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q2l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巨星閃耀時 起點-第八百八十七章 爲他而戰熱推-nsi8f

巨星閃耀時
小說推薦巨星閃耀時
谢候收到了训练计划,他粗略地看了眼。
训练的总时间不变,但无球训练比有球训练多出了90分钟。
而且,每天在原定的四餐基础上加餐一顿。
谢候发现了计划表上的空白处——早晨。
过往,谢候即使早上不安排训练也会想办法出出汗。
跑步、打球、健身房撸铁,都是他的选择之一。
他决定通过一个“早餐俱乐部”形式的加练来弥补丢掉的有球训练时间。
训练量突然比过去增加了二分之一,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他不清楚。
他担心出现状况,又给阿历克斯·桑宁打电话问他如果在早晨增加有球训练会怎样。
“如果你坚持得住,我支持你这么做。”他说。
如果只是坚持与不坚持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
谢候乐观地想,他开始实施全新的训练计划。从季前赛训练营第四天开始,他便是全营最勤奋的人。
教练组听说了他的训练方法,还特意来问了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谢候表示无碍,还说什么热爱训练,勤奋刻苦从他做起的怪话,硬是给训练营掀起了一股不正当的加练之风,让基里连科和小奥尼尔好生苦恼。
他们看着别人加练,手头痒痒,想模仿学习,身体条件却不答应。
都是后背有恙,膝盖不妥的病友,想逞强都不成。
他们看着谢候的训练,羡慕又奇怪。
羡慕的是谢候的精力与健康,不是十足健康的人,承受不住这强度。
奇怪的便是谢候为什么要如此训练?
基里连科的印象里,谢候不是那种会给自己训练加量的人,他有丰富的业余爱好,篮球不是生命中的全部。
这是基里连科对谢候疏于关心的结果。
从2008年开始,NBA的事业便是谢候的生活重心,他的一切以NBA为中心,其他的业余兴趣爱好都比不过球场上的事情。
“至于吗?”
中午练完,谢候靠在墙上大口喘息的样子让基里连科出声问。
谢候不解释他至不至于这么练,反问道:“羡慕吗?”
“羡慕。”
基里连科干脆地说。
“至于。”
谢候回答,虽无其他的解释,这就已经够了。
说来,他们现如今的一切变化,问题的核心都在于基里连科和小奥尼尔遭遇重伤。如果他们健康些,说不定他们已经六连冠了。
谢候不爱做无谓的设想,就是AK和小奥的伤确实让他惋惜。
完全可以说,步行者几年来遭遇的伤病改变了NBA的历史进程。
第四日的对抗赛,谢候与后卫与侧翼们的高位配合变频繁了。
他的身体可能抵挡不了防守者的追赶,但只要用心去做,总有效果。
今天的对抗赛,谢候的队伍终于取胜。
他的得分依然在10分左右,不多不少,单场12次助攻是几场对抗赛下来最高的一场。
训练营第五日,谢候大爆发。
一个人拿下40分,队友没体验,对手没指望,缔造了场大屠杀。
训练营第六日,谢候第一次和泰·吉布森组队。
谢候对吉布森的印象,来于第一面的敷衍与冷淡。
吉布森对谢候的态度无所谓到好像他才是球队的老大,而谢候是个刚进队没什么牌面的次轮秀甚至落选秀。
没人告诉吉布森那样对待谢候的态度是不对的,如果不是谢候宽仁,像他这种不开眼的菜鸟已经被整死了。
好在,步行者队中虽然老将多,愿意花时间和心思恶搞菜鸟的就阿泰斯特一个。
今年的阿泰斯特拥有了中国古代国王的忧愁。
他每天起床刷牙吃早餐再踏进球馆,首先要做出来的决定是“今天宠幸谁好呢?”
四个菜鸟,他一个人“照顾”不过来。
吉布森很特别,他有点像丹尼·格兰杰,安静,沉默,不爱说话。
和格兰杰不同,他有一张拦路抢劫的悍匪脸。
外貌凶悍,却沉默寡言。
谢候第一次和他配合,发现他的运动能力被低估了。
接着,他找吉布森打低位。
丫的选秀模板是文·贝克,低位能力应该不差?可是他的身体看起来就不像是低位很强的样子。205公分的身高,不足95公斤的体重。
这点体重,连联盟里的二号位与三号位都不如。
果然,吉布森的低位进攻表现得让人失望。别说文·贝克了,他的低位进攻派不上用场。训练场上打不了队友,实战中也打不了对手。那个把他的选秀模板选为文·贝克的球探应该抓到伯德的办公室枪毙一百遍。
伯德选择他应该也不是看重他的低位进攻。
谢候很快发现了吉布森的其他优点,对篮板球的渴望超出想象,身板虽然弱,运动能力强,移动算得上快,拼进攻篮板拼的极其凶悍。
稍不留神,他就会抢下进攻篮板,让所有看轻他的人发自内心地——“逮!你还说你不是野兽派?”
他冲抢进攻篮板的时候,可能是与他的外貌最贴切的时候。
狂野,凶悍,猛如虎。
可是,他依然提不起精神,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束缚着他一样。
谢候不认为这是性格原因,他可能腼腆或者内向,不应该摆出无精打采的样子。
那场对抗赛,谢候他们输了。
他特意去找锡伯杜,让他明天再次把吉布森安排到他的队伍里。
就算谢候提议主力打替补,锡伯杜都同意,让吉布森继续和他当队友的事情根本用不着考虑。
隔了一天的训练师,吉布森的情绪没改变,他的精神状态糟糕极了。
尽管他看起来随时可能睡着,但他的表现还是反应出了他的技术特点。
对篮板球的冲击力是个相当值得重视的亮点。
臂展出众,运动能力惊人,防守端的习惯极好。
伯德看重吉布森的,绝不是他那个狗屁模板,而是这些可以通过集锦反应出来,作为他的队友感受更深刻的优点。
他的情绪太低落了。
谢候认为他不是一直这样,如果他在大学的时候就这么丧,伯德可能不会选他。
他的精气神太容易影响队友了。
这一战,谢候所在的球队再败。
“Taj,可以和我聊一聊吗?”谢候问。
吉布森脸上写着介意,嘴上非常不诚实地说了不介意。
“你有什么难处吗?或者烦恼?如果有,可以跟我说说,兴许我可以帮你。”谢候轻松地说。
吉布森问了他一句:“你可以让死者复生吗?”
他认真得不像是开玩笑,谢候不确定他的用意,用调侃的方式说:“如果我可以让死者复生,我就不打球了。”
“那我没事了。”吉布森说完又沉默了。
要人当着还不熟的队友的面说出心事确实很难,谢候回公寓后托人打探消息,很快便得到答案。
吉布森6岁的侄子在训练营开始前因病去世了。
可以确定的是,吉布森非常疼爱那个侄子,但人死不能复生。
谢候继续让锡伯杜把他们安排到同一支球队。
他们继续打对抗赛,输多胜少。
谢候很少再变身成超人将对手一拳打爆,熟悉高位轴心的角色,熟悉新的队友,这些事情需要时间。
谢候更加频繁地和吉布森交流。
有时候阿泰斯特想恶搞菜鸟,谢候会示意他去整别人。
渐渐的,吉布森和谢候的关系好起来了。
他们的交流变多,吉布森为谢候的实力与风度折服。他明白,谢候不需要向他示好。谢候才是这支球队最重要的人,他不需要讨好任何人。
如果不是真的关心他,他不会这么做。
吉布森慢慢地对谢候没了防备,脸上开始有笑容。谢候错了,吉布森不是格兰杰那样的人,他不内向。
他只是腼腆,而且单纯。
训练营的最后几天,谢候和队友去夜店喝了些酒。
谢候与吉布森坐在一边。
男人单独待着,有酒作陪,这是最容易吐出心声的时候。吉布森趁着酒意,说出了他的伤心事。
“他才6岁,还没认识到这个世界就离开了,生活不该是这样的…”六尺九的爷们当着谢候的面哭了出来。
谢候五味杂陈,听别人述说不幸是很怪异的。他是一个感性的人,吉布森情绪失控,他看得鼻子一酸,好在将近30岁的人生让他练就了极好的自制力。
他控制住了泪水迸发。
“Taj,人死不能复生,纪念他的最好方式,是在今后的每一天为他而战。”谢候轻声说,“你可以带着他看看这个世界是怎样的。”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