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优美都市言情 燼神紀 txt-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踏足神土展示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其实,独孤篪与其一众分身之间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到了那外神界之后,便不再一起行动。虽然说大家走到一起,相互有个照应是不错,可这也会让人因为觉得有个依靠,而渐生懒怠之心,于修行并无太大的好处,还是独力应对困难与危机,才能让人更快地成长起来。
路还是要自己走出来的。那袁鑫与周桐几个也是一样的主意。
又是数月之后,总算是一切准备工作都就绪了。这一天,云福天宫,天星殿前,早已提前布置好的一方巨大阵台上,那阵心阵眼之中,已然安放好了许多的极品灵石,还有那一方通天盘。
盖世神通
独孤篪与一众即将要远行的弟子,早已立身于那阵台之上,静等着星老施法,启动这传送阵了。
而在那阵台四周,烬神纪中,能来送行的人都来了,这人群之中,尤其是那些个与独孤篪同辈之人,如齐闯,龙庭威等人,神色之中,自然有着向往之色。
所谓的好男儿志在四方,这烬神纪虽大,可给人的感觉,总象是自己家的后花园子一般,在这里,却是少了那种外界的危机,亦少了一种精彩,所以,对于这一班青年俊杰来说,还是向往那外界的天空,似乎只有在那里拼搏奋斗,才会有那种搏击长空的感觉。
这些个年青后辈的神情,自然落在那老一辈人眼中。他们心中所想,这老一辈人自然心里也是明白的很。
“你们这些小子也无须羡慕他们,如今,那定神榜上还不能录下太多人的姓名,等过一段时间吧,等那定神榜再壮大几分,便将你们的名字也录入其中,那时,你们想要出去,没有人会拦着你们。”说话的是伏老。
他说的那定神榜,还是独孤篪动意,在慕容施炼制的过程之中为其加入了器魂,器内空间,甚至是归真图。这么一来,这定神榜就变成了一件成长形的至宝。不过宝物初成,未经长时间的温培养育,其力稍显不足,如今,便只能录下独孤篪这几个将要外出弟子的名姓,其它的,就是伏老等人,也还得等这榜进一步成长之后才能够录名其上。
这所谓的录名,并不是简简单单地将姓名记录其上,而是以复杂的手段,将人的一段精魂原魄,一滴本命精血蕴养其中,而这一段精魂原魄,一滴本命精血,其效用,便是能够在那主人意外陨落之后,借着定魂榜的伟力,招主人天魂回归,再次孕育成胎重现世间。
虽然在这个过程之中,那所谓的修为,还须重新修练过来,不过那陨落前的道悟道感,以及此前记忆,却是半点也不会丢失,那修为恢复速度自然会是极为迅速。
当然,这个过程之中,那想要重生的存在,其生前修为越强,在这重生过程之中,所要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大,这些能量,自然要自这烬神纪源力中抽取。
传闻那外神界中,也有着与这定神榜效用类似的宝物,而能够录名其上之人,却是少之又少,究其原因,便是这外神界耗费不起这般庞大的源力。
“诸位兄长,小弟等先行一步,去那外神界中探一探路,期待着不久的将来与诸位在那外神界中重聚。”独孤篪哈哈一笑,对着龙庭威等一抱拳,再回过头来,对着一众师长深深一礼,以示辞行。该说的话之,之前已经说过了,此时倒是没有更多的话要交流。那灵儿等众人,也是随着独孤篪,向着众人行过了礼。
“好,你们几个也一路保重。”伏老了自笑了笑,挥了挥手。
大阵终于启动,那阵盘之中,一道粗大的紫色光柱真直冲天冥,透过界域壁垒,照入混沌之中,而独孤篪几人的身影,在那紫色光柱之中渐渐变的虚淡,忽地一闪,便最终消失无踪,再半刻后,那传送阵盘上光芒渐渐暗了下来,那通天的光柱,也自亮转暗,最后终归于无。
“终于还是走了啊。”仰望着那虚无的苍穹,伏老缓缓叹了一口气。不舍之意,终归是有一些的,与这些个弟子相处日久,相互之间,早已渐渐生出一种父子般的亲情了,情之所牵连,纵是天神,又哪能完全洒脱。
“雏鹰总要远翔,留不住的,伏兄还是看开一些吧。眼下,这烬神纪中万事千头,咱们怕是穷思极虑也难顾得周全,伏兄还是将精力放在这上面吧。”一旁,慕容施笑着安慰道。
寂靜 殺戮
“是啊,想一想就头痛。”伏老回过神来,也是苦笑着摇头。
“不过到也乐意,呵呵,你不看冥后他们,虽然这些日子累的够呛,一个个的那精神却是振奋无比,比之修为进阶还要高兴。”星老也笑着插言道。
“那是啊,眼看着一个神纪,在自己手中诞生,成长,壮大,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无上的成就。”伏老点头道,他说的却是至理。
之前何曾听闻过,神纪的运行,是人能够参与的,怕是人所能影响神纪大道运行的,便只有破坏一途吧,而今,能够参与到神纪建设这一事情中来,其实对于他们这些个神级强者来说,那种成就感,比之求取长生还来得大。
真正的长生毕竟缥缈,而神纪建设,却是实实在在,若以事业来论,这二者,前者求而不可及,而后者,奋斗却是能够见到实实在在的效果。
再者说了,这参与神纪建设,对于这些个参与者来说,一样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尤其是对于这些个神级强者来说,他们如今修已然极高,再想更进一步,那是难上加难,唯一的捷径,便只有悟道,而这悟道,又不是那般容易,能够近距离地观察天道运行变化,才是最好的方法。
可这若是以前,非是有大机缘,那里会有近距离观察大道运行变化的机会,只好借助一些近道奇地,奇物。比如那命涧,比如一些蕴含天道规则的混沌遗宝。可这些东西,其中所蕴含的天道规则却是极其稀薄,或是残缺不全,或是孤僻难明,参悟起来费力不说,所得也是有限,那敌得这参与神纪建设时,观察神纪天道变化运行来的直观系统。
我哥超强 界游
可是这样的机会,怕是只有这烬神纪诸强才有吧。
只是对于大道观察感悟,龙庭威这些人,限于修为级别不够的原因,却是得不到太大的益处,他们目前最主要的提升修为的方法,还是苦修与历练,这也是独孤篪等人去外神界的原因之一。
“啊。”一声痛呼声自林中传来,惊得那木枝间的鸟雀纷纷惊叫着飞掠而起。
这里是一片宽阔的峡谷,峡谷最低处是一条长河,白练也似,这河的一头,在那谷口不远处拐了个弯,于一壁立的巨岩处向左转去,而其另一端,却是蜿蜒地沿着山势渐上,直牵到那极远处的冰岭雪峰上面。
而这峡谷自河两岸向两边缓缓延伸开去,细密如毡的草地,缀着锦团似的一簇簇鲜花,亦在这缓坡上平铺开来,直到那坡势渐陡的山脚下忽然止住,换成了重玉叠翠的密林。
而方才那一声痛呼,正是于离此不远处的林中传递出来。林中,那痛呼声发出的地方,此处,四周差不多有百丈方圆的地方,本应是生就的高大古木的,目下却是如被飓风洗礼过一般,枝杆横叠,土石乱堆。可若真是那飓风所为,那百丈之外树木,地貌,却又是完好无缺。
就在这杂乱堆砌的木石土堆中央,此时正横躺着四道人影子,一男三女,这四人却也狼狈,大半个身子都被埋于那木石土堆之中,尤其是那男子,整个头颅都被卡在一根倒伏的巨木与其下突起的一块尖石之间,而方才那一声痛呼,便是自其口中传来,看此情景,那脑袋被大木压着,被尖石垫着,不痛才怪。
他这一声痛呼,倒是将离其不远处的那三个女子惊醒过来,待得他们晃了晃还极晕眩的脑袋,意识变的清醒一些,这才明白了那男子此时的处境,一时间,这三女不由得大惊,连忙费力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土木石块,踉跄着冲到这男子身前,合力将那巨木抬了起来。
去了巨木的压迫,这男子才算是得了解脱。他艰难地将那脑袋自那块极不舒服的尖石上挪了开去,费力地躺平身体,就这样缓了半天,这才算是恢复了一些气力。
“呵呵,哥哥你太狼狈些了吧。”看着这男子头脸上,还沾着一些自那树皮上蹭下来的木皮碎屑,那其中一个紫衣女孩不由的指着他嬉然笑道。
“好没良心,我都成了这副模样,你还笑。”那男子白了那紫衣女孩一眼,一边努力地支撑着坐了起来。
“灵儿姐姐,哥哥他怕是伤的很重吧。”旁边,另一个绿色衣衫的女子,极是担心地问道。不错,眼前这四男一女,却是那独孤篪,灵儿,凤漪,和徐芷若四人。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