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ptt-第四百二十五章  魔鬼的末日(上)看書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我乃路易十四
匹克只是一个普通的铁匠。
在托莱多,除了金银丝手工艺人之外,最多的就是铁匠了。托莱多的铸造工坊是整个欧罗巴都负有盛名的,甚至在一百年前,西班牙还在和奥斯曼土耳其人打仗的时候,苏丹还要求每个土耳其军官都要有一把托莱多钢剑。
所以说,哪怕匹克与他身边的市民没有显赫的姓氏与地位,也有一把或是很多把趁手的武器。匹克手中就提着一把漂亮的尖头锤,一端可以凿开铁头盔,另外一端可以打凹护心甲,他身边的两个人举着草叉——与后世的现代人们想象的不同,真正的草叉并不是完全竖直的,四根尖锐的叉头微微向里弯,考究一些的人还会在顶端铸上小箭头——就是恶魔尾巴的形状。
这样的草叉是马上骑士的噩梦,在马速不足的时候,一些农夫就会从旁侧冲出,用草叉袭击骑士,草叉虽然锐利,却也无法穿透盔甲,但它们可以卡进骑士盔甲的缝隙,然后将骑士从马上拽下来。
匹克的父亲也有这样一柄草叉,据说在它之下丧命的有英国人、法国人、荷兰人也有奥斯曼人,不过匹克一直坚定的认为这是父亲在胡吹大气,毕竟他家从曾祖父这一代开始就没有离开过托莱多半步,所以在离开家的时候,他非常理智地选择了他惯用的锤子。
而且骑士们也有用锤子的,但绝对没有用草叉的骑士。
匹克将锤子珍惜地擦了擦,揣进怀里,他的鞋子已经被冰冷的泥水浸透了,如果不是有人走出来,告诉他们要带他们去见国王,也许他也已经离开了,他惦记着自己的工坊,也担心帮工与学徒没有认真干活,还有积累在手里的单子,另外锤子见多了雨水也会生锈。
像他这样的人很多,不过随着他们走过了大半个托莱多,身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思忖着想要回家的人反而少了。
米莱狄不知道什么叫做“沉没成本”,但她知道,人们总会格外看重那些让他们付出良多的东西。变故发生的时候是在黄昏,一开始的时候大部分人只是跟着鼓噪与想要寻乐子,但在围攻了圣多明各修道院后,在愤怒与冲动的裹挟下,他们冲到了老王宫门前,直至子夜,当然,在那时他们或许还有回身的余地,毕竟他们那时候只能得到疲惫、黑暗与雨水。
但现在,他们为了这件事情已经消磨了好几个小时,眼看黎明就要到来,就算是没有匹克这样的野心,他们也想要得到一个结果,免得自己变成了白白耗费了一夜时光的傻瓜。
————
哈布斯堡在1505年通过婚姻手段谋取了西班牙王位,自此后哈布斯堡在西班牙统治了近两百年,可惜的是,哈布斯堡不愧为是被称为用“婚床”来征服欧罗巴的家族,他们的国王并未能有如特拉斯塔马拉王朝的女王与国王那样出色的政治才能,也不善于统治,在战场上也显得平庸无能。
唯一可称得上是战功显赫的还是二分之一个哈布斯堡人,也就是哈布斯堡的腓力与西班牙的胡安娜共同孕育的后代查理五世,他和法国人,奥斯曼土耳其人,新教教徒都爆发过战争与矛盾,并且获得了绝大多数战役的胜利,西班牙帝国可以说是在他的统治下一跃成为了欧罗巴的霸主——他与西班牙,在当时的地位,也与现在的路易十四,还有法兰西差不多。
不仅如此,他还重用了当时在葡萄牙受到冷遇的航海家麦哲伦,支持他去寻找新大陆——大家都知道,麦哲伦后来找到了南亚美利加。
后来,查理五世不但继承了西班牙以及其殖民地,那不勒斯、撒丁、西西里岛,南亚美利加,还继承了祖父的奥地利,尼德兰与卢森堡,名义上的神圣罗马帝国,还有阿非利加的突尼斯,奥兰。
第一个被称之为“日不落”的不是英国,是西班牙。
但与路易十四截然不同的是,查理五世的光辉并未能映照在西班牙的平民身上。
查理五世在位三十六年,几乎一直都在打仗,先是为了争夺欧罗巴的霸权与法兰西打,后来不堪重负的法兰西不得不与奥斯曼土耳其结盟,西班牙就与奥斯曼土耳其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直到1542年,奥斯曼土耳其与法兰西逼迫西班牙签订了休战协议为止。
与此同时,查理五世还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对宗教改革运动深恶痛绝,与其他将宗教信仰视作工具与旗帜的国王不同,他是真心想要建立一个“纯洁”的地上天国的,于是,在一系列申斥与告诫后,他在46年与新教教徒开战,这场战役一直持续到55年,并且从52年之后,他就迎来了连续不断的失败。
诸位,一场大会战,就让奥地利的利奥波德一世背负上了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债务,查理五世1520年亲政,接着与法兰西打了四次大战,与奥斯曼土耳其人也打了二十年,与新教教徒也打了快十年,而且期间不是并驾齐驱就是无缝连接,对西班牙的国库与民众的压力可想而知。
抗日之雄霸南洋 流泪的鱼wyj
圣灵知梦游 扔节操
这时候也许会有人说,从亚美利加源源不断而来的金银应当可以弥补这个空缺,但事实,如路易十四这样宁愿典卖宫殿也不愿意加税的君王少如凤毛麟角,查理五世更不是这样宽容的国王,这些金银大多落入了贵族与大臣、以及教士的手里,而百姓得到的只有更多缴纳赋税的权力。
而且大量金银的涌入,还造成了通货膨胀的问题,也就是说,平民没有因为新大陆的被发现得到什么好处,他们手中的金银币还因为外来贵金属的渗透,迅速地贬值了……
匹克的曾祖父就是在那时候,不得不从金匠堕落到铁匠的(那时候金匠无疑是一种较受尊敬的行业),他们搬迁到托莱多后,更是彻彻底底地抛弃了过去的身份,成了铁匠行会的成员之一。
但匹克是在祖父的膝盖上听说过过去的荣光的,他最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他们的一个亲眷就曾经因为揭发过一个女巫得到了一大笔奖赏,还成为了贵人的随从,也许现在他也成为了一个老爷了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他是最先攀上竞技场外围墙垣的,从最高处望去,他可以看见中心的圆形场地上,确实聚集着一些人——能够被用作马车比赛,这个场地肯定不会小,但令人称奇的是这里居然有足够的火把,将整个场地照亮,最中间的地方更是亮如白昼。
从上往下,从黑暗看向亮处,匹克毫不费力地就看清了场地里的情景,等他有些迟钝的脑子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惊叫!
双王狩猎者 SSLIM小林
————
古希腊人祭拜月神阿耳忒尼斯的时候,用外乡人献祭;色雷斯人祭拜酒神巴克斯的时候,也会肢解强壮的男性作为祭品;古罗马人在祭拜春天的谷物神时,还要特意选择红头发的人来献祭。
到了今天,当黑巫师们要选择祭品的时候,活人依然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这些人,无论是黑巫师,还是卡洛斯二世,甚至他身边两个随身服侍的教士,都没有什么怜悯之心。可笑那些人见到了教士的长袍和十字架,还以朝圣者的身份向他们求助,这样的求助当然是得不到回应的,黑巫师还乘机嘲笑了他们一番,于是他们又改口说,自己是乔装成朝圣者,乘机行偷窃之事的罪人,不值得成为一场圣事的祭品。
这是真的。
在选择诱饵的时候,米莱狄从没想过要用那些真正无辜的人,这个世界什么都缺,就不缺罪孽深重的人。
伪装成朝圣者来行骗、偷窃甚至抢掠,最坏的时候可以毁灭一整个家庭,一座村庄的团伙并不在少数。主要是因为在这个时代,朝圣者通常都是最为虔诚的教徒或是修士,他们拄着拐杖,背着行囊,带着一条狗,带着缀有贝壳(圣人雅格的象征)的帽子,徒步、骑马或是乘坐马车走上了漫漫长路。
因为这些好人前去朝圣不是为了赎罪,就是为了祈福,所以一路上,只要是信徒,见了他们肯定要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一点食物,一堆篝火,一个房间(有时候是马棚),朝圣者生病了要给他请医生,有时候还要给一点钱,找一个地方给他们安心养病,许多旅店、驿站与收容所设立的最初目的都是为了这些朝圣者。
而所有的朝圣者也被默认为是无害的善人,农夫会允许他们和自己一起睡在一张床上,领主也会给他们一处栖身之地,哪怕出过很多类似于引狼入室的事情,这种行为依然是值得嘉奖与鼓励的。
这些伪装成朝圣者的盗匪打得就是这样的主意,不过他们还不敢去对付托莱多的居民,他们的目标是从各处往托莱多朝圣的人,他们都是外地人,而众所周知,在漫长的朝圣路上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他们盗窃、抢劫,杀人——不能留下去申诉的嘴,如果朝圣者年轻,又长得端正,他们就把他卖到其他地方去做奴隶,当然,天主教徒不能让另一个天主教徒做奴隶,但奥斯曼土耳其人不在乎,他们的宫廷和宅邸里常见“白奴”——这些白奴,通常都是要被阉割的。
米莱狄寻找诱饵的时候,他们已经害了上百个人了,毕竟他们做这笔买卖也有好几年了——这些人能够迷惑住别人也不意外,他们之中有慈祥的老人,有和蔼的主妇,有漂亮的年轻小伙子与姑娘,他们视情况,将自己伪装成朝圣者,或是找一处废弃的农舍装作驿站与旅店。
那些朝圣者不到最后,是不知道与自己同行了好几天,又或是热情招待他们的“当地人”是将自己当做一只活动钱囊或是有“血肉”的货物的。
他们的哀求没能起到一点作用,或者说,卡洛斯二世与他身边的人就像是一群被关久了快要饿疯的狗,见了鲜血淋漓的生肉怎么可能不扑上去咬,他们甚至懒得去另外寻找一个地方——也许也是因为受了王后安东尼娅与那位黑巫师的暗示——竞技场确实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远离托莱多内城,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很难被人察觉。
而且就算是被察觉了又如何呢?
卡洛斯二世是西班牙的主人,当然也是托莱多唯一的主宰。
那位据称是王后安东尼娅委托奥地利人雇佣的黑巫师一直站在一边,知趣地没有加入到狂欢的人群中去,国王身边的人一边满意他的自知之明,一边也派出了两个巫师监视着他,不过很快这两个人也被黑弥撒的仪式吸引了过去——就算是黑巫师,也很少能享受到这样的饕餮大餐的。
王后的黑巫师看似安分守己,但他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立在国王身边的蜡烛架与他身前的火盆。
路易十四出征的时候甚至要带上床榻,卡洛斯二世是“寻欢作乐”来的,更不会让自己不舒服,有一辆马车上载着他最喜欢的一把椅子,鹅绒坐垫与靠枕——这都是特别定制的,因为他现在的畸形身体没法在普通的椅子上坐稳,还有食物、酒,和他喜欢的刑具。
巫师的法术将他眼前与头顶的雨水吹开,身边是熊熊燃烧的火盆,既是为了辟走寒气,也是为了烧红烙铁、开花梨等铁质刑具。
就是这个火盆,还有蜡烛。
国王用的蜡烛当然是最好的鲸蜡蜡烛,它在空气中散发着馥郁的香气,火盆中也投入了气味浓烈的香药,这种在教堂里时常可以嗅到的珍贵香料的气味,掩盖了血和内脏的腥膻味儿,也掩盖了巫师投下的秘药气味。
在黑弥撒的过程中,主持与参与者往往也要用药和酒,让自己慢慢地陷入一个通灵状态,这种状态一直会持续到仪式结束——不过只要巫师都知道,神明从不垂怜人类,所有的药物,祭品与仪式都是为了增强祈祷者的力量。
非凡者的力量只要足够,就能做到很多事情,人们祈求的不过是杀死敌人、恢复康健,繁衍后代,这些他们都能给予。
也因为这个原因,没人察觉,在这些秘药中,可能多了一味特殊的添加物。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