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zih精华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第一千零五十二章,天啓之預兆分享-zgii8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贝利亚和塔列朗的努力有了些许回馈。
卡塔琳在马林堡撞得头破血流,女沙皇不得不放弃从马林堡获取足够的资金,但她最终还是保留了一部分底线,并没有出卖基斯勒夫的宣称亦或者是按照那些商人领主的要求认养一个属于罗曼诺夫家族的养子,女沙皇在马林堡大公舒尔茨的支持之下选择居住在了马林堡,作为一位圣域强者接受舒尔茨供养,但也接受他的驱策。
同时,卡塔琳和莱恩还有维罗妮卡达成条件,以女术士集会所荣誉客座教授的身份享受多一份钱粮供给,而作为代价,她和莱恩暗中达成协议,将在“合适的时机”回归基斯勒夫,而在此之前,她不再过问基斯勒夫的事情。
现在,旧世界享受起了一场极为难得的和平,在莫特金入侵之后,整个旧世界陷入了宁静之中,尽管战争从未结束,可至少大部分秩序种族都已经有资格享受来之不易的和平了。
帝国历2516年年初,寒冰巫师塔传出一个消息,军情七处宣布嘉兰议会副议长女术士特蕾莎怀孕并将生下一个女孩,莱恩宣布将这个私生子合法化,给她取名为希儿-特洛维克。
一位名叫艾登-胡巴德的农奴在帕拉翁公国灰色山脉深处打猎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支亡灵大军正在山脉中聚集,他的报告立即引起了东部战区总督的重视,第二元帅弗朗索瓦公爵亲自率军击破了吸血鬼男爵阿拉纳克-冯-卡斯坦因的大军,艾登-胡巴德也因此得到了全国嘉奖甚至惊动了湖中仙女,莱恩亲自册封他为骑士,这是一次越级提拔。
事后证明这果然是巫妖王阿克汉的又一次试探。
然而这个农奴似乎是因为太过于得意了到处吹牛逼和急于展现自己,结果刚刚当上骑士仅两周时间,就在深入山脉内部清剿亡灵军队时阵亡,他靠着战马踢翻了一头殭尸,这位艾登兄弟得意洋洋于自己的军功,决定下马砍下这头殭尸的首级,展现自己的武勇和荣耀。
结果这头殭尸并没有死,在骑士下马时抓住机咬断了他的脖子,这位幸运儿直接在成为骑士后的第一场战斗中宣告阵亡。
无论这位兄弟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他都沦为了全世界的笑谈。
年中,一位绿皮军阀屠灭者-阿兹汗现身于世界屋脊山脉北方,在入侵帝国北方中一开始取得了一系列大胜,并展现出了绿皮中非常罕见的战略战术能力,然而在深入帝国境内的奥斯瓦尔德之战中,屠灭者-阿兹汗在和猎豹骑士团大导师维尔纳-冯-克雷斯塔特冠军对决到要分胜负的关键时刻突然呆滞不动,猎豹骑士团大导师维尔纳十分困惑,但立即抓住机会将阿兹汗斩首,绿皮大军随之崩溃并被剿灭。
事后帝国方面发现这位绿皮大军阀头上戴着的正是死灵之主纳伽什的神器冠冕——巫术之冠,于是帝国方面立即派人将巫术之冠送回首都布伦瑞克封印起来,据说大炼金师盖尔特有办法将巫术之冠彻底封印。
然而就在送回布伦瑞克的途中,护送军队被一支亡灵精锐突袭,最后的吸血鬼伯爵曼弗雷德-冯-卡斯坦因杀死了护送巫术之冠的一队摩尔骑士、永恒之光骑士和金镰骑士,夺走了巫术之冠,并消失在了北方的混沌荒原中。
这件事使得整个旧世界蒙在了一层阴影之中。
同年下半年,霍克领大男爵、选帝侯艾德布兰德-鲁登霍夫的嫡长子康拉德-鲁登霍夫突然患上了重病,爱子心切的选帝侯亲自赶来努尔,但努尔的所有医生、药物或者是法术都没有办法治愈如此严重的疾病,此时一位身穿着长袍的神秘人出来表示自己的药剂能够让康拉德痊愈。
选帝侯本来已经答应,但这时艾曼诺莉女爵的嫡长子弗雷德里克却看穿了神秘人的伪装,原来神秘人就是纳垢神选冠军疫医费斯图斯-水蛭领主,在慌乱中费斯图斯逃走了,而康拉德-鲁登霍夫最终靠着弗雷德里克手中的木精灵浆果酒得以痊愈。
帝国历2517年,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之后,莱恩发起了一场新的远征,这场远征兵分两路,一路进攻诺斯卡,骑士王亲自率领大军对诺斯卡进行报复性进攻,劫掠并烧毁了沿海的大部分诺斯卡蛮族定居点,这一仗几乎让世界行者军团全灭,流浪者-乌弗瑞克仓皇出逃,成了真正的“流浪者”。
另一路由卡拉德元帅、罗科索夫斯基元帅东进与厄伦格拉德的劳恩元帅汇合,准备进行大战,罗科索夫斯基元帅制定了“东普拉格战役计划”。
战役持续了两个月,结果是彻底收复了林斯克河以南的基斯勒夫领土,并在基斯勒夫本地人的帮助下对三座重要城市进行了永固军事要塞化的建设。
刚刚崛起的巨魔王索隆格在巨魔国度被卡拉德、劳恩和罗科索夫斯基三位元帅击败,巨魔王被骑枪刺穿十三处,身中三十多剑都没死,只是被赶到了哀恸山脉以北,舔舐伤口等待卷土重来的机会。
这一系列战役被历史学家统称为“莱恩犁庭”,被认为是布列塔尼亚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骑士王莱恩辉煌军事生涯的又一场杰作。
2517年年中,吸血鬼领主扎卡里亚斯率领一支庞大的亡灵军队袭击了威森领,就在努尔援军尚未赶到,守军已经损失过半的时候,另一支亡灵军队的出现令守军几乎绝望,但这只军队却是由莱巴拉斯女王卡莉达率领的古墓王军队,这样两支军队合力击破了扎卡里亚斯。
米登领境内,野兽人传奇兽王、圣域实力的独眼-卡扎克宣布加冕德拉克瓦尔德至尊兽王,它发誓将会为三王会战报仇雪恨,并立即出兵摧毁了数个德拉克瓦尔德森林附近的村庄,然而随着鲍里斯-托德布林格大军的到来,在三王会战中受到致命损失、几乎丧失所有精锐部队的野兽人无力和白狼城大军作战,只能被迫撤入德拉克瓦尔德森林深处。
这一年的年底则是由一场史诗般的大会战宣告落幕,当卡尔-弗朗茨皇帝例行率领军队清理首都附近血松林的绿皮哥布林蜘蛛部落时,正好遇上了哥布林大军阀,自封新任“蜘蛛王”的拉克尼科的绿皮大军,双方在血松林列阵,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大会战。
卡尔-弗朗茨皇帝将大部分行省步兵和少量精锐大剑士作为诱饵,自己亲自率领弗朗茨近卫大军团躲藏起来,在绿皮和瑞克大军交锋之后,逐步投入精锐好引诱绿皮大军全军进入自己的陷阱。
计划非常成功,绿皮们急于吃掉面前的人类军队很快就投入了所有兵力,就在帝国军队抵挡不住时,皇帝亲自率领瑞克禁卫、弗朗茨近卫大军团和闻讯赶来的狮鹫骑士团进行反冲锋并彻底击溃了绿皮的士气,可就在眼见着帝国军队即将胜利的时候,蜘蛛王拉克尼科率领着援军赶来并以小waaagh!法术击中了皇帝,差点让皇帝当场毙命。
最危险的时刻死亡之爪站了出来,这头巨型狮鹫以一己之力守护皇帝直到皇帝恢复意识,随后皇帝重新骑上死亡之爪,从空中跃下使用神锤盖尔-玛拉兹一锤将蜘蛛王击毙,宣告这场史诗大战的结束。
也为帝国历第2517年画上了句号。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
帝国历第2518年如期而至。
2月份,穆席隆公国,芙蕾雅古教堂区。
正义教会西布列塔尼亚地区牧首,阿尔弗雷德-达米安-维恩正在引导着众人祷告,在他的努力传教之下,穆席隆地区信仰正义教会的平民数量相当不少,尽管湖中仙女教会依然掌握着国教地位,但阿尔弗雷德在穆席隆算是最受欢迎的人之一,这位牧首毫无架子,喜欢和所有阶层的人交流,而且致力于保卫地区安全和提供一部分基础教育,他开办的教会学校让很多自由民的孩子甚至是农奴的孩子得到了受教育的机会。
这一天阿尔弗雷德一如既往地给孩子们上完课,做完祷告,然后返回神殿之中。
阿尔弗雷德今年也已经四十多了,他也开始留起了长须,这些年作为教会之内的后起之秀,阿尔弗雷德一向被认为是维克马大主教的“私人”,也是正义教会在布列塔尼亚的最重要棋子,但正如莱恩所说的那样,阿尔弗雷德最舒服的地方在于他是白手起家,拥有一块白地,因此阿尔弗雷德可以尽情地按照自己的设想来构造和建立一个新的组织。
而维克马大主教也在这点上为阿尔弗雷德尽量开了方便之门,并竭尽所能地阻止了正义教会那一整套非常臃肿和繁杂的体系影响到了山的这边。
不过阿尔弗雷德也有自己的烦恼。
在祷告完毕之后,阿尔弗雷德的思维很快就想到了别的事情。
第一件事就让阿尔弗雷德感到头疼不已,那就是他的儿子,布鲁斯-维恩今年不过四岁,就已经被发现拥有魔法天赋。
在这个世界,拥有魔法天赋可不是什么好事啊,这种孩子会被当做怪物在同龄人中被排斥,更重要的是还会面临一个两难抉择,要么被湖神女巫莫吉安娜殿下带走,要么就必须将孩子送到国外的魔法学院去就读。
阿尔弗雷德两件事都不想干,他想将自己的儿子留在自己身边教导,但这是注定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本来阿福肯定要将自己儿子送到帝国皇家巫师学院去就读,可最近布列塔尼亚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五位幼年被从父母身边强行带走的魔法男童,居然在时隔十几年之后回到了家乡,他们成为了“神的使者”。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可这五位回归的男童实力强悍得不可思议,而且更是被湖中仙女教会宣传为“布列塔尼亚之子”骑士,地位和享有各种特权的湖神先知等同,实力全部是传奇巅峰,半只脚已经迈入了圣域境界,一步登天!
原来被女神带走的男童并不是永久失踪!还是有男孩能够通过考验,返回凡世,并且完成惊人蜕变的!
为人父母者的本能影响着阿尔弗雷德,即使身为牧首和神职人员,阿尔弗雷德当然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得到最好的培养和教育。
头疼啊,万一孩子回不来又怎么说?阿尔弗雷德还在头疼,他麾下的圣武士们送来了一个紧急情报:“牧首大人,布伦瑞克方面的紧急消息。”
“紧急消息?”阿尔弗雷德接过信件,发现上面盖着维克马大主教的泥封。
这显然是重大事项,阿尔弗雷德脸色剧变,他立即将信封拆开来。
“发生了什么,牧首阁下?”圣武士等待着阿尔弗雷德的反应。
西布列塔尼亚教区的牧首将信件反复地看了好几遍之后,两条金色的眉毛扭成了一团:“很不妙的消息,一支数量巨大的混沌战团,由混沌大军阀恐虐神选格拉克索尔-火斧率领的大军进入了帝国境内,大主教得到吾主的启示,必须在这支混沌大军亵渎和在大森林中摧毁古老的封印之前,彻底消灭敌人。”
“所以,大主教命令整个旧世界所有教区必须全部响应吾主的号召,派出军队参战。”牧首放下了书信:“很好,下令军队集结吧,我们也必须响应这场号召!”
“是!”圣武士立即应是。
整个芙蕾雅古教堂区开始忙碌起来,在多年之后,这里的军队第一次全部集结,他们将在阿尔弗雷德牧首和数十位圣殿骑士、医院骑士的率领之下,准备越过灰色山脉,前往布伦瑞克,和正义教会大军汇合。
不过在这之前,阿尔弗雷德要先前往吉恩城,在那里面见骑士王,告诉他这件事。
牧首没有任何耽搁,他仅仅和妻子还有孩子简单地告别,立即换上了一匹快马,动身前往公爵城堡。
四天之后,莱恩的公爵城堡,会客室。
“正义教会向全世界召集大军?”骑士王莱恩如今越发气度沉稳非凡,他站在琉璃窗之前,看着城堡外的风景,背对着阿尔弗雷德:“这可……真是少见。”
“确实很少见,陛下。”阿尔弗雷德现在已经不敢直接叫莱恩为好朋友了,西布列塔尼亚教区的牧首只能认真地说道:“作为牧首,我必须响应维克马大主教的征召,陛下。”
“这没事,你尽管放心地去。”莱恩微微点头,和骑士王却没有转身,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敌人的具体位置在那里?”
“在奥斯特马克的暗影森林那里,我们需要渡过塔拉贝克河。”阿尔弗雷德拿出了书信交给奥莉卡,奥莉卡转交给了莱恩:“据说森林深处有古老的封印,可以追溯到救世者时期,曾经封印了几件混沌神器和几只强大的混沌魔物,我们必须阻止他们。”
莱恩浏览了一遍维克马大主教的书信,据说原本封印很稳定,但最近情况开始出现了变化,世界的魔法之风,出现了变化,许多封印都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混沌势力越发猖獗。
旧世界诸神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神谕一个接一个下达。
此为……天启之降临!
而阿尔弗雷德的出征,就是一个预兆。
莱恩捏紧了手中的书信。
比预计来得早啊!
古圣的伟大守护,正在开始走向完全失效!
“去吧,阿福!”莱恩终于转过身。
“愿女士和正义之神,保佑你!”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