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2q6引人入胜的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愛下-第554章 拼桌拼出來一個仇人讀書-n7lej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长乐驿的驿长,自然认识高明。
当初高明大闹长乐驿,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儿,指着安禄山的鼻子破口大骂,硬生生骂得安禄山拂袖而走,还落下了一个“年轻一代第一人”的称呼。
驿长,当时可就在边儿上看着呢。
自那以后,他就知道这位高明高御史,坚决是不能得罪的呀。
说实话,要是以往,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讨人嫌。
人家这个驿长,干的,就是个迎来送往的活儿,最讲究的就是眼力劲儿,现在高明跟小义两两枯坐无言,明显跟长乐驿之中的热闹格格不入,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跑过来添乱,一个弄不好,就容易给自己招灾惹祸。
但是,这不也是没办法嘛。
“拼桌……”
光明听了就是一愣,抬头,用眼一扫,就把大堂之中的情况尽收眼底。
确实好多长安权贵出京游玩在长乐驿落脚,相互之间互相吹捧,一张张笑脸,仿佛把正堂之中的气氛都烤得热闹了起来,甚至在大堂一角,还用帷幕单独围出了一个区域,双眼不可见,却能听到里面儿或银玲或杠铃的笑声,那也是笑语言言,这一看就是权贵家中的女眷一同出门游玩……
现在的长乐驿,确实人声鼎沸,人不少,桌不多,仔细算来,还真就是高明这张桌子,能够额外添上一个人两个人的……
就在高明打量长乐驿具体情况的时候,旁边有人不干了。
谁?
赖忠。
这哥们其实也挺憋屈。
围攻张守珪废园的时候,长期跟在高明身边的刘安,重伤,不得不卧床休养,小易就把赖忠三人组派到了高明身边进行保护。
一开始都挺好,谁承想,偏偏是高明要去长安武库剑走偏锋的时候,赖忠三人因为没有进出皇的腰牌,被监门卫拦在了皇城之外。
还就是这么一回,赖忠没跟上高明,出事儿了。
高明不但被何二一只弩箭射穿了肩头,还被何二拿刀架着脖子,威胁小义和兼门卫。
客观的说,这里面确实没有人家赖忠的事儿,没有跟在高明的身边,一来是监门卫不让进入皇城,二来是高明也没让他跟随,高明宁可带着任海川任老道前往长安武库,也没带着赖忠三人组……真出了事儿了,埋怨不到人家赖忠的头上。
但是,小义却不这么想,我派你们三个过去干啥了!?让人家把刀子都架在大少爷的脖子上了,要你们干啥使!?
尤其是,长安武库被引爆以后,高明在淮南进奏院养伤的这段时间,赖忠就算是想将功折罪,都没机会。
一来二去,着实憋的不善。
今天,高明和小义在长乐驿相对无言,两两喝着闷酒,赖忠三人组就在边儿上侍立。
听了长乐驿驿长的话,赖钟就不乐意了。
“放肆!我家少爷今日出行,乃是有公事在身……”
还没等赖忠说完呢,高明却摆了摆手。
“算了,什么公事不公事的……不就拼个桌嘛……让人过来吧。”
驿长在赖忠开口的时候,以为要坏,没想到峰回路转,高明竟然同意了,那还说什么?赶紧安排!
千万谢之后转身离去。
不多时。一对主仆走进了长乐驿大堂,在驿长的带领下,来到了高明和小义的酒桌旁边。
对方到了,一眼就认出了高明,不由得脸色一沉。
“哟,这不是高明高御史吗?”言语轻佻,可不像正常的打招呼。
高明,抬眼一看,不由得暗叹一声,冤家路窄。
谁呀?
尚书省兵部司库郎中,姓张,也就是原来孙员外郎的顶头上司。
这位张郎中,对高明可没个好脸色。
为啥?
这还用问吗?
光明推测黑衣人真正的攻击目标是长安武库,准备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剑走偏锋,当时,直接找的是孙员外郎,可没有找主管长安武库的第一责任人,张郎中。
这件事在高明这边可能有这样的考虑、那样的原因……
但是在张郎中那里,可没有那么多的因为所以,在他看来,高明直接找上自己的副手孙员外郎,纯属坑害自己!
如果孙员外郎跟高明一起,成功的保护了长安无故,那是大功!在整个事件中,如果说高明是首功的话,那么,孙员外郎就是第二功劳,明明是司库的副手员外郎,却完全甩开了自家的“领导”得了大功,把人家“一把手”张郎中置于何地?
如果孙员外郎没能保住长安,依旧让黑衣人引爆了,但是由于他跟高明一起前往长安武库进行阻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日后朝廷追责的时候,长安武库被运进去三千斤火药,负责管理长安武库的兵部司库是干什么吃的?必须追责,先追张郎中,后追孙员外郎,又因为孙员外郎的“苦劳”,一下子就把张郎中给显现出来了,让他连个甩锅的地方都没有,最少是一个尸位素餐的罪名扣在脑袋上!
说白了,一句话,张郎中,里外不是人!
当初高明去找孙员外郎前往长安武库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位张郎中得罪的死死的了,不管武库炸与不炸,他这个司库郎中,也算也算是干到头了,之所以现在朝廷还没有处罚,就是因为案件悬而未决,真相还没有摸清,处罚不处罚张郎中,不着急,索性就等谢三郎回到长安城以后,把所有事情都摸清楚了,再集中处理。
高明也是没想到,这张郎中,心真大,这眼看着兵部郎中也干不了几天了,还有心思出门踏青?更让他没有想到的,偏偏在长乐驿碰上了他!
碰上也没辙呀,该打招呼还得打招呼,人家一天没被处理,就是一天的兵部司库郎中,那是朝廷的四品官,堪称整个朝廷的中坚力量之中的中坚力量,高明就算影响力再大,也不过是一个正八品上的监察御史,按照品级,得先行礼。
“见过张郎中。”
“哟!不敢不敢,我这个郎中,拜高御史所赐,干不了几天了,高御史不必多礼……再说了,您高御史眼里,什么时候有过我这个小小的兵部郎中啊?”
高明闻言苦笑。
说实话,要搁以前,什么郎中大夫的,管你三品还是四品,敢这么阴阳怪气地说话,高明肯定怼回去。
但是呢,今天,情况终究不太一样。
长安武库这一炸,让他真没有心思跟这位张郎中置气了。
一来,这个张郎中还能干多长时间?跟他生气,不值。
二来,继续审查长安武库一案的,正是自家师父谢三郎,也就是说,眼前这位张郎中最后的结果,乃是谢三郎一言可决,高明就不信了,这位张郎中除了阴阳怪气地说上几句之外,还敢对自己这个谢三郎收徒如何,既然如此,何必再搭理他?
想明白这些,高明也就不开口了,嘿嘿一笑,坐在桌边,继续喝闷酒,嘿,你还别说,经过张郎中这么一打岔,这酒还挺香……
长乐驿的驿长在边儿上一看,恨不得给自己一大嘴巴。
大意了!
今天来的人确实多,有点乱,弄得他脑袋有点蒙,怎么硬生生的把这位张郎中,带到高明面前了?!还想让张郎中跟高明拼张桌子……就高明高御史敢指着东平郡王鼻子骂大街的脾气,这俩人一会儿就得打起来!
邀天之幸。
今天高明高御史不知道怎么了,没拿出那天的劲头来,反而淡淡的一笑,也不搭理这位张郎中……
好事!赶紧想辙!
“张郎中见谅,见谅,那边还有雅座,刚才忘了……
这么着吧,咱们也别打扰高御史了……
咱们那边,清净……”
驿长赶紧补救。
却不想。
“不!就坐这儿。”
出乎所有人预料,这位张郎中还来劲了,根本不听驿长的劝说,也不理会高明的脸色,直接带着仆人,还就坐这张桌子上。
这事儿闹的……
不单单高明,就连旁边事不关己的小义,都抬眼看了看这位张郎中。
年岁也不算小了,四十多,在大唐都可以称自称老夫了……人长得精瘦,体量不大,身量也不高,一双眼睛开合之间透着一股短小精悍的劲头,最主要的,听口音,好像是蜀中那边的老家……
就在小义仔细打量这位张郎中的时候,他主动开口说话了。
“高御史,按理说,这话不应该我说,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
我兵部向来跟你御史台井水不犯河水,虽然没有多少情谊,却也从来没有得罪过您以及您身后的御史台……
您做事儿的时候,犯不上给我们兵部泼脏水呀……”
高明听了,顿时一愣,这话从何说起?
只听得张郎中继续说道:
“我手下孙员外郎,是跟您一起进了皇城,前往长安武库,又死在了贼人的手中……
您高御史固然拼尽了全力,却也不能因为孙员外郎死无对证,就非得说他和贼人是一伙儿的,还什么盗卖长安武库之中的武备?
我兵部出身之人,都是糙汉子,自然不懂你们御史台办案审案那一套,不过我现在也有一个疑问,想问问高御史,孙员外郎如果跟贼人是一伙的,他有怎么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上?
内讧?
你自己信吗?”
这番话,说得有点咄咄逼人,张郎中说完之后,马上转化了语气,听着可能柔和了一点,但是内容,却更加锋芒毕露。
“您高御史要建功立业,我们兵部自然不能拦着……
但是,难道就不许我们也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难道就不能是孙员外郎提前发现了长安武库之中的不妥,继而前往探查的时候,被贼人所杀?
您高御史非说一个死人,跟贼人是一伙的……
怎么,难道是怕我们兵部抢了您高御史的功劳不成?”
高明看着这位张郎中,彻底无语了。
身为兵部司库郎中,管的就是长安武库,结果……
孙员外郎伙同何二盗卖武备,他不知道。
何二运送了整整三千斤火药进入武库,他同样也不知道。
等到武库被引爆之后,就看到孙员外郎死在何二的手上,就能认定孙员外郎是个“好人”?啥逻辑!?什么脑子!
就张员外郎这样的官员,说“尸位素餐”都是客气的,这就是一个废物!
还“怕兵部抢功”?
如果高明真的阻拦了何二引爆长安武库,他是当之无愧的首功,谁敢抢!?谁又能抢!?
高明又深深地看了这位张郎中一眼,配合他刚才说的那两句话,已经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一来,心中不甘,借着这个机会,甩两句没用的闲话,痛快痛快嘴罢了。
二来,也有未尝没有给自己开脱的意思在里面,如果真的照他所说,孙员外郎提前发现了长安武库不妥,那就可不是孙员外郎一个人的功劳,而是他所统领的司库的功劳,甚至可以算是兵部的功劳,武库确实被引爆了,但是我们也发现了不妥,没能阻止,是敌人过于强大,不是我们不管事儿……真要是让他把这句话说出来,还真备不住让他从这个案子里面脱身呢……
不过……
高明不由得哑然失笑。
事实俱在!
不是你随便编一个说得过去的道理就能掩盖的!
说句实在的,一开始的时候,高明还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位张郎中,现在发现,纯属自己想多了,要不是他这么废物,也不能让孙员外郎在他眼皮子底下弄鬼,让何二偷偷运送三千斤火药进入长安武库!
这货要是因为武库被炸一案被杀,或者被流放,高明就一个字评价,该!
想到这里,高明也懒得跟他废话。
“张郎中,与其担心孙员外郎的身后名,我建议你还是琢磨琢磨你自己吧……”
张郎中脸上的怒色一闪,随即却哈哈大笑。
“不劳高御史费心。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张某人在司库郎中的职位上兢兢业业,即便长安武库被贼人引爆,那也是张某失察……
不过一个失察的罪名,还拿不掉我身上这件红袍!”
高明一听都惊了,这是哪儿来的自信呐?长安武库上百万军械付之一炬,一句“失察”就想交代过去!?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司库郎中了,就是兵部尚书、兵部侍郎,说不定都得跟着吃瓜落!还想继续身着红袍,做梦呢!?
高明转念一想,哈,明白了,我说现在怎么跟我说话这么横呢?这肯定是找到靠山了……
这下子,高明倒是来了兴致,眯了眯狭长的双眼,嘿嘿一笑。
“哦?原来张郎中已经心中有底了呀……哈哈,却不知是哪一位,能保张郎中平安?”
张郎中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
“高御史果然聪慧!
不过呢,具体这位贵人到底是谁?就容张某卖个关子。
张某此来踏青,本也没想到能碰到高御史,今日相见多有得罪……
最后,还有一句话要提醒,高御史,莫要,攀咬!
如果引得在下身后贵人,与汜水侯之间不快,却是非福了……”
高明听他这么一说,这就更感兴趣了,能让师父谢三郎正视的,全大唐,恐怕只有安禄山一个人,怎么到你这儿还又多出一个来……谁呀?
还没等高明发问。
长乐驿大堂门外突然一片嘈杂。
惨叫,喝骂,闷哼……把大堂之中的欢快热闹,一扫而空。
混乱之中。还有一股刺耳的叫骂之声。
“我家主人马上就到!闲杂人等速速退避!都给老子滚!”
高明都楞了。
张口叫“主人”,显然大门外就是个家仆之流,他这是要给谁当“老子”呢!?
谁家的家仆这么横!?真会给自家主人“招灾惹祸”!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