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六百一十八章 最後的勝利(二)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你早该走了,森林婊子。”乔伊诅咒道。他试图挥动左手,但她看得清楚,再没有完好的骨头能够撑起它了。帕尔苏尔连躲也没躲。“下地狱去。”他咳嗽起来,血沫淌过下巴。粉红颜色意味着他并非是因为咬到舌头。
“要是我刚刚逃走,恐怕你转头就会追上我。”
“我当然会。”此时此刻,他似乎仍有力量。他的目光几乎让她后退。“如果你跑太远,我就剥你的皮。”
他在吓唬我。帕尔苏尔咬紧牙关。可眼神不能逼退曾经的森林圣女。而威胁……照实说,换作任何一个人,现在都会直接动手解决麻烦。这该死的银歌骑士是森林的敌人,更是威胁她性命的杀手。他杀人无算,还觊觎石碑的秘密……即便如此,我要在希瑟的注视下取人性命么?
她无法假装自己全然无辜。
圣瓦罗兰的苍之圣女是个刽子手,她的每一条命令都以族人的性命堆填。当她终于听见神谕,获得指引时,她作出的决定是出卖苍之森换取生存。我原以为我是为了圣瓦罗兰,帕尔苏尔心想,可直到他们把我流放,把我赶出森林后,希瑟才降临到我身边。神灵在责怪我。她失去了一切,最后只剩下帕尔苏尔,于是神重新接纳了她。生命之神是真正慈悲的。
这是我的新生,她认定,我绝不会重蹈覆辙。
“你没机会了。”帕尔苏尔吃惊于自己声音里的镇定,“我会逃到占星师和巫师都找不到的地方,不再做任何人的囚徒。我会活着,再不回来。”
“少废话。”骑士说。他的手指突然用力,带着淋漓的鲜血抠住她的脖颈。帕尔苏尔瞪大眼睛。“你靠太近了。”
但这只手是无力的。她轻易挣脱,随后一棍子敲在他的肩膀上。象征银歌骑士的徽章弹落在地,滚进角落。
……
建筑再次摇晃,仿佛即将坍塌。一块瓷砖砸在地上,四分五裂。尤利尔抬起头,看见老鼠逃出空洞,在周围乱窜。冷气从裂隙中钻出来,似乎是夜晚的寒风。
波加特可能早就带着杜伊琳和佐曼离开了,尤利尔心想,别拿凡人的思维限制神秘生物,几层楼的高度对他们来说并非是无法解决的麻烦。奇朗保证他的同伴会顺利找到目标后,他也决定从二楼跳下去。走廊尽头正对着花园,雷戈和他守卫的人质应该等在那里……要是他没去追赶奇朗的话。局势太复杂,尤利尔已经弄不清楚其他人的方位了。
但当他顶着烟雾和灰尘爬上楼梯,看到的却是个陌生女人的形体。冰霜冻结长廊,将楼梯彻底堵死。尤利尔踢开坠落的碎片,发现自己看错了——那只是半个冰雕,并非真人。他抽出剑。原本有人被冻在这里,现在挣脱了。
等尤利尔戒备地搜索完这一层,才发觉白担心一场。没人在。他看到银歌骑士的盔甲碎片,还有凝结的血泊。羊皮卷掉进了地板缝隙,上面落满怪异的白色绒毛,仿佛不化的雪花。这东西让学徒有种熟悉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抬头环视,一圈近两码宽的空洞留在屋顶,地上全是泥浆。似乎有东西穿入房间,在地面留下烙印。
谁在这里战斗过?冰霜让他想起导师,但乔伊不该在这儿。敌人倒很容易分辨,学徒站在长廊的缺口边,看见缕缕黑烟从灰烬中升起。斯蒂安娜·赛恩斯伯里,奇朗的同伴不幸撞上了乔伊。她不在这里,难道尸体被拖走了?还是根本没死?
他找到的线索通往建筑外。两道血痕结冰,尽头是一面粉碎的玻璃。但下方的草坪上没有足迹。尤利尔转身爬下楼,却在入口处碰到了波加特。
“你遇到雷戈没有?”他高声问,“在里面?”
“谁?”尤利尔还以为他想问乔伊,一时没反应过来。“雷戈?”
“他不在后院。你究竟看见他没有?”斥候骑士摆摆手,“好吧,你看起来就是在回答‘没有’。”
炼宝专家
“一点没错。我谁也没看到。”尤利尔撒谎。诸神保佑,奇朗顺利逃走了。
“你真幸运。这些初源很危险。”波加特皱起眉,“那个制造雷暴的神秘生物是高环,单打独斗的话,连我也没把握对付。雷戈和圣女大人……希望他们没碰见他。”
“乔伊碰见她了。”尤利尔把羊皮卷交给老骑士。“我找到这个。”
重 劍 無 鋒
“你下去了?斯特林大人……?”
“没有。我往上走,去找你们。结果在礼堂发现战斗痕迹。”说痕迹实在是委婉,整条走廊差不多坍塌了。“但没人在那儿。”
“没人在?”波加特接过誓约之卷,重复了一遍。
“我搜索了能藏人的所有地方。”学徒表示,“而且还是从楼梯爬上去的。不管先前谁在那儿,都只可能翻窗户离开。也许敌人会飞,但她不可能凭空消失。”
银歌骑士把羊皮卷放进口袋,“初源的目标是地下室。他们大概都在那。你可以和我一起,尤利尔,但我希望你能留在外面。杜伊琳还没醒过来,我不放心她。”
“我会尽力。”尤利尔保证,“他们现在又在哪儿?”
“井边。地震刚一开始,我就要求他们转移位置了。可惜队长和雷戈都不在,圣女大人也没了踪影。”
刚开始?尤利尔意识到不对。“你遇到敌人没?”他询问。
飞鲨掠涛
“只有地震和落石,如果这也算敌人的话。我一个人没法分神守卫和对敌,只好避着人走。”斥候骑士耸耸肩,“这是我擅长的方式。你用不着担心我,尤利尔。”
他没遇到奇朗。不是波加特也不是乔伊,那剩下的银歌骑士只有雷戈了。尤利尔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进入城堡。难道是追踪初源?可他的职责是守卫苍之圣女……话说回来,雷戈会不会把圣女也带回建筑,去找波加特汇合?眼下他们都不见了。
尤利尔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等波加特带着雷戈来找他,预感成了真。两名银歌骑士全身挂彩,神情阴郁。尤利尔从井边一跃而起,高塔信使杜伊琳则一动不动。
波加特和雷戈也看见了他们。“情况很糟?”学徒明知故问,“俘虏逃走了吗?”
“这不是最糟的。”斥候骑士没好气地回答,“有人干了蠢事。”
“等杜伊琳女士醒过来,你的说教才有用。”
“不,是两码事。我指的是雷戈。他抛下苍之圣女去追一个逃走的俘虏……并把二者都弄丢了。”老骑士抖抖胡子,“不过他好歹保护了斯特林大人,还击退了袭击。噢,那两个俘虏都逃掉了,我们只得到一具新鲜尸体。这姑且算是一桩功劳,但你别想在队长大人那里得到奖赏。”
“是啊。”雷戈开口,“我们都知道,他们彼此非常不喜欢对方。”
“银歌骑士需要服从命令,无需喜欢你的任务目标。”波加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这方面,年轻人,你显然有待提高。不过别担心,乔伊在守卫圣堂上颇有经验,等我告诉他这件事,他会亲自帮你提高。”
“我会亲自告诉他。”
不管怎么说,再没人损失。这是真正的好消息。但尤利尔听出不对:“诸位,你们的前提是,乔伊不在地下室?”
“反正我是没见着。”波加特回答。
“也许他去追敌人了。”雷戈犹豫地说,“你瞧,来袭的是个初源的结社,斯特林大人需要他们帮忙……而队长大人和我不同,他会服从命令。”
他的猜测没能得到认可。“决不可能。”波加特否认,“除非你不幸身亡,雷戈,否则他不会离开。当然,也存在更重要的原因……”
“他去追苍之圣女了。”尤利尔接上他的推测,“趁雷戈追到地下室时,她逃走了。”地板缝隙里的白色种子,那些是森林种族的魔法植物。学徒在德鲁伊埃兹对付死灵法师时见到过。它们似乎能瞬间抽空一片区域的魔力。
波加特表示赞同。“我们刚去礼堂看过。”老骑士眉头紧锁,“恐怕队长忙于应付那个操纵雷暴的神秘生物。我们没法判断圣女大人的下落,也许她死了,尸体,呃,雷霆是可怕的神秘力量,足以销毁大部分东西。”那个占据大半天花板的窟窿……
“她最后在地下室露了一面,带走了一个活着的俘虏。”雷戈补充。“我宰了一个阿兰沃精灵,但斯特林大人希望要个活体材料。”
学徒希望伯纳尔德·斯特林受诸神召唤。这家伙竟然活到了后世,还成了寂静学派的掌事人“第二真理”。难道这就是真理?好在斯蒂安娜带走了古尔沙。尤利尔记得他不是阿兰沃精灵。“黄昏之幕”的某个成员为救人而死,他们会卷土重来……但唯一能阻止他们的人失踪了。
尤利尔眨眨眼睛,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乔伊失踪了,我要怎么醒过来?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