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lvhf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第一一七四章 可以先造小船啊!(二合一)看書-qn2te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青雀部落淌水沟的边上,白雪妹站在这里,身边放着满满一木桶的水。
在她的前面,还站着一个人,已经能够是做好了挨淋的准备。
这个人不是旁谁,正是青雀部落的神子,韩成。
“好了,开始浇水吧。”
韩成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物,这样对边上的白雪妹出声说道。
听到韩成的话,白雪妹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就将手伸到了木桶之中,拿着在木桶之上飘着的水瓢,舀起大大的一瓢水,对着韩成的脑袋就浇了上去……
这当然不是在玩什么冰桶挑战之类的游戏,而是在检验白雪妹用雨布新制成的雨衣效果如何。
“哗啦~”
水浇在了韩成的头上,发出了一些声响,溅起一点浪花,然后顺着就朝下面流去。
穿着雨衣的韩成,面颊不由的抽搐一下。
这个憨媳妇,就不知道慢慢的浇,哪有就这样将一瓢水直接泼上来的……
“慢点浇,就跟你平常浇菜那样的浇。”
韩成出声交代。
“我、我平常浇菜就是这样浇的啊?”
白雪妹带着一些疑惑与不知所措的说道。
韩成一时间居然是无话可说。
“那你还这样浇吧。”
他颇显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说道。
白雪妹听到他这样说,便也再一次的用水瓢舀起一大瓢的水,对着韩成再一次的浇了上去。
不过,这一次要比最开始的那一瓢温柔的多了……
水声哗啦之中,一桶水很快就已经是被尽数的浇在了韩成的身上。
“再来一桶!”
韩成颇为豪迈的喊着,听起来就跟后世喝冰红茶中奖了的人一样有气势。
听到了韩成的话之后,很快就又有一桶水被拎了过来。
并且很快的就朝着韩成的身上浇去……
“好了,先停一下。”
韩成笑着止住了白雪妹准备再来一桶的行为,
抖了抖身上的水,韩成伸手将雨衣给脱了下来。
他身子前面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依旧是干爽一片。
但身子后面就难受了,差不多都要湿完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根本不用问就能够知道,这雨衣做的一点都不成功。
“成哥哥,这雨衣我没有做好……”
白雪妹显得自责的说道。
韩成笑着伸手在这个小媳妇的脑袋上揉揉,笑着道:“这不怪你,毕竟你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做的有一些小毛病也很正常。
而且,这点小毛病,很容易就能够将之给解决了。”
这样说着,韩成将雨衣给翻了过来。
把帽子和雨衣相连接处弄到了眼前观看。
这里与下面的雨衣,不是一个整体,而是用针线缝在上面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白雪妹的针线活做的再好,也一样是不可避免的会留下针脚。
韩成身上的水,就是从这里流淌进去的。
“这、这咋整?都用针给扎出眼了。”
白雪妹没有反应过来韩成说的办法是什么。
“好弄,再弄上一些桐油,将这里唰唰,晾干了也就成了。
这样以来,这些就都能够堵上了。”
韩成笑着说出办法。
白雪妹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亮了起来。
这可真的是一个好办法!
如此,这一件不能很好防止雨水的雨衣,就能够重新使用,不用担心漏雨了。
“帽子口的边缘处,缝出来一圈中间空的小圆筒,就是将边沿的布往里面折上半厘米,再将之沿着折进去的布边缝上一圈,在下巴的位置处,留出缺口。
在里面穿上绳子。
这样话到时间穿雨衣的时候就可以将绳子绑在下巴下面,将雨衣的帽子给固定住,不让它掉。
而且,有了这个东西,雨衣的帽子就能够适应很多的脑袋,大小都一样可以带。”
韩成这样对白雪妹交代。
白雪妹点点头,示意自己听懂了,并开口道:“明白了,这就跟做裤腰差不多,都是缝好之后,往里面穿绳子……”
韩成嘴角不由的抽了抽:“也可以这样理解。”
“奥,对了,还有一个事情忘说了,以后制作雨衣、雨伞的雨布,要跟是用在船帆上的布给区分开来,船帆的布,用不染色的布,直接浸泡桐油就成,但制作雨伞和雨衣的布,一定是要用染色的布。”
韩成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事情,连忙这样出声对白雪妹交代到。
先前的时候,韩成只想着用雨布制作出雨衣来,其余的并没有考虑太多。
但是现在做好了之后,将之给穿在身上,韩成却是越看越觉得别扭。
之前,还没有明确的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别扭感觉到底是出在什么地方,现在,他意识到了……
这种浸泡了桐油的布,与之前的时候比起来,虽然有些泛黄,但也只是稍稍的有些泛黄罢了。
白色,依然是它的主色调。
再加上这雨披的样式,特别的像是孝衣。
而且还是重孝的那种。
韩成并不迷信,但是像现在这种情况,看起来心里面还是觉得极为的不舒服。
觉得格外别扭。
所以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韩成就赶紧将之交代给了白雪妹。
省的今后他忘记了,部落里的人再做出这样的雨披来。
白雪妹再一次的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
交代好了这些事情之后,韩成就拿着雨衣,带着白雪妹一起的往外走去,找出桐油,将之往帽子和雨衣连接处刷。
内外两侧都刷了一遍。
那些针眼,很快就被桐油给堵上了。
“成哥哥你说我先用麻布做好雨衣,再用桐油浸泡晾晒怎么样?”
站在这里看着韩成将在接口处刷了桐油的雨衣挂在绳子上进行晾晒,白雪妹的眼睛眨巴了一阵儿之后,忽然间开口这样说道。
听到白雪妹这样说,韩成同样也是忍不住的眼前一亮。
他觉得,小童养媳所说的这个办法,没准还真是一个好办法。
之前白雪妹在制作雨衣的时候,他可是全程都在观看,雨布用针扎起来比较费事,费手还费时间,做起来速度不够快。
白雪妹自己就说,如果是用寻常的麻布的话,就做雨衣这种样式的衣服,同样的时间里,她差不多能够做两件出来。
这个想法真的能成的话,那以后制作起来的效率,可就大大的提升了。
而且,这样以来,裁剪下来的边角料,有的也能够再一次的使用,可以节省下来一些麻布。
因为这些麻布没有刷桐油的缘故,还能够节省下来一些桐油。
“你可以试一试,不尝试的话,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韩成看着白雪妹笑着说道。
白雪妹再一次的用力点了点头,很快就折返回到了房屋之中,找出线簸箩,并找来染色的麻布进行剪裁制作……
韩成站在这里看了一会儿,就从这里离开,接着去找部落里的能工巧匠,让他们来制作雨伞。
雨伞这东西,除了使用雨布之外,更为核心、技术要求更高的乃是里面的伞柄与伞骨这些。
雨衣可以交给白雪妹去钻研,动手制作,但雨伞可就不成了。
这对于她来说,是严重的超纲了。
按照部落木匠、竹匠,以及编织匠的地位与能力而言,这样的新东西交给跛这个三派系共同的鼻祖来做是最好的,要不了太长的时间,跛基本上就能够将之给弄出来。
不过跛现在正在带着人钻研帆船这种更为高级和重要的东西,所以韩成也就不好去打扰他。
好在部落里现在会这种手艺的人应不少。
将跛以及跟着跛等人一起,忙碌大事情的人给去掉,也一样有人可以做这些事情。
“……这东西这个地方最为主要,很是精巧,但因为精巧,所以也不好做,我对此也不是多么的清楚。
只能是给你画上一个大致的图形,提供大致的思路,接下来具体需要怎么做,你需要自己去摸索。”
韩成这样对边上站着的一个人说道。
这个人不是别的,正是他所寻找到的木匠。
韩成所说的制作雨伞的难点就是如何将雨伞的骨与伞柄连接到一起。
以及如何的让伞骨张开与闭合。
将这两点难题都给解决了,那距离雨伞制作好,也就不远了。
韩成站在这里,给这人讲述了好一阵儿,才算是让这人将他所讲述的东西给弄明白。
见到这人已经是真的弄明白了自己所表达的意思之后,韩成这才从这里起身,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而去。
每一会儿的功夫,韩成就出现在了满是林荫的木匠小院之内。
木匠室所落座的、低矮围墙圈起来的小院之中,依旧是如同以往那般的忙碌着。
也正是随着这些人的忙碌,部落里才会有各种各样好使用的工具出现。
韩成对着那些对他点头打招呼的人笑着点头示意之后,就径直朝着里面走去,很快就来到了跛等人的跟前。
此时这里已经放置了一个由几块木板拼接起来的船底。
边上还有其余被加工过的木料。
跛站在这里,盯着这船底看,在这个过程之中还不时拿出尺子量上一阵儿。
有些时候,还会跟边上的一些人交谈上几句话。
这样过了一阵儿之后,几个人就再一次叮叮当当的忙开了。
在他们的忙活之中,之前已经被拼接到了一起船底便被再一次的拆开了,拆开之后,开始有人将一块板子往一边移动,进行修改。
这一次所建造的船只乃是帆船。
跛虽然没有见过帆船,但通过韩成也知道帆船要比他们部落现在所拥有的那种木舟大上许多。
此时的这个船底,就要比部落里所拥有的木舟,大上差不多五倍。
这样大的船底,哪怕是其中的一块木板,移动起来也一样是不容易,需要几个人来抬。
抬到边上,花费上不少的时间与力气将之给弄的规整,几个人便再一次的将之给抬了回来,一阵儿的敲敲打打之后,才终于将之给装上。
不过是修改了一块木板而已,就让几个人的身上见汗,感到劳累。
时间也过去了很久,差不多得有一个小时的功夫了。
而需要修改的地方,还不止一处,牵一发而动全身之下,还有着不少的地方需要进行修改。
韩成看看边上被跛画出了线的宽厚木板,心里面不由的叹口气,帆船这玩意,弄起来还真的是费工费时啊!
这样的大家伙,依照青雀部落现有的水平,直接做就需要花费许许多多的功夫。
就更不要说部落里现在根本就没有制作帆船的经验,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摸索着来了。
这将会更加的费工费时。
“东西太大了,做起来非常的不方便,每一次都格外的费时间。”
巫这时候看到了过来的韩成,过来对韩成这样说道。
刚才的这一切,韩成都看在了眼里,这确确实实是一个极为麻烦的事情。
因为船太大的缘故,使得一切都显得这样艰难。
现在正在尝试的船,说实话还不够大,这要是制造更大的船,那岂不是刚加的麻烦?
韩成感同身受的刚要点头,忽然间有着一些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可以先做小船啊!”
他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边上的跛还有其余人闻言不由的一愣。
神子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先造小船?
不是您之前说要建造大船的吗?
怎么现在又要造小船了?
那这大船还造不造了?
看着这些望着自己满是疑惑的人,韩成压住心中的激动,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先制造一个小小的船,按照将要制造、大帆船的样子来制造。
将所使用的材料这些东西,都进行同比例的缩小。
因为船小,材料也小,不管怎么修理都非常的方便。
等到我们将这个小型帆船制造出来、将各个地方都给摸索清楚了之后,再着手进行大帆船的制造,那进行起来就方便容易的多了!
因为我们之前已经知道了它该怎么制造,所以这个过程之中,将需要省掉很多修改之类的麻烦!”
韩成的话落音,站在边上的第一木匠跛,眼睛瞬间就亮了!

Melissa Rob Melissa R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