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ncyfu超棒的小說 御九天 ptt-第四百零七章 人畜無害小師妹推薦-omhh7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西峰的王者登场,沉寂的看台终于是恢复了几分生气,有不少西峰圣堂的弟子都狠狠的挥动着拳头,卖力的喊叫着。
什么二比一、什么赛点的危险,此时此刻都不重要了,只要看到赵子曰,西峰弟子就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这一刻,他们不再担心胜负,只是纯粹的粉丝,只是来享受这一场美妙比赛的观众!
赵子曰的脸上并无丝毫表情的波动,大场面他早就见得多了,再多的欢呼都不可能影响他的内心。
和黑兀凯那一战,龙城之行,帮他炼掉了身上的浮躁之气,此时的赵子曰看起来已然有真正顶尖高手的风范,修为比起在龙城时竟然又更精进了一分!
他走到场中站定,此时整个武斗场安安静静,满场两万多双眼睛都凝聚在他身上,他却浑然未觉,只是将手指向老王战队王峰的方向。
“王峰,今天我要让你明白一个真理,无论有多少轰天雷都是花里胡哨,面对扎实的力量,一无是处。”赵子曰淡然一笑,用略带着一丝挑衅的目光看向王峰:“你可敢应战?”
坦白说,王峰的‘无敌冰蜂’战术最近已经成了联盟新的热门话题,特别是在火神山一战后,许多战术专家都分析和推演过各种针对性的战术,但结果却是,在挑战赛不能离开擂台的规则下,在没有拥有飞行魂兽的情况下,和王峰作战就等于死,被困在狭小的赛场空间上去硬抗几十颗轰天雷,别说虎巅弟子了,就算是鬼级高手来了都够呛,当然,限制鬼级飞行的情况下……
总之,结论就是这看似简单的招数几乎是圣堂弟子们所无法破解的,面对王峰,最好的方法就是拍个炮灰上来自动认输,大家都省时省力,权当让他一场了。
可现在,赵子曰竟然要主动挑战王峰?
“队长威武霸气!捅穿那个逼王啊!”刚刚才喧闹起来的武斗场顿时微微一静,随即,激动的神色就浮现到了所有西峰弟子的脸上。
逍遥朱雀舞圣界 我喜欢蓝色
是的,要灭就灭他们最强的,管他耍不耍无赖,就是实力碾压,就是这么霸气!这就是西峰!
其实何止是这些圣堂弟子,场边的记者们也都激动起来了,一个是最强之枪、圣堂十大高手,一个是最强‘无赖’,联盟新贵,谁能胜出?赵子曰既然敢主动挑衅,所有人都知道他肯定是有所准备的,多半是有专门克制冰蜂的战术,这一战对王峰肯定很不利,但说实话,王峰没有拒绝的理由。
赵子曰毕竟是圣堂十大,主动挑战一个没有排名的家伙,这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能得到一位圣堂十大如此的认可,但凡是个正常的年轻人恐怕都会感觉热血澎湃,内心激动难平,绝不可能……
老王眼睛一瞪:“你让我打我就打?那我多没面子,不打!”
哄闹的现场微微一静,随即就是一阵哄堂大笑,这家伙一听就是怕了,居然还敢说得这么硬气。
“身为一个男人,面对挑战怎么可能拒绝呢?”
宅游记
“这家伙也就只敢欺负一下弱者,看到厉害的就怕了怂了!”
“哈哈,堂堂一队队长,遇到挑战居然不敢上?而且怕了就老老实实说怕了吧,居然还找这么多借口,我呸!”
四周顿时哄笑嘲讽声一片。
“王峰,不敢打可以直说,是男人就不要找借口。”赵子曰微微一笑:“之前你们和火神山打的时候,瓦拉洛卡队长也曾主动挑战你,当时……”
“你还真是自作多情,瓦拉洛卡队长光明磊落,和他交手是我的荣幸,你算啥?”老王都乐了,还真有这种往枪口上撞的。
你算啥?永恒之枪赵子曰,难道不算个人物?
整个武斗场那嗡嗡嗡嗡的嘈杂声瞬间就全都安静下来了,场边的赵子曰也是脸色微微一凝。
冰灵圣堂和火神山圣堂那边顿时就响起一阵哄堂大笑声,烈薙柴京高喊道:“老王给力!”
絕品外掛
奥塔更是一直不服赵子曰的排名比他高,此时挽着袖子在看台上狂秀肌肉:“喂喂喂!那个第七名,龙城秘境,本大爷可是猎杀了十七块牌子哦,还砍了血妖曼库一刀呢!不像你,你丫纯粹就一混子,居然还比大爷的排名高,说,是不是你花钱买的排名!”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赵子曰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可还没等他发火,却听王峰已经接着说道:“……喏,对付你的话,我觉得让我小师妹上就足够了,玛佩尔,帮师兄好好教育教育他!”
四周本就已经很安静了,此时更是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用那种有些呆滞的目光,看到王峰身后那个大胸妹子乖巧了应了一声,然后就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这……
那个大胸妹是谁?圣堂之光上早就已经有详细报道了,之前许多人都认为她是玫瑰请来的什么隐藏高手,可事实证明,那特么的就是王峰在龙城随手收的一个小跟班!而在去龙城之前,她只不过是裁决圣堂的一个辅助驱魔师兼魔药师!一个早已被裁决圣堂证实了完全没有战斗能力的小丫头!
面对来自圣堂十大强者的挑战,闭而不战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一个最弱的花瓶顶上?田忌赛马不是不能理解,但问题是,你特么对高手怎么都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啊!
全场在微微一静后,终于是彻底的暴走了。
“姓王的,你还是个男人不是?你还要不要脸?!”
“王峰!你个缩头乌龟,你枉自为人、你枉自率领玫瑰、你不配挑战八大圣堂!”
“乡巴佬!立刻收回你的决定,那你还能多少挽回一点体面!否则,遗臭万年!”
四周叫骂声一片,似乎是想要老王却是浑然不理,只是伸手摸了摸玛佩尔的头发,笑着说道:“不用客气,干掉他。”
玛佩尔有点木讷又温柔的点了点头,转身上台时,手中已多出了两柄金色的轮子。
这还……真要打?
西峰圣堂的那些弟子们都快绝望了,他们骂得嘴都快干了,可却毫无成效,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花瓶,就像一个杂耍似的提着两柄轮子走上场,然后站到他们最强的战神身前。
这一战显然已成定局,任谁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
萌妻入懷 軒冰冰冰
我尼玛……你以为手里提两个金轮子就能秒变魔轨列车跑得快了?你是一个辅助驱魔师兼魔药师啊,装什么大头蒜呢!
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吗?瞧那不伦不类的样子,恐怕赵子曰稍微爆一下魂力都能直接把这妞给震飞出场外去!
看着那女人走到自己身前站定,赵子曰是真的动怒了。
这不是什么战术,这是羞辱,是耻辱!
龙城后,经历过被黑兀凯当众击败,算是上过巅峰也跌到过谷底,当时面对不少人的嘲讽,他也都挺过来了,经历了那一切,赵子曰曾一度觉得在未来的时间里,不会再有什么事儿可以让他吃惊和愤怒,他已经变得‘百毒不侵’!可此时此刻被人无视得如此彻底却还是……等等!
赵子曰那张愤怒的脸突然微微一怔,脸上的愤怒在渐渐化为了凝重。
这个女人……似乎有点危险!
那对金色的轮子大约有一米直径,细看像是两个X交叠在一起,边缘非常的锋利,跟八部众的无双环有点像,但又有很大的不同,看似有点搞笑,但赵子曰却能感觉到那东西并不简单;武器也就罢了,关键是这妞的眼神,先前在王峰身边时,这女人是那种贤良恭顺的眼神,可等走上场来面对自己时……那眼神却已经陡然一变,仿佛变成了一双正在暗中盯着猎物的、红彤彤的狼蛛眼睛!
这种被人当成猎物的危险感觉,赵子曰陡然间就警惕了起来。
毕竟是十大,他从来都不会怀疑自己本能的判断,只花了半秒就已经从刚才的愤怒情绪中摆脱,转而平静深沉。
在圣堂,能让他感觉到危险的弟子,还真的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黑兀凯算一个,暗魔岛的德布罗意算一个,除此之外恐怕也就只有麦克斯韦了,至于叶盾,那个一脸和气的家伙似乎从来都不会让人觉得很危险。
这些可全都是十大中的佼佼者,也是所有人都公认的强者,可是眼前这女人是个什么鬼,竟然也……
四周看台上的西峰弟子们还在疯狂吐槽叫骂中,可是很快,这些吐槽声就小了下来,人们都有些诧异的看向场中。
赵子曰的脸色已经逐渐转变为了凝重,伸手握住了永恒之枪,双眸平视向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妹子,居然是一副正视对手的样子。
此时场上四目相投,原本有些闹剧般的氛围,突然就转变得凝重起来。
什么情况?西峰弟子们都是一呆,然后很快就找到了各种理由。
“赵师兄真的是太大度了,这样都不生气,这要换了是我,非得骂他王峰十八代祖宗不可!”
“彬彬有礼赵师兄、卑鄙无耻王冰蜂!一看这素质真是高下立判!”
“呸,那姓王的也配和我们赵师兄比?!”
人们七嘴八舌的说到,可还没等这风头带动起来,场上的气氛已陡然一变。
只见赵子曰握住永恒之枪的右手微微一转,‘唰’一声轻响,永恒之枪在空中划过一道银色的弧线,枪尖朝下,稳稳定住。
而下一秒,汹涌澎湃的魂力猛然从赵子曰身上爆发开来。
轰!
宛若战神般的银色魂力,自下而上,就像是蒸腾的焰流,连同他那用银环束起来的头发也随着蒸腾的魂力焰流微微漂摆起来,转瞬间便已是气势惊人!
西峰圣堂的弟子们有点哑火了,看不懂,对付一个花瓶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可还没等他们回过神,却见玛佩尔握着双轮的手微微一震。
轰!
同样不输给赵子曰的魂力气焰也从玛佩尔的身上燃烧了起来!
那是一团红色的魂力,不似火,倒更似是血!猩红的血风将那金色的双轮映衬得宛若修罗炼狱中的大杀器,而玛佩尔则就是那修罗本尊无疑!
一银一红,汹涌的魂力宛若火焰般在两人身上疯狂燃烧和喷发着,相互砥砺、烈日灼心!
所有人都看呆了,那个花瓶,竟然是个虎巅???
可是就算虎巅又如何,她、她居然真的打算和赵子曰一战?
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同样是虎巅,势均力敌的魂压,在场中居然针锋相对。
武斗场突然安静,气氛也一下子就彻底凝重起来,任谁都没有想到那花瓶一样的女孩居然有抗衡赵子曰的实力,这特么是假的吧?可更让他们意外的是,对峙中,先动起来的竟然是那个女人。
红色的魂力注入到了她手中那对轮子中,这轮子实在是有些古怪,此时在玛佩尔魂力的灌注下,轮子表面竟然又复杂的符文刻痕开始闪耀,从那刻槽中透出鲜红的血光。
坦白说,即便眼下还无人能看清那上面究竟镌刻的都是些什么符文,可单看它几乎将整个金轮表面都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便能想象到这符文的复杂程度,这必然是出自名家大师之手,甚至感觉不在赵子曰的永恒之枪下,可为什么如此兵器居然会寂寂无名呢?
当所有人脑子里冒出这念头时,玛佩尔出手了。
金光闪耀、血纹遍布的轮子在陡然间启动,宛若两颗流星般朝着赵子曰飞射杀出。
赵子曰还在观察她,精神自是早已高度集中,此时永恒之枪弧线一扫,只听得‘当当’两声刺耳的巨响,来势汹汹的两柄金轮固然是威力惊人,可赵子曰的力量却更是恐怖,单手持枪竟是直接将之磕飞开。
“中看不中用!”看台上立刻有人大喊,可却没人附和,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只见那金轮刚被磕飞的同时,一柄血红的匕首已经悄无声息的递到了赵子曰的胸前。
来得好快!
别说看台上那些圣堂弟子了,就连赵子曰都微微一怔。
他并没有感受到对方刚才有任何魂力的爆发,却就好像是鬼一样紧跟着那飞射的金轮瞬闪而至,她是如何移动的?
此时刚刚挥枪横扫,中门大开,赵子曰强行一个后仰闪避,眼看着那匕首紧贴着自己胸口刺过,赵子曰同时右脚往上挑起,虽只是简简单单的反击,可那反应和速度都几乎是虎巅的极限了,对方冲在半空中绝对是避无可避。
可玛佩尔的动作却完全异乎于常人,明明身在空中没有任何借力发力的点,却是强行一个左侧位移,就好像是有一个无形的人在左边拉了她一把,身体紧跟着一转,血红的匕首反手一撩,对准后仰的赵子曰太阳穴刺去。
赵子曰挺身闪避,永恒之枪反打,可却听耳边咻咻的破风声响,那两柄明明已经被他磕飞的金轮竟然又飞转回来,且速度更疾,比之刚才的冲力似乎还要更大上两分。
磕飞的金轮怎么可能再次回转?所有人都感觉奇怪,可长台上的几个老者却是面色微微一肃。
“是蛛丝,”傅长生冷冷的说道:“她利用蛛丝来拉扯金轮,是罕见的蜘蛛魂种。”
虫种是个很奇特的魂种,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孱弱得让人无法直视,但既然是说大多数情况,那自然就是有例外的,比如说——特殊种!
它们被誉为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暗杀者之一,对这样的人,傅长生再了解不过了,因为圣城就有一个,甚至,这长台边上就坐着一个!
身为圣城直系,言若羽虽然归属升圣堂,但却是在圣城的所谓‘圣徒班’中学习,并不计入普通圣堂弟子的排名,平时与圣堂弟子打交道的机会也并不多,此时他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场下的玛佩尔和那对飞舞的金轮,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与自己同类的魂种,但对方对于蛛丝的运用和自己却并不太相同。
这是红蜘蛛啊。
不止是他们,交手中心的赵子曰也发现了,对方的蛛丝很细,连接在那两柄金轮上,竟是产生了相互拉扯的效果,她可以将金轮随时拉回,也可以借助金轮飞射的冲力,带动身体进行不可思议的平移、飞行等等。
此时匕首和金轮的攻击配合得恰到好处,同时杀到,这是近乎完美的掌控,就连赵子曰都不得不暗暗称赞一声。
他眼中精芒一闪,永恒之枪回防金轮,同时脑袋一甩,那束有银环的长发竟然像鞭子一样朝着玛佩尔狠扫过去。
当当当当!
银枪挑刺金环、银环抵御匕首,所有的攻击都在一瞬之间。
巨大的反震力让两道身影在空中同时翻转了两三圈,赵子曰身体一侧,稳稳落地,可玛佩尔却像是会飞一样,才刚在空中停止了翻转,完全不用任何借力,整个人已宛若离弦之箭般朝着赵子曰再次贴身冲杀上来。
攻防战瞬间就衍变为了距离战,长枪虽然也算是近战兵器,但最佳的攻击距离应该是和敌人保持在三个身位左右,可像匕首这样的武器,却是贴得越近越好。
距离战是每个武道家都必须要掌握的基础,也是最见武道家功底的地方,赵子曰显然最在行的行家,超快的移动脚步和永恒之枪的各种短打挑杀,让玛佩尔始终无法进入到最有利的一个身位以内,可玛佩尔的动作也非常灵活,借助金轮与自身的蛛丝拉扯,往往能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位移,加上金轮的不断回转袭杀,以及不停的利用蛛丝来缠绕、限制赵子曰行动,竟也能保持紧紧跟上,不让赵子曰拉开到最舒服的三个身位。
两人此时保持着一个半身位的距离在激烈的攻防,既无法拉近也无法拉远,眨眼间已在场中交手了数十个回合。
激烈的攻防,瞬间就让整个武斗场都已经嗨起来了,观看这样的大战是一种享受,无论是支持玫瑰的冰灵圣堂、火神山众人,还是四周看台上的那些西峰弟子,任谁都没有想过那个花瓶竟然有和赵子曰对攻的能力!
此时的玛佩尔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她的攻击简直就是五花八门,一开始是金轮协助、匕首主攻想要迅速解决战斗,可在发现自己无法近身后,玛佩尔的策略就已经变了,从强攻变成了持久战。
匕首的攻击频率变少了,金轮的攻击频率却快了许多,强有力的叠加力量和精准打击,让赵子曰始终是无法摆脱,而与此同时,蛛丝也开始全面发威。
或是缠绕,柔性的蛛丝就像是绳索一样不停的在捆缚着赵子曰,又或是布陷阱,但凡偷着一个空隙就悄悄在地面拉上一根儿极其隐蔽的刚性蛛丝,埋伏在赵子曰的必经之路上,只等着他自己将双腿送上门去。
阴狠、毒辣,完全的刺客类型,手段层出不穷,一秒钟要干别人两秒钟的事儿,哪还有半分她表面的绵羊姿态?简直让人难以想象,如此优秀的人才,在这之前的一个多月的挑战路上,竟然一直都甘愿给那个王峰端茶倒水……
“刚柔并济的两种蛛丝,这个女孩不得了!”傅长生的眼神已经从一开始的冷漠,转而变得兴致勃**来。
特殊种罕见,但都大佬们来说也是见多了,蜘蛛种,或刚或柔,但刚柔并济的很罕见,尤其是运用的这么好的,拉扯两个金轮的蛛丝是柔性的,作为陷阱铺设和攻击的蛛丝却是钢丝一般坚韧,这是罕见的暗杀属性啊。
第一宠婚:全球缉捕少夫人
“如此天赋,却和玫瑰的人混在一起,简直无异于明珠暗投!”赵飞元也是看得有些眼热,也有些遗憾,如此优秀的人才,居然去了玫瑰。
傅长生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笑着说道:“玫瑰今天是必败无疑的,解散是顷刻间的事儿,到时候树倒猢狲散,这些优秀弟子可都是各大圣堂眼里的香馍馍?飞元兄若有心,那可就要盯紧了,你既是亲手摧毁玫瑰的人,那就少不了要好言相慰,省得被别人钻了空子,夺取所爱。”
赵飞元哈哈一笑:“有劳长生兄提醒,不过一切还是等赢了再说吧。”

Categories
仙俠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