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46章 在玩花樣閲讀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看见景玉娥等同让他们看见了天下间最恶心的东西一般,虽然觉得恶心可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将人立即从面前,赶走,除了无奈,只有难过?
那么快乐的时光就结束了!
段勾琼趴在邵乐成的身边开口说:“我先出去随便逛一逛,你可以满足我吗?”
“外面有锦衣卫,你让我如何做?”
“这个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想如何就如何吧!”
邵乐成看着他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尴尬:“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个样子?我我,没有办法!”
邵乐成在一旁一副故作生气的表情,段勾琼白了她一眼:“你……你不是轻功很好吗?我觉得你可以的,我相信你!”
然而邵乐成却是哼了一声开口道:“我不行的!你少来这套了!”
最后便是死一边的寂静,因为外面只有马蹄的声音。
景玉娥回头看向身后的马车,他们似乎都在乖乖等着机会,但她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在他无比得意的目光中,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了,景玉娥以为最先忍不住的将是段勾琼,但没有想到最先忍不住是倪月杉,看着倪月杉走了过来,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来。
“怎么你现在这是干什么?”
倪月杉神色淡漠的说:“我们需要自由我们不是什么畜生,懂吗?”
闻言,景玉娥却是低低笑了起来:“你们先不将我当做是公主,我为什么要将你们当做是自己人呢?”
香玉世家 薛之雪
她的话带着讥诮,满满的全部都是讥诮……
在景玉娥不屑的目光中,倪月杉再次开口说:“算了,和你多说无益……”
之后倪月杉挡在了马车的前面,“我说过了,我要自由,所以我绝对不允许,继续被囚禁在这种地方?”
景玉宸掀开了马车帘子走了叫来,看着倪月杉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疑惑:“你回来,相信皇姐会有一天不会这样囚禁着我们,毕竟回到闲常后,闲常还是我说的算!”
面对景玉宸这般自信的表情,景玉娥轻笑了一声:“你这般自信,不过是因为你是太子,可你哪里知道,在苍烈,我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面对景玉娥的话,景玉宸只觉得很奇怪,似乎,在景玉娥的话语中掺杂着什么?
在景玉宸疑惑的目光中,景玉娥嘴角的笑容扩大:“算了,与你们多说,无益!”
之后对着在场的锦衣卫开口:“出发吧!”
一声命下,所有人都跟着重新出发……
倪月杉气愤的看着景玉宸:“我们又不是囚犯,为什么要听命于你皇姐?而且我不相信她有胆子杀了我们!”
倪月杉这般不服气,景玉娥也是懒得搭理的。
在另外一个马车的段勾琼此时也跳下了马车:“对,我支持月杉姐姐,我们本来在一起玩的那么开心,你算个什么东西,直接蹿出来了!然后就限制我们的自由?你凭什么?”
段勾琼在叫嚣,景玉娥转过身去,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丝冷意。
“公主,这里是我的地盘?没有看见这里的人全部都是本公主的人?你还在这里叫嚣?”
段勾琼才不被威胁呢,她同样的什么都不怕,她直挺着身子开口:“你想将我如何?杀人灭口?来呀,来呀!”
面对这般不知道死活的段勾琼,倪月杉的眼里闪过意外,随即走到了段勾琼的身边开口说:“我们一起,我们就不相信,这位长公主还有胆子伤我们不成?”
邵乐成在马车上已经坐不住了,他此时走了过来,开口说:“我说长公主,你之前出事,与我们可没有任何关系,你却将一切的责任怪罪在我们身上,你是不是过分了?”
一见四个人全部都站了出来,景玉娥不得不下了马儿,开口道:“你们可都是好本事啊!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当着我的面,还有这些锦衣卫的面,依旧这般的嚣张!”
她虽然头疼,但是不愿意表露出任何挫败的表情来,她看向一旁的方向:“本公主实在是没有办法,所以才重新返京去见父皇的,所以父皇在得知你们的所作所为时,很是痛心,父皇说了你们若再胆敢伤害本公主,你们就有本公主来管教!”
“这些锦衣卫全部都是本公主刚从京城带来的,他们所有人都可以作为证人,证明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
景玉娥这般有恃无恐,原来是被欺负的太惨了,所以才重新回到京城去,找皇帝哭诉,然后皇帝给了她锦衣卫!
现在她就是仗着这帮锦衣卫无法无天!
倪月杉倒是没有什么,只是觉得憋屈而已,但段勾琼从来没有被这般对待过,她看向身旁的邵乐成,趴在他的怀里大哭:“我觉得我被欺负了,而且还很惨烈!所以我好气啊!我回到苍烈之后,一定要跟父王说,这个老女人在欺负我!”
景玉娥听了这话,大笑了一声:“你们这些人还真是有趣了呢?”
“明明被欺负的是我!采花贼也将他往我的房间里塞!你们是人吗?”
景玉娥突然这般质问,而且从前的脸也不要了,倪月杉等人很是诧异,她这次是真的怒了吧……
倪月杉神色凝重:“好,我配合你,我倒要看看在苍烈王上的面,你究竟是背负着什么样的使命,就连勾琼公主你都可以苛待!”
说完之后,倪月杉转身上了马车,神色看上去很是冰冷,段勾琼张口想说什么,在一旁的邵乐成开口安慰:“咱们在马车内,看看外面的风景好不好?”
段勾琼却是用力的摇着头:“不好!一点都不好!”
但最后还是被无奈的拽进了马车内,乖乖的坐在里面等着马车行驶!
队伍重新出发,唯一歇息的时间便是在用膳的时间,吃完之后,让他们去方便一下,然后又很快的回来了。
邵乐成钻入了倪月杉和景玉宸的马车内,二人看见邵乐成时,眼里闪过意外,邵乐成开口说:“你们两个今晚跟我一起干个大的!”
倪月杉和景玉宸瞬间就明白邵乐成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干一票大的!将那些可恶的锦衣卫给赶走,还是……
“我看见公主在哭……”
邵乐成低垂下头好像很难过,这也是他非常难过的原因。
所以他才不管什么身份,会不会惹得皇上不开心,会不会连闲常也回不去了!
倪月杉和景玉宸对视一眼,之后二人开口说:“好,我们支持你!”
面对倪月杉和景玉宸这般愿意帮忙的态度,邵乐成很是惊喜:“那我们好好计划一样!”
邵乐成在马车内走出时,景玉娥回头看去:“你们是不是商谈了什么?告诉你们,没有用的,你们是不可能逃过锦衣卫的手掌心!”
“你有本事说你自己,说我们逃不过你的手掌心!不要说锦衣卫好不好?”
邵乐成的态度特别的恶劣,说的景玉娥的双眼瞪了瞪,她不悦的看着邵乐成,最后哼了一声。
邵乐成进马车过后,段勾琼正在擦眼泪,邵乐成只觉得自己非常的失败,本来可以让段勾琼好好的开开心心的到达苍烈的,但没有想到,段勾琼竟然……
在这里被欺负哭了!
而他却没有那个本事将景玉娥如何!
想到这个,邵乐成心里愈发的内疚,也愈发的难过了。
“好了好了别哭,别哭,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无能!”
段勾琼转眸看向邵乐成,突然之间笑了:“你哪里有错?你错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邵乐成有些挫败的在一旁叹息道:“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打趣我!”
段勾琼撅着嘴,哼了一声:“我不过是不想让你跟我一样,难过嘛,我哭过就好了,等到了苍烈我跟父王好好的说一说,到时候,父王一怒之下,好好的收拾收拾这位长公主,看她有的哭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段勾琼表情看上去神采奕奕的,邵乐成在一旁笑着说:“是么,那我拭目以待了!”
到了入夜后,倪月杉要求去方便,景玉娥此时已经歇息下了,所以倪月杉是跟锦衣卫说的,锦衣卫没有吭声,倪月杉自觉地走了。
然后她到了林子中许久都不见回来,锦衣卫这才感觉到奇怪,不知道人是不是逃跑了……
人朝着草丛里面搜查而去。
在马车上的邵乐成此时站了出来开口询问:“什么情况啊?窸窸窣窣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原本在不远处正是倪月杉走开消失的方向,锦衣卫在那里搜查,没有发现人,之后走到了景玉娥的身前,开口说:“长公主,太子妃不见了!”
闻言,原本神色平静的景玉娥此时在马车内钻了出来,刚刚她都睡着了!
这帮人自由,就那么的重要吗?
简直是烦死她了!
景玉娥朝着邵乐成走去:“是不是你们在玩花样?”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