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n4zkk寓意深刻小說 日月風華-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xy2du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媚儿的样容其实并不狐媚,甚至有些温婉,她并非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惊为天人的绝世尤物,但却如同最芳醇的美酒,越品越有味道,那精致的五官宛若最高明的画师所描,一双眼眸儿朦胧如雾,迷人至极,而肌肤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似乎轻轻一碰就能伤到肌肤,却又似乎轻轻一捏就能挤出水儿来。
紫色的丝纱在她身上轻盈如云,样貌清丽,可是那丰腴的身段却又显得十分妖娆,一张清丽的脸庞配着圆润丰满的身段,最配上那婉约的气质,让她浑身上下充满了余味绵长的女人味。
“圣人圣明,一眼洞悉渊盖建的图谋。”媚儿又小心翼翼剥开一只果皮,放入圣人的口中,柔声道:“咱们大唐的公主,自然是不能下嫁渤海。”
圣人浅笑道:“朕不是舍不得宗室公主,只是想让渊盖建明白,他即使能够将永藏王挟为傀儡,但他自己终究也是我大唐的奴仆。”微一沉吟,才道:“拟一道折子,让安东都护府那边告诉渊盖建,朕既然要赐婚,自然要挑选一位姿色与才艺出众的宗室公主前往,宗室之中有一位公主,目下不过九岁,等到她十二岁行了成人礼,再将她赐婚予永藏王。”
紫玉咆哮錄 水月孤辰
媚儿美丽的眼珠子微微一转,明白圣人意思,恭敬道:“媚儿明白了。”
“前番大天师卜算星象,太白入月,祸乱起自破军命星。”圣人轻叹道:“星象的方位是在东北,莫非就应在这渊盖建的身上?”
“渊盖建会是破军命星?”媚儿蹙眉道。
圣人沉吟着,片刻之后才道:“渊盖建把持渤海朝政,这些年步步为营,其野心已经初露端倪。”抬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淡淡道:“当年武宗皇帝东征渤海,也是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才让渤海彻底臣服,而且设立安东都护府,就是为了盯住渤海,随时应付渤海的动静。朕这些年一直没有空闲去理会渤海,渊盖建却趁机攻城略地,迟早会成为祸患。”
“靺栗人生性好战。”媚儿轻声道:“当年出兵征讨辽东,渤海被我大唐打得一蹶不振,几十年都不曾恢复元气。媚儿以为,虽然渤海称臣之后,对我大唐面上恭恭敬敬,但当年征伐辽东之战,也必然让靺栗人心存怨恨,这股怨恨直到今时今日都不曾消散,只是我大唐天朝上邦,兵强马壮,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但内心也定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复仇。”
圣人微微颔首,道:“蛮夷之地,总是不服教化。渊盖建野心毕露,所以朕才觉得,太白入月的命局,就是应在此人身上。”
並箸成歡 衛風
刘备不是传说
“圣人,真要搅动天下大乱,必须杀破狼三星合成命局,破军在东北,仅此一星,难以对我大唐形成威胁。”媚儿显然知晓圣人对星象命数十分在意,亦知道天象出现太白入月命局之后,圣人一直颇为忧心,柔声安慰。
圣人淡淡道:“贪狼位于南方,自然是慕容长都。东北有破军渊盖建,一旦此人真的有所图谋,必然会暗中与慕容长都串通,破军贪狼之局难以避免。如果被他们得到七杀命星,三星成局,这天下也就生灵涂炭了。”
“大天师已经卜算过,天佑圣人,天佑大唐,七杀命星如今就在京都。”媚儿柔声道:“只要大天师能尽快找到七杀命星,不但可以破除杀破狼命局,而且圣人还能得到佑星,我大唐更是国泰民安,天下太平。”
圣人唇角泛起一丝笑意,若有所思。
忽听得一个极恭敬的声音传来:“启奏圣人,国相爷求见!”
媚儿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
天下间,能够不宣而至前来此处的人寥寥无几,除了自己这个内舍官和麝月公主,便只有紫微宫大总管魏无涯。
除了这几人,就算是国相爷和圣人最宠信的龙鳞大统领澹台悬夜也不可不告而至。
魏无涯在圣人进宫不到一年,便伺候在圣人的边上,那时圣人还只是德宗皇帝后宫众多妃嫔的其中一位,魏无涯也只是宫中不起眼的小太监。
传闻魏无涯本不是宫里的太监,在夏侯入宫之后,魏无涯才入宫,入宫的时候,已经是阉人,而且从此便一直伺候在夏侯身边,至今已经三十余年。
这三十多年来,魏无涯对夏侯忠心耿耿,所有人都知道,如果普天下只有一人忠于圣人,便只能是这条老狗。
如今这位伺候圣人三十余载的老总管,却已经是让满朝文武谈之色变的人物。
圣人设立北院和紫衣监,便都是这位老总管一手策划。
先帝德宗身体孱弱,最后几年甚至因为体弱而很少临朝,而夏侯圣后便代天理政,批阅奏章,处理国事,那时候夏侯一族实际上就已经把持了朝政。
马洛科的战斗笔记 像树果
圣后批阅奏章,自然不会与朝中文武商议,而是经常问询这位老总管的意见,实际上就已经形成内廷力量,老总管更是在圣后的默许下,选拨出才干过人的宫中太监形成势力,这股力量实际上也就成为了紫衣监的前身。
血天使之血殺 陳雪琳子
魏无涯直接管着宫中六局二十四司,此外紫衣监亦兼着紫衣监大总管之职,紫衣监两大卫监俱都是这位总管的部下,虽然北院已经归属麝月公主掌理,但北院是以宦官组成的衙门,而宫中内外所有的太监,都以这位魏公公为尊,所以魏公公虽然不再插手北院之事,但谁都不会否认,北院那帮徒子徒孙一旦听到老祖宗的吩咐,绝不敢有丝毫的违抗。
这位权柄不下于国相爷的内宫大总管,在圣人面前却从来是谦卑无比,即使对圣人身边亲信的内舍女官媚儿,也素来是恭敬有加,如果不知道此人的底细,谁看到他,都只会觉得此人不过是宫中最普通的的一名老太监。
魏无涯根本没有走进小花园,而是躬着身子垂手站在花园外,他的声音也不如何高,却能够清晰无比地传进来。
“让他去御书房等候吧。”圣人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显得十分轻松,而这样的状态,宫中也只有媚儿和魏无涯偶尔能够见到。
媚儿知道圣人要起身,却没有上前去扶。
如果上前搀扶,就似乎是在暗示圣人已经老去,而圣人最忌讳的事情之一,便是一个衰老。
曾经的绝代风华还依稀残留在圣人的身上,但岁月的痕迹绝非人力所能抗拒,只是没有人敢在圣人面前表现出岁月正在吞噬圣人,虽然药物和保养的缘故,吞噬的速度确实比常人要缓慢许多。
活在無限世界
媚儿起身时,紫纱如同流水般倾泻而下,不但显示着丝绸的质感,更展示出这位宫中女官肌肤的顺滑。
伺候圣人更衣过后,媚儿随着圣人到了御书房,刚从屏风后出来,两名官员一前一后上前,跪倒在地,当先一人高声道:“老臣叩拜圣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
此间静好相伴变老 飘零风铃
身后那名官员明显有些紧张,却也是高呼万岁。
圣人在御桌后面坐下,御书房的宫人在圣人进来之前,就已经被媚儿屏退,跟随在圣人身边多年,媚儿对圣人的习惯十分清楚,知道每当接见国相爷的时候,周围最好不要有人靠近。
“平身吧。”圣人瞧了国相身后那名官员一眼,自然认得是兵部尚书窦蚡,略有一丝丝鱼尾纹的眉角略紧,但神色却还是淡定自若:“国相进宫,是否有什么要事?”
国相年过六旬,乃是当今圣人的兄长,亦是当年拥护夏侯登基的首功之臣,在圣人面前,身着紫红色袍服的国相爷显得十分恭敬,拱手道:“回禀圣人,中书省刚刚接到兵部堂官窦蚡的奏报,臣觉得事关重大,特意将窦大人带入宫中,向圣人详细禀明。”
“媚儿,给国相搬把椅子。”圣人吩咐一声,媚儿却早有准备,搬了一把椅子过去,笑容柔和不失恭敬:“老相国请坐!”
老相国并没有因为媚儿只是宫中女官而有丝毫怠慢,拱手道:“多谢长孙舍官!”
重生之豪门贵妇
媚儿笑着点了一下头,退到圣人身后,等老相国坐下之后,窦蚡这才上前两步,再次跪倒在地:“臣兵部尚书窦蚡,恳求圣上降罪!”
“你刚升任兵部尚书没几天,犯了什么罪?”圣人倒是气定神闲,淡淡一笑:“起来回话吧!”
“臣不敢!”窦蚡低着头:“臣犯了天大的罪,万死莫赎!”
圣人瞥了老相国一眼,老相国咳嗽一声,道:“窦大人,发生何事,如实向圣人奏明,你有罪无罪,不是你自己说了算,而是由圣人定夺!”
错爱:豪门失婚妻
窦蚡这才奏禀道:“今日豫州营统领前往武德坊兵器库领取兵器,在甲字库领取到数百把残刀,臣得知之后,不敢耽搁,立刻前往中书省禀明,老国相亦知事关重大,带同臣前来宫中向圣人奏明!”
“残刀?”圣人蹙眉道:“什么样的残刀?”
“本是存放在兵器库的障刀。”窦蚡如同蛤蟆一般匍匐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薛克用领取的障刀乃是以次充好,无论是锻造的材料还是工艺,都是低劣至极,而且…..而且这种障刀一碰就裂开,根本无法使用。”
圣人眸中显出冷厉之色,却没有说话。
“圣人,薛克用在朱雀大街当众开箱破刀。”老国相沉吟了一下,才道:“朱雀大街各司衙门已经知晓此事,而且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京都,用不了多久,只怕天下皆知。”
圣人沉吟着,片刻之后,才道:“朕想知道,这些残刀,是如何进入了武德坊?”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