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熱門連載小說 鎮國天師 線上看-第527章 深山行走鑒賞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姜文宇这话搞得我有些莫名其妙,要知道,夏梦这次虽然也跟随我们一起行动,不过这个女孩的身份只不过是一个“向导”罢了,根本不算太重要,真正的主力部队还是我们。
沐荣华 郁桢
为什么姜文宇还是坚持要把她请上第第一辆车呢?
路人甲爱情故事
这事搞得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先是跟他说那你再等等,我去找夏梦沟通一下。
春红帐暖
等别了姜文宇,我跑回夏梦那辆车上,把事情一说,这女孩当即就笑了,撇嘴哼了一声道,“看来,这些公门鹰犬,还是信不过我啊。”
我忙打圆场,说呵呵,怎么会呢?夏梦就看着我,一脸严肃的哼道,“其实我早料到了,这些人觉得我曾经跟随过姥姥,很有可能会在进入洞窟之后反水,甚至有可能是姥姥派来打入组织内部的间谍,所以在临行之前,就打算把我给控制起来,严加看管,这件事我并不意外。”
我半晌无言,看了看一旁的陈玄一,摇着头说道,“这样吧,你要是觉得被冒犯的话,可以不去,只需要给我一张地图就好了。”
讲真,我太喜欢宗教局对待夏梦的方式,虽说一路上,这帮人对夏梦说话的语气还算客套,但那多半只是看在我的和岳涛的关系上,倘若我不是和这位西南局大领导,存在一些私交的话,没准这帮人就会直接把夏梦给拘起来了。
甭管怎么说,我现在已经收留夏梦了,在事务所这个小团体中,她应该可以算作是我的人,姜文宇这么干未免有点让我感觉被冒犯。
夏梦却浅笑一声说,“放心啦,虽然宗教局的人一直防备我,但这次行动,也是我的一个立功机会,只要我稍微配合一点,帮助你们完成了任务,以前犯过的错也可以一笔勾销,一点小委屈我还是能忍的。”
说罢,夏梦便跟随我一起下了车,转而投向第一辆军用的大皮卡。
这辆车经过改装,里边坐着不少厉害的修行人士,除了负责带领整个队伍的总指挥姜文宇,还有那个头戴方巾的苗族小老头瓦腾格,以及那个白眼看人,自视甚高的中年大姐孙燕,再有就是我和夏梦了。
五个人,再加一名司机,同坐在一辆皮卡车厢里,说不上太拥挤,然而里边的气氛却很沉闷,搞得人呼吸压抑,呼吸一直沉甸甸的。
一路曲折,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几辆军用的绿皮卡车,在荒山道上不断地行驶着,直到太阳偏西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夏梦指引下的第一站。
这是占据着整个群山的最高海拔,我不知道具体多高,但是山势陡峭突兀,感觉入了云,白雾缭绕的,颇有些神秘感。
到了这儿,前面就没路了,姜文宇于是下令,让所有人都下到车来,分成几个队列,继续朝着深山里进发。
由于山里天黑的较快,再加上道路崎岖,宛如一片原始的丛林,所以队伍走走停停,十分缓慢,夏梦一直走在最前面,带着我们翻越了左侧的山沟,然后又是一段朝山崖下攀岩的话,板岩湿滑,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青苔,许多人走起来都不习惯。
或许是由于在这里待久了远古,夏梦脚程很快,倒是没有丝毫的停顿,再度前行了两小时左右,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跃上柳梢,将层层叠叠的树荫衬托得无比诡异,树荫晃动,宛如张牙舞爪的魔怪,狰狞尽显。
进了山,一切环境都不同了,渝城虽然只属于西南边陲,但是山路同样崎岖,尤其是这种未经开发的荒地,到处是藤萝植被,相当茂密且狭长,有的藤萝步满倒刺,稍不注意就被划出一道口子,其次是这些倒刺基本都有毒,有人被划过之后,伤口会在短时间内肿胀,变得麻痒难忍
——可不小小看草木之毒,尽管这玩意不会威胁到人的生命,但是一旦被划伤时间久了,又得不到尽快的医护,很可能几天之内就要化脓。
佛心舍利
西南之险,蜀道之难,难就难在这里。
一路无话,走到了晚上九点钟左右,夏梦才挥手,示意队伍向停下来,靠在附近的几棵大树上休息。
这个过程,我一直陪在夏梦身边,一方面是为了起到“带头”作用,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夏梦的一种保护,毕竟有我在,姜文宇多少会有些顾及,不可能拿审问罪犯的态度来针对夏梦。
等队伍全部都停下来,我才径直走向夏梦,小声询问道,“前面还有多远?”
“不远了,翻过对面的山头,继续往下走,十分钟路程都不到,就是姥姥欺身的洞窟了。”夏梦摇摇头,声音显得有些紧张。
自从进山之后,夏梦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显然是因为姥姥留给她的阴影太大了,一想到很快就又要正面对抗,心里难免会有些疙瘩。
都市恐怖病·蝉堡 九把刀
我笑笑说,“你不用担心,这次咱们兵精将广,不仅有这么大帮修行者,还跟随着一个连排战士,姥姥再厉害,总不能硬抗子弹吧?”
夏梦轻轻看了我一眼,摇头说,不,我真正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姥姥手下还有很多死士,这些人都跟我一样,是姥姥派人从各地“捡”来的,单纯而又无知,真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宁可玉碎,不顾瓦全,一定会找我们拼命的。
说到这里,夏梦的眼神更心酸了,轻轻抽了抽鼻子说,“我的仇人只有姥姥一个,不希望别的姐妹也跟着掺和进来,最终死于六扇门的枪口之下。”
听了这话,我也一时陷入了沉默,这时候,我忽然听到背面有脚步声,回过头,瞧见姜文宇正带着一帮骨干走上来,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林峰,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只是聊起了对于元凶之外的成员,应该如何处置的问题。”
本来我是不想回答的,姜文宇这种做法让我感觉受到了监视,可转念一想,要是现在不回答他的问题,没准反而会让姜文宇心里产生嫌隙,到时候对谁都不好,只能实话实说,把夏梦告诉我的信息都转达了过去。
“这个问题嘛,倒是可以研究研究……”姜文宇这个人还算老成,看了看我身边的夏梦,摸着下巴陷入了沉吟,而走在一旁的孙燕却撇撇嘴,满脸的轻蔑,说有什么可研究的,这些人跟随姥姥,助纣为虐,死了并不会可惜!
这番话,立刻引起了夏梦很大的恶感,眯着眼睛怒视着她,虽然没说话,可眼神中的厌烦已经表露无疑。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