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問道長生錄 愛下-第二百二十一章:仙府之行(十一)閲讀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真正到了行功的时候,石易风才知道想要治愈叶世冲体内的伤势,是何等的困难。其胸口之上的伤势,看似挺严重,实则不然,在自己的一身灵力之下,可以说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彻底恢复了。
真正困难的是,他体内那一道极为诡异的力量,看似如同无根浮萍一般的力量,破坏力极强,更是极为狡猾。任凭石易风的灵力如何追赶、捕捉,都无济于事,每次到了关键的时候,这道力量就会突然间溜走。这就好像是石易风奋力一击之下,一拳打在了棉花之上,过不了一会儿之后,它就会恢复如初。
这种情形着实让石易风眉头紧皱,心中顿时生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意味。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力量,竟会如此的难缠!不是魔道修士的灵力,也不是佛门修士的力量,更不是道家修士所修炼出的灵力。一时间,石易风似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深深地吸了口气,神色之中顿时出现一股坚定之意。手中掐诀的同时,一束刺眼的白光瞬间从指间流出,向着上方升去。直至升到距离二人头顶之上能有几尺高地时候,才缓缓的化作一道弧线,向着叶世冲的头顶灌入进去。
恍惚之中,叶世冲整个人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似乎正在承受着极大的折磨一般。石易风眉宇之中出现一股愁云,却也管不了那么多,此时此刻已经可以说是骑虎难下,刻不容缓,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施法。
与此同时,石易风之前打入到叶世冲体内的那几道清色的灵力,慢慢的消失在其奇经八脉之中。恍惚之中,叶世冲体内的经脉,经过这几道清色灵力滋润之后,隐隐之间好像粗大了一些。
这一点,叶世冲的感受最为直接,那几道看似不起眼的灵力,不仅修补了那些被怪力破坏的经脉,更是让他精神为之一震。之前还没有打通的经脉,似乎也有了开窍的迹象。他很有信心,一旦自己渡过这次难关的话,只要用心静修一段时间的话,这几道经脉绝对可打通!
这些对叶世冲来说是一番造化,然而对于此时的石易风来说,却仅仅是个开始罢了。随着青木升龙真诀修炼出的灵力分散在叶世冲的经脉之后,那一道诡异的力量,如同走到了穷途末路一般。
任凭它如何破坏着叶世冲的经脉,似乎都没有对其本体造成太大的伤害。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庚金断煞决凝练而出的白色灵力,好似秋风扫落叶一般,双头并进,终于将那道怪力围在了其胸口任脉之中。
随着这道怪力被包围之后,白色灵力终于发起了最后的攻势,开始不断的蚕食着那怪力。一丝,一丝。。。。。。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怪力蚕食殆尽。而此时的叶世冲口中忽然喷出了一口污血,脸上的痛苦之意,也终于彻底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轻松之意。
“多谢石兄出手相救,叶某这一次算是欠了石兄一个天大的人情!”
整个救治的过程,叶世冲可说是感受的清清楚楚,石易风那神乎其技的灵力,可以说已经彻底的让他折服了。且不说石易风施展出的两种不同灵力威力如何厉害,单单是他对灵力的操控,其微妙程度,绝对少见。
修道界早有传闻,天机九榜现世,其中的元婴榜排行第一正是石易风。起初他要有些不信,毕竟认识他的时候,石易风不过才金丹境界的修为,又如何短时间内跨入元婴境界。更何况,元婴榜排列前百位者,有哪一位不是元婴后期的修为,就算石易风达到元婴境,也万万不可能占得魁首的位置。
如今看来,自己当初无意中结识的好友,的确有这份实力。别的暂且不说,就说灵力这个东西,修道之人穷极一生也只能修炼一种灵力。这倒不是说没有时间修炼其他的功法,而是根本不可能修炼两种属性不同的功法。
剑裂洪荒
属性不同的功法,修出的灵力只会产生冲突,如果初期的话,还能凭借修为压制。到了后期的话,就是想压制,也是有心无力。若是属性相同的话,倒也可以同时修炼,不过那得浪费不少时间,根本不值得。
石易风能够名列元婴榜第一位,倒也不是侥幸!其体内两种灵力转换之间,混元如意,根本看不出有什么艰难晦涩之处。单单凭这一点,就已经超出常人太多太多了。
然而,这一切,也都是叶世冲心里想的,石易风自然无从知晓。眼看着叶世冲体内再无什么隐患,石易风终于收功,散去了他体内的灵力。不一会儿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微微的睁开了双眼。
“叶兄,究竟是何人能有如此的手段,将阁下伤成这样?”
对于这个问题,石易风一直在不停的思索着,人间大陆之上,他还从未见过有人可以修炼出如此诡异的灵力。此种灵力,极为少见,更是极为诡异,让人防不胜防。恐怕,就算是他遇到的话,也要大费一番周折。
“道友,这件事说来话可就长了。。。。。。”悠悠的声音不禁从叶世冲的嘴里传了出来。石易风能感觉到,自己的这位故识接下来所说的事情之中,恐怕极为波折,更隐藏着一段极为隐蔽的秘辛。。。。。。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前,那个时候,叶世冲的修为也早已经进入到了元婴之境。在其他人大力举荐之下,终于担上了这千湖城的监察使一职,从此可以说是鱼跃龙门,不再是单纯的散修那么简单。加入了东域监察盟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超级势力,代表着他从此也有了自己的修炼资源。
当然了,其中一些更为深刻的意义,不用说,石易风也是十分清楚。一个有着自己势力的修士,相比一些散修的的话,的确是不可同日而语。对于这一点,石易风并没有开口直言,其实他心中还是不愿意加入这个超级势力的。
就在叶世冲感慨世事变化无常,走马上任之时,千湖城数百里境域之内,忽然出现了极为蹊跷、极为诡异的事情。甚至于,到了现在,叶世冲都恍如隔世,不敢相信如今的人间之中还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一夜,叶世冲从练功房静修完的时候,意兴阑珊之时,随即走出了千湖城,朝着南方遁光飞行而去。就在他感慨着这美景之时,忽然间脚下传来一声巨响,那道声音即便是现在,他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叶世冲作为千湖城的监察使,自然有责任守护一方百姓的平安。只是微微一愣之后,便立刻向着下方冲了过去,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来到了湖面之上。然而一刻,即便是他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
洁白的月光之下,一个巨大无比的身影,张牙舞爪的冲出湖面,停在了半空之中。仰天长啸一声之后,顿时间天地之中,无数的灵力开始疯狂的朝着巨影身上汇聚起来,场面甚是宏大。
龍 在 江湖
约摸能有一个时辰之后,那巨大的身影似乎是“吃饱”了,周围的灵力也慢慢的平静下来。当时,叶世冲为了不被巨影发现,关闭了自身的气脉,如同一个石头一般,静静地藏身在一个隐蔽的地方。
出乎意料的是,巨影“吃饱”了以后,红光一闪之后,蓦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全身通红无比、张牙舞爪的巨大红蟹!不知道是不是叶世冲的错觉,那巨大的红蟹,有意无意的朝着他藏身的地方望了一眼。眼中露出一股疑惑之意,好一会儿之后,这才沉入了湖水之中。
之后,叶世冲等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也不见有什么动静,这才悄悄的返回了千湖城中。这件事情,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谁也没有告诉。为了弄清楚此物究竟是什么来头,叶世冲第二夜的时候,仍然只身一人前去探查。
那一夜,红色的巨蟹似乎并没有发现有人在一旁窥视,还是照样吸收天地灵气,一个是时辰之后才缓缓的沉入湖水之中。
網 路 小說 排行
第三夜、第四夜、第五夜。。。。。。直到昨夜的时候,叶世冲又一次探查的时候,红色的巨蟹终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叶世冲一生之中,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眼神,带着嘲笑、不屑、轻蔑,仿佛他才是异类,而它才是人类。
暗道一声不好的叶世冲,整个人忽然间冲天而起,只是,他还是低估了巨蟹的道行。就在他以为安全的时候,红色巨蟹早已经在天空中静静的等候着他。“砰”的一声闷响,叶世冲觉得头部好像撞在了坚硬无比的巨石之上,顿时感觉到一阵眩晕,天旋地转。。。。。。
叶世冲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急忙打起精神,运转灵力护住了全身。眼神却是一直在观察着巨蟹的动静,丝毫不敢疏忽大意。
岂不料,那红色的巨蟹,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东西一般,不再理会这个身体弱小的人类。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冷血之意,朝着下方猛然射去。就在叶世冲暗道大难不死的时候,一道极为可怖的红光,从下方激射而来,任凭他如何闪躲,也无法避开,只能任由红光慢慢的突破护身灵力,进入到经脉之中。
“噗”一声,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問道長生錄笔趣-第一百九十七章:靈物終成鑒賞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若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是巡查使也就罢了,五个人联合那站在一旁的散修,绝对可以对抗这两个人。可是如今知道了这件事情,这个方法却是行不通了,一旦出手的话,那就是与监察盟作对。相比巡查使这个令牌而言,她手中的监察使令牌,权利实在是太小了。
“除非!”忽然间,慕容嫣眼中蹦出一道精光,神情露出喜色,嘴唇轻轻放跳动,臻首微微一转,朝着其余四人开始传音。
其余四个人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时不时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一会儿又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足足能有盏茶的时间过后,这五个人才纷纷露出一副只能这样了的神色。
不知道是不是云莫生与阴长歌二人的错觉,他二人只觉得眼前的五个脸上的仿佛有着微微的笑意。当然了这种微笑,在他二人看来,分明是一种奸笑,一种阴谋得逞之下,似乎在嘲笑他们两人一般。
紧接着,两个人呆住了,确切的说应该懵了。一阵零碎的响声之后,对面的几个人的手上,陆续的出现了金光闪闪的令牌。令牌之上蕴含的灵气波动虽然不如他二人手上的巡查使令牌那般,然而足足五个一模一样的令牌,还是让他二人感觉到一阵阵的恍惚。
此时此刻,这两个人也终于体会到了这种刻骨铭心的感受。就好像世俗之中。一家人正在美美的用餐之时,一大块美味的烧肉刚刚入肚,夹起第二块烧肉咬了一口之后。忽然发现上面有好几只苍蝇一般,更恶心的就是上面有一只苍蝇已经只剩下了几条腿。
紧接着,更让二人感觉到难过的事情发生了。要说这个公冶白也的确够烦人的,两个人恨不得立时将其斩杀了,从此之后也好落个就清净。他的声音,仿佛是有一种极为古怪的穿透力一般,清晰的响彻在二人的耳中。
劍 刃 舞 者
“怎么样,云莫生、阴长歌?而为不会以为就你们二人有监察盟的令牌,我等五个人都是闲云野鹤一般的人吧。睁开眼睛可以好好的看看,我手中的这枚令牌到底是真是假?”
他二人听到这话之时,心中的气愤可想而知,可是令牌之上的波动,他们又怎会认不出来。若是换做其中一人的话,说什么也要冒着风险,将其彻底的斩杀,来个死无对证,也就罢了。
冥妻倾城 夜星耀
只不过,这五个人手中都有着监察使的令牌,监察使虽然在等级上不如自己二人的级别高。然而五个人合起来,再有一个好的理由的话,就算是他们二人级别高一些,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除非,他们有附近某个城池驻守的监察使的邀请,否则对于这五个人而言,想要赶走他们,那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然而,距离这里最近的就是神都城,他二人连驻守在这里的监察使究竟是谁都不知道,又哪里来的邀请!
眉头紧皱的二人,目光流离之间,时不时闪现出一股股若有若无的思索之意。显然是没想到事情会进展到这样的地步,本来已经可以说是手到擒来的宝物,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距离自己又远了许多。似乎之前煞费苦心的一番所作所为,都是百白忙活了一场。
“怎么,云莫生、阴长歌,你们二人不说话又代表着什么意思?莫不是觉得我等几人手中的监察使令牌都是假的不成?”
一脸笑意的公冶白,声音在二人听来却是带着微微的冷意。不管之前如何,他们与公冶白有什么过节,那都是小事情罢了。可是从今夜起,公冶白已经彻底的被他二人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不仅冷哼一声,云莫生与阴长歌对望一眼,示意一番之后,云莫生的声音这才悠悠的响了起来。
“云某与阴兄自然知晓几位道友的手中乃是货真价实的监察使令牌。只是几位深夜之时,不在自己的管辖之地驻守,反而来到了这神都城的范围之内。就不怕我二人回去之后,向总巡查使告密,说你们几位擅离值守,到时候少不了一个渎职之罪吧。。。。。。”
“哈哈哈,还以为你们有什么高见呢,思索了这么久的时间,说出的竟是一些废话。云莫生,无怪乎你这许久以来,一直停留在元婴后期的阶段,迟迟无法迈出那一步。”
公冶白肆无忌惮的向前一步,双手负与背后,一番话说的可谓是大义凛然,慷慨激昂,颇有一些豪言壮志般的感觉。这种场面,就算是落入慕容嫣的眼里之时,她也禁不住心中感觉到极为搞笑。
对于公冶白,他自然是十分熟悉,两个人相识甚早。然而,这个男子让她关注的时候,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公冶白是他的好友,而且是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很多的时候,公冶白带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活宝,一个可以调节氛围的的修道者,这种观念对于她而言,可以说已经定型了。这个时候的公冶白,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一个豪爽之人,然而在她看来,却是多了一分熟悉的感觉。
慕容嫣轻咳一声,款款的向前迈出了几步,默默地看了一眼公冶白,这才扭过头,朝着不可一世的二人轻轻地开口说道。
“公冶道友所言不虚,我等五人乃是受神都城监察使凌小云邀请,特来这里一探虚实。两位道友,你们不信的话,大可以去神都城监察使府问个清楚。再者,凌小云监察使是飞花谷的弟子,也是小女子的师妹。”
“既然如此,阴某这就前去神都城走一遭,看看。。。。。。”阴长歌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目光之中尽是一片不解之意,为什么云莫生会阻止自己继续说下去,难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
“阴兄,不用去了,这个凌小云的确是慕容嫣的师妹,而且两个人的感情极为要好。就算凌小云并没有做过此事,想必慕容嫣也会有法子通知给她,到时候,我等二人也只能自取其辱罢了。。。。。。”
就在二人暗暗传音之时,绿色的光球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其速度越来越快,仅仅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已经看不到里面的影子,只能感觉到眼前一片朦胧之感,就连周围的雪色,也仿佛变成了绿色。
紧接着,一阵阵的嘶鸣声,不断的从里面向外传出。周围的风雪忽然间一下子变得更大了,原先鹅毛一般的大雪,足足增加了两成之多。一片又一片的雪花,唰唰的拍打在众人的脸上。
“不好,快退!”
情急之下,慕容嫣轻喝一声,整个人顿时朝着后方快速的后退而去。其他人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然而元婴修士的灵觉又岂是一般修士可比,几乎在同一时间“嗖嗖”的朝着后方疾驰而去。
“轰”的一声,足足能几个房屋大小的绿色光球,突然间炸裂开来。一股极大的力量,瞬间将周围的大雪吹响四周,而下方的沼泽,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冲击之下,顿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与此同时,深坑之中,冷水倒流,哗啦啦的水声不绝于耳。众目凝视之中,一道绿色的光影,慢慢的从坑中向着上方飘了起来。众人心神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几乎同一时间化作数道流光,直奔光影而去。
这个距离,对于这些他们而言,几乎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一马当先的正是云莫生与阴长歌二人,就在两人触手可及之时,光影之中忽然射出两道霞光,直奔二人脸上奔来。
“孽畜,敢尔!”
云莫生大吼一声,整个人不退反进,手中法宝风雷扇凭空增大数十倍之多,直直的挡在其面前。阴长歌手中忽然多出一件足足能比寻常雨伞大出十几倍之多的巨伞,不停的旋转着。。。。。。
“嘭”“嘭”两声巨响,只听见两个人闷哼一声。脸上的炙热之色越发的狰狞起来,纷纷伸出手来,向着光影抓了过去。那绿色光影似乎也知道这两个人出手之下,非同小可,猛然拍了几下翅膀,向着高空“嗖”的一声飞了上去。
两个人奋力一抓顿时落空,对望一眼,身体也朝着上方快速而去,其速度竟然比之绿色光影还要快出一分。
“阴兄,绝对不能让它渡劫,否则此物一旦渡劫成功的话,绝对不是你我之辈可以收服的。今夜就算你我二人拼着受伤,也要将它拿下!”
阴长歌此时心中也是如此想法,冰魄之精乃是天地之中的精灵,其物本来并没有躯壳,只有本能罢了。然而,凡是这种天地灵物,只要能成功凝聚灵识,变成有型之躯的话,那绝对称得上是一种奇迹。这个时候,如果收服的话,对于修者而言乃是极大的造化。
但是,一旦等到灵物化形大劫到来之时,那就不是他们这种修为所能左右得了的了。到时候,就算他们再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也都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天大的造化,消失在眼前!
“云道友,你我也不用在藏着掖着了,再这么留手的话,到时候真的就后悔莫急了!”低吼一声之下,阴长歌的速度陡然增加足足能有三成之多,整个人如同流星一般,朝着绿色光影飞身抓了过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