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隋末之大夏龍雀 愛下-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又是一個楊廣?閲讀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灰尘散尽,盖苏文面前出现一个硕大的洞口,城门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城门后面的巨石也被炸飞,或是化成细小的石块,或是被击到数丈之外,偌大的辽东城,这个时候终于洞开了硕大的缝隙。
盖苏文好像已经看到了大夏骑兵蜂拥而入的场景了,一个城门失去了城门,就好像一个美女失去了衣服一样,就这样敞开在大庭广众之下。
“进攻。”果然,城外响起了一阵欢呼声,城门被攻破了,摆在大夏面前,就是畅通无阻了,对于城门的反抗,这些人并没有放在心上,失去城墙的保护,这些人就是一群绵羊,而自己是老虎,对于这些绵羊还不是想吃就吃吗?
战鼓声响起,号角声吹响,进攻的命令已经下达,四个城门的十几万将士开始发起了最后的冲锋,战马飞奔,朝辽东城杀了过去。这又是一个三日不封刀的城池,这是一个比国内城更加庞大的城池,里面有无数的金银财宝,有无数的美女,正等着大军去搜刮,去抢夺。
盖苏文望着呼啸而来的骑兵,面色狰狞,他抽出金刀,对身边的将校大声吼道:“敌人已经攻进来了,若是不反抗,不仅仅你们会死,就是你们的家人也会死,你们的妻女将成为敌人的玩物,将士们,冲上去。”说着自己就翻身上马,第一个冲了上去。
“为了我们的家人,一起冲上去。”身后的将校们也知道这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了,若是这个时候不反抗,真的像盖苏文所说的那样,自己死了,自己的家人也要死。
大量的兵马跟随在盖苏文身后,纷纷朝大夏骑兵杀了过去,这些人已经上船了,想要下船几乎是不可能的,大夏是不会饶了手上沾满中原将士鲜血的敌人,唯有反抗,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保住自己家人的性命。所以在长街之上,厮杀的很激烈,大夏骑兵没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盖苏文也知道骑兵的厉害,在长街上也设置了不少的障碍,用来延缓骑兵的速度,失去速度的骑兵,在城池之中,还真的不如步兵来的锋利。
高句丽士兵无疑是阴险,在敌人失去速度之后,开始对大夏的战马动手,战马发出一阵阵嘶鸣之声,有些战马摔倒在地上,连带着士兵也变的毫无反抗之力,就这样轻松被敌人收割了性命。短短半个时辰,大夏骑兵仍然奋战在城内数十步的位置,动弹不得。
偏偏城墙上仍然有利箭射来,将士们都陷入前后夹击的局面,死伤甚多,李大等人率领兵马左冲右突,数万骑兵在狭小的空间内,无法形成人数和速度上的优势,伤亡的比例逐渐增加。
“陛下,敌人反抗的很激烈,进展不大,将士们伤亡很惨重。”李十三飞奔而来,大声禀报道:“其他的几个城门也是,程咬金和罗士信、尉迟恭三位将军也是如此。”
“这个盖苏文都到这种地步了,居然还不死心。”李煜冷哼一声,他看见远处城墙上的敌人,仍然有敌人在射箭,当下指着城墙,说道:“派出重甲骑兵,在前面冲出一条道路来,然后攻下城墙,我们就算是慢慢耗死他,城门都已经打开了,难道他还能翻出花来成?让罗士信他们也这么干。”
“是。”李十三不敢怠慢,赶紧传令不提。
随着城门被攻破,主动权已经掌握在大夏手中,李煜的兵马随时会攻入城中,而城内的盖苏文想要夺回城门的控制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 的 叔叔
重甲骑兵并不多,分散到每个城门两千人,能发挥作用的更少,面对这些武装到牙齿的重装骑兵,盖苏文没有任何办法,战线再次前进了百步的距离,重甲骑兵这才停了下来。不是重甲骑兵威力不足,而是在周围的街道上,敌人太多,暗箭或者其他武器从暗中射来的太多,重甲骑兵可以抵挡弓箭,但抵挡不住一些重型武器,一旦被击中,被束缚在盔甲内的骑兵就要吃大亏。
不过,有了重甲骑兵的进攻,大夏在辽东城也就有了足够的空间,窝在城墙上,骚扰大夏骑兵的敌人很快就就被肃清的干干净净,李大也邀请李煜进了城池。
“耗费了这么多的手榴弹,才将城门炸开。”李煜站在城门口,他在这边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运输手榴弹,火炮虽然厉害,但重达千斤的东西,运转的十分困难,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想要同时进攻四个城门,还是手榴弹来的靠谱一些。
一声霹雳之下,城门被炸的粉碎,大夏骑兵趁机攻入城中,接下来的就是耗费一些时间,肃清城内的敌人了。
城墙上,敌人已经肃清,尸体都已经丢入城下,只有鲜血还没有干净,李煜站在城墙上,看着脚下的辽东城,这个时候的辽东城实际上和洛阳差不多,两条笔直的大道纵横交错,贯穿整个辽东城,位于正中间就是渊氏府邸。
在街道的两边,是无数店铺,住宅,星罗密布,虽然有些地方看上去比较残破,可也能看的出来,昔日辽东城的繁华。毕竟是渊氏的大本营,在中原没有入侵之前,这里是中原和辽东的中转基地,也不知道有多少商旅聚集在这里。
此刻,辽东城内战火再起,一场厮杀,街道上到处都是死尸,在远处,高句丽士兵已经依托商铺、民宅组建成一道新的防线,在千里镜下,李煜甚至能看见对面敌人惊慌的面容,有城墙保护和没有城墙保护到底是不一样的,人对城墙是有着依赖心理的。
“陛下,敌人已经组建了新的防线。”李大上了城墙,说道:“其他三个城门也都传来消息,敌人抵挡的很激烈,三位将军进展并不大,估计他们也已经组成了防线,准备和我们进行巷战。”
巷战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就代表着血腥,随时随地都有可能遭遇敌人的伏击,或是弓箭,或是战刀等等,谁也不会知道敌人的进攻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一念成婚
在这个陌生的城池里,坊市众多,小巷也不知道有多少,十几万大军进入其中,并不能产生多大的效果,甚至还有可能被敌人蚕食,在局部范围内,也许会遭遇敌人的优势兵力。在这种破旧的城池中,骑兵并不能很好的展开,伤亡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所以无论是罗士信等人也好,或者是李大也好,第一时间稳定战线,等待着李煜的命令。
李煜取了千里镜,望着远处的建筑,只见长街上敌人已经减少了许多,但街道上的障碍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许多,显然盖苏文已经做好了巷战的准备。
“收集火油、桐油等物,用投石车打进去就是了。”李煜略加思索,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扬鞭指着远方,说道:“他不是想对付我们吗?想要巷战,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辽东,是高句丽的地盘,是盖苏文的老巢,朕需要珍惜这个地方吗?烧,给朕一把火烧了辽东城。”
“陛下,这,这是不是有些残忍了,有伤天和啊!。”李大虎躯一震,脸上顿时露出惊骇之色,没想到李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辽东城内也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一把火下去,弄不好要将整个辽东城给烧焦了,多少百姓会死在烈火之下。
“放心,盖苏文不是傻子,我们将火油砸过去,他肯定会知道我们下一步打算,这个时候,你还会躲在暗处,准备算计敌人吗?”李煜摇摇头。
九天战帝
“陛下圣明。”李大连连点头,这种情况下,除非是傻子才会留在家里面,想来盖苏文发现大夏的计划之后,肯定会还有所改变的。
只要对方离开这些杂乱无章的建筑,大夏骑兵进攻起来就方便多了。
李煜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有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盖苏文若是自己主动走出来,和大夏决战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若是躲在暗处,准备算计大夏,那盖苏文就猜错了,李煜从来不会将敌人的性命当做性命的,一把火烧了辽东城也不是不可能的,大不了损失了一些奴隶而已。
火油、桐油等物很快就准备妥当,抛石机也架在城墙上,一桶一桶的火油从天而降,落在民宅之中,引起了一阵阵慌乱。
刺鼻的气息早就引起了高句丽百姓的注意,盖苏文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常,他带领兵马来带一处宅院前。
“这是火油啊!这个该死的李贼,他想火烧辽东城。实在是太恶毒了。”盖苏文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煜的到来,打破了他对中原人的印象,那个自以为天朝上邦,一向自以为礼仪之邦的中原王朝怎么和现实中的不一样呢?堂堂的大夏皇帝难道就不顾忌到城中的百姓吗?难道不怕以后会在史书上留下骂名吗?
更或者说,这是在恐吓自己?盖苏文脸上露出一丝迟疑来。他不相信大夏皇帝会做出这么惨无人道的事情。
盖苏文面色平静,他对身边的将士说道:“大夏皇帝这是在恐吓我们,辽东城内,这么多的百姓,难道他要尽数烧死吗?也不怕上天惩罚他。”天道好轮回,这个时代的人,还是相信上天的。
众将听了连连点头,毕竟一口气烧死这么多人,不是一般人可以下手的。他们也相信大夏皇帝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现在抛洒火油也只是为了吓唬一下盖苏文,逼迫盖苏文放弃巷战,和其决战的。
“发下安民告示,让城中的百姓配合我们,一起抵挡大夏的进攻,告诉他们,城池一旦被攻破,我们高句丽男人要做奴隶,被送到大夏开山凿石,修桥铺路,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而女人将成为大夏士兵发泄的对象。”盖苏文捏紧了拳头,若不是高句丽的实力太差,哪里需要如此,直接率领大军杀上门就行了。
得了安民告示的辽东百姓真的很配合盖苏文的命令,积威之下,无人敢反抗,甚至还认为盖苏文说的有道理,更加的仇视大夏士兵。
“陛下,敌人没有任何反应,看样子,盖苏文认为我们是在吓唬他。根本就没有将我们放在心上。”罗士信面色复杂的望着李煜一眼,然后快速的低下脑袋。莫说是盖苏文,就算是罗士信等人,也不会将李煜的计策当真了。实在是太疯狂了,准备火烧辽东城。
“命人写下告示,就算三日后,我们准备火烧辽东城,让城中的百姓、士兵主动来我们这边投降。”李煜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马鞭,摇摇晃晃,声音显得很平静。
“陛下仁慈。”罗士信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李煜威震天下,现在成为天下之主,而自己跟在后面功成名就,封妻荫子,背叛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也希望皇帝是一个仁慈之主啊,而不是一个残暴之君。攻打辽东城伤亡无数也不是他想要的,必要的时候火烧辽东城并没有什么错误,像李煜这样,提前通知才能显得仁君本色。
只是在人群之末的向伯玉却是摇摇头,经常干阴私勾当的向伯玉,为人就比较阴险,别人没有看出来的东西,向伯玉看出来了。皇帝陛下绝对不会有这样好心的。对国内百姓,李煜自然是有仁慈的一面,但什么时候对敌人的百姓也仁慈过了呢?到底是武将,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大量的纸张被投入城中,宣告着大夏皇帝的决定,原本还有些紧张的百姓们,见到告示之后,反而不再紧张了,盖苏文的话仿佛真的应验了一样。
盖苏文得到得到消息之后,顿时哈哈大笑,环顾左右,说道:“李贼果然不敢焚烧城池,这些中原皇帝总是自以为高高在上,讲究的是仁德,却不知道,这打仗哪里有什么仁德可言?真是天大的笑话,焚城之前,还要告知对方,某看对方又是一个杨广啊!”周围的众将也纷纷点头,言语之中多有嘲笑。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