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txt-第580章 如同羊入狼羣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大批的独木舟奔向北方,苏欧米人满脑子都是胜利后的巨大丰收,乐观的情绪蔓延整个群体,完全忽略掉了其中的风险。
那么,三千人的援军就够了?
逃到苏欧米人这里的努欧力一伙儿,他们对于侵入领地的罗斯大军缺乏了解,对于这批出卖主权才请来的援军是否就能取得胜利,他们仍然缺乏底气。不过,他们没得选。
涵盖整个芬兰中部的湖畔群就像是一座水塔,到处都是冰蚀湖和冰碛湖,它们吸收整个地区的冬季融雪,再经由数十条大大小小的河流诸如各处的海洋。
这一非常特殊的地理构造使得苏欧米人能在内陆地区的河道自由游荡,奈何他们也只能在这平静的水域划着独木舟荡漾。
总有一些人打算捞得头筹,有二十多艘独木舟可谓一马当先。
無限 氣 運 主宰
这些勇敢者,或者说是被冲昏头脑的莽夫,真的听信逃亡的塔瓦斯提亚人描述,所谓渡海的入侵者已经疏于防备。
如此谁先能打击这些入侵者,就能率先得到丰厚战利品。
脱离大部队的这合计一百五十余人竭力划桨,因为贸易是相互的,他们知道前往塔瓦斯提亚人祭祀中心塔瓦斯塔卢的详细水道。
而后续的大部队实实在在变得臃肿,到底首领乌科不是拥有独裁权的绝对君主,不过是众多村庄推举出来的对外话事人。他想让船队变得整齐一些,终究大家还是乱糟糟一片。
好在天空作美,这段日子天气晴朗风和日丽,舒爽的天气更增加了大家的自信。
庞大的军队正向罗斯人治下的塔瓦斯塔卢逼近。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所有的塔瓦斯提亚村庄都派出了使者,或是继任的村庄首领亲自来归降。
恻隐之心?犯不着。
留里克给予这些战败者一些苛刻的要求,拿出贡品购买和平许诺只是起义,最大的要求就是要求他们交出一批女人。
相比于所有说着诺斯语的维京人女人,塔瓦斯提亚女人都是一些“小矮人”。她们主要拥有着北亚血统,其实以留里克固有的审美他是颇为接受的,至于自己的彪形大汉的族人是否接受,瞧瞧他们猴急的样子自然没有问题。
旷野的武士要满足自己的征服欲,他们从不抱怨自己妻妾成群,得到机会就像占有女人。
留里克索性满足他们的现实要求,遂对归降的首领们提出最苛刻的条件:“现在,交出你们全部的15岁到30岁的女人,一个都不准留。每个部落必须交出五十人,否则就是叛乱,我将率军讨伐。”
他们不是有两万余的人口的,估摸着他们原本的人口结构大抵是一个正三角形,他们既然能集结五千名可以拿起武器的男人,也理应有差不多数量的女人。
留里克要求臣服者交出的女人可谓最佳的生育年龄段,他实在知道自己的手下们,一旦的了新女人必是当即发生关系。她们可不是奴隶,可是要给罗斯人生下新一代的,她们的人身安全必须得到保护,以让罗斯人快速爆人口。故而年龄太小的女人不能要,太老的少了姿色也难以生育。
丧失了几乎所有的男丁,那些臣服的村庄也没得选。
大批的年轻女人被她们的族人亲手送抵塔瓦斯塔卢的罗斯军队营地。
许多战士已经亲手抓到了女人,奈何仍有大量战士双手空空。
无偿所愿的战士喜闻乐见于自己的公爵大人又按照人人都接受的传统摆出一个榷场,这并非什么奴隶市场,实为非常奇特的“婚介场所”。
跃跃欲试的罗斯军战士,甭管的罗斯人、巴尔默克人、梅拉伦人,乃至是科文人。他们聚成一团,然后挨个挑女人。
事情很快有了一个了解,罢了这本是塔瓦斯提亚人敬神的圣域,到处传来女人的呻吟与壮汉的喘息……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考虑到此地也不会再盘踞太久,留里克决意再和所有臣服的村庄首领全订一个必然对塔瓦斯提亚人不利的《臣服条约》就当扬长而去了,便放纵了手下。
因为,远征不列颠是一个伟大的冥想!罗斯人以及盟友,大家都觉得不该在这个地方继续拖沓下去。
就在这个关键节点,事情起了变化。
那是一路冲到更南方湖区的罗斯渔船,多名渔夫把持着一条龙头战船,以此干脆当做一条拖网渔船。
这几人各自得到了自己的新妻子,虽说怎么看都像是丫头片子且语言不通,但她们都很聪明,懂得接受自己的新命运。她们仍被自己的男人,于脚上捆上难以解开的绳索死结,又被迫充当起划桨手的工作,正可谓双腿因服侍酸痛,这双手摇奖一样引起酸痛。
一切来得非常突然,一群独木舟突然从沿岸树林的遮掩中窜出来。
警惕的罗斯人立即暂停他们的拖网作业。
有一壮汉突然一声吼:“都停下!立即收网!男人们,拿起武器!”
这些罗斯人男人本身都是第一旗队的年轻战士,他们年轻气盛却也经历了多次血战。在战斗中他们的心思变得极为敏锐,看到突然出现的独木舟,立刻认定那是敌对势力,偏偏自己现在仅有一条船。
情急之中,有人对着仍在划桨的女人的脑袋就是一巴掌,罢了就把全部的女人按在船舱。
“你们这些蠢女人还在东张西望干什么!当心你们被杀!”
罗斯男人也是好心,他们眼巴巴看着那些突然冒出的独木舟发疯般冲击过来,这若是没有恶意可能吧!
“卡尔松!降帆!”有男人大喊。
“好的!”
风帆收起来的衡帆几乎应声落下,再过一小会儿扔下水不久的麻绳大网网罗着十多条鲈鱼就被拖拽上来,与此同时船舱里的藤筐里已经扔了不少的鱼,不得不说这湖区的渔获资源是真的丰富,以罗斯人惯常的拖网捕捞法,真是一种掠夺式扫荡。
前面出现一艘落单的大船?他们正在放帆!他们要逃跑!
生怕胜利果实撒丫子跑掉的苏欧米的鲁莽着,他们一边疯狂划桨,一边也发出战斗的怒吼。
他们在对着罗斯人的龙头战船发射箭矢,虽说箭矢都因为射程不够落到水里,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巨大的衡帆已经放下,温润的南飞给予船只很大的动力。
龙头战船踏浪前行,在其身后也出现明显的航迹线。
“现在看来是安全了。”有人回望一番身后的追赶者长舒一口气。
也有战士一脸的不甘心,他举着手里的木臂十字弓:“我还想精确射杀一个敌人。所以,袭击者是谁?”
“也许是其他的塔瓦斯提亚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们?他们的女人都在我们手里。”说罢这个壮汉又踢踢仍旧缩成一团的女人们:“姑娘们,都起来吧,我们已经安全了。”
女人们扔不动诺斯语,她们大抵从对方的肢体语言中明白过来,这才缓缓做起。
风吹船只一路向南,人们又在议论这些鲁莽的射箭者真觉得就凭这点简陋的武备就挑战罗斯大军?长船是大清早出发的,这连正午都不到呢,只要长船再航行一段时间,到处都将是自己的友军。
但苏欧米的这群事实上的先锋部队哪管那么多?他们就怕煮熟的鸭子飞走!
果不其然,那些在塔瓦斯塔卢附近捞鱼的罗斯船只纷纷发现了这支奇怪的独木舟船队。远看那些船,真和缴获的塔瓦斯提亚独木舟很相似呢。
事态仍在发酵,大量罗斯人觉得自己的一个兄弟正被一群袭击者追赶,难道那就是塔瓦斯提亚最后的战士吗?
战斗已经爆发!漂浮的船只纷纷暂停作业,哪怕此刻床上乘坐的人不多,勇敢的罗斯人、梅拉伦人和巴尔默克人,他们又开始自发地协同作战。
与此同时,留里克正舒服地躺在本该是瓦特卡德酋长舒爽的“酋长宫殿”,这不过是一个大草棚子里,里面颇为简陋实在让留里克想到了过去的日子,故而他与怀中的卡洛塔都可以接受。
在这被征服的领地再挑选一个妻妾?留里克毫无这个念头,倒是给自己年轻的伙计们安排妻妾他这做公爵的可是义不容辞。
就如秃头菲斯克,这个苦孩子而今有了第三个妻妾,相比于其他兄弟的粗鲁,他对自己的新女人可是温柔许多,自然也引得这女人的顺从。当然,因为跟着科文少年泰拉维斯已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菲斯克学了一些科文人语言,自然可以与自己的塔瓦斯提亚新女人进行一番交流,说说话事情也就好办了。
更奇妙的是,留里克给随军的约翰英瓦尔也塞了一个年轻女人。正所谓“你现在还算是神职人员吗?你从诞生开始就注定是奥丁的战士”,反正已经破戒,这双手持弓对敌人射箭。如此,这个信了主的丹麦人,因为信仰本就不虔诚,现在又享用起第二个妻妾。
耶夫洛是最值得信赖的信心,留里克要求他一旦外面出了大事,就必须闯入营长通知自己。
耶夫洛突然闯入,脸色极为严肃。
“你怎么回事?这是要打仗了吗?”
“是的大人!容我冒昧,有敌人向我们的船只发起进攻?!”
一听这个,留里克掀开皮革铺盖就站起来,再又急忙把扔到一边的亚麻上衣套上。
“你说什么?进攻?谁在进攻我们。”
“很可能是别的塔瓦斯提亚人。”
“呸!”留里克本还忙着穿皮裤,这番又直接坐下:“他们已经臣服于我,如果他们还有大量男丁如何这么做?塔瓦斯提亚已经没有战斗能力。对了,袭击者有多少人?”
“啊这……有十多条独木舟?”
“就这?”留里克的手一把啪在脸上,一旁裹着皮毯的卡洛塔随即也咯咯笑出声。
留里克又耸耸肩:“你瞧,连奥斯塔拉女公爵都觉得那是一股愚蠢的敌人。干脆这样,既然他们如此勇敢,耶夫洛,咱们该对他们施以敬意呢。”
“敬意?那是如何?”
“你乘坐墨丘利号出战,让这些独木舟的勇士瞧瞧咱们的大船。记住,尽量抓活的,我到时要看看他们是勇敢还是鲁莽。”
“好吧,大人。也快到中午了,当你吃上麦粥之际,我会把俘虏押到你面前。”
耶夫洛匆匆离开,留里克又顺势躺下。卡洛塔也随意地趴上来,玩弄着自己男人的金色马尾,又说着自己的见解:“也许是更南边的人呢?”
“那是什么人?”留里克问。
“芬人。”
“芬人?岂不是……”留里克突然睁大眼睛,“你确定?”
“我不确定。”
“你也不会胡乱推测。”
“我是不确定。”卡洛塔又咯咯笑道,罢了直接坐在留里克身上,“就像我也不知道新一代奥斯塔拉公爵是否在孕育了。我的公牛啊,你准备好了吗?”
“那就继续吧……”
另一方面,耶夫洛拿着留里克的命令,他立即召集自己的佣兵兄弟们,再迅速组成以墨丘利号为首的五条船只冲向战场。
是的,战场。
罗斯大军的每一个男人都是有斩杀记录的,面对明显的弱敌,他们不是去打仗而是参加围猎。
以至于耶夫洛也不是去打仗,仅仅是给其他兄弟们收尾。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那一百五十名苏欧米人简直是羊入狼群!他们的射箭极为徒劳,箭矢不是射程不够落入水中,就是被对手的盾牌拦住。
反观罗斯人,十字弓精准地射击,让缺乏防护的独木舟成了活靶子。
一场乱战后,罗斯人的十八个条参与围攻的长船与木盾上插着大量的箭矢,也有人受了微不足道的轻伤,反观对手的苏欧米人,一百五十人插翅难逃,有多达七十人被直接抓获。
苏欧米人并没有奋战到底,当他们发觉自己插翅难逃索性放弃抵抗。本来罗斯人也不想赶尽杀绝,抓获一批男**隶也是一件好事嘛。
俘虏被绳捆索绑,当是时,在俘虏的震惊中,依靠风帆和人力螺旋桨混合动力的墨丘利号出现了。
耶夫洛趴在船头俯视:“兄弟们,又是一群塔瓦斯提亚人吗?你们还留着一些俘虏嘛!”
遂有人激动嚷嚷:“是耶夫洛兄弟啊!帮我们告诉留里克大人,袭击者都被制服了,他们似乎不是塔瓦斯提亚人。”
“不是?那是什么人?”
突然间,耶夫洛灵机一动就以科文人和塔瓦斯提亚人都听得懂的话大声对俘虏嚷嚷:“你们!是谁?!”
俘虏一听这语言他们听得懂啊,再纷纷仰起头只见那大船上站着一个黑头发黑胡须的男人。
便有俘虏觉得这是一个活命的机会,急忙巧妙地说:“我们是苏欧米人!从南方来!我们只是商人。”
商人?荒谬至极。不过耶夫洛也大为震惊。
“你们是?苏欧米人?”
“是!”俘虏又说,“难道你也是吗?”
“我……”此刻,耶夫洛已经颤抖得不停,直到有兄弟狠劲拍打其肩膀才让他安定下来。
耶夫洛没有多言,他本人的确是苏欧米。
现在的这些迹象简直表明苏欧米人介入战争了,他遂对兄弟们大声说:“留里克大人有令,所有的俘虏都押解回去,大人将亲自审讯这些俘虏。”
既然公爵大人有命令,兄弟们也就不再磨蹭……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