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6p4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有一柄打野刀笔趣-第754章 真靈法玄相伴-46z6g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失败和并未成功之间,虽然乍一听上去意思差不多,但细细品味之后才会发现,这根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按照眼前这头金狼的说法,末法之劫前的业罗三圣洞察到了天地变化背后隐藏的秘密,而后便三圣齐聚断界山,自此走上了以有穷之人力对抗无穷之天地的道路。
而后便是业罗陨灭,秘境破碎,坠落凡尘。
但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的三圣到底面对着怎样的敌人,还有业罗初圣的下落到底如何,直到现在都还是一个未解的谜题。
有问题就问,是一个上进好学者所必备的品质。
因此顾判梳理了一下思路后,当即便开口问道,“我想知道,三圣死于谁的手中,业罗初圣最终又去了哪里,为什么业罗重临苦苦追寻万年,却一直都没有寻找到真正隐藏在幕后的种种隐秘。”
金狼神道,“万载之前,三圣逆反天地,自然是亡于天地大劫之下,至于初圣……”
它沉默许久,才有些不确定地道,“吾也不知道初圣下落,只知道他在创建业罗,并且将其度过数次大劫,发扬光大之后便不知所踪,再也无法在天地间找到任何痕迹。”
“失踪了……”顾判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忽然又毫无顾忌地接着问道,“狼神大人,你为何对业罗初圣的事情知道的如此清楚?”
十数丈高的金狼雕像微微一颤,随即却又稳了下来,“因为,吾本就是业罗初圣养的一条狗啊……”
“所以才会对许多事情知道的清楚,而且纵然经过时光长河冲刷,经过历次末法大劫之镇压,也还能够将记忆尽数留存,而不是有着大片的缺失空白。”
“至于那位居于千羽湖中,黑暗笼罩的业罗门徒,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真正窥破天地变化背后隐藏的秘密的。”
“为什么!?”
“因为在万载之前的末法之劫起始时,他为了探查业罗破碎坠落之迷,孤身游走于天地之间,并且在幽冥之门前发现了某个极大的隐秘……”
顾判微微一怔,直接打断它的话道,“你的话前后矛盾至极,上一句刚刚说了重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窥破天地变化背后隐藏的秘密,后一句就说他发现了极大的隐秘,就算是想要撒谎骗我,也不能用这么拙劣的话术,如此的不走心吧,简直就是自打脸,啪啪响。”
金狼神的语气依旧平静,“你没有真正明白吾的意思,并且还没有一个求问者应有的基本礼仪,若是不打断吾的话,让吾说完,你就会发现,自己刚才提出的疑问是多么的无礼,乃至于愚蠢。”
“哦,是我唐突了,你接着说。”顾判点了点头,表情淡然自如,没有出现一丝一毫尴尬愤怒的神色。
“正是因为重临在幽冥之门附近发现了那个秘密,所以他的真灵神魂遭到了封镇,忘记了许多东西,失去了某些感知,纵然在其后的万载光阴中,随着他修为境界的提升,封镇一直在减弱,但直到最近的惊蛰雷动,万物化生前,都还没有被完全破开。”
“是谁封镇了重临,你又为什么对这件事知道得如此清楚?”
金狼神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沉闷,“封镇重临的不是人,亦不是其他的异类生灵,而是一扇毫无征兆出现的四色之门,至于吾为什么知道,因为吾同样被那扇大门击中,真灵分裂成十数碎片,直到现在都还没能融合恢复。”
顾判眼神倏然一凝,看向了金色巨狼雕像下方那或趴或卧的十几头虚幻金狼,顿时心中转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念头。
他思索片刻后,便又开口问道,“除此之外,我还想知道的是,洞天境界到底有着怎样的奥妙之处,居于洞天之内的生灵,和洞天之主又有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洞天之境,真灵法玄。”
金狼神缓缓抬头,注视着一成不变的天空,仿佛透过它能够看到外面璀璨的星空,“吾曾经听初圣说过,天意如刀难循,时光流淌如水,切割冲刷一切,因此世间万物,不论是有灵无灵,都逃不过生老病死、成住坏空之规律,而对于那些有智生灵而言,对于死亡的忧虑,是与生俱来的恐惧,正所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他们想要打破这种让自己无能为力的恐惧感,想要突破自身的界限,达到更高的生命层次,于是便有了最初的修行者。”
“而修行一途,大道三千,每一条道路都有每一条道路的精彩风景……但若是想要追寻踏入传说中的永恒之地,不知多少岁月以来,无数高德大能孜孜以求,做出了无数的尝试,但终究没有听闻谁能真灵永存,肉身永固,而在这里面,公认最为可能渡过无尽苦海,抵达永恒彼岸的,也唯有洞天之法。”
“你应该也知道这样一句话,人力有穷而天地无穷,所以在不知道多少岁月之前,有超出了吾等想象的大能之士提出,以天地对抗天地,让自身接近无穷,来对抗真正的无穷,这便是洞天之法的最初由来。”
“然后又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惊才绝艳修行者的探寻补益,终于将洞天之法完善成了如今的程度,那便是真灵法玄四境。”
顾判思忖着慢慢说道,“真,就是由虚化实,灵,就是万物化生?”
金狼神点了点头,颇为赞许地道,“你说的不错,后面的法,便是修士洞天自称体系,一切都有了独有稳固的法理规则,纵然是在乾坤大道的压迫下,也能够保持稳定运转,不会轻易崩坏破碎。”
“至于最后的玄境,初圣对此并未多言,是以吾也并不清楚。”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狼神此番讲解,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获益匪浅。”顾判听完后默然片刻,忽的整肃衣衫,躬身一礼。
金狼神一动不动,受了顾判这一礼,闭上了眼睛道,“吾今日有感而发,便与你多说了几句,自当言尽于此,你姑且一笑听之。”

Melissa Rob Melissa R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