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65g9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txt-第三千八百零八章 某人:我又明白啦!展示-y1g83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小說推薦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梦醒了,该歇了。
刚睁开的眼,重新合了上去,我容易么我,要知道,最终的对手那可是一个魔王,无论样貌还是实力都和我相差无几!
不过最后是不是有点过分,一句话的事情,却拒绝了雅典娜,要等到三万年后才能知道我的真名,这可能是史上最成功也是最残忍的吊胃口案例了。
话说回来,本子娜要是回忆起这一切,该不会记仇吧?
下意识在梦里摸了摸额头,结果额头没摸着,到是摸到一张老滑嫩的脸蛋,以及这张脸蛋的主人的凶巴巴威胁之言。
“你要是不想睁眼,我可以帮你永远合上。”
挪开一道眼缝,便看到恶龙蕾娜那张明明精致美丽却一点也不可爱的脸蛋,在一个过于靠近的位置出现。
脑海中顿时浮现几个选项,并且自动做出了秒选。
亲她(×)
撩她(×)
怼她(√)
作为一个勇猛无畏的钢铁直男,大脑从冬眠中复苏过来,智商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显得比较好用。
“你……你是……谁?”我缓缓挣开双目,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到每天起床一睁眼就能看到的脸蛋,露出迷茫之色。
“哈?脑子睡糊涂了吗?要我帮你清醒一下吗?”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小母龙,三句话不离暴力。
“抱歉……”我继续影帝在线:“在梦里过了三万年,好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你……是谁?咦,我……我又是谁?”
“什么,三万年?”
蕾奥娜心里一惊,刚想不可能,可是忽然意识到娜娜不也刚好沉睡了三万年吗?莫非在梦境之中,这笨蛋一直陪着娜娜沉睡过了三万年才终于梦醒?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想到这里,蕾奥娜顿时有点方,当初某人失去力量后的那半年时光仿佛再次重演……不,这次是要更严重得多!
这笨蛋,怎么就那么倒霉呢,老是受这样罪,我是不是该温柔一点,以此唤醒他的记忆。
刚想付诸行动,就见旁边传来蒂亚活力十足的声音。
“呀嚯,蕾娜,我们回来了。”
“咿呀!”紧接着的小人鱼的欢呼声也跟着响起。
三万年?这就是你说的三万年?
蕾奥娜娇躯一颤,想到自己差点就被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给骗了,不由的头一低,当场黑化,只可惜见状不妙的某人已经提前跑路。
然而……
“哈哈哈,贤婿好不容易回来,怎么能撒腿就跑呢,来来来,一起庆祝一个。”
还没跑远,就被岳父大人拎小鸡一样拎了回来,我万念俱灰,怎么肥事呀,他身为龙王的御用厨子,怎么就能一直守在这里,显得一点都不忙呢?
你家龙王怕是已经饿晕在龙椅上了你知道么?
早知如此,就选其他选项了……不,那或许是更糟糕的选择,唯独这个,或许还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
毕竟,小母龙不可能真的为这点事杀了我,这头女儿控颇为严重的老厨龙却是早就磨刀霍霍,上门女婿什么的,恨不得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眼看着恶龙蕾娜摩拳擦掌的朝我走过来,我灵机一动,指着魔法阵方向:“快看,本子娜醒过来了。”
大家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过去,我正想逃脱,没想到……
巧了,本子娜她还真就慢悠悠醒过来了。
“娜娜!”好姬友蒂亚喜极而泣,一个飞扑抱住了她,身为姬友二号的小母龙也顾不得审判我,跟着急急忙忙迎上去。
“蒂……蒂亚?”仿佛尚未睡醒,眼睛还未完全睁开似的,本子娜双目带着空洞和迷茫之色,演出了我刚才想演而演不出的效果。
“娜娜,你没事吧,还记得我是谁吗?”恶龙蕾娜一个紧张凑了上去,指着额头上刻有恶女二字的脸。
“等会再跟你算账。”她猛地一扭头,冲我横眉竖眼,没等我喊冤,又回过去关切的看着本子娜。
这还有人权么,同样是演,为什么本子娜备受关怀,我却要遭受冷眼恶语?
捂着心脏,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就像是演了好几千集的电视剧主角,忽然导演告诉你,真正的主角已经就位,你可以一边爬去了。
我不服,这份怨念化作动力,使我大摇大摆的走上去,摆了个和本子娜平视的角度,将脸凑上去,调侃道。
“蒂亚蕾娜你不认识,我你总该认识了吧,安娜……不,是雅典娜小公举。”
“你……”本子娜用空洞的眼神注视了我几秒,终于有了反应,她脸色一变,然后……
然后不声不响的晕倒回去。
“啊啊啊,碍事,都怪你,把娜娜吓晕了!”恶龙蕾娜一把将我扯开,愤而嚷道。
“那肯定是她往我额头上刺太多,导致我变成这副能将她吓晕过去的模样。”我不甘示弱的反驳。
“不都是你活该吗?”
“瞧你这话说的,我就算活该,就应该被刺额头了吗?她怎么就不能刺刺胳膊,刺刺屁股……啊呸,我是说,她怎么就不能讲讲道理,非得动手不可?”
“嘘!”蒂亚朝我们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平时活泼元气充满笑容的面庞,此时被认真和凝重所取代,带着一股逼人的魄力,让我和恶龙蕾娜都老实下来。
看看又昏睡过去的本子娜,我不由的担心:“那啥,她该不会又睡回去,开始做梦了吧。”
“咿呀。”回答的是埃里雅,身为这方面的专家,她很清楚的告诉我们,没有在做梦,只是普通的昏睡,不出所料应该很快能醒过来。
前提是别继续受到惊吓。
“会不会是娜娜忽然受到那份记忆的冲击,导致认知絮乱,连我们都认不出来了?”
“什么记忆?”好奇宝宝小母龙不等我们分析,就忙着问起来。
“我们睡了有多久了?”
“大概半天时间吧。”
半天?我们三人面面相觑,梦境还真奇特,明明在里面呆了许久,起码也得有半个月的时间吧,现实中却只过了半天。
当然,经历过咸鱼剑的梦境考验,我表示情绪很稳定。
将梦境里发生的事大致说上一遍后,小母龙惊呼不可置信,就连总是摆出一副“我和龙王谈笑风生过”的显摆臭脸的岳父大人,都在旁边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当然,出于某种顾虑,我和蒂亚以及埃里雅,都不约而同的将疑似红白公主的祖先现身的那一段给截掉了。
结果整个故事听起来就好像是同一个人的不同时间点的两段梦境偶然交织到一起的平平无奇的偶然事件,没有隐藏BOSS,没有幕后黑手,就只是一个病弱小萝莉所编织的天真烂漫的美梦。
那也真是挺偶然喔。
和看似什么都懂一点点所以陷入沉思的岳父大人不同,恶龙蕾娜显然脑洞清奇,关注点与众不同,听完以后兴致勃勃就来了个提问三连。
“三万年前的娜娜?哪个时间点的,有多大,多高,长得什么模样?”
“很小,看起来大概只有十二三岁,瘦弱多病,营养不良,风一吹就倒的样子,难说,你瞧莎拉也判断不出多大年龄对吧,”
远在教廷山的萝莉人妻,忽然闷哼一声,捂住胸口。
听我这么一说,小母龙眉心一皱,脑洞更不知开到哪去了:“你可真是个饥不择食的大色狼,竟然连那么小的娜娜也不放过。”
瞧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出过手了?一路上对那只会搞事的萝莉本子娜嫌弃的不得了好不好,要不是为了快点通关,早把她甩一边凉快去了,还有什么叫也?说的好像我对现在的本子娜出过手一样,你这说话是要负责任的,是要凭良心的!
因此,我满脸刚正不阿的怒怼一句:“你有什么证据!”
“你是萝莉控!”
“……”
糟……糟糕,反驳啊我,为什么不反驳?平时吐槽自己嘴皮子不是很厉害的么,怎么到了这种时候就不行了?!
“嗯咳,其实我现在有一个疑问。”情况不对,吴氏转移话题大法再次发威。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相当于我们回到了三万年前,和三万年前的本……的雅典娜……”
“凡凡,告诉你一个秘密,娜娜的真名不叫雅典娜哦。”蒂亚吐着粉舌打断我的话。
真有你的呀本子娜!!!
我当时就气的七窍生烟,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小萝莉,竟然一直在忽悠我!
什么,你说我报的也是假名?那叫大人的语言艺术,是你一个小孩子小萝莉能够学的吗?跟写作一样,好的不学,坏的到是一箩筐!
总之我是气的不行:“那她的本名叫什么?”
“诶嘿,凡凡自己去问比较好,结果到了最后,凡凡也不是没有告诉娜娜真名吗?”
原来如此,是你想替自己的好闺蜜报一箭之仇是吧。
我气哼哼的不再理会蒂亚,管她真名叫什么,反正我一口一个本子娜,再反手一个人偶公主,绝不改口,这辈子也别想我改。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对了,就说着本子娜,相当于是回到三万年前,和那时候的她创造了一段另类的经历。
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是和时间悖论,平行世界扯上关系了?
因为我们的关系,本子娜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段回忆,一段奇妙的梦境之旅。
更甚至,就连她的人偶之躯的设计图,都是从那里获得的。
假设,假设如果我们没有闯入她的梦境,或者更根本一些,没有来龙之乐园,三万年前的本子娜还能获得设计图吗?如果是这样,现在的本子娜根本不可能存在。
提及这点,蒂亚小丫头也是惊出一身冷汗,想起了梦境最后娜娜做出的疯狂举动,竟然将人偶之身的设计图给撕毁了。
虽然她在瞬间就明白了娜娜这么做的举动,身为赫拉迪克的公主,她比所有人都更加明白这份人偶之躯会给赫拉迪克族带来什么,但是,如果再来一遍,她仍然想阻止娜娜。
因为,赫拉迪克族的衰落,错的人并不是娜娜,这些年来族人们也都好好反省了,并没有怨天尤人,因为,当时的赫拉迪克族确实是有些走火入魔了,人偶之躯只不过是一根导火索罢了。
数万年来一系列的遭难,大概就是上帝降下的惩罚吧,还给赫拉迪克族留了根,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反过来再看当年的另外一大势力教廷,也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哈欠!”
下意识揉了揉鼻子,咦,感冒了?我?四翼强者会感冒?一定是哪个坏东西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回过神来看蒂亚,她一脸后怕的看着地上安安稳稳躺着的本子娜,这么看来,那萝莉本子娜撕毁图纸的举动,并没有影响历史进程,一切都在厕所大爷的算计之中。
所以说,到底存不存在一个平行世界,一个根本不存在本子娜的世界?如果是这样,那引发的连锁反应可就大了,很可能赫拉迪克族不是这样子,蒂亚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甚至地狱入侵的格局可能都会小改,我还会不会穿越到这里,也是个未知之数。
一只蝴蝶的翅膀都能引发风暴,更何况是本子娜这样一个终结了一个魔法时代的关键节点。
想想都觉得可怕。
对于我们的想法,什么都略懂一点的饭堂岳父大叔哂然一笑。
“确实是个蛮有意思的想法,不过这个结论不成立。”
“哦?”
“你脑子不好我不说的太复杂,一言概之,所谓的历史,整个暗黑大陆,包括三界在内,一切都是由无数个必然的结果所组成,在这里面,不会允许存在哪怕一个如果。”
“没有如果你们没来龙之乐园,没有如果这位人偶小姐没有陷入交织的梦境,没有如果你们没有踏入梦境,就是这么简单。”
见我们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哦,主要是我,岳父大人又举了一个简单实用的栗子。
“假如说你们的如果成立,那换一种广义的角度,是不是可以假设一下,如果没有上帝存在,如果没有暗黑大陆?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我们会变成什么样?”
“时间可以折叠,历史可以相互影响,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分叉,因为在一个时间点里,你始终只能做出一种选项,这就是必然的结果,不存在如果,你们之所以回到三万年前的梦境,也是一种必然,否认它,你将不再是你,甚至连世界也会排斥你。”
我沉思片刻,一拍手心:“我明白了!岳父大人你是想告诉我,别想太多,想的太多,精神就会错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周围的人也会讨厌你,疏远你,排斥你,甚至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嘴角抽了抽,哈迪脸色发黑:“以你的智商,是可以这么理解。”
瞧瞧,这都什么人呀,明白界的宝才,我女儿可真是捡到鬼了。
。。。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