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道劍閣討論-第十九章 青陽老祖 (求訂閱,推薦)相伴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青阳魏家,以凡人之躯奴役修仙之人?”看着掌心之中,那灰袍道人的魂魄,周渔的目光微微一眯。
“不错,那青阳魏家之人行事跋扈蛮不讲理,可说到底只是一个凡俗世家,终归会惹到不能遭惹之人。
可是这世家之中,却有古怪。
尤其是那青阳老祖,看似只是凡俗之人,但是我等找上门时,面对此人,却是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便被其奴役。”
灰袍道人战战兢兢的说道,言语之中对那青阳魏家,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凡俗之人,再怎么跋扈,也不会这么容易惹到修仙之人。
更何况你口中的我们,却说明了此事不止一次发生。”
“罢了,终归还是得搜魂一场。”看着灰袍道人得残魂,周渔摇了摇头。
“前辈,还请饶命,绕晚辈一命。”听见周渔这话,灰袍道人吓得亡魂大冒。
他已经被破碎了肉身,这辈子已然再无了指望。
若是再被搜魂,怕是连转世轮回得资格都没有。
但当此人话语喊出的一刻,于其目光之中,只见周渔眼中似出现了一道五彩之光。
于这光芒之中,此人的神魂刹那之间陷入昏迷之中,再也没有一丝的知觉。
狠辣暴君的毒宠:抢来的女人很磨人
“看来这青阳魏家的确是非同一般,但即便如此,招惹我周某的身上,此事却不是那般容易,就可以解决。”
随着这声呢喃响起,灰袍道人的神魂当即在周渔手中散去。
下一刻,周渔一步迈出,便消失在了小院之内。
作为一个正道人士,他自然没什么兴趣,去抹除一个小小道基修士的神魂。
此人的神魂之所以消散,除了因为周渔的缘故之外,更多的是当此人的神魂弱到一定程度之时。
于这天地之间,有一股冥冥之中吸引之力,将其引渡。
说起来,这不是周渔第一次看见有人的神魂消散。
早在数十年前,他便曾以练气境的修为,用法力度化了一群村民。
那些村民神魂消散之时,他还未曾感受到什么。
如今却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那股冥冥之中的力量。
“想要验证这是否是轮回之力,单单从这来判断,还远远不够,还是先解决眼前之事为好。”
别惹三小姐
……
客栈里。
魏无秧一脸自得的坐在房中饮酒,在他想来,有灰袍道人出场,即便是那酒馆主人再是不凡,也抵不过一个道基境的修士。
毕竟,于这大夏王朝,道基之境的修士已然是绝顶人物。
至于修仙宗门?
魏无秧虽然为人狂妄了一些,但是也知道距离此地最近的青风宗,也有七十余里之地。
而青风宗,他们青阳魏家,也不是没有遇见过。
可是当此宗之人踏入他们魏家之后,依然选择了息事宁人。
这便是他的底气。
砰!!
便在此时,突然一阵碎裂之音,从魏无秧的胸口传出。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此声的响起,使得魏无秧整个人为之一楞,尤其是当他掏出那碎裂的玉简之后,脸色更是难看无比。
玉碎,便代表着那负责守护他的灰袍修士,不仅任务失败,而且被人所斩杀。
“那酒馆主人,竟然有这等本事。”一念及此,魏无秧的心中不由得浮现一股惊慌之意。
但就在他转身准备尽快离开此地之时,就见酒桌旁边,已然多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青年。
那青年,赫然是白天在酒馆之内,平平无奇的主人。
“酒是好酒,上等的醉花雕,可不是寻常之人,所能喝的起的。
只可惜这酒却在你的手中被糟蹋了。”周渔放下酒杯,看着魏无秧,一脸遗憾的道。
犬夜叉之Timeless(杀薇) 天帅帅
“不过,临死前,能够有此酒于你陪葬,你倒是不亏。”
听见此话,魏无秧的瞳孔猛然一缩,先前的气度顿时消散一空。
其整个人更是惊慌的踉跄后退,极为不堪。
“你……你不能杀我,若是杀了我,老祖不会放过你的。”
“正好看看你口中的青阳老族,有何等本事,能够为你凡人抓来道基修士供你驱使。”
话音一落,于魏无秧惊恐的目光之中,就见那酒杯之内,一滴清澈的酒水浮现而起。
那酒滴虽不过米粒大小,但从此刻魏无秧看着这酒滴,心中浮现一股无法言喻的惊恐。
就像看见了斩杀他头颅的闸刀。
咻!
下一刻,米粒大小的酒滴向着魏无秧飞射而去。
嗡!
但就在酒滴即将洞穿魏无秧眉心的一刻,房间内的空间似静止了一般,停了下来。
那飞到魏无秧身前的酒滴,在刹那之间蹦碎开来。
“道友,可否放我这不争气的后辈一命?”与此同时,一道苍老的声音,陡然从房中响起。
就见那魏无秧的眉心之中,一点青色的光华绽放。
于此光芒之中,一命身穿紫色长袍且须发结白的老者,顿时浮现而出,落在了酒桌的另一边。
而在此人出现的一刻,魏无秧整个人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阁下就是青阳老祖?”周渔看着这老者的出现,淡淡的说道。
失魂落魄
“但,区区一个意念化身,且最多只能维持一盏茶的时间,就凭借这想要阻止我杀人,怕是不够资格。”
“给我一个不杀他的理由。”周渔放下酒杯,看向面前的老者。
现在想来,那道基境的灰袍修士之所以被奴役,且连自身都不知道怎么被奴役的原因,便是因为此人了。
“因为这后辈,乃是我化神的一环。”青阳老祖淡淡的说道。
“化神?”周渔看着面前的青阳老者。
“这个理由不够。”
嘭!
于此话落下的一刻,就见那魏无秧的身躯,在刹那之间爆碎成一团血雾。
“道友的杀性,未免也太大了一些。”看着这一幕,青阳老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做错了事,就要罚,此人两次挑衅于我,化作一团血雾,已经是便宜他了。”说完,周渔着青阳老祖道。
“另外,此人虽死,但是道友奴役修士之事,却还只是刚刚开始。”
“如此,在下便等着道友上门一叙。”青阳老祖看着周渔,缓缓的说道。
于此话语落下的一刻,青阳老祖的身躯,当即轰然一散,化作星碎的光点,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精华都市小說 《仙道劍閣》-第五章 面見紫臨真人 (求訂閱,推薦)看書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这里,就是天辉星辰?”走出镇天阁,周渔抬头看向眼前的世界。
远处,一座座宫楼殿宇层出不穷,坐落在群山之间。
我 是 傳奇 boss
于广场之上眺望,可以清晰的看见,在这山峰之间,不时有着一道道绚烂的剑光呼啸而过。
云雾之中更是有着一只只异兽不断飞掠,相比于奕剑本宗,此地显得更加的热闹。
“你应该便是风师叔口中的周渔师弟吧。”这时,正在眺望的周渔看见有两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从远处走来。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其中一人微胖,眉眼之间总给人一种亲切喜气的感觉,至于那问话一人,身材魁梧不怒自威,赫然是临行之前,风不平给予他画像的风骏。
“奕剑第二十七代弟子周渔,拜见两位师兄。”
“果然是丰神俊朗仪表不凡啊,我叫路云,是奕剑第二十五代弟子,以后你若有事,可以尽管去云路峰寻我。”说着路云便将自己的奕剑信符递给了周渔。
“你才元婴中期的修为,便选择来域外驻守勇气可嘉,但此地不同于九州,随时都会面临危险,望你好自为之。”风骏打量着周渔,在感应到其修为之后,眉头一皱。
自家这位二伯也真是转性了,居然塞给一个他这样的人。
“多谢师兄提醒,师弟有自保之力。”周渔也不因其语气不善而有丝毫的恼怒,谦逊的道。
毕竟无论是面前这位风骏师兄还是一脸笑嘻嘻的路云师兄,论其修为都远在他之上。
这里可不是奕剑本宗,来到此地,他的二十七代大师兄的身份,自然是不好用了。
“嗯,风师叔说你是奕剑二十七代的大师兄,想来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待我安排好其他的弟子之后,你便随我去见紫临师伯吧。”
风骏点了点头,便向镇天阁上其他同样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弟子走去。
“了不起,了不起,看你一身修为都是在肉身之上,想不到居然能够成为奕剑第二十七代弟子之中的大师兄。”待到风骏走远之后,路云一脸惊讶赞叹的道。
“我可是听说,这一代的奕剑弟子之中,出了不少妖孽,单单是紫雷峰的那位元清师弟,便身居雷道的先天神体,他居然也没有拦住你?”
“元清师弟速来与我交好,想来是不愿与我相争吧。”周渔表现的越发谦逊了。
与元清的交好是他用拳头打出来的,不过在师兄们面前,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眼下他的修为最低,保不准就有那位紫雷峰的师兄在此,若是听见真实的情况,来找场子那该如何是好。
毕竟风师叔口中这位风骏师兄,不像是能够帮他撑场子的人。
“有意思……不过,你既然是风骏师兄的后辈,在这天辉星倒不用太过敬小慎微,他虽然看起来严厉,但其实挺护短的。”路云说道。
“那路师兄你呢?”周渔突然说道,眨了眨眼。
“我……师弟来的若真是本体的话,师兄我也会护短的。”路云同样眨了眨眼道。
“哈哈,师弟确实本体无误,看来接下来的时光里,得多劳烦师兄照顾了。”周渔面不改色的道。
这位路师兄表面上笑嘻嘻的,没想到眼光竟然如此的准确。
莫非是因为来的弟子之中,只有我一人是肉身修为的原因,还是说曾经也有奕剑弟子,以分身之法来到域外?
看来在没有凝聚星神之躯前,最好还是不要随意在外走动,周渔在心中想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周渔一边等待风骏引导前来的弟子,一边与路云有说有笑,向他请教一些关于天辉星辰之事。
“师弟若是前来修行肉身之法,可以前往天雷池,在那里可以轻易的接引九天之雷淬炼体魄。”
“天雷池?”周渔闻言,眉头一动。
“不错,其实天辉星辰有诸多地方都似乎炼体,到时候师弟只需前往天籍阁,一查便知。”路云点了点头。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紫临师伯。”正当周渔想问一些时,就见已安排好新来弟子的风骏,走了过来。
“路云,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风师兄。”路云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周师弟,我们下次再见。”
“师兄慢走便是。”周渔道。
“跟我来。”见路云离去,风骏轻语一声,便化作一道剑光,向着远处的一座山峰飞去。
周渔一部踏出,脚下一朵白云刹那浮现,一念之间便跟了上去。
“是苏师伯的流云迷踪步,居然使用的如此熟练,看来的确有些真本事。”风骏看见这一幕,心中点了点头。
他就怕来的是一个纨绔之人。
不过就目前来看,总体而言还算是好的,就是不知这位师弟,为何选择肉身之法,而不是本门的御剑之道。
紫剑峰,天辉阁。
“紫临师伯,弟子风骏已按照本宗安排,将周渔师弟带来。”阁楼外,风骏朗声说道。
“天辉山脉疑有魔族行踪,你去安排弟子前去探查,至于周渔自行进来即可。”阁楼内,一声冷冽的声音传来。
“师侄这就前往。”风骏闻言,当即领命。
“师弟,紫临师伯负责镇守天辉星辰,你切记不可给他添麻烦,师兄就先走了,有事可来云剑峰寻我。”临行前,风骏叮嘱道。
“师兄尽管放心即可,师弟明白。”周渔点了点头,待到风骏御剑而去之后,走进了眼前的天辉阁。
“弟子周渔,拜见紫临师伯。”进到阁内,周渔就看见一名身着紫色长衫的中年男子,正盘膝而坐在阁楼之内。
“你的来意,我已经通过清微长老得知,我天辉星辰虽然处于域外,但并不直接与魔族接壤,在这里你可以放心凝聚你的神魔真身。”
“多谢紫临师伯。”周渔一脸感激的道。
“无妨,相对于你对本门的贡献而言,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不过凝聚神魔真身之事,你切不可对他人话语。”
“师侄明白。”周渔点了点头。
“这是剑心阁的令牌,那是门内弟子闭关之地,你可以在那里前往地脉之地修炼。”话音一落,一块紫色的令牌飞到周渔的手中。
穿越 小說 排行 榜
“弟子汲取此星之力,不知是否会对此心造成不好的影响,魔族有没有可能趁虚而入?”看着手中的令牌,周渔想起在门外听见的事,当即问道。
“无妨。”
“如此,师侄便多谢师伯了。”闻言,周渔心中一松,向着门外而去。
“此子若能在大战之前成长起来,将是我奕剑之福,但愿时间还来得及。”看着周渔的背影,紫临真人的眼眸之中,既有着期待,也有着担忧。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仙道劍閣 起點-第一百一十四章 風鳥有信 (求訂閱,推薦)看書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九丈巨人的修为极高,从目前表现来看,不仅肉身极强,更具备无与伦比的速度。
眼下虽然不曾施展过术法,但是一般的术法怕是也难以伤到其分毫。
毕竟此人,可是一拳轰碎他蕴含意境的寂灭一剑。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为何会感觉此人似在战斗之中,能不断变强?“
想到第二道寂灭剑意,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坚持,周渔的目光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这种情况下,虽然星空巨蚊表现出了,于化神之境无与伦比的战力。
但周渔却也不敢断言此兽,在面对这九丈巨人之时,也能具备像面对那些寻常妖兽一样的碾压之势。
“也许还得加上天澜圣兽。”一念即此,周渔当即服下疗伤的丹药,一边观战,一边调息起来。
连续几场大战,已经让他的肉身之力受到了重闯。
不过有一点,周渔可以确认,这九丈巨人狠是狠,但肯定没他帅。
否则为何那么多人不选,偏偏唯独选他先下手,还一连两次。
戰 王
完全不讲道理。
“总该不会是因为自身冷漠,便与我的寂灭剑意,过度契合吧。”心里虽然说笑,但周渔的脸色却是无比凝重。
这虽然只是一句笑言,但他却觉得未必没有可能。
有此判断的依据,便是此前那能复制且窃取他们道法的青雾之罩。
或许是九丈巨人,感觉到了寂灭之意的潜力,便想要将他击杀,进而掠夺,来完善自己的法。
毕竟,寂灭之意乃是来至于,曾一剑斩破了上古星宫的界外之人。
一念即此,周渔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九丈巨人体内的建木碎片,以及大荒演武经。
“也不知,其所具之法,是否会与大荒演武经有关。”想到这里,周渔的识海之内,一本古经随之浮现。
低维游戏
大荒演武经,他也有。
只是,正当周渔准备趁着眼下的间隙参悟之时,天空之上的战场,再生波澜。
轰隆!
于一声轰鸣之音中,只见九丈巨人的身躯之外,一道道青色光芒流转,形成一个高达百米的庞大法相。
此相,双首龙鳞身,但看起来不仅没有丝毫的狰狞之色,反而有着一种让人俯首称臣的霸道和威严。
便在这时,于苍穹之上,突然有一阵阵轰隆之音,猛然传来。
庶女毒妃
周渔抬头看去,只见这双首龙鳞身的庞大法相,竟是在此刻生生的,用有形之手将那无形之风暴,撕碎开来。
且这风暴还未彻底破碎,这惊人的法相便是一拳轰出。
轰隆!
一股猛烈的气浪爆发,拳劲所过之处,天空出现一片骇然的空白,直达千米之外。
“嘶!”看见这一幕,周渔倒吸一口冷气,眼中有着一股惊骇。
这一拳看似简单,但在这一拳之后,此前被屈风改变的天象,却是被彻底破坏,天地之力更是在动荡之中,一片混乱。
除了法相周身还缠绕着些许悲鸣之风,便再也不曾有一丝新生之风卷来。
仿佛眼前这片苍穹,在九丈巨人一拳之后,不再允许风的出现。
看着眼前极具压迫力的龙鳞法相,屈风的脸色没有丝毫因术法被破,而产生丝毫变化。
其手中法诀一动,蕴含其化神之力的本命法宝青剑,随之飞出。
铿!
伴随着一声剑鸣之音,只见其本命法宝一分为十八,
“嘤!”
瞬息之后,于这十八道剑身之上,有青色的风气不断增长。
轰、轰、轰!
于这风气之中,十八道长剑刹那幻化,形成单足的风鸟。
风鸟翼展十八米。
“游子别离,风鸟有信,一念可跨山海……去。”话音一落,被十八只青色风鸟环绕的屈风,在语尽之时,似流动之风,消散于无形之中。
极品美女的贴身保镖 飞哥带路
“嘤!”
下一刻,在周渔的目光之中,那天空之上的十八只风鸟,在此刻分散开来,从四面八方向着九丈巨人凝聚的双首龙鳞法相呼啸而去。
每一只风鸟,都好似一把天刀一般,于破空之后,有一缕青色的长线生出。
但周渔的目光却没有放在那凌厉的青线之上,反而是落在了单足风鸟的独腿之上。
那里,挂着一卷信桶。
用来装信封的,信桶。
于目光落在这信桶上的一刻,不知为何,周渔的双目之中,有着一丝水气含着忧愁浮现。
他想起了武安县的家。
“铿!”
正当周渔就要沉醉在这突如其来的思念之中时,其识海之内,一声清脆的剑鸣之声猛然响起。
来至于神魂伴生体,剑蝶的呼唤,让他陡然醒转过来。
“多谢了,界!”看着剑蝶散发着朦胧之光的羽翼,周渔感激的送出了自己的念头。
后者发出轻吟,于羽翼合拢的一刻,再次化作一枚白色小剑浮在元神金符之上。
“呼……好可怕的意境攻击,仅仅只是远远一观,别能引动思念之意,这就是真正的化神强者吗?”周渔深呼一口气,不由得心有余悸。
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他就感觉自己的神魂之力,在方才平白耗损了一层。
说起来,星噬也曾斩过一名化神境的修士。
只是或许是因为他隐藏在一旁的原因,当时并没有从那名血道修士之上,感受到丝毫的意境压迫。
与眼前这灰袍老者的攻击,宛若天壤之别。
“只是,这九丈巨人虽然有肉身,但未必是真正的身,这蕴含思念之意的攻击未必有效。”想到这里,周渔将目光放在了那风鸟之上。
这一次,他学乖了,眼中浮现寂灭之意后的他,算是具备观看这化神一战的资格。
不在如方才一般,会轻易的迷失在其中蕴含的意境之中。
元婴之境,修士天人合一,掌控天地之力。
化神之境,修士天人交感,以已心代天心。
两者之间,不过区区的二字之别,但所带来的变化,却是截然不同,犹如一条鸿沟。
嗡!
这时,只见双首龙鳞法相之外,十八只信鸟因划破长空所编制而出的青丝,在陡然一顿之后,刹那收缩合拢。
青线所过之处,无声无息,但却是眨眼之间,便落在了法相之上。
咻咻咻!
于此线之中,法相庞大的身躯,竟然被纷纷切割了开来。
……
(感谢碧萝春的打赏,求订阅,推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