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精彩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846.- 十分鐘?- 誰精力不行了?讀書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没有手舞足蹈,没有惊喜万分。
冷静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构想,越想他越觉得好。
秦键确信这一方案一定会被通过。
他当然不是要告诉马鹏‘我们也在舞台的屏幕上放电影《上甘岭》的片花。’
这是属于84版制作团队对《我的祖国》的印象。
而他要做的是将这种精神传承。
写好方案,他才收回心思把精神放到了100人乐团录音上。
一直忙碌到九点半,他才开始练琴。
劍 逆 蒼穹
——
两个小时后他回了酒店,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他给段冉去了电话。
“恩,我回来了。”
“公寓不冷吗?”
淑嘉贵妃传
“那就多穿点衣服”
秦键将门锁死,几步走到床边仰身躺倒在床上。
“冷啊,今天特别冷,明天更冷。”
秦键与段冉分享了今天的行程,只听电话里,“您辛苦了~秦老师。”
“不辛苦,倒是你这两天忙什么呢,音乐会结束了,主科考试结束了,选修课考试也结束了,论文二改也完成了,每天也没听你说练琴,是不是偷偷搞什么小动作呢?”
电话里一阵笑,“是啊,我打算过年给你来个突然袭击。”
极品辣妈萌宝宝 1小五
“突然袭击?你干嘛,你不是过年不能回国吗?”
段冉:“看把你吓的,当时的情况看我过年确实回不去,不过现在我可能过年又有时间了哦~“
秦键笑,“那约吗?”
段冉哈哈:“约什么?”
秦键正色:“认真的,你过年到底能不能回来?”
段冉:“现在还不一定,就是回去我也得先回家,也得不了几天就地巴黎,你呢,过年在寄家能呆多久?”
秦键略有不悦:“你回来呆不了两天我们也能见一面啊,我过完十五才回学校。”
浪漫生活
段冉:“啧啧,还有小情绪了,我肯定比你想我还要想你!只是这边还不一定,我也不敢给你肯定的答复。”
秦家:“你看情况,如果时间短就别折腾了,最晚四月我就到维也纳了,我没什么小情绪,有也是因为想你。”
片刻
段冉柔声:“~老公~那你~”
秦键:“我什么?”
段冉笑:“想不想~
秦键:“你说呢?”
段冉:“唔,我们视频吧~我在公寓。”
——
此处剪切十分钟。
——
“哈哈哈哈——”视频里段冉笑的很得意。
秦键擦了擦手,解释道:“最近太累了。”
段冉:“嗯呢嗯呢,我家秦老师最近累的精力跟不上了呢。“
秦键:“咳,胡说什么。”
段冉:“好啦,快去洗澡吧,马上12点了,十二点之前睡觉的习惯要保持哦。”
秦键:“恩,挂了,晚安段段,”
段冉:“晚安~mua。”
这边段冉放下手机重新系好上了衬衣扣子,穿上了毛衣。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下床补了个妆,接着套上大衣离开了公寓。
出门前她拎上了她的布袋子,布袋子里装着她的二改论文和一本德语书,以及一本菜谱。
她最近在学德语。
——
段冉来到里格尔办公室的时候,里格尔正在看电脑。
“里格尔老师。”
她拿出了她的二改论文。
里格尔只翻阅了三个地方,接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段。”
段冉心道终于过关了,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提交修改了,“里格尔老师,那我可以申请第一次答辩了吗?”
里格尔:“当然。“
段冉接着问道:“明天可以吗?”
里格尔:“不行。”
段冉刚要失望,只听对方接着笑道,“愉快的放松一周吧,下周三怎么样?”
“谢谢您!”段冉一鞠躬。
见段冉匆忙要走,里格尔抬抬手没留对方。
“里格尔老师再见!”
段冉离去后,里格尔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
片刻后,他继续看起电脑,屏幕上是他的老朋友巴黎交响乐团指挥布鲁诺发来的一封邮件。
邮件上是一份拟定邀请名单和一分曲目单——关于‘今年巴黎国际音乐节。
里面赫然有着几个他极为熟悉的中文名字,比如段冉…
“等她完成一轮答辩再告诉她吧”
——
离开办公室,段冉算了算时间,下周三也就是1月29号,秦键正在德国参加唱片发布会,两人已经说好这次各忙各的不见面了。
本来两人还就这个时间商量是不是见一面,现在想想幸好!
段冉接着把心思放到了一轮答辩上。
如果年前就结束了一轮答辩,接着就可以申请第二轮答辩,这样最晚二月底她就可以申请毕业证了。
预计三月份的时候来自维也纳的录取通知书也应该就到了。
“开心~”
“还有两个月哦,秦老师。”
一路欢乐的蹦跶到琴房,段冉一想到两个月后便忍不住开心。
“我们会同居吗?”
“住在哪里呢?”
“不知道他吃不吃的惯我做的饭。”
盘算着段冉从包里拿出了她最近一直在阅读的书。
将菜谱先放到一边,她翻开了德语书。
新的生活就要到来,她得加速准备了。
——
1月23号,距离猴年春晚还有15天。
羊城。
今儿一个早方雪华又接到了儿子的电话,心里那叫一个美。
本来她今天的心情就好,因为今天有她筹划一周的购物之行。
儿子的床单,女儿的睡衣,年夜饭的桌子,她念叨一周了
“你儿子说啥了?”秦刚穿好一衣服凑来问道。
“儿子说羊城又降温了,让我们注意保暖。”
秦刚又问:“那他这会干啥呢?”
方雪华:“我没问,不过听着那边挺忙活,又是唱歌的又是吹号的,肯定忙着呢。”
秦刚点点头“这马上要去德国了,这小子最近这两天也不知道忙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方雪华:“那你就打电话问问他呗,瞎操心。”
秦刚眼睛一翻,心道也不知道一周前谁成天瞎操心,“我下去热车,你不用着急。”
方雪华:“行了行了,热什么车啊,你就在屋里抽吧,外面那么冷。”
说着进了卫生间。
这边秦刚一乐,接着出了门。
——
两人一路开车从新家到了南市,路过博尔艺校的时候秦刚还停下来感慨了一番。
看着空空如也的校园,方雪华叹道:“这是又送走了一届。”
秦刚:“是啊,你说多快。”
方雪华:“也不知道今年这帮孩子准备的怎么样?”
这话勾起了秦刚的回忆,回想起姐弟二人的艺考路,他说道:“静静和键键俩人参加艺考的时候真没让咱们费多大心。”
方雪华:“谁说不是呢,静静艺考的时候我要请假陪她去海市,你不让,儿子艺考的时候又不让我们跟着,哎。”
片刻,秦刚道“行了,赶明秦键回来了让他再拎点东西看看那几个老师,吕主任人其实还不错,当年静静入职的时候咱给人的礼人没收咱。”
一脚油门,车子重新启动,向着阅海广场驶去。
同一时间,方小鱼从南市汽车站走了出来。
今天周末,她专程来给姥姥买按摩椅。
而且她还约了人。
上了公交车,她欣喜的拿出了手机。

人氣都市言情 我的鋼琴有詐-823. 胖子的事件進展,麗子的生日會展示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夏冬的口气给人一种‘咱们都好久没见了,好不容易见一次不聚一聚实在数不过去’的感觉。
然而事实上几个人三天前刚喝过一场。
去就去吧,见夏冬这么有兴致,秦键这边也不好再说什么。
抽签仪式结束后,秦键开车载着廖林君沈清辞先回了趟学校。
沈清辞回学办公室拿东西,秦键放车回了躺宿舍,回到宿舍他把车钥匙交给了唐杰。
“唐杰,一会帮个忙。”
“你说。”
“我出去和沈老师一起吃个饭,估计多少都得喝点,我想让你一会结束了开车把沈老师他们送回去。”
“okok,差不多你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
离开宿舍,秦键到校门与沈清辞二人会和,三人离开学校向老胖串店出发。
老胖串店距离华国院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距离,是个老巷子里的烧烤摊。
据夏冬说这儿当年是几个人的根据地。
“林君姐,上次我问您的那个事情有信儿了吗?”
路上秦键问道,眼看这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华国院和海院的交换生事情也差不多该有动静了。
廖林君:“明天一早我再打电话给你问问周院长,这两天应该就出政策了。”
秦键点头:“我寻思马上放假了,要不要让赵宇先来燕京跟着陈主任上一段时间课,提前走动走动到时候有些问题也方便。”
沈清辞插话:“我已经给老陈打好招呼了,你让你的朋友抽空来一趟燕京,先让老师听听他的听具体情况。”
秦键:“嗯嗯。”
沈清辞:“看看管弦的专业老师怎么说,之后再说下面的事。”
秦键:“好。”
沈清辞:“如果他还不错,我的意思就别一直在燕京着耗着了,隔段时间来上上课就行了。”
秦键:“他底子不好,但天赋还不错。”
沈清辞笑了笑:“能考进海院,底子能差到哪?”
森清辞觉得作为秦键的好朋友,至少也应该有一个差不多的水准,“你就放心吧。”
听沈清辞的口气,秦键确实放心了不少,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的提了一句:“他的底子真的很差。”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胖子的底子是什么模样。
“让他先来一趟,来了我们再说。”
三人走进一个小巷子,沈清辞终结了话题。
远远的二泉向着三人招起了手。
——
一顿美滋滋的冬日铜锅加小串,一圈人吃了不少,也喝了不少。
尤其是夏冬和沈清辞两个人,像是夹袄上
喝的差不多了,二泉买了单。
一行的燕交单簧管首席没有喝酒,她开车送夏冬和二泉。
秦键这边提前给陈唐杰发了信息,几人出来的时候他的沃尔沃已经停在巷子口。
挥别了夏冬几人,秦键把沈清辞扶上了他的车,“林君姐,我就不送你们回去了,一回让唐杰扶沈老师上去。”
说着他有嘱咐了一声陈唐杰。
廖林君:“你上车,先送你回学校。”
秦键:“不用了,就几步路,我走回去就行。”
极品杀手保镖
——
目送车子离去,秦键转身拿出手机朝着学校走去。
‘嘟——嘟——’
“喂,哥。”
青春之岁月 魔天根
电话里胖子那边听着有点吵。
战神嚣宠:狂妄傻妃要逆天
秦键也没多问,先把刚才的事告诉了胖子。
“好好哥,全听你的。”胖子那边走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秦键:“不是听我的,这是你的事,你定一下时间,什么时候考完试,什么时候来燕京,你自己心里得有数。”
胖子:“我明白我明白,我后天就考完专业了,考完我回趟家,接着就去燕京。”
秦键嗯了一声:“给家里说了吗?”
胖子:“说了,家里很支持。”
秦键:“那就好,这段时间就好好准备吧,别到处乱跑,你这会在哪呢?刚才那么吵。”
电话里胖子支唔了一声,“同学聚会,马上就结束了。”
秦键:“行了知道了,一会早点回去,过两天就考试了。”
胖子:“放心吧哥,你这事喝酒了吗?”
秦键:“陪老师喝了点,不说了,我到学校了,你那边有什么请看随时和我联系。”
胖子:“嗯,哥晚安。”
挂了电话,秦键给段冉发了条语音接着去了教学楼。
“降E大调圆舞曲。”
心心念小故事,他得去尝尝仙。
“老子居然成了一个音乐史学者~”
酒不醉人人自醉。
——
另一边,胖子那边挂了电话有些心虚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接着回了ktv包间。
狭小的ktv包间里,坐着三个女孩子。
一个正在唱《可惜不是你》,唱的很深情,很难听。
丽子见胖子回来了便起身问道,“怎么啦?有事吗?”
“没事,键哥电话。”胖子说着坐了下来。
“哦哦,”丽子点点头,“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我们还想唱一会儿。”
胖子自顾自的喝了一口,“你们唱你们的,一会儿大家一起回吧。”
“行!”
丽子哈哈一笑转身拿着麦克风加入了可惜不是你战队。
看着三个欢脱的女孩,胖子自顾自的喝了一口。
自秦键海市音乐会与丽子相识后,胖子起初没觉得什么,就是感觉多了一个女性朋友。
胖子的女性朋友一直很少,除了几个女同学之外,几乎再没有。
丽子的出现让他觉得挺有意思。
如果他和马悦没有分手,那丽子就拿不他身旁的那张票,或者说如果他没有把那张多余的票还给秦键,丽子同样也拿不到那张票。
有点冥冥天意的感觉,但这不是重点。
他觉得丽子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普通的相貌,普通的学历,普通的收银员。
但对方身上就是有一种吸引他的淳朴特质。
起初两人就是在手机上聊一聊,而且对方并没有询问他许多关于秦键的问题。
接着很快,他们找到了属于他们的话题。
比如小区楼下哪一家餐馆的小吃经济实惠,或是附近的哪个超市什么时候搞打折活动。
这种话题在他看来并不无聊。
今天是丽子的生日,丽子早晨邀请他晚上一起吃饭,于是他就来了。
这是两个人第二次一起吃饭。
他感觉挺好,不过他没敢和秦键讲实话。
又喝了一口。
想到就要去燕京了,胖子忽然有点惆怅。

一夜无话。

精彩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起點-785.實力寵粉!作客東方衛視的靦腆青年閲讀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丽子一瞬有一种被宠爱的错觉。
没错,或许有点恬不知耻,但她就是这么想的。
没人知道她有多么喜欢莫扎特的音乐,可能在旁人看来她只是附庸风雅。
但她毫不在意,没有人规定谁不能喜欢什么样的音乐。
而且是秦键的钢琴让她更一步的拉近了与莫扎特之间的距离。
她美滋滋的将两块蛋糕仔细的打包好,与牛奶一同推到了吧台上。
“谢谢,”秦键掏出手机,“多少钱?”
丽子鼓起勇气:“秦老师,可以让我请你吗?”
秦键知道这的东西可不便宜,“谢谢,不用了。”
丽子见秦键拒绝,便没直意表达什么,“秦老师,一共87.6元。”
秦键付了钱才想起来,“抱歉抱歉。”说着把衬衣兜里的笔放到了吧台上,“你的笔。”
丽子这才意识到刚才来借笔的人是秦键,忙急声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秦老师,我刚才有点急事不知道是您,我内个…”
“没关系。”秦键摆手,“对了,还要两根生日蜡烛,只要两根。”
丽子哦的一声忙蹲到柜台的另一测,秦键的目光随之跟去。
接着只见丽子从另一侧柜台下取出了两根包装精致的蜡烛,两个蜡烛与她去年送给秦键的那只蜡烛一摸一样。
去年她误以为‘秦键是个落魄爸爸要给孩子过一岁生日’而送了对方一根蜡烛。
秦键显然没有忘记那一幕,虽然他不知道当时丽子脑海里的想法,但是这一次他注意到了,这个蜡烛是有标价的,一根18元。
但是对方去年直接送给了他。
取出蜡烛,丽子站了起来,伸出手。
“送您。”这次她的语气很坚决,眼神中充满了一丝丝的期望。
这时吧台的音乐又切了,从k331的第二乐章切换到了k466的第三乐章。
秦键不禁觉得好笑,他接过丽子递过来的蜡烛,“你平时都是随机播放吗,不按一二三乐章来吗?”
丽子啊的一声吐了下舌头,“我从来都是把每一段当成一首单独的歌。”
秦键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心道有趣。
他本想纠正对方一首作品应该按照一二三乐章的顺序来听,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人规定必须要按照这个顺序才能听古典音乐。
“那你最喜欢哪一首歌?”秦键问。
“第二十四首协奏曲的,第三乐章?”丽子不假思索说道,并尝试着用秦键‘乐章’的说法。
“谢谢,我也最喜欢k491的第三段。”
秦键开心于丽子的回答,他看了眼时间,快三点了,自己该走了。
目光扫过手上的蜡烛,片刻,“今晚有我的音乐会。”
又是一瞬,听到偶像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丽子甚至连2888的票都敢想了。
丽子嗯嗯嗯的猛点了几下头。
“票买到了?”秦键知道海市站的票很难买。
丽子不假思索的再次猛点了几下头。
秦键也点了点头,“谢谢你,明天中午12点之前可以退票。”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写满字的精致门票。
接着他把票轻轻的推到了丽子身前,“我想这个位置更适合听现场。”
说罢拎起牛奶蛋糕,不带丽子反应,他拿着蜡烛离开了咖啡厅。
秦键离去后,咖啡厅回归了平静。
丽子回过神,面前空荡荡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
她小心翼翼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票。
烫手的金边旁大写着‘5288’。
‘7排03’
七排03下面。
‘老克,生日快乐’
‘秦键,15.12.06’
再次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这张票上的潦草字迹。
丽子不知道谁是老克,她只知道这是一张无价之宝。
他将秦键送她的票连同秦键用过的铅笔一同仔细收起,接着拿起了手机。

咖啡厅门口的十字马路旁的垃圾桶旁,秦键将两支蜡烛插到了桶盖的奶油蛋糕上。
点燃一瞬,他唱了几句生日快乐。
像是一个午夜流浪街头的醉汉。
月映飞雪 李格朗
他对着燃着的蜡烛给克里斯解释说,“票送人了,没得给你烧了,你就多吃两口蛋糕吧。”
“我觉得挺好,你应该也觉得不错。”

接着他转身回到了车上。
“宋姐,辛苦。”
他一上车就把另一份牛奶蛋糕递给了宋玲。
“不辛苦,”宋玲接过蛋糕,奶油的香味钻鼻,“好香,谢谢咯。”
她将蛋糕放到一旁,转头问道:“下一站?”
“酒店。”
秦键拿出手机,小胖段发了张看似可可爱爱的自拍。
看的他体内的小火苗到处乱窜。
车子再次启动。
青春堕落成美 稼辛

海事站的音乐会是秦键南下9站最大的一站,这一躺海市之行他不但要完成音乐会,音乐会前还有一个东方卫视的采访节目。
这是他第一次录制国内的电视节目。
乐平的安排显然易见,继续制造秦键的上镜率。
睡醒一早,秦键和封子言赵一诺二人一起吃了顿饭,顺便把答应两人的票给了两人。
饭后他乘车赶往了东方卫视大厦。
化妆,换衣服,做造型。
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结束后,他走进访谈舞台。
舞台不大,台下围桌了些观众。
观众们鼓起掌,秦键点头微笑着迎向了起身的主持人杨兰。
憶 昔 顏
“您好,杨老师。”
“秦键你好。”杨兰优雅大方的与秦键握了下手,“来先跟我们的热情观众打声招呼。”
“大家好,我是秦键。”
台下掌声和呼唤声更甚。
杨兰:“请坐。”
掌声落下,现场安静了下来。
杨兰:“刚才已经向大家介绍过你了。”
秦键笑:“我化妆的时候听有到。”
“哎,你能先给解释一个现象吗?”杨兰伸手环了一群台下,“为什么她们都是女生?”
台下笑。
秦键腼腆的咧了咧嘴:“这我也不知道啊,哈哈。”
台下哄笑的更厉害了。
笑声过后,杨兰接过话:“其实我想这个魅力是双重的,既有音乐的魅力,也有个人的魅力。”
说着她看向观众席,“大家是不是可以认同。”
“是!”
台下响应。
采访间的气氛就在杨兰的几句拉扯之间渐渐的热了起来。
言归正传。
杨兰:“这一次的全国巡演已经接近尾声,可以谈谈你这一段时间以来你的感受吗,我们都知道,这一次你的巡演日程安排的很紧密。”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相伴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久违的心情仿佛一见面就再没有久违的感觉。
胖子上前一个拥抱抱住了秦键。
秦键借机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胖子,嘴里发出了阵阵啧啧声,一年没见,这货怎么瘦成这样。
他还以为前段时间胖子发的朋友圈是开了瘦脸。
这一幕,看的车里的宋玲一阵好笑。

“上楼。”
“上车。”
两人同时松手,一口同时道。
秦键觉得大晚上去小情侣家也不方便,“你给马悦说一声,咱们出去坐坐。”
“我们分手了。”
胖子手一摆,一把拉住秦键,“走走快上楼,饭菜酒都准备好了。”
秦键一愣,还没反应来就被胖子拉进了小区。
楼道里。
“什么情况?”
“分手了呗,还能有啥情况。”
胖子说的轻描淡写,秦键听不出什么别的。
“什么时候的事?你也不给我说一声。”
“暑假的事情了。”
胖子咔的一声打开了门,“进哥。“
秦键进屋打量了一番,开间的小屋和他上次来的时候一样。
干净整洁。
不像是突然收拾出来的样子。
除了床上少了一个大毛绒玩具。
胖子在饭桌上张罗了一会,他准备的饭菜根本就是提前订好的几份不同种类的外卖。
“整吧?”
胖子凳子上一坐,呲牙咧嘴的。
秦键看着胖子寡了一圈的脸,心道胖子都是潜力股这话也是分人的。
不过人瘦了就显得有精神,这话不假。
脱下外套随手扔到了床上,他坐到了胖子的对面,“我快一个月没怎么喝酒了。”
胖子给秦键上满酒。
“键哥,祝你夺冠。”
胖子说的认真,秦键端起酒杯接到道,“祝你减肥成功。”
“干杯。”

胖子点的吃的都是两个人爱吃的。
一口炸串一口酒。
说笑间,时间仿佛回到了在416的那段欢乐时光。
六迹之贪狼
见胖子一时没再提分手的事,秦键也没有着急问。
谁知道胖子的深沉没有维持过两瓶酒的时间。
两瓶酒下肚,胖子点了根烟,仰望45度忧伤了起来:“女人真是令人难以琢磨。”
扑哧。
秦键呛了一口,“所以呢?”他真的没想破坏此刻的氛围。
胖子长叹一声,放下了高傲的下巴,“键哥你说我这种人是不是不适合谈对象?”
“分手就是分手,和你适不适合谈对象有什么关系,”秦键给胖子倒了杯酒,“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胖子:“就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她突然和我提了分手,就一个电话,我当时整个人崩溃了。”
秦键:“理由呢?”
胖子摇了摇头:“她说她累了。”
秦键:“你们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了?”
胖子:“也没发生啥啊,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挂了电话就坐火车去找她了”
秦键:“她见你了吗?”
胖子:“见了,但还是电话里那些话。”
秦键皱了皱眉,“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有八个月了吧,连…”
“九个月零七天。”胖子忽然插嘴。
秦键撇撇嘴,“好,你听听看,你们在一起生活九个月了,然后她突然和你提分手,之前就一点征兆都没有?”
“真的,放假前我们还计划着今年开学换个地方住,她说她想住一间带独门的房子…”
胖子再度摇头叹了叹:“然后就这样了。”
“那。”秦键也不知道该安慰点什么,感情上的事他不擅长。
两人又碰了一杯,“你现在还想她吗?”
胖子:“现在好多了吧,就有时候时候在学校碰见她的时候还挺难受的。”
秦键:“你们见面还打招呼吗?”
胖子嗯了一声:“就是点点头,别的就没啥了。”
良久。
秦键:“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累吗?”
胖子张了张嘴,面对这个问题他终是没说出什么。
短暂的沉默。
“键哥,我有个事想求你。”
“说。”
“院里下学期有个交换生计划,两年制的,我看里面有华院的选项,不过要参加报名考试。”胖子顿了顿,“我想试一试。”
秦键目光一挑,廖林君当年就是以交换生的方式去的华国院,胖子要真有这个想法倒是好事。
极品剑仙异界纵横 焱火
这样一来可以让胖子换个环境,二来到了华国院他也能给对方多提供一些资源和平台。
“这事我还没听到院里的消息,不过你放心,我给你办了,你好好准备曲子就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胖子解释,“我最近一直在准备一首来内克的作品,水女神,是个奏鸣曲,到时候我打算用这个参加考试。”
秦键嗯声点头。
胖子:“我想到时候让你给我弹钢板。”
秦键:“考试时间?”
胖子:“下学期开学,三月份左右。”
秦键:“行,你放心准备吧。”
胖子牙一呲,端起了酒杯。
“华国院有很多不错的女孩子,”秦键也跟着笑道,“加油。”
酒桌上的气氛又回来了。
“键哥你呢,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
….
秦键临走的时候从口袋了拿出了两张音乐会的票,“这本来是给你和她准备的。”
“哎。”胖子拿起一张,另一张交还给秦键,“我留一张就行了。”
两人约好过年见,随后秦键离去。
龙马笑江胡

出了小区,秦键上了宋玲的车。
闻着秦键身上的浓重的酒味,宋玲关心了一句:“喝了多少?”
“几瓶而已,宋姐,再辛苦一下,蓝海酒店的十字路口,我要买点东西。”
宋玲嗯了一声,接着启动了车子。
车子再次驶入了喧嚣的夜。
到了蓝海酒店门口,宋玲松了油门,车子慢慢的沿着街道滑行而下
在经过一家咖啡厅门口时,秦键让她停了下来。
“最多一个小时。”
说着秦键披上了外套下了车。

一年之隔,秦键再度回到了这间咖啡厅,依然是喝了不少酒。
就连进门的Playing Love钢琴背景音乐都没有改变。
洋气,不是贬义词。
咖啡厅里散坐着几对男男女女,有情侣,也有刚加班结束的白领。
秦键的进来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这个点,大家都已经疲惫了。
“你好,可以再借我一支笔吗?”
他走到吧台前轻声问道,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就是这个女服务员在上夜班。
此刻吧台里的女孩正低着头拿着手机一个劲的划着屏幕,像是没有听见秦键的声音。
“你好,可以借我一只笔吗?”
秦键声音大了点。
这次女服务员终于注意到了,她顺手拿起一支笔不耐烦的放在了台子上。
有些不礼貌。
“谢谢。”
秦键拿起笔道了声谢,接着转身走到了他曾坐的那个位置。
就在这时,他掏出了口袋里剩下的那张门票。
提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秦键的年度作品…’
就在这时,耳边的playing love已经播完,切换到了下一首。
如火般的流畅琴声瞬间感染了整个咖啡厅。
秦键不由一愣。
他下意识的看向吧台。
还有谁能比他更熟悉这段演奏?
K271第一乐章。
这分明就是他录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