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ptt-417、【見義勇爲】鑒賞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坐在屋顶上的方长,眼中看到的是兔子撞树桩,心里却想到了别的地方。
甚至和这个兔子撞树桩,都没有什么关系。
主要是,在那只小兔子撞在树桩上的一瞬间,方长想通了些关于修行道路的事儿,尤其是“机缘”这种东西。
按照一般的理解,机缘二字玄之又玄,宛若天边划过的流星,又像门隙里面一闪而过的白驹之影。
捉将在手,便是自己的;若是错过,便与自己无干。
既然是流星、既然是门隙里未知的驹影,便毫无道理可言,可以从任何角度飞过来,可以在任何时间跑过去。
而不同的机缘,带来的感悟也完全不同。
但是刚刚方长忽然想到,机缘一事并不完全如此,至少对自己来说不属于“一般的理解”中所说的样子。
机缘这种东西,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跑不掉。
无法察觉的机缘,还是机缘么?只有察觉到的,才是机缘,而能察觉到的机缘,又怎么会溜走?至少方长走过的修行路上、看到过的各种典籍里,从没遇到过、见闻过此事。
属于他们的故事 凪漠
想通了这点后,方长颇感念头通达。
于是他的修为也随之增进了许多,或许是因为此刻他的心境,颇为契合他所持的自然之道。
到了方长这种地步,修行便是修心。
法力的积累对于修行,已经没多大作用,只有道心的进益,才能让修行人在修行路上前进更远。
或者说,只有对应水平的道心,才能承受对应水平的灵机。
若是一个凡人有方长这身法力,或者有方长这样漫长的寿命,都是种折磨和惩罚。
没有对应的心境,就像像幼儿驾千里马,危险万分,能带来的只有惊吓。
在这一瞬间,方长思绪万千。
所以不远处那只兔子,在撞上树桩前,没能得到救赎。
但是在撞上树桩身死之后,却又被方长用新的修为水平下,能够领悟的新术法救活。
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方长翻身从木头房顶上跳下,开始收拾东西。
所有屋子本身的东西,方长都给留下了,比如造木屋用的钉子,比如窗户上的玻璃。
甚至,方长还在房子里面留下了些粮食,又在火塘边留了只陶罐。
说不定以后有人迷路至此,或者流落至此,还能靠这点儿物资活下去。隐约之中,方长感觉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所以他提前将这些东西留下。
他熄灭了屋里的火塘,装上了屋子里的各种日常用具,不管是桌椅还是柜架凳床。而后他将门扉关上,用根树枝别好,便转身离开了这片覆雪群山里的稀疏树林。
方长心中微微一动,足下云起。
骤然出现的洁白云朵,和雪地一个颜色,云朵围绕在方长脚下,于阳光下折射出七彩边缘。
闺门庶女 云杺
他认了认正北的方向,径直飞过去。
这次他驾云的速度大大提升,已经超过天下所有的车马。
呼啸的风吹到云朵这里的时候,会下意识避开这朵云,让里面十分安静。脚下的山势连绵不绝,颗颗树木稀疏的铺在积雪上,就像白纸上的细碎笔触。
这幅景象壮美无比。
再往北面,太阳倾斜的越来越低,树木的影子也被拉的更长。终于,树木越来越少,最终不见。
云朵下面,只剩下茫茫的荒原。
或者说,是冬季的苔原。
这里的景象更加寂寥,但色彩比冬季的林海雪原,要丰富上许多许多。露出地面的石头上,大片的低矮植物如草、苔藓、地衣像垫子一样铺着,显现出黯淡却多彩的颜色。
林 榮華
这是在中原决然见不到的景色。
不过,方长暗自寻思,那些妖怪们,将训练堂放在如此靠北的地方,不知道是如何运行的?这里人迹罕至,地方又广阔,对于有意来找找妖怪们玄武训练堂麻烦的人来说,确实是不小的阻碍。
方长飞的很高,所以能够看得也很远。
远方有横亘的风带,那里的风,有着别处难以企及的速度,而且看起来甚是寒冷,以至于方长能够仗着眼力,清晰地看到风的动向。
他低下头,发现了点不对劲,而后按落云头,回到地面上。
在雪坡上面,有两道身影倒在那里。
他们的头上都受了重伤,挥洒着血迹,在地面上十分显眼。
其中一道蓝衣身影是个中年人,留着羊角胡子,宽袍大袖,穿的不厚。方长判断,此人应当是个修行人,不然他穿的如此少,却能够在这冰天雪地里行动,实在是有悖常理。
另一道绿衣身影外表是个少年,但方长发现,其伤口处还有妖气涌动,似乎其身体机能依然在试图修复伤势。所以这个身影,应当是只妖怪。
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又是什么人将他们都用如此重手,打倒在这里?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下手确实很重,两人头上甚至有些许脑浆和血一起渗出,粘在头发上,如果方长不理会的话,估计顶多再有半个时辰,气息微弱的他们就会殒命于此。
关于这两个疑问,来此寻找妖怪们玄武训练堂的方长,不由得进行了有端联想。
所以他决定救下两人,再问究竟。
方长伸手一指,阻止了他们头上的伤势继续恶化,而后摄起两人,找了个背风地方,取出竹床,将他们放在上面,减缓冷风下他们体温的散失。
由于他们不是凡人,方长也没有瞬间治好他们的能力。
看了看天色,方长灵觉中能够感到,马上要有一场暴风雪来袭。看到旁边竹床上面的两个伤号,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造个栖息所再说。
这冰天雪地里没有木柴,也没有好用的竹子。雪层下面,多数是厚厚的冻土,连碎石都很罕见。不过这荒原上,也有适合用来做建筑材料的东西,那便是地上厚厚的冰雪本身。
将梆硬的积雪切成大块,像垒砖一样垒起来、像造拱桥一样做成拱形,最终在上面收口,便是一座雪屋。这样的雪屋能极好地抵御外面寒风,并且将里面维持在一个合适的温度。
外面极度寒冷,所以不会从外面融化。
而里面,甚至可以点火。

超棒的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402、【登高眺望以尋逐】推薦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视线中那点点妖气,可以用作突破点。
于是他轻轻从城门楼顶上跳下来,重新恢复了可以被人看到的普通状态,接着轻轻在城里转悠。
表面上漫无目的,其实他朝着刚刚看到点点妖气的地方行走。
周围百姓们偶尔谈论中,对于之前那件事情的描述,让他对这座广阳城中的事情,更为感兴趣了,所以他准备找个切入点,参与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城里的百姓们口中,倒是和之前去蹭饭时候,听村民们说的不一样。方长零零碎碎的听到并拼凑起了,在城里居民们们口中的传言:
洪荒接引
那位高人乃是城中一位独居汉子,平日里十分低调,某天忽然发了狠,拎着两柄宣花斧(不是之前故事里面的双锤)便冲进了州衙,然后衙门里头火光冲天,喊杀声持续了整夜。
接着,原本不理政事只是加税的知州,忽然就开始路面,原本加上去的苛税也重新免除,偷偷组建的州兵也解散了大半,将强征进去的年轻人们释放了出来,使他们归家。
而原本在城里面十分活跃的师爷,则消失无踪,一同消失的还有州衙里面这几年招纳的许多熟面孔。那夜之后,据说知州还有个小妾不见了,不过最让人震惊的,还是夜闯州衙的那位壮士也消失不见。
据说有人在城里再见过这些人,不过出处并不可考,也无法确认真假。
极品
倒是百姓们基于得到的各种情况,设想了许多故事走向,以及许多原因,各个都曲折离奇,有的还带有玄幻色彩。其余诸如复仇、私奔、债务、弃养、口角等百姓们喜闻乐见的猜想元素,不一而足。
方长走到发现点点妖气的地方,于市面上转悠着,却没有任何发现。
现在正是农闲时节,北方这里也冷的早,于是百姓们闲下来后,趁着今年收成还行,税负也轻了,于是附近村镇颇有些人扶老携幼,来城里转一转,这似乎是天下百姓们都喜欢的一项行动。
所以市面上很是热闹,来来往往的人许许多多。
每时每刻都有许多人从方长面前经过,他们身份各有不同,有的额头皱纹深深,旁边还带着孩子;有的年轻靓丽,挽着闺中好友;有的正值青壮,走路如风;有的气质儒雅,手里还执着书卷;有的肩扛背挑,负重前行;有的垂垂老矣,步履蹒跚。
他们头上代表他们过去、现在、未来的云气,各有不同,千奇百怪,方长看过去,发现很多人的经历连小说都写不出来,因为生活永远比艺术更加离奇,或者说,小说需要讲逻辑,但是生活不需要。
看了个尽兴,方长看了看街边的店面,转身走过去。
“客官里面请,里面请。”
这是整座城里最高的一栋楼,比州衙里的建筑还高,却是一栋豪华酒楼。门口的伙计有些年纪了,不像年轻人那样利索伶俐,但是看起来十分稳重。
或许这家店的主管,看重的就是他这份稳重,所以才将站在门口迎宾这份,相对于酒楼来说十分重要的工作分配给了他。毕竟作为城里最上档次的酒楼,来这里的人,不乏富贵者,当然需要服务不出岔子。
“客官几位?”
“一位,有没有包厢?要僻静些的,窗口要冲北。”
“有,有,楼上请。”
然后他立刻被移交给了上面的小伙计,方长被领着上了三楼,进了间包厢。里面不大,明显是为比较少的人数准备的。
以这个时代的照明水平,这些封闭的包厢,都有窗户。
流妖
只是现在冬天,不好打开,只能靠从窗纸透进来的光,不过令方长注意的是,这里面有两扇窗户,已经将窗棂换成了更方正、更稀疏的格子,格子中间镶嵌了小块的平板玻璃。
玻璃并不算平整,看外面稍微有些变形,略有些发绿,其中还有几粒细碎气泡。
但无论如何,在通透性和坚固程度上,都比窗纸要强上太多太多。
神屠
看见方长的目光,旁边机灵的小伙计有些自豪地介绍道:
“客官看到了?这是从南面运来的琉璃窗,上面这透明之物叫‘玻璃’,价格略高,但相比起原来的窗纸,要好太多,怎么看都是超值。”
“城里大户们也纷纷找门路去买,只是这东西目前产量不算高,所以有钱也难求。我们这里掌柜的也只弄来一部分,给每个包厢换上两扇,全换上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说着他拿出个玻璃杯放在方长面前,拎来水壶沏上茶,茶叶在热水的冲激之下,于玻璃杯里面旋转、舒展,然后将杯中水染上茶色,配上杯口袅袅热气,煞是好看。
小伙计笑道:“掌柜的说过,这杯子更适合葡萄酒,不过咱们这儿不产,倒是西域多。他还在联络购买,或许客官您下次再来,就能喝到用玻璃杯装的西域葡萄酒了——客官您吃点儿什么?”
却见小伙计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单子,纸质很厚,上面是用雕版印刷的菜单,俱都明码标价。
掌心花
看起来很是时尚且前卫。
方长接过单子,看了看,而后指着上面一条说道:“给我来个羊肉涮锅,冬日颇寒,挨着热锅吃肉肯定舒坦,别的不要了。”
“好嘞。”
小伙计很快下去,随着下面厨房一阵忙碌,很快一个里面燃着火炭的铜锅,就被端了上来放在桌子中间。里面的汤热气腾腾,但还没有翻花,里面有些材料作为锅底。
接着,又有伙计端来两大盘切得薄薄的肉片,还有一小盘白菜叶和一小盘萝卜块,以及用芝麻酱调的酱料和几瓣腌蒜。
“客官,您的菜齐了,请用。需要添汤或加菜,或者其它什么吩咐的话,请拉旁边的绳子,外面铃铛会响。如果没有什么吩咐的话,我们就退出去了,不打扰您用餐。”领头的小伙计弯腰行礼,说道。
“好,多谢。”方长点头,挥挥手,两个小伙计便走出门去,将包厢门关上。
包厢里面瞬间安静了下来,锅里的汤离着烧滚还有点时间,方长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伸手拽开窗闩,打开窗户。
外面的冷风瞬间灌了进来。

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漢家楓竹-394、【並非南轅北轍】鑒賞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瀑布哗哗响着坠进水潭中,溅起串串水花,晶莹地反射着阳光。
奶爸的天庭淘宝店 九只绵羊
方长在夏秋忙于各种各样的琐事,并未腾出手来利用这条瀑布的势能,所以它还是未被开发的状态。
水潭依旧生机勃勃,其中鱼鳖欢畅游着,数量已经形成了平衡。
翻过几座山头,便是人间。
林溪村也洋溢在收获的幸福感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笑容。
最令人高兴地,是上面官府换了波人后,还减了今年的税赋。这意味着今年能够结余下更多粮食,待到年关时,可以给家里多添上几尺布,买上半斤糖。
而且,由于村里那个最能干、最见多识广的后生林海开辟了不少药田,自己种来出售之余,还教授村邻们一起种药,让村里的收入更加好了起来。
再加上为了林溪村的药材南来北方的客人们,总是会在村里待一下,弄些吃喝,或者住上两日,虽然支撑不起正式的客栈饭馆,村人们也因这些人气得了许多好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村里还有个传言,说是林海有缘法,当年得了仙人赐福,才能做出这好大事业。
超级妖瞳
同样,当初村里被穿山甲妖断水,得了仙人相救的故事,也变成了传说。这件事在这发源地,也因为时间的过去而走样,哪怕在亲历者口中,亦带上了一些想象和的传奇的色彩。
这让故事更加丰富好听了,但也离着听众们更为渺远。来人们往往问上两句,津津有味的听上一遍,感叹两句不够奇怖过瘾、也不能拿回去哄孩子,而后再用自己那里的故事交换,以打发这漫长无聊的时间。
他们当然是半信半疑的,就像对于庙里神祇的存在,也是半信半疑一样,而且从来不会有动力去探究,“山上有仙人”这个传言是否为真。
几乎所有的听众,都是一哂而过,而村民们有的争辩两句无果,时间久了也就懒得再说,甚至自己也不太相信,当初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总之,日子总是一天天的过下去,明天和昨天的区别不会很大。
随着自己的心性更近几步,方长现在出门在外,用“相逢何必曾相识”之术的时间少了,更多时候,他只是和普通人一样,在街道上行走,观察和聆听着周围的事情。
走到村口,竟然还有老者认识自己,恭敬地打了句招呼。
方长挥挥手表示回礼,继续穿村而过。
林海的住处变化很不小,为了种药的事业,他用赚到的钱请人扩张了院落宅基,在篱笆院里修了棚子和屋子,用以防备风雨。
鬼才修仙
而此时艳阳高照,院里则晾晒着各种药材,又有林海带着几名村里年轻人,正在用对应手法炮制。
这让村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许多种药材混合的幽香。
“林海林先生在家么?”
有几个身着义军服饰的人正在那里敲门,林海赶紧嘱咐几句迎过去,而后几名义军和气地进了院子,也不找座位,就在那里站着和林海商议事情。
原来前线需要的药材数量不少,他们是过来扫货,顺便预定明年产出的。
起初几位义军想有多少就要多少,但是林海提及,这些常用药材百姓们也有些需要,于是双方严肃地商议了一番,定下了八成的量。
他们还鼓励林海扩大种植面积,并言明无论明年产多少,义军都要八成,一时间双方尽欢。
方长脚步没停,院子里的人也没发现他。
穿过村子,能看到周围梯田里面的情形,粟米已经俱都收割完毕,倒是有些谷草捆还扔在田里,尚未来得及运回去。而山坡上那些药田,被侍弄的整整齐齐,还有些多年生和冬季采摘的植株依然茂盛。
异世医仙 汉宝
下山后行不远就是官道,官道上行人依然密集。
遍及天下的兵灾,并没怎么波及左近几府,所以这里依然繁荣。
来往的车马、驴骡、行人、挑夫,趁着秋高气爽来回奔波,或为前程,或为财货,或者只是为了年关好过,大多迅疾匆匆。只有那些父母背上孩童,和华车里那些不事生产却锦衣绣食的富贵家人,才能有方长的分毫自在。
将斗笠戴在头上,方长顺着官道朝南走下去。
当然,这次方长的出行目的,是极北之处,所以向南走不多远,并非南辕北辙。他只是准备从虎桥镇向西去怀凤府,而后从怀凤府往北,毕竟这样走的话人烟多一些,比从仙栖崖直接穿过云中山向北更有趣。
虎桥镇外景色如故,作为这条路上的交通要地,也人来车往。
白沟河的水很是汹涌,其中也有同样因秋水而涨水的浣花溪一分力道,据说放在百年前,这种水势往往会造成大面积的灾,如今经过人们的不断治理,则只是普通水文了。
镇口的石桥石碑如故,依然有来往行人指着这两样景致,说当年伏虎的故事,然后再去虎桥镇里,买几个不便宜但耐放耐饿味道美的伏虎饼,放在行囊里,作为路上充饥食物,或者带回去给家里妻儿父母尝个新奇。
方长照例去用贵金属兑了些钱放进背包,而后在镇上那家,因为今年丰收而生意更好的酒馆打上几提高粱酒。
按照之前的惯例,他走向了羊肉面摊。
那里的桌椅坐的很满,香气在街道上来回飘荡。徐莲蓉夫妇正在忙碌,板上的面被飞快地揪成薄片,宛若流水一样被扔进翻着水花的锅里,过程赏心悦目,就像艺术一样。
“一碗羊肉面,加两个荷包蛋。”
“好嘞~!”
徐莲蓉应着,和丈夫两人手上动作不停。
很快,像往常一样,一碗热气腾腾外观漂亮的羊肉面,就摆在了方长面前。碗里白色是煮好的面、深褐色是肥瘦相间的羊肉片、绿色的是葱花、金黄的是煎蛋,面汤上面还飘着些芝麻油的油花,香气扑鼻。
吃起来面软滑、肉嫩香,煎荷包蛋边缘焦脆,十分顺口,而且做法上似乎又有些微改进。

火熱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390、【少男少女齊上門】相伴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这个工程持续了很久,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也在仙栖崖上响了两个多月。
田里的粟麦高粱之类已经长得颇有样子,现在一片深绿,在阳光下油然泛着光芒。
这是方长今年第一次种麦,而且是春小麦,等到秋天收获了,可以采石做个大一些的磨,磨面粉蒸馒头吃。
而且面食能够做的花样就多了,包子、饺子、烙饼、各色面条,都可以尝试着做。只可惜仙栖崖上目前没有条件种水稻,不然再有了米之后,天下大部分主食都能在这仙栖崖上复现出来。
闲来无事,方长将常用的工具多做了一份,放在了无名殿里,而后将工棚彻底拆掉,从里到外挪到了高炉那边,而后修了个三面砖墙一面敞开,并排三间的新工棚。
在新工棚对面,他修建了同样形制,但却是并排五间的建筑,作为储存物资的仓库,并把木炭、焦炭、成品金属、石灰等等都堆放在里面。工棚和仓库都是瓦顶,防雨能力更好。
接着,方长闲了下来,他开始画画。
云中山里面物产丰富,各种矿物颜料都不缺,什么如朱砂、赭石、朱膘、石青、石绿、石黄、白粉、金粉、银粉都有,再用山里的植物萃取晾晒一番,也能得到一些红黄蓝之色,已经足用。
重新将以前沤好的竹子开锅炖煮,再做上几叠纸张,方长手持画笔,开始在上面细细描绘。
他站在云中山里的仙栖崖上,画云中山。
先用墨色勾勒,再以笔尖上色,很快远近的山水便跃然纸上,叶展花开,云行水流,灵动万分。
方长收了笔,准备一会儿再行涮洗。
他仔细看着纸上的作品,暗暗点头,自己偶然一试,竟然水平尚可。
不过画里面的云中山,和现实中的也有些不同。比如再方长眼里,山下各地气象驳杂,能够看出当前情况和今后运道,而这些在画里面是没有的。
最令他注意的是,山下有兵马的气息。
他曾经爬到后山山顶处,借着云朵间缝隙看了一眼,确认那里是义军将势力,经过征战和扩展,已经囊括了宁河府。总之,他在山上悠闲舒适,山下的劫数却依然在演化。
局势已经渐渐明朗起来,随着义军这边政治清明,且力量逐渐增大,天下其它军阀和原本的朝廷,已经渐渐不是对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如今义军一方势大,很可能便是最后获得胜利的那方。
如今的义军,被各种别有用心的人们包围起来,并强烈要求加入其中,这会在相当程度和时间长度上,考验义军们的选拔机制是否健壮。
待纸面上颜料干透,方长将其卷起,戳在一边。
盖因此处没有条件装裱,只能如此放置,而且方长也没有印章印泥,只是在上面题了个落款“云中山方长”。
他暗自寻思,下次再开炉烧瓷器,可以试着用釉料在上面绘制些东西。
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潇潇清枫
拿着笔走出无名殿,他准备去碧玉塘将它们清洗一下,免得粘住笔毛无法再用。
碧玉塘里面荷叶田田,出水高高层层叠叠。几朵粉色莲花直竖着,正自盛开,随风轻轻摇曳。旁边还有几朵羞涩地花苞,一层一层包的很紧。塘水里面有鲤鱼出没,体型肥硕,它们不时地在水面转个身,复又回到水底,游动起来显得很是美味。
方长忽然站住了脚步,皱皱眉头看向山下。那边有事情发生,触动了他的灵觉。
“真是胆大妄为。”他略有不快地摇头说了声,仿佛被别人打扰了兴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此时他还没有走到碧玉塘处,正站在无名殿前的广场上。
飞剑情缘 沐忧a
左右看了眼,方长发现了他淘汰下来,从炊具变为雕塑,放在石头底座上的鼎。
两步迈过去,他将手里的画笔交到左手,然后拎起青铜鼎一个腿儿,将其从底座上拿起,而后略微用力:
“走你!”
随着他大力挥手,青铜鼎如流星一般,被他滴溜溜抡向山下,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继而远远地朝山边坠下去。
似乎有惨叫声传来。
方长没有在意,他继续走到碧玉塘边,用池子里面的水刷洗画笔。
画笔上面的颜色被溶解后,很快变成丝丝缕缕,而后随着瀑布流走,消失不见。几根自制的画笔,重新恢复清洁,方长将它们甩了甩,倒插回桌面上的竹制笔筒中。
仙栖崖四周一片静谧,只有水风虫鸟兽的动静,似乎刚刚扔出的鼎只是假象。
不过方长并不着急寻回自己的青铜鼎,而是去工棚取了锄头,回到田里开始除草松土,又用扁担和木桶在碧玉塘担了水,拎到菜地里浇灌。
各种蔬菜都是耗水大户,没了充足的水分,根本做长不好。
…………
唐 朝 工科 生
傍晚时分,方长忽然停下手头的动作,去工棚取来扫帚,开始洒扫。
待仙栖崖上焕然一新后,他烧上水,在茶壶里放上了今年的新茶叶,坐在银杏树下的石桌旁,慢慢等待着。
有两个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携手从崖边的栈道爬上来,穿过圆形石环做的门洞。
“哇,这里真美!”
清脆的女孩声音,对仙栖崖上赞叹道。
旁边的少年笑着说道:“当然,方先生住的地方,说是福地也很恰当,我们不要失了礼数,且前去拜访……瞧,先生知道我们要来,已经等着我们了。”
极品穿越之王
立刻扛着背上的东西,带着旁边的姑娘,碎步小跑过来。
方长笑着将两个干净杯子摆在桌上,将刚刚冲泡好的茶水倒进去,对来到眼前的两个正行礼的少年说道:
超魔构筑师 刻羽
“好久不见,请坐,且用些茶水。”
原来不是别人,正是小狐狸胡云,还有他的女同学宋瑶,当年去探望胡云的时候,他和宋瑶有过一面。
胡云背上扛着的是个青铜鼎,正是上午方长丢出去那只。
他小心地将鼎放在旁边,把带来的简单礼物放在桌上,和女同学一起恭恭敬敬地坐在桌边。
“你的学业怎么样?”方长问道。

z656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討論-382、【令人措手不及的新情報】推薦-w3csl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有那么一段时间,在这圈石柱围成的外墙处,双方是打的如火如荼。
战线犬牙交错,互有来回,难解难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但是没过多久形势就发生了变化。
方长正准备上前突破妖怪们的防线,但还未等他有动作,就感觉到了不对。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因为修行人方的一次突进,或者妖怪们一两个被打倒的同伴,终于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士气的崩溃从一点开始,继而全面蔓延。
兵败如山倒,即使依然想抵抗的人,也因为旁边同僚的大量败退,被携裹而去,或者被暴露出来,成为率先打击目标,立仆。
后面的更为不堪,几乎是连锁反应,被前面溃退的妖怪一波冲击,后面再也没出现有组织的反抗。
唯有几个朱雀堂的高层,仗着修为高强,试图挽回这种败退的局势,努力斩杀了几个妖怪,但是没有人听令转头。
于是他们只好举着用化形前身体零件炼制的法器,绝望而勇敢地朝这边冲过来。
接着被修行人一方的法术和法器湮没。
当然,这幅败退的景象,确实让妖怪们跑了不少,毕竟绕后的人数不多,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汹涌的情况。
于是接近一半的妖怪成功逃脱了。
看到没有人去追赶,方长有些好奇,难道义军一方不担心妖怪们祸乱地方?
萬 聖夜 驚魂
倒是南宫小猫绕过几个正打扫战场的同僚,朝这边走过来,解释道:
星空之 罗尼
“方先生莫要担心,咱们除去地方妖患的事务,已经形成了固定模式,有专人去搜捕。”
“这些逃散的妖怪,都会被迅速追踪到,并抓回来审判,不会放过一个坏家伙,也不会对周围百姓造成过多滋扰。”
方长点点头,并未说话,而是轻轻走进了朱雀堂里,看着这处已经被逃散的妖怪们所放弃的南方训练堂,寻找自己关注的通讯法器。
他如今已经知道,即使没有自己,即使自己一直待在云中山上避世不出,义军们也能解决这次妖怪大劫,只是稍微慢一些困难一些而已。
人界客栈 须綸
自己这两年的来回奔波,只是给义军们的进度加个速,再少牺牲一些人,天下百姓也能少受些苦。
但这些也已经足够了。
除妖队的修行人们除了留下一些作为警戒之外,其余全都进到里面整理。
这里的消息已经传了回去,马上还会有增援过来巩固成果。
毕竟根据从方长这里得来的情报,天下只有四个的训练堂,是敌人的重要力量。
攻下这里,能够极大的改善双方在天下的攻守形势,绝对的一本万利。
方长终于在一间保卫严密的屋子里,找到了那个长得像半片鸡毛掸子的法器。旁边的架子上,堆着大量通讯记录,而负责操纵这件工具的小妖,已经见势不妙逃得无影无踪。
他走到前面,对旁边的南宫小猫笑道:
“找到了,就是这个。”
说着,他打开背后的双肩包,把里面那张画了两条线的地图拿出来,在旁边铺好,而后仔细查看了法器的朝向,用炭笔在地图上又画了一条直线。
交点在中原某处,大约在云中山北方。
“就是这个区域了。”
方长笑道,考虑到角度和地图投影的误差,这三条线的落点,在一片方圆百里的区域内。
这个范围已经足够小,有心算无心之下,相信只要在那里仔细调查几圈,不难找到敌人总部的位置。
“看起来方兄已经有所得。”
南宫在一旁笑道,他并没有问太详细,因为对方当初过来,拿出的是柳丞相的信物,想来即使有所发现,对方定然不会私藏起来。
旁边的各种文书被不断的整理分类。
人手多,速度也快。
有个麻衣麻鞋,头带方冠的修行人,走过来,将一份记录递给南宫。
“怎么了?”
“南宫先生,你看看这个。”
“哦?”
南宫小猫将这份文件摊开在面前,就放在方长的地图旁边,开始阅读。
你 有 權 保持 沉默
方长也侧过头去,看里面内容。
“竟有此事?!”南宫小猫草草地扫了一眼后,惊讶地说道,而后他立刻对来人说道:“原来这处训练堂比想象的还要重要,我也去参与整理吧,咱们先将这份东西报上去。”
“好。”
南宫朝方长微微告罪,便随来人一齐走开。
方长低下头,暗自思索刚刚从那份文件上看到的内容,同时将面前的地图重新卷好,塞进背后的双肩包里面。
刚刚那几张纸上,记载的是妖怪们总部向朱雀堂发来的一份指令。
上面说,由于天下形势愈发险峻,总部的位置已经不是很保险,因此上面经过商议后,决定让训练堂作为备份总部。
若是某日总部有变,但凡训练堂察觉到和总部断了联系,立刻便需要将人员物资分散之后,迁移位置,并隐蔽下来成为新的总部。这种方案,理论上可以防止被敌人们擒贼先擒王,一窝端。
但是方长这里手快,已经在短短时间内消灭了妖怪们三个训练堂。
不过既然看到这份情报,方长寻思,自己不能直接去中原寻找敌人总部,或许先将其后路断掉,也是好的。
独宠
不然总部被端掉后训练堂补上,这种红色警戒的分基地行为,还是很有些棘手的。
那时候升格为总部的训练堂,虽然绝对实力不如妖怪总部,但摄于总部被找到的威慑力,一定会提高警戒和隐蔽等级,加上更重的天机遮蔽,定然不好找了。
所以自己还得先去北方一趟,灭掉敌人最后一个训练堂,然后再去中原。
当然,此事还是要先和义军方面说一声。
于是方长掏出纸张,将获得的情报写在上面,将其折成纸飞机后扔出去。这被其它人称为“平头蝠”的纸飞机,晃晃悠悠地直入高空,看似缓慢实则迅疾地,朝北方飞入层云中不见。
宠妃之路 公子缎
不过想通了之后,方长已经没有那么急迫。
他缓缓起身,去和南宫小猫辞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