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熱門都市小說 漢世祖 愛下-第37章 覆滅在即推薦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习习夏风,自夜下的城陵关寨吹拂而过,整座城关都沉浸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之中,巡视而过,看到的都是一张张麻木的脸,毫无神气。
感到营中士气之低落,周行逢有心鼓舞,却已想不出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即便在伤兵营中,亲自给几名的伤卒包扎,也只能起到表面效果了。
营中不只缺粮,缺械,还是缺医少药,许多伤重的士卒,都是活活疼死的。等周行逢离开伤兵营后,又有几具尸体被拉出,掩埋。
黑黢黢的营壁,背倚丘陵,仍旧享受到江风的清凉,但周行逢只能感受到满营沉闷、失败的情绪,身后传来的伤卒哀吟,更使他心烦意躁。
“汪端!”周行逢唤了声。
“在!”陪同巡视的牙将汪端立刻近前听令。
没有多少考虑,周行逢形容之间,涌现出一抹令人心悸的狠辣之色,低声吩咐着:“军中缺药,那些重伤的兵士,治是治不好了,活着也是多受罪,我实在不忍,你替我,帮他们解脱了吧!”
汪端微惊,抬眼看了看周行逢,只见得一脸漠然,抱拳应道:“遵令!”
“记住,隐蔽着来,动作要快,动静要小!”周行逢叮嘱了句。
“是!”
汪端转身安排去了,周行逢却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更显严酷,处理一批重伤兵,又能节约多少药草,省下多少口粮?
“传令各营将军,半个时辰后,关内议军!”周行逢召来传令官,吩咐了句,而后快步离去。
一夜回到改开前
帅帐内,已然摆好了两盘餐食,也是鱼肉,鳜鱼,毕竟濒临江湖,鱼米之乡,不过同汉营那边比起来,周行逢却是越吃越没滋味。
面前,是中军记室,埋头汇报着军中情况,沉抑的音调中带着忐忑:“今日一战,伤亡上千,北寨破损严重,南寨也难。城陵这边,各营兵力,已不足六千,能战者更不足三成,巴陵的守军抽调得也只剩下一千。军中怨言颇多,士气低落,军粮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在你成为回忆之前
“还有多少军粮!”周行逢抬眼,冷声发问。
记室顿了下,答道:“城陵、君山连同巴陵,加起来,不足千石!”
“长沙的新粮呢?”
“节帅,李书记奏报,长沙已无粮可调,为支持前方作战,湖南府库已然空竭,民力穷尽。近来各地民乱纷起,剿之不及,衡、郴、桂、道诸州已不听军府之令。长沙也是动荡不已,夫人与李书记,目前只能坐困长沙了。”
听其汇报,周行逢倒未歇斯底里,反而表现得很平静,只是沉默地有些骇人。对于后方的情况有多恶劣,周行逢实则是心知肚明的。
少顷,又问:“君山那边有无进展?”
逆天极品
记室回答:“汉军坚壁固垒以守,难以攻克,今日张将军还遭张勋反击,折了上千人马,张将军上报,君山一线已难以突破,请求退军。今日水军又损了不少战船、兵士,汉军水师攻势很猛,已难以稳守江口,将汉军堵在洞庭之外,一旦水师被彻底突破,君山诸营便成孤军……”
“就没一则好消息啊!”周行逢深吸了一口气,嘴角竟然扬起一道深沉的笑容。
“张崇富那边,我知道他也尽力了,怪不得他!”难得地,对下属的作战不利,周行逢态度没有那么严刻:“还有什么噩耗,一并说了吧!”
“武陵,两日没消息了,属下猜想,已然失守了!”记室小心翼翼地禀道。
“可以料想!”周行逢仍旧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说道。
观其状,记室不禁面露迟疑。察觉到了,周行逢淡淡地道:“你有话说?”
“节帅,属下……”记室明显心存顾忌。
“说吧!我恕你无罪!”周行逢道。
“节帅,大局崩坏,时势如此,我军已至最危险的境地。汉军势大,如继续强抗下去,只怕身死族灭……”
“你想劝我投降?”周行逢冷声问道。
被其一瞪,记室吓了一跳,身体都哆嗦了下,思及周行逢的脾性,暗骂自己多嘴。不过,周行逢确实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摆了摆手:“你退下吧!”
“是!”
待帐中只遗自己一人之时,周行逢方才呢喃道:“投降?晚了……”
沉吟几许,周行逢面容间露出少许偏执之色,双眼竟有些泛红,恨恨不已地嘀咕着:“可惜,天不庇我周某!”
“高氏一干废物,不战而降!这些荆南军队,打我湖南这般卖力,若能齐力对付汉军,荆湖大局何至于崩坏至此?”
“李璟目光短浅,我都能放下过去的矛盾,他却首鼠两端,畏汉如虎。荆湖若灭,他南唐又岂能保?”
“符彦通,这干蛮夷,终究难以依恃……”
“……”
碎碎念念地抱怨了一通,最终化为一声喟然长叹。
事实上,周行逢早已明白,自己已至山穷水尽的地方,覆亡之势已然难免。前方已难相持,后方竟成糜烂之势。
岳州这边,他还能苦苦支持,然而自西路出现问题,他也就知道,在岳州的坚持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当澧阳之败,杨师璠全军覆没,慕容延钊领军南下的消息传来之后,周行逢也动过退军回潭州的心思。但思量过后,放弃了,那样非但起不到苟延残喘的效果,甚至可能直接崩坏,并将兵祸直接引到长沙。
酒吧诡异事件
当然,楚军仍能在岳州坚持,也是周行逢严格封锁诸方消息的结果,否则,早就崩溃了。
又一会儿,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响起,诸营将校陆续入内,齐齐向周行逢行礼。抬眼环视一圈,各个神情肃穆,从彼等脸上,似乎能看到“绝望”、“失败”等词眼。
在这干军将面前,周行逢又恢复了他平日的刚毅威风,嘴角扯了下,冷冷说道:“方才有人对我说,我军形势危急,向我建议投降,我观诸位意气消沉,是否也存此志啊?”
此言落,在场众将面面相觑,神色异样,似乎在好奇,谁那么大胆子。
一时没人敢接话,周行逢又道:“在座诸位,都是随我起兵,征战多年的兄弟,向来视为手足。有些话,我也就直言了。周某这颗头颅,还有些价值,若有此心,可砍下它,拿去献给汉军,也能谋得富贵前程,我也怪他!”
“节帅勿复此言!”周行逢言罢,牙将汪端立刻站了起来,大声严肃道:“末将必誓死追随节帅。我湖湘男儿,岂惧汉军!”
“誓死追随节帅!”有人带头,剩下的人也都跟着立志。
戒中
只是这番口号,显得外强中干,有些人只怕也是言不由衷。楚军军心之涣散,已经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若非周行逢以死忠牙兵组织了一支督战营,只怕已自乱。
周行逢似乎也不以为意,直接道:“念及如今的战局,我军已难以维持此时的态势。城陵关寨受损严重,君山难以突破,继续分散兵力,只会给汉军可趁之机!
我意,弃寨而走,收缩兵力,全军退守巴陵,凭借巴陵城,与汉军决一死战!”
“敢问节帅,何时行动?”一名楚将问。
“就在今夜!”周行逢当即道:“我已令巴陵做好准备,诸将且还营,秘密做好撤军准备,待到后半夜,全军撤离!”
“是!”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觉得此战,我们输定了!”散帐前,周行逢起身,一如既往地朗声说道:“但是,本帅从来不这么认为。我们尚有精兵强将,尚有坚城可依,溆州蛮已答应出兵相助。这一仗,胜败犹未可知!
当年,李从珂困守凤翔,都能反败为胜,甚至进取中原,夺取皇位。今汉军劳师远征,我们弟兄上下一心,未必没有胜算……”
且不提拿李从珂的情况来类比合不合适,但对于周行逢而言,有效果就行,能够忽悠住这些粗夫莽汉,就足够了。
而从结果来看,还真有几人被他给蛊惑了。不管私下里如何,性格有何缺陷,在人前,尤其在这干武将面前,周行逢始终都是强悍无畏,充满自信,这大抵也是领导力的体现吧。
随着周行逢一声令下,楚营之中,秘密动员起来,及至后半夜,安排好断后事宜,即退往巴陵。与此同时,在君山寨前的张崇富,收到命令,也果断地撤军,在水师的接应下,撤往巴陵。
楚军的异动,很快引起了汉军的注意,一场乱战在夜下展开,也拉开了周行逢败亡的序幕。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