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精华都市小说 紅樓春討論-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相伴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皇上,盛和牙行如何处置?”
等李暄臊眉耷眼的被赶到一旁,尴尬的无地自容时,贾蔷替其解围,向隆安帝询问道。
隆安帝何等心智,一眼就看出贾蔷的目的,问道:“你想要这个牙行?”
贾蔷干笑了声,点头道:“瞒不过陛下法眼如炬……其实臣倒不是为了赚银子,就是想彻底改变京城人市。人口贩卖……若说根除,目前还不大现实。有些人其实就是为了寻一份生计,签活契,并非真正卖了自己当奴才。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天下大部分牙行背后,都有见不得人的手段,做下让人生恨的勾当!臣不自量力,想将那些陋习改一改。趁着新政立法保民安宁,也借着暂掌绣衣卫之机,狠狠严打拐子和黑牙行,务必使得人间少些离合悲苦。”
这番话,让几个男人都有些嗤之以鼻。
人市古来有之,事实上,卖身为奴总比去当流民好,还能少给朝廷惹些事……
但尹后、尹子瑜、方氏并诸宫人们,则对贾蔷的胸怀颇为赞赏。
神级破烂王 饕炁
一个刚刚才屠戮了数以千计贼子性命的武夫,心中能怀有如此正气柔情,岂能不赞美?
隆安帝扯了扯嘴角,审视了贾蔷两眼后,道:“这等事,你自己去办就是。只是朕警告你,办事就好好办,不要弄的鸡飞狗跳,再惹出风波来。”
今日贾蔷下辣手,强势摧毁了京城大半个江湖。
诸多江湖门派、镖局、佛道乃至各般门教势力,俱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得罪的人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少……
这样的差事,自不能白干,他这个当天子的没有奖赏,往后谁还替他用心卖命?
因此隆安帝倒不小气,只是将丑话说在了前头……
等隆安帝走后,尹后则带着尹子瑜和方氏去内殿看望李鼎、李真。
望其背影,贾蔷还是有些无法相信,这是个当祖母之人的背影……
“哼!”
一道冷哼声响起,贾蔷回过神来,就见李暄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贾蔷心头一跳,道:“甚么意思?”
李暄咬牙道:“你说甚么意思?”
贾蔷莫名奇道:“我怎么知道你甚么意思?我心思坦荡光明磊落……”
李暄大怒:“爷在东城被人伏杀,你问爷甚么意思?”
“你说这个……”
贾蔷松了口气,道:“我都杀了七八千人了,还不够给你出气的?”
“你放屁罢你!”
李暄生生气的笑了出来,道:“你小子,吹牛前也不先回忆回忆刚才说的甚么话!刚才三千,这会儿就七八千了?”
贾蔷轻声道:“刚才报三千才是假的,怕唬住了娘娘。这一波,京城里那些大帮派和平日里仗着有后台作奸犯科,又或是一些明明犯下不少罪过,却寻不到证据的,都被一波杀绝了!这样看我做甚么?王爷别太感动,就我推测,能在绣衣卫、中车府还有几大暗中势力彼此交错监视下,还能布出这样动静的,多半出自江湖势力。再者,这些人害人无数,都是扰乱民安的祸根,一举铲除了也就安宁了。”
李暄压低声音道:“你少给爷打马虎眼!借着爷被伏杀的机会,帮你那少帮主小妾开疆拓土呢?贾蔷,金沙帮规模可不小了,再扩大下去,难免碍眼。连爷都能想到的事,你以为父皇和军机处那些大学士想不到?他们正等着看你怎么做!你要是真的一举接盘京城江湖,相信爷,你或许没多大事,你那小妾还有金沙帮,活不长!”
贾蔷闻言呵呵一笑,道:“以王爷的智慧能想到的,我会想不到?放心,我有分寸,金沙帮不仅不会扩大,还会渐渐缩小。犯忌讳的事,我干吗要去干?”
能立一个金沙帮,自然能再立一个铁山派、雪狐门……
二十来个门派洒下去,当种子一样,其实反倒更好掌控些。
贾蔷自己,都不愿看到金沙帮过于庞大。
背后有一群顶级江湖智囊在出谋划策,又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连绣衣卫都在他手里,这些事操作起来,并不费劲。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谈完正事,李暄寻了把椅子落座后,叹息一声道:“也是奇了,如今连爷都犯人忌讳了。你说说,这都叫甚么事?万幸李鼎、李真俩小子今儿没事,不然爷非疯不可。贾蔷,你说说看,到底哪个球攮的这样坏,连爷都不放过?”
贾蔷问道:“王爷今儿去宝郡王府,是临时起意,还是事先就定好了的?”
李暄道:“爷去宝郡王府,还提前下拜帖不成?当然抬脚就进……”顿了顿,又道:“爷大哥就是那个性子,方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贾蔷笑道:“我又不和他做朋友,无所谓甚么话。不过,他府上一定有问题。”
李暄闻言变了变面色,道:“是啊,爷临时起意去接人,居然也能被这样周详的伏杀……不止大哥府上,爷身边怕也有问题。贾蔷,你得帮爷规整规整。”
贾蔷颔首道:“这个不难,但宝郡王处就算了。热脸贴冷屁股的事,一二回可以,有王爷你的体面在。可再多就不成了,我是以军功晋的国公。”
不是恩封,是功封。
这样的国公,不是一个郡王能折辱的。
李暄愁的挠头,却也无计可施。
他和贾蔷虽是朋友,却更不能让贾蔷做损其尊严之事,只能胡乱抓了抓头发,先搁置一旁不理。
左右贾蔷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会去谋算他那个傻大哥……
贾蔷也不愿在此事上多提,岔开话题问道:“四皇子近来和宁郡王走的很近?”
李暄冷笑一声,道:“爷瞧他是真昏了头了!不过宗室子弟里,数那球攮的人缘好。便是天家,也只爷和大哥同他不对付……”
贾蔷点头道:“王爷和他不对付是应该的……”
李暄闻言,眼睛登时斜了过来,语气不善问道:“可是听到了甚么闲话?”
贾蔷嘿嘿笑道:“听说当年宗室子弟考量骑射武功,对擂时王爷被宁王差点打出屎来……哈哈哈!”
“放屁!”
李暄怒吼一声,道:“哪个忘八造爷的谣?别叫爷知道了!”
又狠狠道:“今儿要不是父皇拦着,爷非叫你知道爷的能为!”
见贾蔷笑而不语,李暄急了,道:“当初比武,要不是这忘八使诈,爷能输他半招?大哥正是因为见他使诈,才恼火他的!”
贾蔷好奇道:“他如何使诈?”
冷情之丫头拽起来 倩曦
李暄怒不可揭的咆哮道:“爷都还没说开始,那母牛肏的就动手了!”
贾蔷肚皮差点没笑破,他先前早就听闻过此事,两人对擂,李暄准备使用熬鹰战术取胜,在擂台上用眼睛盯着李皙,李皙忍了一盏茶功夫终于忍无可忍才出的手……
至于李景,是见李暄被打狠了,自己跳上擂去挑战,结果也是横着下来了……
虽如此,贾蔷面上还是留了些面子,只当做不知往事,“啧”了声摇头道:“那确实下贱!”
李暄闻言这才转怒为喜,哈哈笑道:“说得对!就是下贱!”
贾蔷见他模样好笑,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李暄眉开眼笑道:“贾蔷,这一回办的漂亮!别管是不是李皙干的,这一回他算是掉进粪坑里了!要不是他身份不同,好些人都护着他,这回就该废了他!”
贾蔷笑道:“他身份再特殊,这一回也闯下大祸来。你且等着,盛和牙行的事会不断爆出来,还有他堂堂先帝元孙,却是平康坊丰乐楼的大东家,嘿,想来百姓们多好谈此事。”
李暄闻言激动了,嘎嘎笑道:“贾蔷,连丰乐楼一道夺过来呀!爷早就想去见识见识了,可又担心要是被父皇母后知道了,皮也得揭三层!你说说,像爷这样的风流王爷,居然还没正经去过平康坊,还有天理吗?没说的!夺过来,咱们俩当东家,嘎嘎!”
“你们两个真真混帐!甚么时候都能顽闹起来!”
二人正胡扯八扯的高兴,就听到自后殿方向传来训斥声。
两人连忙闭嘴,规矩站直溜了……
未几,就见尹后、尹子瑜和方氏出来。
尹后和方氏的面色好了许多,应是尹子瑜在里面调理了一二。
尹子瑜却一如既往的淡然静韵,一身团锦琢花衣衫、软银轻罗百合裙,头上的珠钗点翠,衬得愈发出挑。
“大嫂,今儿是弟弟不对,不该带他们出门儿,险些酿成大祸,我给你赔不是!”
李暄再度上前,诚恳作揖赔罪。
方氏笑道:“快别说这些了,又不是成心的。五弟真是见外,你带两个侄儿回王府顽耍,原也是疼爱他们,又有甚么坏心思?”
尹后目光隐隐不善的看着贾蔷,问道:“方才在说甚么?本宫怎听说甚么平康坊丰乐楼?”
贾蔷忙道:“是这样,王爷和臣说起宁郡王之事,道此人表面光风霁月,侠义无双,市井坊间多有传唱其行侠仗义之事,落得一侠王美名。实则手里除了掌控着盛和牙行,垄断了京畿之地最大的人市外,手里还握着京城第一青楼,平康坊的丰乐楼!真真害人无数!所以王爷和臣寻思着,找机会端了这个淫窝子,替天行道!”
尹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贾蔷,道:“但愿只是为了替天行道,而不是给丰乐楼换一个东家,你们自己去享乐浑闹……”
贾蔷正色道:“娘娘放心,臣从不去那等地方。倒不只是因为洁身自好,更因为不愿去欺负那些落入火坑的女孩子。毕竟,若是能选择,谁会落到那般地步?”
尹后闻言,凤眸中目光柔和了些,道:“好,本宫知道了。今日天色已晚,你出宫罢,正好送子瑜回家,想来老太太在家也等急了。”
江湖游仙 蓓零百合
贾蔷笑道:“遵旨!”
尹子瑜背着药箱,与尹后见礼罢,又与方氏颔首作别,随后与贾蔷一道出了凤藻宫。
步履如常,落落大方。
见二人背影,方氏叹息一声道:“果然谣言误人,外面将宁国公传的那样不堪,谁又想到,会是如此君子模样?”
李暄点头道:“大嫂说的极是,是这样,正如外人也这般造谣我。不过贾蔷原是不大好的人,都靠我的教诲,他如今才终于算是长进了些,我很欣慰呐……”
方氏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尹后看着幼子,眉尖轻轻扬了扬……
……
PS:恢复更新了,孩子比较乖。求订阅,求月票,攒点奶粉尿不湿钱,好贵……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