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x2w精华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非語逐魂-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行禮展示-ukd10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公孙绿萼听后怔了一怔,“这……能行吗?”
慕容复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为了萼儿,不行也得行啊,哪怕冒再大的风险,慕容大哥也愿意。”
公孙绿萼登时感动连连,可转念又不想他冒险,于是摇摇头,“算了慕容大哥,萼儿命薄,就不要冒险了,我愿意跟那吕公子拜堂。”
“不行,”慕容复果断摇头,一脸坚决的样子,“我不能让萼儿受半点委屈,为此冒点风险算得了什么。”
随后他好说歹说,点出自己精通易容术,化妆成吕师圣的模样不成问题,这才说服了公孙绿萼,只把她感动得稀里哗啦,恨不得立刻以身相许,订下终身。
实际上这件事对于慕容复来说,半点风险也没有,唯一有点可惜的就是,好好的一个玩具可能就此没了,另外,拜天地还有拜高堂一个环节,也就是说他还要给吕文焕、公孙止下跪,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他,颇有点难以接受。
但为了能够哄妹子开心,他不接受也只能忍了,最多到时候使点小伎俩,不真个跪下去就是了。
临时改变计划,慕容复自然得先去布置一番,将吕师圣搞定。
“萼儿,你放心,如果事情成了,行礼的时候我会给你暗号。”
公孙绿萼略带担忧的说道,“慕容大哥,如果事不可为不必勉强,只要……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
慕容复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屋外张夫人见慕容复这么快就出来,不禁寻思,“怎么这么快?看来这老家伙年纪大,不行了……”
慕容复瞥了她一眼,“吕师圣住在何处,现在带我过去。”
张夫人闻言一愣,“你想干什么?”
慕容复冷哼一声,“问那么多作甚,让你带路就带路。”
“是,请跟我来。”
二人兜兜转转,七拐八绕,很快来到吕师圣的院子,找到了吕师圣。
他本来正忙着化妆打扮,一听慕容复来找他,登时受宠若惊,急忙放下手中的事迎了出去,“原来是老神仙来了,快请,请进。”
慕容复跟着他进了屋子,却发现张夫人还在,遂朝吕师圣使了个眼色。
吕师圣会意,朝张夫人说道,“奶娘,新娘子那边就劳你多多把关了。”
“少爷放心,老身晓得怎么做,你就瞧好吧,一定给你两个美若天仙的新娘子。”张夫人勉强的笑了笑,口中如此说着,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吕师圣淡淡道,“那就多谢奶娘了,你快去准备吧,盯着那些下人,可别让她们出岔子。”
“呃……这个,好吧。”张夫人无奈,只得躬身退去。
张夫人走后,吕师圣将屋中下人都赶了出去,关好门窗,这才问道,“前辈有什么事吗?”
慕容复目光微闪,“老夫不是说要替你逆天改命,化解劫数么。”
吕师圣闻言大喜,随即又疑惑道,“前辈不是说要到子时才能施法吗?”
慕容复白了他一眼,信口胡诌道,“那是最后施法阶段,会由老夫亲自出手,但在这之前,你还有一个难关要过。”
“什……什么难关?”吕师圣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偷天换日!”
“什么叫偷天换日?”
慕容复迟疑了下,“很简单,就是找个人替你拜堂。”
“什么!”吕师圣闻言一下跳了起来,“这怎么行?”
不能洞房也就算了,现在堂都让人拜了,那他成这亲还有什么意义?
慕容复对此早有意料,神色微微一冷,“你懂什么,天降劫数,就跟对簿公堂一样,是要有名有姓,对号入座的,换句话说你不成这个亲,就不会有这个劫数,一旦你拜了天地,就等于告诉上天,你要成亲了,你觉得它会不会放过你。”
这样一说,吕师圣登时明白过来,“这就跟衙门抓逃犯一样,如果我拜了天地,就相当于自首?”
“你还算有点灵根。”慕容复毫不吝惜的夸了他一句,脸色微缓,“不错,凡人成亲,什么都可以少,但唯独不能少了拜天地一环,为的就是让上天见证,降下福缘,事实上是福是祸,凡人根本不知道。你若想躲过这次劫难,那么你就是一个逃犯。”
吕师圣听后“恍然大悟”,可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慕容复继续蛊惑道,“其实你也不必那么沮丧,只要过了今天这一关,等你以后身子康复,完成了洞房,自然可以偷偷补上这礼数。”
吕师圣一听,最后那点不对劲也消散无踪了,噗通一下跪到慕容复面前,“求前辈教我。”
慕容复微微点头,“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找一个身材与你相仿的人过来,老夫会施法让他变成你的样子,替你拜完天地。”
“这个简单,”吕师圣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屋子,很快就找了一个仆役过来,体型与他自己相差无几。
慕容复打量几眼后,当即施展了一手“神仙妙法”,瞬间将那仆役变成了吕文焕的样子,又换了吕文焕的衣服,索性做戏做个全套,他又扎了两个草人出来,滴上两人的血,分别交给二人,要他们随身携带。
“好了,你现在换上他的衣服,蒙着脸,带上这个草人,在西南方向找一个隐蔽之所躲起来,记住,天机不可泄露,这件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亲,否则前功尽弃。”慕容复朝吕师圣郑重交代道。
吕师圣当然是连连点头,听到最后一句,他不由瞥了那仆役一眼,幽幽道,“六子,你办好了这件事,我会给你一大笔银子,让你到其他地方另谋生路,不过你要守口如瓶,明白么?”
“小的明白,明白。”六子早已被二人一番折腾吓得魂不附体,哪里敢说二话。
慕容复则若有深意的瞥了吕师圣一眼,这小子倒不是全无心机,明明起了灭口的心思,但为了稳住六子,不动声色的晓以利诱。
不过他也不会点破,他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弄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方便善后,当然,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还是用摄心术将吕师圣控制住,可那样一来就会少了许多乐趣,这个草包少爷又没有半点用处,他实在懒得浪费那份功力。
吕师圣一走,慕容复反手一巴掌把六子拍晕,将其藏到床底下,而后面容变幻,瞬间变成了吕师圣的模样。
这个时代成婚的仪式实在繁琐之极,好在两位新娘都住在吕府,倒是省了迎亲这个最麻烦的环节,其他的就是拜拜祖宗,进行一番祈祷之类的。
不知不觉间,几个时辰过去,终于到了所谓的吉时,变幻成吕师圣的慕容复,以及两位盖着红盖头的新娘,被仆人丫鬟牵着来到前厅。
慕容复微微扫了一眼,宾客坐了上百桌,其中少部分是襄阳城的官吏、军中将领、富商名流,大部分是以郭靖、黄蓉为首的武林豪侠。
三人的出现,立刻引起了轰动,毕竟两个新娘一起拜堂,这事可不多见,席间议论纷纷,有嫉妒的、羡慕的不一而足。
“萼儿,是我,我已经得手了。”在靠近公孙绿萼的时候,慕容复传音说了一句,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明显可以感受到她此刻的激动。
至于另一个新娘凌霜华,仿佛就像一潭死水,没有半点波澜。
“新郎新娘行礼!”一个仆人唱道。
三人被牵着来到庭前,“一拜天地。”
慕容复与公孙绿萼毫不迟疑的拜了下去,凌霜华则没有动弹,身后的丫鬟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她才缓缓跪了下去,可以体会她此刻的心情,定然是心若灰死,伤心欲绝。
眼尖的慕容复瞥见凌霜华下跪那一刻,两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上,不由暗自叹了口气,谁叫你不争气呢,本公子都那样帮你了,也没能改变什么。
他却不知道,如果不是他横加插手,现在的凌霜华要么已经彻底毁容,要么已经死了,总之绝不会背叛爱郎,嫁到这吕府来。
“二拜高堂!”
正堂上方坐着三人,除了吕文焕、公孙止外,还有一个面容枯瘦的老者,赫然是凌退思,其中吕文焕高居正首,公孙止和凌退思分居两边。
“拜你爷爷的高堂,老子这一跪,你们怕承受不起。”慕容复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想着,双膝一弯,却在即将着地时,内力一震,生生止住,膝盖没有着地。
“好,好,快起来。”吕文焕与凌退思对视一眼,均是笑容满面,一手虚抬,示意新郎新娘起身。
倒是公孙止在慕容复内力震动那一刻,忽然感应到什么,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公孙兄怎么了?”吕文焕疑惑的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公孙止慌忙答道,眼神仔细打量慕容复两眼,心中突然想到某种可能。
“夫妻交拜!”
慕容复与二女拜了一拜,三拜礼毕,忽然凌霜华身子一阵摇晃,似要昏倒,好在慕容复眼疾手快,一下将她抱住。
凌霜华大惊,想要挣扎,这时仆役急忙说道,“送入洞房。”
……
慕容复与二女一起被带到新房,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拜堂成亲,心里有点奇怪的感觉。
而公孙绿萼整个过程中一颗心儿砰砰直跳,既有羞喜,也有甜蜜,还有几分不真实。
可能唯一绝望的,就只有凌霜华了。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