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好看的都市小说 首席醫聖 ptt-第1003章 唾你一臉!讀書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古培军深入溶洞去探墓,也是下了费了很大的周折。
当通过无人机发现宋澈等人跳进那口坑洞以后就消失不见了,古培军就知道他们已经找到了地宫的入口。
谨慎起见,他没有第一时间跟上去。
可是等啊等,他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万一宋澈他们已经找到了成吉思汗的陵墓,甚至破解了长生之谜,他可就前功尽弃了。
于是乎,他领着跟班们屁颠颠的赶到了这个山谷洼地。
可是在那里还有一只“拦路虎”。
看到巴彦小伙守在那儿,古培军居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对付。
他这边人多势众、武器充足,倒是根本不在意巴彦一个人,可是看到巴彦居然在玩直播,他就忌惮了。
人家在搞直播,自己硬闯进去,一旦发生了冲突,当着直播观众的面,巴彦有什么闪失,自己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
这个坑的主意,肯定是那个小白脸想出来的!
强攻不行,那就只能智取了。
左右寻思了一下,古培军顶着古管家的面具施施然的走了过去。
巴彦第一时间阻拦。
古培军就和颜悦色的打商量说自己也是草原游客,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于是就到处逛逛,结果在这山谷里迷了路,希望巴彦当向导指一下路。
巴彦耿直归耿直,但不傻,指了一下方向就想把古培军打发了。
古培军不甘心,又使出了钞能力,掏出了一大叠钞票当作导游费。
巴彦心动归心动,但还是选择了恪尽职守,爱岗敬业。
纠缠之际,古培军抖了抖那一沓钞票,洒出了药粉!
巴彦吸入药粉之后,脸色当即呈现茫然失神状。
见药力奏效,古培军等人将巴彦的手机挖坑埋在了土里,然后就整装进发了。
但是,他将熊儿子古芝书留在了这里,让他帮忙看着巴彦。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想带儿子涉险。
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跟进去有个三长两短,老古家真就要团灭了。
不理会古芝书的满腹牢骚,古培军等人就潜入了溶洞,一路走下来,一番探寻,也找到了通往地宫的入口!
让跟班们先一个个钻进去后,确定里面安全,古培军才跟了进去,跳进水潭(万人坑)里后,爬上岸以后,就提醒大家紧握手枪、全副戒备!
他知道,宋澈等人应该察觉到了自己的尾随踪迹,现在他们正在附近。
或许,此刻的宋澈等人就藏在某个角落,准备打自己一个突然袭击!
我的鸵鸟先生 含胭
而事实证明,古培军想多了……
“救、救命……”
黑暗中传来了微弱的低吟。
古培军忙用照明灯一探,惊奇的看到前面的走廊上正坐着一个人影,可不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小白脸宋澈嘛。
“宋澈?!”古培军警惕的道。
宋澈闻言,扭过头,小白脸上却是一副病态,靠着墙壁,朝着古培军伸出手,气若游丝的道:“古先生,救我……”
古培军却不为所动,而是继续仔细的观察着宋澈,同时注意着周围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影。
“你这怎么了?”
“我、我中毒了。”
“你中毒?!”
古培军又眯着眼仔细打量,还往前多走了两步,果然发现宋澈的面色透着一股黑气!
同是医门传人,古培军知道这是明显的中毒症状:“你怎么会中毒的?”
宋澈就露出了悲恸苦楚的表情,涩声道:“我们触动了里面的机关……我师兄他们……他们全都折在那里……”
这种陵墓里面必然机关重重,古培军早有预料,因此进来之前还服用了祖传的避毒药,包里还放着好几个氧气瓶。
古培军默默看了一会,忽然冷笑一声:“你居然也会中毒?宋神医,我还以为你有多么神通广大呢,当初跟我撂下那番狠话,现在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地宫里,结果摔得这么惨。有意思。”
嘲讽归嘲讽,古培军仍是不敢掉以轻心。
毕竟眼前的这坑货太诡计多端了,难保不会有诈!
宋澈惨然一笑,道:“这世上又哪有无所不能的神医呢,神如华佗扁鹊,也因为才能招惹了杀身之祸。不过你有句话说得对,我确实太骄傲自大了,这才大意遭了横祸,害了我师兄他们……我罪该万死。”
看到这个天才神医第一次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古培军心里别提有多美滋美味了,比掘到了陵墓财宝还要开心。
再看着宋澈灰败绝望的脸色,古培军讥笑道:“宋大夫,看到你能幡然醒悟,作为你的长辈,我还是很欣慰的,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宋澈瞥了他一眼,咬牙道:“古先生,我知道你敢深入地宫,以你的谨慎性格,肯定做足了准备,你身上应该有一些好药吧?”
古培军一挑眉头,没有正面回应,反问道:“论医药之术,你比我有过之无不及,又有宋老的衣钵传承,我也不太信你会一点保障都没有就敢闯进这里啊。”
“有一些,但丢在了那个机关里面……”宋澈病恹恹的说道,不断喘着粗气,已然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古先生,以我的性格,如果是以前,我就是死了也不会丢失尊严,但现在不同了,我妻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她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不能死在这里,求求你,救我一命。”
看宋澈说得这么情真意切,古培军的戒心也消弭了一大半,叹了口气,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宋小友,我也是当爹的,为了芝书,我牺牲了太多,所以你的心情我很能理解。而且我们两家本就祖上有渊源,我父亲和你爷爷也算是出生入死、共过患难的。”
“没错,当年你父亲在这地宫里险些遇难,是我爷爷扛着你父亲逃出去的。”宋澈低声下四的打起了人情牌:“念在我爷爷的恩情,古先生,拜托你救我一次吧!”
结果,这句话反而惹得古培军不太满意,皱眉道:“宋小友,你这是什么意思,挟恩图报?而且别怪我说得难听,当年的事情你可能了解不深,我父亲从这里逃出去以后,几乎是苟延残喘的回到了天州,当时他只剩一口气吊着了。而你爷爷当时明明医术绝伦,却置之不理,这不是见死不救嘛!”
关于这件事,萨满老太太也提到过。
当时他们三人从地宫逃出去以后,宋老头子背着古三思走了一个晚上,终于赶到了附近的村庄,然后找来马车将古三思送到了鄂尔多斯市里的医院抢救治疗。
当时宋老头已经发现了自己获得了丘处机道长的传承,只是脑海里的那些知识很是模糊,眼看古三思命悬一线,宋老头根据病症去翻查医书,这才“激活”了脑海里的那些神妙医术。
敲定了方案之后,宋老头还到处求药,经过一番诊治,古三思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当时毒素早已深入五脏六腑,又拖延了几天,已然是病入膏肓、回天乏术,这才使得古三思的神志缺失。
同时,萨满老太太也没闲着,她报警了。
她最憎恨这些掘墓贼,又不齿古三思当时对他们的迫害,即便人半死不活,也要交给官府法办!
古三思察觉到不对劲,于是拖着病体悄悄的跑了。
但是,无论如何,这都不能抹杀宋老头对古三思的救命之恩。
只不过在古培军这只白眼狼看来,父亲的死,罪魁祸首是宋老头的见死不救!
他觉得,但凡宋老头再尽心点,父亲可能都不会死!
他一直憋着这口恶气,想要报复宋老头。
从这点来看,古培军和某些医闹家属差不多,觉得医生就该治好病人,治不好就是医生的祸。
而现在宋老头死了,他索性将这口怨气发泄在了宋澈的头上。
反正人也快死了,能羞辱就羞辱,也算祭奠父亲的在天之灵。
眼看古培军冷嘲热讽,宋澈看出了他的意向,想了想,道:“古先生,如果你能救我,我可以给你一些报酬。”
“你说说看。”
古培军的目光已经落到了宋澈左手上的那一枚金菊花戒指,心想如果这就是宋澈的报酬,那他就更没必要救了,等人死了直接拿不是更划算?
宋澈大概看出古培军的想法,笑道:“除了菊花戒指,还有丘处机道长的遗物。”
古培军的目光立时凝固住了。
他自然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了丘处机道长的尸骸在地宫中。
“丘处机道长的遗物,不就是你手中的戒指嘛。”
“还有……”
宋澈挪动了一下身体。
刚刚光顾着打量宋澈的气色,又由于宋澈背靠着墙壁,因此古培军没有看清宋澈背后的剑鞘!
“这难道是……”
古培军这次没忍住,直接走上去,蹲在宋澈的身旁仔细观察了那把剑,叫道:“七星伏魔剑?!”
宋澈心里一动。
他还是第一次得知这把剑的名字。
毕竟当时宋老头和萨满老太太也不知道这把剑的情况。
而古家早就调查了许多丘处机道长的事迹秘闻,自然很识货,当下探手拔了出来。
借着灯光,看到剑神,他兴奋道:“没错了,这就是七星伏魔剑!”
看到宋澈迷糊不知的表情,古培军冷笑道:“小子,你身怀异宝而不自知啊,居然连七星伏魔剑都不知道。”
“反正你也没活不了多久了,我姑且给你讲讲吧,让你清醒点上黄泉路。七星伏魔剑是南朝梁武帝时,工艺名家陶弘景除炼制了二十八星宿剑传世,其中一把形制至为特殊,剑刃坡形起伏,分由一百零六个角度研磨而成,在单一光源照射下,形成七星图案,精巧非常,遂名七星剑。”
古培军指着曲曲折折的剑刃,又用灯光照了一下,果然照出了七星图案,精巧非常。
“相传三国时期,诸葛孔明祭七星灯,为天下祈福,即手执此剑,其为法剑之势已定。又因剑刃形制特异,却锋利无比、杀伤力奇大,令人望之生寒,妖魔亦为之丧胆。因此成为道家制煞伏魔之法器,称其名为北斗七星伏魔剑,与南斗五星剑合称青龙白虎剑,用为佛道之左右护法或镇宅宝剑。”
古培军如获至宝般的欣赏着宝剑,啧啧称奇道:“五星级被佛宗持有,不知去向。而七星伏魔剑则一直由道家代代相传,直到传到了丘处机道人的手中。我父亲当年就是想找菊花戒指和这把剑,可惜都被你爷爷夺走了,实在可恨。万幸,现在总算物归原主了。”
抢劫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不得不佩服古培军的脸皮之厚。
宋澈此刻有无数句“MMP”不好讲出口,看着古培军的贪婪目光,道:“古先生,戒指和宝剑,我都可以拱手相让,但我要提醒你,丘处机道长的遗物可不止这两样。”
古培军目光一闪:“还有什么?”
宋澈笑而不语。
古培军定定的看了他一会,扭头跟一个跟班招招手:“把药包拿来。”
就在他转头的片刻,宋澈猛然一拳暴击在了古培军的胸膛上!直接将古培军轰倒在了地上!
电光火石间,在那几个跟班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宋澈就猛的扑在古培军的身上,夺回七星伏魔剑,将剑刃抵在了古培军的喉咙上!
“你们敢?!”
宋澈厉声吼道。
那几个跟班刚要举枪,看到古培军被挟持住了,一时间进退失据。
古培军被压在身下,胸口又受了重击,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他只能目眦欲裂的悲愤道:“姓宋的!你太卑鄙了!”
“承让承让,只能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宋澈微微一笑,随即往古培军的老脸上连吐了几口唾沫,在践踏古培军的身心之余,他脸上的灰败气色也会迅速消弭。
古培军死死盯着,就知道宋澈的中毒症状完全是伪装的。
他这是中了宋澈的苦肉计!
其实他已经够谨慎了,尤其目睹宋澈设陷阱坑了那货盗墓贼之后,他更是怀着步步惊心的态度涉险入墓,且一开始对宋澈保持着强烈的警惕。
可惜,宋澈太能演了。
加上被七星伏魔剑等宝贝给引诱了,最终也跌进了圈套陷阱中!
“不过你也别得意太早,现在你手里有剑,我的手下有枪,谁都不能轻举妄动。”古培军怨毒一笑:“要不大家还是各自收兵,各走各路吧。”
“你当我是你那傻帽儿子啊。”宋澈又唾了这老匹夫一脸,随即飒然一笑:“我早知道你会跟进来,你觉得我给你准备的惊喜就是这么点?”
古培军愣住了。
“我问你,你们刚刚进溶洞时候,是不是发现了那只霸王蝾螈?而且,你们是不是还近距离的观赏过了?”宋澈笑道:“那么,你知不知道那只蝾螈的体内含有剧毒?”
古培军的脸色一变,但转念一想,又不屑道:“那又怎么样,我们又没暴露性的伤口,更没触碰到蝾螈的毒素。”
“有时候不是非要伤口碰到毒素才能中毒的。”宋澈道:“那只蝾螈体内的毒素非常之高,就连喷一口气在人的身上都会起疹子,而我在离开前,专门把蝾螈的表皮给切开了几个大口子,你不会不知道,这种有毒的两栖类动物,一般都会把毒素储存在皮肤之下吧?”
古培军的脸终于惨白了。
他回忆起那只蝾螈死后的各种细节,特别是身上的那些伤痕。
一开始他看到蝾螈身上皮开肉绽的,还觉得宋澈下手真狠,扎心也就算了,非把人家蝾螈扎得千疮百孔。
但现在宋澈这么说起来,很明显他是故意把蝾螈的表皮划开的,目的就是为了等古培军凑到蝾螈的尸体旁查探!
因为宋澈很确定,胡培军他们一进来,发现那只上古的怪兽,肯定会凑上去一探究竟。
蝾螈的表皮下如果真的含有剧毒,喷一口气都能让人过敏,无疑存在着空气传毒的可能性!
“你们现在感觉如何?头晕不晕?胃恶不恶心?眼睛花不花?”宋澈很贴心的询问那几个跟班。
那几个跟班面面相觑了几眼,就有人弱弱的道:“是、是有点……”
“那就恭喜你了,中标了。”宋澈微笑道。
“……”
霎时间,不止那个跟班吓懵了,其他人也都心惊肉跳,连枪都握不稳了。
“你们别听他胡诌!这只是因为地宫的氧气稀薄,正常的反应!”胡培军大叫道,隐约看出宋澈是在虚张声势、扰乱军心。
“我有没有胡诌,你自己心里没点P数嘛。”宋澈将七星剑又往他的脖颈上压了压,道:“哦,忘了跟你说了,我用这把剑戳完那只蝾螈还没来得及洗,这万一不小心在他的脖颈上划出点小伤口,毒素会不会进去就不好说了。”
“姓宋的!我、我……”古培军喊了两声,忽然剧烈喘息了起来,只觉得头晕目眩。
“看来是不行了,古先生,念在我们两家祖上有那么点渊源,我也不会赶尽杀绝。”宋澈略微松了下口吻,道:“听我一句劝,古先生,让你的手下把枪和包都放下来,然后你们哪来的滚哪去,大家就当今晚没见过,你意下如何?”
“休……”
“休你老爹!”
宋澈又往他的脸上唾了一口,骂咧道:“再不麻利点滚蛋,你可就得步你老爹的后尘咯,就你那傻帽儿子,没几年就得把家业败得精光。”
古培军含着满脸的唾沫,想起了惨死的老爹,顿时悲伤逆流成河。

Categories
都市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