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精华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 txt-第842章 天地人三書分享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悬在洪辟手掌上的金色书册,原本封面上写着的是“皇极惊世书”五个大字。
他手掌抹过,书册上流过一道金光。
整本书虽然看起来还是原来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却已经完全不一样。
变得虚幻,明明在眼前,却似乎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有种无法捉摸的缥缈高远。
最重要的是,封面上的几个大字已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像是某种极其古朴神秘的奇异符号。
洪辟也没有见过这种符文。
但他却能认出,这是一种文字。
少将的黑道小妻 水云行
也能认出这两个文字的意思。
天书!
果然不出他所料。
这本书,就是那个世界的天、地、人三书之一。
天书,记载众生命运。
地书,可以操控万物。
天书虽然记载了一切众生的命运,但命运不可改,仅仅只是记载。
天书所记,即是定数,不可触碰,也无可改易。
地书,能操控天地一切万物,唯物不能操控众生命运。
最后一本人书,是三书之中最神秘的一本。
没有人知道它有什么用。
但传说,人书之中,蕴含着一丝变数。
天、地二书,都对命运无可奈何,唯独人书,却有着更改命运的变数。
所以,人书,代表的是机会,改变命运的机会。
相传三书合一,就能操控宇宙苍穹、人心意志,连不变的命运定数也有更改。
真正的命运,与因果大道脱不开关系。
是大罗之道。
即便是洪辟,也眼馋得紧。
不过这三书虽然无比神奇,但恐怕还触摸不到真正的大罗之道。
只是这天地人三书若是合一,只怕也已不弱于此世的神器之王。
就算不是真正的因果大道,对于参悟因果,应该也有些助益。
洪辟虽然也想得到三书,但他目的,却是通过这天书,找到那个世界,窥探时空之秘。
至于因果大道,比时空之秘都要难以捉摸,现在想要窥探,为免为时过早,急功近利了些,还是等他至少成就大觉之后再说。
“你!”
何应求,应该说是命运。
天书中诞生的一个灵智生物。
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洪辟。
“你怎么做到的?!”
天书的存在,在他的那个世界,知道的存在都不多。
眼前之人,不仅知道,竟然还能轻而易举地将之还原本来面目。
洪辟笑道:“不过是小小的障眼法罢了,雕虫小技,你还真以为能瞒得过所有人?”
洪辟暂时将回复本来面目的天书收回,看向两人。
“说说吧,魔天这次又让你们来这个世界做什么?”
梁碧已经认命,知道眼前这个人绝非自己能对付得了。
不过还是恶狠狠地盯着洪辟:“你知道魔天?既然如此,那就应该知道魔天的可怕,”
“你最好把我们放了,否则,就算你杀了我们,魔天也会继续派人过来,而且比我们更强大,”
“到时,你就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魔天绝对不会放过和‘祂’作对的人,别以为你是太乙真仙,就能横行无忌,魔天的恐怖,是你绝对想象不到的!”
洪辟不由笑道:“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有些不应该吧?横行无忌,不一直是你们魔天中人的作风?”
“和天灾一样,所过之处,鸡犬不宁,寸草不生。”
“就凭你们的实力,在这里也敢这么放肆,大摇大摆掠夺他人气运,连洪玄机和洪易这样的人也敢碰?”
“未免太过猖狂,是谁给你们的自信?魔天吗?”
“你不要……呜呜!”
梁碧瞪着他,还待再说,洪辟却没有和他们耗下去的耐性。
手一挥,就将她口舌封住。
看向一旁的命运:“她不愿说,你来说。”
化身何应求的命运被洪辟目光一扫,似乎灵魂都颤了颤。
他比这个梁碧识时务多了。
没有半点犹豫,干脆地道:“你既然知道魔天,就应该知道我们这些人也是身不由己,”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们根本没办法说出来,只要透露半点和魔天相关的事情,我们立刻就会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洪辟点点头。
对于这种情况他倒不是很意外。
这个所谓的魔天,让他有着很熟悉的即视感。
有点像真经里提到的域外天魔,一种很可怕的存在。
连佛都要忌惮。
不过,他倒觉得,这玩意儿跟本尊那个世界一些小说里的轮回空间、大光球空间更像。
难不成这域外天魔也与时俱进?
或者,轮回空间、大光球这类东西,本身就是魔天在诸天万界之中的投影映照?
“既然你不能说,那我就自己来看吧。”
洪辟说道,命运面色大变。
但在这一瞬间,无论是他,还是梁碧,都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抗的力量降临。
不仅身体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动弹,甚至连灵魂都被冻结,思维都凝固在这个瞬间。
洪辟一丝神意分出,探入梁碧的神魂之中。
种种记忆和七情六欲汹涌而来。
相对于常人来说,她的记忆更加庞杂,种种欲望更加复杂强烈且混乱。
一般人即便有能力侵入她的神魂,十有八九也会被这种庞杂的记忆和强烈的欲望给侵蚀。
但想要侵蚀洪辟,却是不可能。
他从其中看到了对方的经历。
她竟然不是他猜测的来自本尊那个世界。
却也是来自一个有着相似文明背景的世界。
洪辟还看到她经历的几个很陌生的世界。
她从一个世界中学会了一种黑魔法,能操控人的灵魂,有着诅咒的力量,还有一种能强行奴役亡魂的黑暗契约。
都是极为难缠诡异的能力。
换了别人,恐怕没那么容易对付,更别谈将她擒下。
很快,洪辟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不过才看了一眼,想要继续寻根探源,找到那个魔天。
就突然陷入一片无边的黑暗中。
那是一种似乎能吞噬一切物质、精神,甚至连虚幻也能吞噬的黑暗。
洪辟轻轻一哼。
便失去了那一丝神意的感应。
是被那一片黑暗吞噬了。
再看梁碧,猛地一阵剧烈的抽搐,脸上现出惊恐至极的神色。
下一刻,整个人似乎存在这个世界的一片污渍,被人一点一点的抹去,一点一点地消失。
很快,整个人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从来不曾存在一样,连一粒微尘都没有留下。
旁边,命运一脸惊恐地看着。
生怕洪辟也对他如法炮制。
不过洪辟却没有再对他下手,他想要的已经得到。
至于魔天,经过刚刚的事,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能力去强行窥探。
这一点,也早在他预料之中。
所以才将梁碧复生。
他取天书,欠的是命远,跟这个女人可没有关系。
“原来这就是你们的任务,胆子倒是不小。”
洪辟笑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命运发现自己又能动了。
不由用力吞咽了一下:“你放我走?”
“不然你还想留下来吃饭?”
洪辟道:“我说过,这是欠你的,放你一命,下次再犯在我手里,可就没这么简单了,怎么?不想走?”
“多谢!”
命运干脆地转身。
他相信,这样的存在,没有必要跟他玩什么花样。
才走到门口,忽然又听到洪辟的声音:“祝你们顺利,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等命运浑身僵硬地走出去,洪辟才笑了笑,拿出那本天书……

yc4xx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諸天普渡討論-第832章 功德 (二合一章)鑒賞-y2psj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在文圣公府不远,鸿门台上,刚刚才结束了一堂课业。
九天至尊 一壶老酒
学子们在将夫子洪辟恭送离开后,才发出一阵阵热烈的讨论声。
此时这里的人,比之往日更要拥挤。
如今想要在这鸿门台上占得一席之地,聆听文圣公讲课授业,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般人没有一点名声、本事,休想占得座位。
若非鸿门台有规矩,任何人一个月内只能来这里听上一次,恐怕这里的座位,也要尽被权贵所把持。
全能 極品 學生
自从数月之前,文圣公与洪玄机那一场惊天动地的一战,令整个天下形势都为之一变。
虽然最后似乎出现了一些意外。
没有几个人能看到造化道人投影的存在。
所以在大多数人眼里,那一战之中,始终是洪辟与洪玄机。
洪玄机虽然成就了人仙,震惊世人。
但文圣公在那夜三步入雷池,登临人仙,以绝世神通,暴打洪玄机,令其毫无还手之力,却是众人所目睹。
虽然最后洪玄机安然而回,还加官晋爵。
但究竟谁胜谁负,天下人都已心知肚明。
只是碍于洪玄机,少有人敢宣之于口。
毕竟其不仅是当朝太保,三公之一,更是当世唯二的人仙之一。
文圣公能暴打洪玄机,不代表他好欺,只不过是文圣公太强。
自此一战,文圣公已坐实了天下第一人的名头。
一位天下第一人,亲身授业讲道,毫不藏私,不限门户,人人可来,哪里能不令人趋之若鹜?
再加上儒门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千先天,七十二位堪比大宗师的贤人,六位堪比武圣、鬼仙的儒门六首。
这可都是文圣公教授出来的。
这些人,得文圣公授业,最多也不过十年,却能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成就。
简直能令人疯狂。
这些疯狂的人,没有把鸿门台给挤烂,已经是难得了。
“学生洪易,想求见夫子。”
洪易挤开拥挤的人群,追上了一个一身素衣松散不整,两眼茫然无神、如同大梦初醒一般的青年。
这个看似梦游一般的无神青年,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因为他正是新晋的儒门六首之一,名为列御寇。
现在的鸿门台,文圣公虽然仍是每日开讲,时间却没有以前那么长。
而且只是将课讲完便离去。
剩下的时间,便由这些已经被文圣公收为入室弟子的亲传为学子们轮流解惑。
今日正是轮到这列御寇当值。
儒门六首,每一个都是武圣、雷劫鬼仙一流的人物。
最为人所知的,当属那夜谈笑间尽败三大圣女的诗剑双绝李太白。
其次便是人未现,弹琴退太上道圣女的琴中圣手伶伦。
和百里之外,一箭重伤洪玄机身边的武圣吴大管家的百里箭圣飞卫。
传闻之中,这三人在此之前,都是游戏人间,无人知晓。
只有李太白曾于南方,因其诗才风流,被那里的权贵所知。
琴圣伶伦只是玉京城中,散花楼里的一名乐师。
箭圣飞卫也只是边军之中一小卒。
其余三位,虽然没有在那一战中展露锋芒,但事后也被人找了出来。
那夜的动静实在太大,数千儒门学子,与文圣公一齐汇聚浩然正气,令得天显异象,万古未有。
便是三千先天都被一一找了出来,何况六首?
其中一位,名为颜清臣,只是偏远州县之中的一个教书先生,听说写得一手好字,有笔落风雨惊,书成鬼神泣之威,被人尊为书圣。
还有一位,便是眼前这位列御寇,却是最为神秘的一位。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只知他孤身一人,无亲无故。
多年来,一直云游天下,闲云野鹤沉溺于山水之间。
但经过几次鸿门台解惑之后,却也没有人敢小瞧他。
最后一位名为姬旦,此前是皇家藏书之所,天录院麒麟阁的一名小吏。
此人最一直在玉京城中,也是唯一一位有官身之人。
却也是最深藏不露之人,没有人知道他强在何处。
但了解之人,也都清楚,儒门之中,除去文圣公夫子外,便连六首之中其余几位,见他这位也是敬重有加。
他也是六首之中,唯一一位得乾帝亲自来请入朝中,封了高位,官居三品,位列宰辅,常伴君王,佐理朝政。
真真正正的一步登天!
因为要常伴君王,佐理政事,也最少出现在鸿门台。
洪易心中念头电闪,回忆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
不敢对眼前的青年有半点小瞧。
“你是洪易吧。”
列御寇像被吵醒一样,半睁着惺松茫然的双眼,竟然认得洪易,而且见他来寻自己,也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就知道一般。
洪易讶异道:“列师兄认得学生?”
如今儒门已正名,正式收录弟子。
门下皆以师兄弟相称。
来听学的学子,也不管有没有被收录门墙,也皆以儒门弟子自居。
哪知列御寇又半合上双眼:“不认得。”
洪易:“……”
列御寇温吞吞道:“是夫子早有吩咐,说你今日会来求见。”
洪易闻言,又惊又喜。
“夫子果然学通天人,竟能知前事!”
列御寇又摇摇头:“你不必高兴,夫子最近道业有所得,要闭关参悟,没功夫见你,要我嘱咐你:科考在即,莫要胡思乱想,好生读书。”
“这是夫子原话,我已带到,你去吧。”
说完,也不再理会洪易,转过身,一步三晃,慢悠悠地离开了。
洪易还愣在原地。
“……”
他原本是下了好大决心,才来求见。
醒掌异世 砚来风雅
也想过很多可能,可唯独没有想到,只得了这样的结果。
一切的因由,都是数月前那一战。
确切地说,是这位文圣公和他父亲洪玄机一战中,所说过的那些话。
他听得一清二楚,别人也听得清楚。
不仅是他,如今天下间,很多人都在猜测文圣公与武温侯之间的关系。
从很久之前,人们就知道这两人很不对付。
一個 瑜伽 行者 的 自傳
洪玄机还好说,虽是大乾中流砥住,可也树敌无数。
但那位文圣公却向来与人为善。
除了那几个千年世家、几大道门,因正统之争、利益之争,还有恒州方家那位神童一般心存妒意之人,才会与他为敌。
他自己却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也从来不会对谁恶言怒目相向。
除了洪玄机。
自从那一战中,洪玄机说过的几句话,文圣公的反应,都让天下人有了些猜测。
只是两位当事人都没有任何人为此事做出回应。
也无人能确定,更没有人敢乱嚼舌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只有洪易,犹豫了数月,今日才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求见夫子,确认心中所想。
“难道大兄真的没有死……”
“但怎么可能呢?”
“就算大兄没有死,又怎会是夫子……”
离开文圣公府,洪易有些失魂落魄地往回走。
心中不住地想着这些念头。
那夜,他也在场,亲耳听到那些话语。
若说谁最能了解其中内情,非他莫属。
不谈别的,那位文圣公所行所为,简直是他朝思暮想,想要做的事情。
除了那张脸,和他脑海中想象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
他也多想将那位所谓的父亲,洪玄机给暴打一顿,再质问他一番。
可他没有文圣公的无敌力量,绝世风姿。
至少暂时没有。
也正是因为文圣公太过强大,洪易才不敢确认。
他会是自己那位早已葬身狼腹的大兄。
“罢了,既然这位夫子给自己留了话,想来是早有成算,我再纠缠也没有意思,”
“便静下心来,读书参悟学问,以待大考,”
“等我高中,获得封赏,再为朝廷立下大功,自然能为娘亲、大兄正名,也能堂堂正正,站到那文圣公和洪玄机面前,亲口问他们。”
洪易不愧非凡之人,很快便调整了心绪,静下了心神。
回头看了一眼文圣公府,大步离去。
文圣公府中。
洪辟看着洪易离去,重重阻隔,也挡不住他的目光。
笑了笑,便收回目光。
洪易是他降生此世的胞弟,也是此世的纪元之子。
他自然不会让这位纪元之子因为自己而失去了原有的成就,相反,他要让洪易走得更元,成就更高。
若是洪辟这些日子参悟那一战所得,没有错谬。
恐怕此世古往今来,所有阳神、粉碎真空的人仙,路都走错了。
即便是汇聚了无数纪元气远的纪元之子洪易,到最后也不可能登临彼岸,超脱此界。
最终与此界宇宙,融为一体,成为此界唯一的可能更大。
虽然那等成就,已经是不可想象,威能或许已不弱于大觉金仙。
可终究是被困于牢笼之中,再不得出脱。
这些明悟,都是在那一战中所得。
他凭着多年的浓厚积累,一步登天,借雷霆与洪玄机之力,打开体内九百大窍,登临人仙巅峰之时,便已经隐隐有所感觉。
凭他当时的积累、推衍,九百大窍并非极限。
只是自九百个大穴窍大开,他便感觉到自己打开了某扇门户,或者说是某种通道。
与这个世界,与这个宇宙有了某种联系。
虽然这种联系会让他获得更多、更强大的力量,但真性之中,般若观照的神通,让他得以感应到一丝不妥,强行中止了这个过程。
到后来造化道人于现世投影,以力量相诱,让他感受到了千变万化、血肉聚变之上,粉碎真空的一丝境界。
那种感受就更明显了。
極品 全能 學生
真是真实,空是虚幻。
粉碎真空,便是打破真实与虚纪的界限。
大千世界,鸿蒙宇宙,皆可一拳而破灭。
即便是虚幻无凭的概念,也能粉碎。
可粉碎真空之后,无论血肉灵魂,都要和世界、宇宙连接。
宇宙不灭,“我”就不灭。
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也是厉害得很。
可再想超脱,除非真的破灭,打破这个牢笼。
但这个时候,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
宇宙破灭,“我”又岂能不灭?
这是一条死路!
阳神也是另一条殊途同归的道路。
人仙是以肉身的力量,粉碎虚空。
阳神是以神魂的力量,寄托虚空。
都一样是融入世界宇宙之中。
本尊之前经历的世界,有过的感悟,一点都没有错。
无论是哪个世界,想要依靠力量,打破世界本身的桎梏,超脱而出,都是不可能的。
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逆天法。
也不需要逆天。
而真正能超脱的方法……
洪辟看了眼自己身周悬浮的儒门六圣器。
现在,应该是功德圣器才对。
真正超脱之法,就在这功德圣器上。
对于这点,本尊在以前就有过明悟。
如今,只是印证了这一点罢了。
功德,天地的功德。
是唯一的超脱之道。
所谓的功德,不是天地要求你做什么,你完成了才给你的奖励。
天道至公,没有人心的复杂。
天地运转,只依大道而行。
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论,放在“天”上面,简直是可笑之至。
功德,只是一方天地产生了某种积极的变化,得到了某种提升,而诞生的一种天地本源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天地本源,是万物之母,是一切的起始,一切的起因。
而触发了这种变化的根由,会自发地吸引这种力量,得到这种力量的加持,从而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看似是天地的嘉奖,其实是一种必然。
说是功德,其实更是一种造化之力。
本尊因为灰幕,而苦苦追寻的“造化”的根源,很可能就是这种天地本源、万物之母。
也唯功德,唯有造化,才是超脱的唯一大道。
换句话说,想要超脱一界,只有一条路。
带着一方天地,一方世界,一起升华、一起超脱。
顺天,而非逆天。
想要做到这一点,远比追求个人的力量艰难不知道多少倍。
这也是古往今,没有人能走上这条路的原因。
太过匪夷所思。
若是按照原本的道路,作为纪元之子的洪易,确实是最接近了终点的人。
他许下人人如龙的大愿,若是能实现,必然能与世界一起升华,最终超脱。
只是他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所谓人人如龙的大愿,也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景。
哪怕他创下大道,让世间人人都可以修炼。
也不过是增加了修炼的人数罢了。
更何况,便连这一点,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便是洪辟已经悟出了这个秘密,他也一样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做到。
唯一的方式,就是取巧。
在堪破太乙、甚至金仙之境时,借助本尊之力,直接打破此方世界的桎梏。
令此界之人,打破界限,得以升华。
日积月累,自然能令此世举界飞升。
洪辟摇摇头。
这终究是取巧之法。
由此可见,困守一方天地之中,若无不可思议的机缘,想要打破界限,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些都是以后需要考虑的,洪辟暂且放下念头。
凤鸣朝
回过神来,参悟六件功德圣器。
这六件圣器,是他抛开桎梏的前提下,更进一步的希望所在。
原本这六件圣器,虽有不可思议之力。
但其本质却有限。
得到了功德之力加持,却有了成为神器之王的潜质。
是护道圣器,洪辟不得不重。
只是要将之提升为神器之王,还是少了些契机。
这些契机,还需要他那个兄弟,为他寻找出来。
……
刚刚回到武温侯府的洪易,并不知道自己寻找兄弟未果,反而还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
他正因为一个邀请而陷入两难之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