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神魔書 愛下-第四百八十七章 紛至沓來展示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乔摸了摸挂在腰带上的多伦之杖。
他很想催动附近的几具魔傀,一炮将费迪南这老家伙直接干掉。
这叫什么事?
欠债的,将登门讨债的债主打成重伤?
这种事情,在那些市井中最下三滥的人身上可以发生;但是在梅德兰大陆,任何一个有体面的人,无论是贵族、富商,乃至稍微有点体面的平民,都不会作出殴打债主的事情来。
尤其是,到了乔如今能接触、能碰触的这个层面。
你堂堂梅德兰大陆有数的顶级强国的皇储,为了区区数百万金马克……殴打债主!
乔的心情很阴郁。
费迪南只是一拳将阿莫里打飞,而实施后续伤害行动的,是他的下属大伊凡。
这事情传出去,很可能演变成——德伦帝国某个‘幸进’的‘少校’,为了拍皇储的马屁,悍然唆使自己的家族护卫殴打上门讨债的债主。
不用问,乔的名声肯定会臭大街了。
至于费迪南……看他喜笑颜开的模样,这家伙肯定是不会在乎自己名声的。
一个跑去码头上的三流小客栈,和那些流莺鬼混的老家伙,你还指望他会在乎自己的名声么?
远处传来了喧哗声。
阿莫里可不是一个人登门,他带来了十几个孔武有力的随从。
那些随从被安置在阿波菲斯宫主楼一侧的副楼等待,有两个随从没有进专门为随从准备的休息室,而是在室外冒着寒风抽烟等待。
他们第一时间发现了这边的动静,他们发现是自己的主子被人从会客厅打飞了出来,然后受到了一个狰狞大汉惨无人道的殴打。
两个在外抽烟的随从一声大喊,阿莫里带来的十几个人就从休息室内冲了出来。
他们舞刀弄剑的想要靠近这里,一大队衣衫华丽的皇家骑士立刻冒了出来,将这些随从圈在了当中。
阿莫里带来的人颇为骁勇凶悍,他们丝毫不畏惧比自己多了十几倍的皇家骑士,一个个骂骂咧咧的和骑士们推搡着,三两句话没说对,他们就动起了拳头。
沉闷的拳头撞击肉体的声音传来,眨眼间阿莫里带来的十几个随从就倒在了地上,而出面拦截他们的皇家骑士团的骑士们,居然被击倒了二十几个。
“喂,乔,这家伙侮辱了我,你可是证人,他当着你的面,侮辱了身为帝国皇室成员的我……这是对整个德伦帝国皇室的挑衅和侮辱,没错吧?”
费迪南得意洋洋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死寂气氛:“还有,他带来的护卫,悍然冲击帝国皇家骑士团,并且殴伤了二十几位皇家骑士,这也没错吧?”
鬼眼 酸菜粉条
阿莫里的人和皇家骑士们动手的时候,费迪南已经顺着粉碎的落地窗冲到了园子里。
乔紧跟在费迪南身边,唯恐这家伙直接趁乱冲着阿莫里下黑手……乔毫不怀疑,这个毫无节操可言的帝国皇储,绝对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阿莫里如果死在阿波菲斯宫,那么……黑锅可都是要他乔、要他威图家族来扛的!
“所以,这家伙是对帝国皇室怀有极大恶意的……暴徒,罪犯!”费迪南飞扑向了倒在地上抽搐的阿莫里,伸手朝着他手中紧抓着的那一叠欠条抓了过去。
真是奇迹,受到了如此惨重的伤害,被费迪南闷了一拳,又被大伊凡打成了重伤,阿莫里手中的欠条居然一张都没有丢失,一直被他紧紧的抓在手中。
有时候,人类的潜能,真的是不容小觑。
“乔,逮捕他们,枪毙他们……这是我的命令。”费迪南的手距离阿莫里手中的欠条,只有不到半尺的距离,乔后发先至,一步抢到了费迪南身边,右手一把抓住了费迪南的手腕。
费迪南的动作骤然停止。
他回过头来,凶巴巴的盯着乔。
乔也极其凶狠的盯着费迪南:“殿下,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处理,好么?请您配合我,不要给我添乱……否则,我只能将您,交还给……马塔殿下。”
费迪南深深的盯了乔一眼,然后他转过头,死死盯着阿莫里手中的欠条。
这一刻,费迪南的目光如火,如狼,如见到了肉骨头的饿狗。
“但是他侮辱了我。”费迪南缓缓收回了手,乔也松开了紧扣费迪南手腕的五指。
他的五指剧痛。
刚刚费迪南看似随手一把抓出去,实际上他的手臂上力量极大。乔一把抓住费迪南的手腕,五指从肌肉到筋腱同时受到巨力挫伤……如果不是费迪南主动收回了手上的力量,乔甚至怀疑,他的整条手臂都被会费迪南手上的力量拉成重伤。
老家伙虽然德行极差,但是他的实力着实恐怖。
德伦帝国的皇储啊……就算是一头猪,用整个帝国的资源去堆砌,也能将他堆砌成一头拥有巨龙血脉、实力堪比巨龙的‘龙猪’吧?
甩了甩剧痛的手掌,乔叹了一口气:“他侮辱了您?”
费迪南咬着牙,异常阴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阿莫里:“当然,他用三个金马克加上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零头侮辱了我。”
“该死的,他居然说,我只值三个金马克!”
“我,费迪南·冯·海德拉堡,德伦帝国的亲王,有这么一点点可能成为下一任德伦帝国皇帝的皇储……我的面子,居然只值三个金马克?”
“啊,好吧,是我父亲让你来监管我的……但是,我应该将这件事情汇报给我的母亲,也就是那位可怕的女皇陛下。”费迪南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嘟囔道:“以她的性格,她会将这个该死的花花公子剁成肉酱喂狼,然后在他的坟墓中铺满我欠他的金币!”
阿莫里的脸色惨变。
本来他的脸色就已经极其的难看,但是听了费迪南的话之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比死人也差不多了。
德伦帝国的女皇陛下……她真有可能作出费迪南所说的那种事情。
阿莫里有点后悔,他应该多打点折扣的。
不是抹掉三个金币的零头,而是八十三个金币的零头,他应该全部抹掉……
好吧,问题的关键点不在这里,而在于……
阿莫里咳嗽了一声,嘴里不断冒出血来,大伊凡踏碎了他的肋骨,有碎骨扎进了他的肺部,他的呼吸变得极其的艰难,肺里已经满是血水。
“我的口袋里,有神力药剂……乔·容·威图,我不能死在你这里,不是么?”
乔摆了摆手,狠狠的瞪了大伊凡一眼。
大伊凡摊开双手,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大光头,‘嘿嘿’的憨笑着,向后一步一步的退出了老远。
一名家族护卫冲了上来,在阿莫里的身上麻利的翻检了一阵,然后从他胸口暗袋中,掏出了一支深银色,里面隐隐有一丝丝金光缭绕的神力药剂。
乔吹了一声口哨。
这支神力药剂,可比银桂教会市面上的‘穆忒丝忒的悲悯之泪’品相好多了……很显然,这是特殊渠道弄到的,价格更高,但是疗效也更好的高档货,可不是市面上那些黑心捞钱的下等货色。
家族护卫捏着那支特制药剂,抬头看了一眼乔。
乔在脑子里盘算了一下,他上前了一步,从护卫手中拿过了那支药剂,蹲在了阿莫里身边,左手轻轻的扶住了他的脑袋。
“啊哈,这种品级的药剂,很罕见。阿莫里阁下,财力真是惊人。”
乔大拇指顶开了药剂瓶的塞子,将药剂瓶凑到了阿莫里的嘴边。
阿莫里喘着气,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不过,您能随身带着这样品质的神力药剂,您是有多怕死呢?”
乔微笑着,看着面带微笑的阿莫里。
阿莫里有气无力的看着乔,脸上露出了哀求的表情。
乔将药剂瓶贴在了阿莫里的嘴唇上,他轻声道:“呃,我很好奇,您是得罪了多少人,才需要在海德拉堡,在德伦帝国的统治-中心,随身携带救命的神力药剂?”
阿莫里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恼怒之色——无论我得罪了多少人,有多少人恨不得将匕首扎进我的心脏,这都和你无关吧?赶紧把药剂喂给我啊,该死的胖子!
乔慢悠悠的,将药剂瓶贴着阿莫里的嘴唇蹭来蹭去,让他能闻到药剂瓶里清雅隽永的香气,却怎么都无法将药剂喝进嘴里。
“唔,我更好奇的是……您怎么知道费迪南殿下在我这里的?”
乔眯着眼,冷冷的盯着阿莫里。
“我刚刚起床,我刚起床,尤其是刚刚吃下大量美味的食物后,我的脑子会有点不够用……所以,我没发现这个疑点。”
“昨天,我带着费迪南殿下进城,我们先绕道去了海德拉宫,觐见了马塔殿下,马塔殿下对费迪南殿下进行了一番慈父应有的关心、关怀后,我们在帝国情报部的帮助下,采用了足够周密的分头出发、化妆潜行等手段,这才将费迪南殿下秘密送入阿波菲斯宫!”
“你们,你们所有人,都应该猜测,费迪南殿下在海德拉宫。”
“你们不应该知道,他在我的阿波菲斯宫!”
“您是怎么如此及时的,找上门来的?”
乔轻轻晃动着手中的药剂,慢慢的倾斜瓶口,一滴滴药剂就顺着阿莫里的下巴滑了下去,顺着他的脖颈一路滑下……
阿莫里脸色惨变。
费迪南在一旁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啊,干得漂亮,乔……我觉得,如果我是帝国皇帝的话,就凭你刚才的那番话,我应该给你一个中将军衔,然后将你塞进情报部,专门负责对付这些鬼鬼祟祟的间谍!”
“乔,这家伙,有间谍行为,不是么?”
“那么,我给他打得这些欠条……可否视为,我……其实是一个卧底?”
费迪南笑得很开心。
乔和附近的所有人,无论是威图家的,还是皇室的,全都嘴角一抽,狠狠的、带着一丝鄙夷的瞪了费迪南一眼。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