顿。
“王爷,”
余小时大声道,“你说带我去安康城看小姐姐的,我还没去过呢!”
“你不提都忘了,”
林逸笑着道,“本王也甚是怀念啊,来都来了,那就去看看吧。”
不管怎么样,他先把老娘和妹妹接回来,回三和继续做他的土皇帝。
至于老子同意不同意?
他压根就没想过。
他老子的江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他占了大半,他压根就没退路了。
虎毒不食子,是因为“子”弱小,但是“子”一旦挑战到虎王的地位,那就真不好说了。
想到这里,再次加快了速度。
终于在半个月后抵达安康城境内,与沈初的大军汇合,站在山巅之上,遥遥的可以看见安康城雄壮的城池轮廓。
城下是密密麻麻的跟蚂蚁似得雍王大军。
沈初半跪在地上道,“王爷,瞎子前些日子进宫后,又传信出来了,娘娘与公主一切安好,王爷无须惦念。
王爷也知道的,他眼睛不便,具体宫内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探听不出细致的东西回来。”
林逸道,“已经够可以了,本王对他要求不高,只要能照顾我老娘和妹妹就行。
叶秋。”
“王爷!”
叶秋俯身拱手道。
“雍王军中肯定有寂照庵的人,本王的小命就交于你了,晚上放机灵一点,听说本王来了,他们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林逸叹气道,“如果来的也是大宗师,那就当本王什么都没说。”
沈初高声道,“王爷放心!
我军中好手皆在,断不能让寂照庵的人在此放肆!”
经过与阿育国一役后,洪总管私下就开始调教他们。
最终证明,只要有两百名六品以上高手,大宗师也不能近前!
当然,想打赢大宗师,亦是妄想!
只能勉强对峙!
但是,眼前三和官兵加上民夫有七万余人,六品以上足有千人!
他就不信大宗师是铜筋铁骨,敢来捋须!
他的终极梦想便是,即使寂照庵倾巢而出,和王爷依然可以安然在帐内品茗赏月。
林逸道,“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雍王那里就没一点反应?”
沈初道,“民夫俘虏了晋王官兵千余人,雍王依然没什么动作。”
林逸道,“这里距离安康城不足五里地了吧?”
沈初道,“是。”
“那就看着他们表演,”
林逸笑着道,“咱们吃好喝好,尽量在秋收前回去。
民以食为天,没了粮食,可都活不了。”
每日吃着山珍,在山溪里洗澡,挺是逍遥,唯一不美的是,山里的蚊子多。
不等天黑,他就要下山,在一处借住的民房里躲着。
山下的百姓,经过这些日子,已经对三和的官兵放下心来,孩子们开心的围着官兵玩耍,看着他们舞刀弄枪。
有些官兵还故意在孩子面前卖弄,教他们武功,孩子们都雀跃不已。
机灵的百姓,开始围着官兵和民夫们的营帐设摊卖吃食,或者替他们缝补浆洗衣物。
当然,最赚钱的是耿家冲的耿老荣,因为语言不通,跟“南蛮”发生冲突,脑袋只流了点血,最后居然得了十两银子赔偿!
这可是十两银子!
许多种一辈子地都攒不下这么多!
有些人倒是想有样学样,可惜那些“南蛮”居然躲着他们走!
反正,在他们眼里,这些南蛮终究还是挺傻得。
现在,这些人对着他们墙角撒尿,他们也可以毫不客气的骂了。
最希望的还是希望南蛮能揍他们一顿,毕竟赔偿来的容易啊!
真正的赚快钱。
雍王的大军在城下依然岿然不动。
雍王不急,林逸有点着急了。
他来这里已然有五日了。
每日人吃马嚼,都是钱啊。
林逸朝着围着他的孩子摆摆手,两边的侍卫就把孩子们驱散了。
他接过茶盏,叹气道,“老三太孬熊了,都这个时候了,还不上?
非等着过年啊?”
真计较起来,他耗得起,雍王不一定耗得起,雍州苦寒,凉州贫瘠,晋州糜烂,粮食都很紧张,官兵的粮饷都不够。
他不一样,背靠阿育国,紧邻南洋,缺银子,但是从来不缺粮食。
曾经的仇人——阿育国,都敢借粮食给他!
最后人家还不要银子,只要给瓷器丝绸就行。
韭菜多的他收不完。
有时候,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王爷,”
今日沈初、金波、何吉祥都不在,纪卓终于得到了一个发言的机会,忍不住道,“雍王不义,我三和高手如云,下官愿带先锋与杨长春一较高下!”
林逸道,“行了,本王都不着急,你急个屁,慢慢等着吧。”
他把肩上的毛巾展开,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
纪卓讪笑道,“王爷说的是。”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林逸接着道,“张勉的水师到哪里了?”
纪卓赶忙道,“回王爷,十日前的书信说是进了齐州缘海。”
“齐州水师提举又是何人?”
林逸又问。
纪卓道,“齐州布政使乃是卢义祥,水师提举王忠!”
“卢义祥?”
林逸乐了,“这他娘的是熟人啊,传信给张勉,见着了不用客气。”
他记得这个家伙也参过他。
想当初,一个在齐州,一个在安康,本不相干,结果闲着没事也去参他!
他侄子在青楼居然跟自己抢风头,自己揍他有错吗?
“王爷英明!”
纪卓小心翼翼的学着沈初、何吉祥等人的口气。
下晚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
王坨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道,“王爷,王爷…..不好了…..不好了!”
“你他娘的,我没死,好好地呢,”
林逸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别屁话,赶紧说!”
王坨子挨了一脚后,依然纹丝不动,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踢上了,和挠痒痒有什么区别?
他大声道,“王爷,皇帝!
皇帝出来了!”
“哪个皇帝?
是我哥哥,还是我老子?”
“是你老…..”
王坨子口不择言,等意识到后,赶忙捂住了嘴巴,但是为时已晚…..
ps:虽然老帽是跪着捧碗的,但是依然跪的笔直,今天更新的多哦……
就是这么傲气!
错别字回头改。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