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jyb人氣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第六百七十九章 變化熱推-jdmqy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已经知道刘妈的身份,再让她留在愚园路473弄3号,也就没什么意义。与其让胡孝民不高兴,不如送个顺水人情。
晚上,胡孝民到家后,跟顾慧英说起此事。
刘妈的事情出来后,胡孝民对顾慧英的行为有所疑惑。
事情反常必有妖,顾慧英猜到陈佐成的身份,为何会告诉刘妈?刘妈拿到上级的指示,为何不告之顾慧英?
中统在上海,不止顾慧英和刘妈吧?为何不让其他人打电话?
这些问题在胡孝民脑海里不停地打着转,他心里其实有一个不想面对的答案:顾慧英根本不是地下党,甚至是真正的中统。
这个答案让胡孝民心惊肉跳,如果顾慧英是中统,自己的身份极有可能暴露。
从顾慧英一惯的表现,他不敢相信。
胡孝民凡事总喜欢作最坏打算,既然顾慧英有可能是敌人,就要作好她是敌人的应对方案。
胡孝民躺到地铺上,突然说道:“我跟渡边义雄说了,明天把刘妈的儿子送来。”
他知道顾慧英没睡,她是一个优秀的特工,不管什么时候,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惊醒。甚至,睡觉的时候,她也是睁着一只眼睛的。
顾慧英翻了个身,惊诧地说:“什么?刘妈的儿子?”
刘妈之所以承认身份,是因为她儿子落到了日本人手里。否则,她宁愿自己殉难,也绝对不会出卖组织。
胡孝民说道:“我向渡边义雄建议,刘妈最好的归宿是打入中统,而不是留在我身边。”
顾慧英喃喃地说:“你的意思,是让刘妈回重庆?”
胡孝民轻声说道:“这或许是最好的办法,她儿子会留在上海,或许能住在家里,但要由特高课监管。”
顾慧英叹息着说:“骨肉分离,刘妈有罪受了。”
胡孝民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是刘妈的最好结果了,能回重庆,甚至还能做双面间谍。中统有些想传给日方的情报,可以通过刘妈这个渠道。
只要刘妈不反共,胡孝民还是愿意给她留条活路的。毕竟,她还有个没长大的儿子。
第二天早上,顾慧英比往常提前了一会下楼,她要先与刘妈沟通。
刘妈喃喃地说:“回重庆?”
顾慧英安慰道:“这是最好的结果,你儿子留在家里,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长大了,还能在上海工作。”
刘妈轻声问:“如果我走了,回门计划怎么办?”
顾慧英迅速朝后面看了一眼,手指放在嘴唇上,轻声说道:“嘘,他在家不能谈此事。你必须走,否则胡孝民不会放过你。”
刘妈一脸期盼地说:“好吧。我能多待几天么?自从来上海,与儿子一直没见过面。”
任何一个当母亲的,都希望能与子女待在一起,时间越长越好。
顾慧英想了想,说道:“我问问孝民吧,应该可以,但也不能太长,估计二三天也是行的。今天我跟孝民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你带着儿子去转转。另外,给他多拍几张照片。”
胡孝民和顾慧英走后不久,有一个男子带着刘妈八岁的儿子到了愚园路473弄3号。他们母子已经有两年多没见面了,看到熟悉的身影,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刘妈今天特意收拾得很干净,梳了头发,换了件很少穿的时髦衣服。平常穿布鞋,也换成了皮鞋。脸上,还擦了点胭脂,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刘妈和儿子坐着人力车去大新公司,那里有很多好玩的玩意,她今天要好好陪儿子。哪怕身后跟着一名日本特务,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心情。
刘妈原本觉得,自己应该会玩到下午才回去。然而,快中午时,她在大新公司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冯香莲。
冯香莲现在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政治交通员了,她与转运人员接头,都会选择在公众场所。今天有个要转移的同志住在附近,她就选择在大新公司接头。
刘妈看到冯香莲后,顾不上儿子,马上走到后面的日本特务面前,低声告诉他:“那边有个共产党,穿花格子衣服的,扎了个马尾。”
日本特务池田寅洽郎低声吼道:“不要耍花样。”
他的任务是盯着刘妈的儿子,除此之外,任何事情都与他无关。
刘妈被池田寅洽郎的死脑筋气坏了,她也知道池田寅洽郎的任务盯着自己和儿子。可冯香莲突然出现,这是上天给她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既然池田寅洽郎只盯自己,那自己盯着冯香莲,岂不变相盯着冯香莲了?
刘妈今天特意打扮了,还带着个小孩,把冯香莲迷惑了。她在走出大新公司,准备回到住处时,才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此时的冯香莲,也没发现,跟踪自己的是刘妈。她甚至都不知道刘妈有个儿子,今天刘妈的变化很大,完全没往这方面想。
后面的池田寅洽郎,也发现了冯香莲的异常。他在挣扎,到底是抓共产党,还是继续跟着刘妈。
刘妈再次走到池田寅洽郎面前,诚恳地说:“我在这里等你,请务必抓住她,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下党。”
池田寅洽郎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行的办法,他指着刘妈儿子说:“不,我要带着他一走去。”
刘妈没有丝毫犹豫:“可以。”
池田寅洽郎牵着刘妈八岁的儿子,迅速朝冯香莲逼近。冯香莲此时已经察觉,她走到路边的里弄。
池田寅洽郎加快脚步,最后拉着小孩大跑,一边跑,还一边掏出了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枪:“站住,再不站住就要开枪了。”
“砰砰!”
察觉到冯香莲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池田寅洽郎终于开枪。他才不管这里是不是租界,只要能抓地下党,先开枪再说了。
刘妈的儿子被枪声吓得蹲在地上,池田寅洽郎终于顾不上他,迅速跑到了前面的拐角处。然而,除了地上留着的一滩鲜血外,哪还有冯香莲的身影?
ps:今天晚上那章可能会晚点,下午要开几小时的车。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