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第五百零六章 心魘鑒賞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冰封万里,一片苍莽。
宁奕和太子齐肩站在这“琉璃世界”的入口,长陵的风掠入星火门户,被冻结成丝丝缕缕飘碎的雪屑,落在两人肩头,发梢。
拢着华服的太子,心情既释然,又沉重,缓步走在冰面上。
宁奕将烈潮那一日的真相缓缓道出。
“那一日,太宗皇帝距离不朽只差最后一步。”
“他需要足够庞大的神性,推动自己,抵达最终的长生……道宗和灵山的伏杀,我师兄徐藏的递剑,最终都没有能够杀死他。”宁奕回想起那一日的画面,依旧觉得心悸。
那时候的他太弱小。
可即便是如今,他依旧觉得当年太宗,是登顶绝巅,强大到让人不可直视的存在。
数位涅槃,百年布局,联手围杀。
最终仍是被摧枯拉朽地击碎,打烂。
“徐清焰的体内,有着无穷无尽的神性。而我的体内,则是藏着转化神性的玄妙力量。他将我们二人带到了这里,准备冲击最后一关。”宁奕幽幽吐出一口气,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袅袅的热气晕开视野,“清客先生临死之前,告诉了我保全清焰的办法。”
散打宗师在异界
“连我也没有想到……清客先生的最后一策起效了,太宗皇帝会倒在这最后一小步上。”他语气略带嘲讽地笑道:“人算不如天算。”
太子站在冰川中央,环顾四周。
四面八方,一片银白。
这个世界寂静地让人觉得可怕。
李白蛟轻声道:“他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步,神性燃尽,化为冰雕。”宁奕缓缓向前走去,来到了自己记忆中熟悉的位置,“三年后我醒来了,而他永远睡过去了。”
就是在这里。
自己一剑劈碎了太宗的冰雕,然后狠狠一脚……将这位大隋开国以来仅次于光明皇帝的伟人,踢得稀巴烂。
“我亲手打碎了他的冰雕。”
宁奕说道:“他应该是为数不多的,连遗体都找不到的皇帝。”
大隋皇帝,生掌天下,死葬大坟。
谁能想到,登临绝顶的太宗皇帝,最终会落得如此下场?
太子始终静默,安静听着宁奕的话语。
他缓缓蹲下身,手掌按在冰面之上,掌心感应着刺骨的严寒。
他在抚摸,自己父皇死去的“陵墓”。
满地的冰渣,碎片,此刻都被风雪吞噬,消融,重新化为了冰川大陆的一部分。
万万年来,始终如此。
这片世界始终雪白,或许有许多人在这里死去,但最终剩下的只有冰,雪,无尽的寒冷。
宁奕站着,太子蹲着,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风雪瑟瑟鼓舞,如泣如诉。
太子在银白的,灼目的,澄澈的冰面,试图凝望冰川之下……最终一无所获,冰面折射出他苍白羸弱的面孔。
他能看见的,只有自己。
收回手掌,李白蛟缓缓站起身子,他揉搓着双手,轻轻哈了口气,问道。
“然后呢?”
宁奕摇头,道:“没有然后了。”
太宗死了。
这就是他想说的。
这就是他为李白蛟所揭开的,让这位太子数年惴惴不安,数年不敢放下心神,数年担忧的……烈潮真相。
“人死了,我杀的。”
宁奕露出了自嘲的复杂神色。
命运真是造化弄人。
师兄与数位大能拼尽性命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一个不到十境的小修士,在命运女神的安排下,机缘巧合地做到了。
本以为太子听到这句话,会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宁奕微微挪头。
华服年轻男人依旧是那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感应到宁奕目光,对视之下,疲倦地挤出笑容,“啊……知道了。宁奕,谢谢你为我解惑。”
这不像是解惑的模样。
宁奕轻声道:“你……不相信我所说的?”
正牌
太子摇了摇头。
“不。我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宁奕这才发现,李白蛟努力揉搓着自己的双手,在他掌心,竟生出薄薄的一层冰渣,即便修为不如自己,太子依旧是不容小觑的修行高手。
有星辉护体,有皇权笼罩。
这里的严寒算不了什么。
可从李白蛟踏入冰陵的那一刻起,他便体会着比常人更难以忍受的寒冷……因为他释放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感应这座冰川世界内的皇血。
掌心的白霜,粘粘着猩红的血丝。
仿佛轻轻一拽,便可以将整层手掌掌心皮肉,撕扯下来。
“你没有理由骗我。”太子低垂眉眼,笑道:“我也很希望你所说的是真的。可惜……我没有在这里感应到父皇的气息。”
这一句话,直接击中宁奕的内心。
宁奕瞳孔收缩,整个人怔在原地。
太子,在这片冰川世界……没有感应到皇血?
开什么玩笑……那自己当初砸碎的,踢烂的,又是什么?
站在冰天雪地中的两个年轻人,脸上都凝聚着僵硬的笑意,在发现真相的那一刻,还没有来得及消散。
于是在风雪的吹拂下。
这两个笑不出来的年轻人,自身便显得……十分可笑。
李白蛟情愿自己没有来到冰陵,情愿自己没有追寻到“烈潮”的真相。
他无法接受这里感受不到皇血气息的事实,也无法接受父皇仍然还活着的真相,如果真的还活着,为何不君临天下,难道这些年,父亲始终如看戏般,看着自己与二弟殊死相拼?
而宁奕,则是陷入了神海空白之中。
不。
这不可能……他很确信,自己杀死了太宗。
“叶先生——”
宁奕陡然想到了一个人,他喃喃道:“叶先生也消失了。”
这句话,将太子从低落的谷底中拯救出来。
“……叶先生?”
李白蛟神情恍惚,他知道宁奕口中的叶先生,指的是西海那位老剑仙,收宁奕为亲传弟子之后,消失在蜀山的剑道通天前辈。
宁奕用了“消失”,还用了“也”。
“叶先生追寻不朽之路……他走到了最后一步,最终也消失在了人间。”宁奕抿起嘴唇,道:“我找遍两座天下,都没有找到丝毫线索。最终即便我找回稚子剑鞘,也无法感应到他的剑道气息了,他就像是从未来过世间一样。”
与太宗皇帝的“失踪”,很相似。
修行到了至高境界,真正有望踏入不朽的人物,最终迎来的结局,似乎……都是这样。
宁奕心头猛地一颤。
“虚云大师……也是如此……”
触摸到了生死道果,距离不朽只差最后一步。
最终在这世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将自己在灵山所遇到的事情,简短说了一遍。
太子沉默片刻,道:“你是说……我的父皇,并非还活着,也并非死去……而是与叶长风,虚云一样……去到了一个‘不可探知的世界’?”
生与死之间的大恐怖,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不必说得那么委婉。”宁奕握了握拳,摇头自嘲道:“我亲手打碎了太宗的冰雕,这世上即便有长生法,也没有起死术。即便心底一万个不愿相信,但叶先生……多半是死在了追寻不朽的最后一步上。”
“与凡俗不同,他们死了,或许就真的‘死了’。”宁奕给了太子一个连他也不确定的解释,“无论是皇血,还是剑气,都将消弭,不存在于人世间……在这片冰川世界,感应不到太宗的气血,很正常。”
神性燃枯。
血液冰封。
倒在最后一步上的人,哪里还有皇血可以感应?
李白蛟面色苍白,凝视着庞大的如囚笼般的冰川。
他轻轻道:“真的,如此么?”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不可探知之地,去了能回来的那种。”宁奕轻轻道:“叶先生一定早就回来见我了。”
……
……
长陵狂风,吹出一滩碎冰。
哗啦啦的风雪,在山巅瀑散,滑掠。
两个衣衫结霜的年轻人,缓缓从霜火门户之中走出,李白蛟的掌心雪白缓缓消散,他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冰川世界,神情沉重。
宁奕难得关心问道:“心魔有没有消解?”
太子低声笑了笑。
自己的父皇,究竟死了还是没死,这似乎又变成了一个问题,回到了自己的心湖之中,萦绕不去。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宁奕给了解释……而真正的答案,则是取决于自己。
信或者不信?
若自己当真相信父皇死了,那么此刻,他便可以坦然坐在真龙皇座之上!
若心中仍有一丝顾虑,一丝担忧……
若他不相信……
同人 bl
脑海中,再次荡漾出暗室内袁淳先生的话语
“登上长陵,破开雾气,却无法‘坐’下去……因为那本就不是属于你的位置。”“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
一遍又一遍。
“你还不是——”
“一个合格的‘帝王’——”
……
……
“有些累了。”
太子轻声道:“宁奕,陪我下山吧。”
宁奕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从太子的神情中,他已经看到了所谓的“答案”,今日登上长陵,那尊所谓至高无上的真龙皇座,已是近在咫尺。
可李白蛟仍然没有选择坐上去。
他是那个气吞山河如虎,说出北伐二字,语气不带丝毫动摇的意气风发之人。
可在亲手给自己戴上冠冕这件事情上,他始终差了一丝勇气。
平定天下前,是如此。
平定天下后,亦是如此。
……
……
(最近在忙着搬家,更新会少一些,实在抱歉)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