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2lq精华玄幻小說 天庭小獄卒討論-第3502章 魁隕的悲慘往事讀書-e0zor

天庭小獄卒
小說推薦天庭小獄卒
“认清现实之后,我觉得,我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回到属于我的世界。”
在思考默默思考的时候,魁陨继续说道。
“这个想法也和祖瞳不谋而合。”
刘浪暗暗点头。
“可是,我的力量用一点少一点,自己寻找出路的话,可能路还没有找到,力量就耗尽了。”
魁陨叹了口气,说道。
“所以,你决定培植一支势力,让这支势力帮你寻找出路,而这势力就是建立了大乾皇朝的乾族。”
结果魁陨的话茬,刘浪推断道。
“你怎么知道?”
魁陨一脸问道。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和你的做法一模一样。”
刘浪耸耸肩说道。
“你的朋友?也来自高等世界?他回去了吗?”
魁陨愣一愣,随后兴奋地发出了灵魂三连问。
“这个嘛……先说你的事,说完了,我们再讨论其他。”
刘浪显然不会跟什么跟魁陨讲。
“好,先说我的事。”
这一刻,魁陨对刘浪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
他与刘浪谈判,原本的目的,也只是让刘浪帮他解除永生之地对他的束缚。
可是,刘浪却有一个和他情况相似,同样来自高等世界的朋友,如果那个人已经回归属于自己的世界,那意味着,刘浪很可能知道,通往高等世界的道路。
这才是最大的惊喜!
“当时,乾族恰好在和别族的争斗下战败,不得已退到星空边缘,继而发现了星空边缘的永生之地,在我看来,乾族就是上天送给我的,于是,我着手打磨乾族,几十万年之后,乾族的实力,已经可以称霸这片星空。”
“眼见着时机成熟,我命令乾族走出永生之地,去统治这片星空,因为,只有统治了这片星空,才好帮我寻找通往高等世界的道路。”
“乾族统治星空的过程很顺利,有我赐予他们的机缘做支撑,很快,大铭皇朝就被推翻。”
“可是,随着乾族成为这方世界的主宰,他们的心态变了,他们不甘心再被我驱使,他们用我教给他们的方法,囚禁了我。”
“但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五百多万年之后,大乾皇朝土崩瓦解,穷途末路的乾族,不得不重新退回永生之地。”
“他们企图从身上继续榨取价值,好完成所谓的复兴,但我再也不会相信这帮言而无信的人了。”
“我假装就范,但最后反戈一击,成功覆灭了乾族,但是,我也因此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不得不放弃原本的肉身,你们看到的这具身躯,其实,真的是乾皇,只不过,被我占据了。”
听完魁陨讲述的这段历史,刘浪,宋友良,范嘉终于明白,大乾皇族为什么会突然崛起,最后却又销声匿迹了。
“那前面那座雕像又是怎么回事?”
刘浪问魁陨。
要知道,魁陨从一开始,就在千方百计地诱导他们打碎那座雕像。
“这个……”
魁陨满是纠结。
“如果你觉得不能说的话,那就算了,反正我们能等,但是你嘛……”刘浪上下打量着魁陨,无所谓得说道。
“我……”
魁陨看了看自己即将崩溃的肉身,终于下定决心,“既然说了那么多了,我也不介意再说一些,当年,乾族就是用这具雕像封印,虽然乾族已经被我灭了,可是,雕像还在,所以,我仍旧走不出永生之地。”
“哦?”
刘浪早就预料到那雕像不凡,却没想到这么不凡,竟然能够帮助乾族,镇压魁陨。
“冒昧的问一句,你当年被封印的时候,是什么境界?”
刘浪目光闪动问魁陨。
“神王巅峰!”
魁陨咬着牙说道。
按理说,以他当年的巅峰实力,不该被自己培植出来乾族封印,可怪就怪,他太过大意了。
他以为乾族不敢有半点忤逆之心,可现实却狠狠地扇了他一记耳光。
“难怪魁陨能搞出一个大乾皇朝,而祖瞳只能搞出一个瞳族,原来境界上面有着差距。”
刘浪曾经问过祖瞳的境界,祖瞳的回答是神王后期,相比于魁陨的神王巅峰,看似只是一个小境界上的差距,可是境界越高,境界之间的差距就越大。
也就说,祖瞳跟魁陨根本没法比。
不过,两个人也有一样的地方。
那就是都被自己培植的势力,给毁了。
“如果你当年真是神王巅峰的话,那你让我们去打破雕像,可就是害人了。”望着魁陨,刘浪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可能?我没有半点要害你们的意思啊!”
魁陨分辨道。
“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刘浪摆摆手,说道:“你看看我们三个是什么境界?圣主,圣主,天尊,你让两个圣主,一个天尊,去打破可以镇压神王巅峰的雕像,这不是把我们往火坑里面推吗?估计,我们还没碰上雕像就灰飞烟灭了。”
“是啊!”
“是啊!”
听刘浪这么一说,宋友良和范嘉也警觉起来。
这可是镇压神王巅峰的雕像,光是想想,就让人胆寒。
刚才,魁陨把自己讲得那么惨,他们甚至动了恻隐之心,现在想想,还真单纯,差点就掉到坑里了。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这雕像就只对我一个人有效。”
听到刘浪的担忧,魁陨连连摆手,并解释道。
“只对你一个人有效?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鉴于窥探之前说过的那个谎话,刘浪根本不敢相信。
事实上,包括刘浪所讲的培植乾族,最后又被乾族反噬,刘浪也只是将其当做一个故事来听。
“我说的都是事实。”
如果还有眼睛,那魁陨现在肯定已经急得掉眼泪了。
“好吧!我还有一件事没说!”
见刘浪,宋友良,范嘉根本不往前走,甚至有了后退的趋势,魁陨觉得继续摊牌。
“我就知道。”
刘浪撇了撇嘴,说道:“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赶紧说出来,谈生意嘛,就得开诚布公,你老是藏着掖着,我们怎么敢出手。”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