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熱門連載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第十一章 血海酒吧(爲板燒雞腿漢堡J更!)閲讀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诸界末日在线
血海。
一望无际的海面。
木板漂浮不定。
顾青山舒舒服服的坐在木板上,手持一根鱼竿,正在垂钓。
一名与他差不多酷帅型俊正美的男子蹲在旁边的板凳上,拿着笔纸写写画画。
——历史记载者,烟火。
两人就这么各做各的事儿,任凭时间缓缓流逝。
某一刻。
顾青山回头看了男子一眼:“喂。”
“什么?”
“到饭点了。”
“好,再稍等一下,我这边马上结束。”
“你在忙什么?”
顾青山感兴趣的问道。
听他这样问,那男子将笔纸放在另一个板凳上,面带苦色道:“唉,有些欠账未还完……总之很麻烦,我们先吃饭。”
他端出一个香气四溢的火锅,架在板凳上。
“最近天冷,吃牛肉火锅可行?”他问。
“当然。”顾青山欣然道。
那男子开始摆碗筷。
顾青山就收了鱼竿,在板凳前蹲下来,看着那热气腾腾的火锅,一时无聊,信手将烟火的笔纸拿过来看。
只见白纸上赫然写着:
“欠更盟主名单如下:种花家的飞机、九指猫咪、『御坂』、采姑娘的小蘑菇_、壶中日月,袖里乾坤(白银萌)、狂暴虎哥(白银萌)、新手村村长泰帕尔(白银萌)、神奇的小箭(白银萌)……”
这是什么?
顾青山正要问,却见烟火冲上来,一把将那张纸夺走。
“喂——”顾青山不满道。
烟火也不答话,迅速用打火机点了那张纸,伸到火锅下面,烧成灰烬。
“你把欠账的单子烧了?”顾青山摊手道。
“少废话,吃你的饭!”烟火脸色发白的说着。
“啧啧……”
顾青山摇头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当个老赖是怎么回事?”
崩坏世界的修真者 松涛鹤鸣
烟火苦恼道:“我难道不想还账?关键是有些事绊住了我,让我心烦意乱,无力还账。”
“什么事?”顾青山问。
“……总觉得有些事情在发生——在血海与虚空的下方,它让我惴惴不安。”男子道。
顾青山听着,神情中渐渐掺杂了一丝深意。
“你觉得会是什么事呢?”
他问。
烟火苦恼道:“唉,说不上来,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呼唤我,我已经控制不住想要亲眼去看……”
这位名为烟火的历史记载者放下碗筷,站起身,就要朝血海中跳去。
顾青山拿起板凳上的那本纸和笔。
“喂,你的笔纸不带?”
“先放这里,它会继续记录你这里的情况,我随身带着另一个本子。”
“……劝你别去,可能会有些危险。”顾青山道。
“放心,其实作为历史观察者,不会介入任何因果,所以也不会有任何东西能伤害我。”烟火道。
在顾青山的注视下,他纵身一跃,跳入血海,在海面上激起一朵小小浪花。
很快,他便穿过漫漫血海,抵达虚空乱流。
“究竟……是什么?”
烟火呢喃着,深吸了口气,朝虚空之下那片未知的所在之处望去——
一息。
两息。
三息。
某一瞬,男子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突然浑身一震,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原来如此……让我想想,似乎有一句诗能形容这样的情形……”
他摸出笔纸,唰唰唰的写着什么。
忽然。
虚空之中仿佛出现了许多无形的东西,一把扯住了他。
“不!”
烟火大吼一声。
然而不管他怎么挣扎,那些莫名的存在从四面八方袭来,一刻也不间断。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他猛然朝下坠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虚空只剩一片乌有。
唯有男子刚才所书写的那张纸还留在虚空之中。
四周仿佛有无数低语。
那张纸便不再停留。
它飘飘荡荡,朝虚空之上升去,没入血海,缓缓浮在了海面上。
顾青山叹口气,伸手一招。
那张纸顿时脱离了血海,飞掠至他面前。
只见那张纸上写着一段话:
“我以为尘埃已缓缓落定,却没想到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是比地狱更加恐怖的景象,简直无法言说。”
“如果用一句话去形容我所见到的景象,我大概会想起一小段诗句:”
“‘我们活过的刹那,
前后皆是暗夜。’”
“各位,从现在开始,所有内容将是我亲眼所见,绝无虚妄。”
“第一章(又或楔子)夜与昼。”
“记录者:烟火成城。”
“……”
字迹到这里就结束了。
顾青山静静看着,目光中涌动着无数的毁灭符文。
这些序列之符不断奔涌、凝聚、结合、消散——
最终不知去向。
“看来就算是历史的见证之人,想要窥探那些恐怖的秘密,也不得不付出代价。”
顾青山叹了口气,将纸张压在烟火留下的那本厚厚笔纸之下。
忽然。
他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抬头朝天空望去。
深红色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疾速坠落的小黑点。
轰轰轰轰轰——
剧烈的嗡鸣声中,那个黑点落在血海的海面上,迅速扩大,化作一个可供人通行的洞窟。
洞窟正对着木板,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气息。
很快。
两道身影从洞窟中走了出来。
幕。
以及一个留着长发的陌生男子。
顾青山站起来,伸手笑道:
“欢迎——算算时间,你也该来了。”
幕走上前与他碰了碰拳头,也笑道:“我早就该来了。”
顾青山望向那陌生男子。
只见这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模样,戴着一副墨镜,身形壮硕,脖子上悬着好几条金属链子。
“阁下是?”顾青山不确定性的问道。
“我是廖行——现在你看见的是真正的我。”男子笑起来
“原来是你。”顾青山恍然道。
在他身侧的板凳上,那厚厚的纸本上自动浮现出一行行小字:
“幕是生死河之中的生河之主,而生死河是血海世界体系内的一部分,他又与圣界的存在有契约,自然能进入血海。”
廖行一定是求了幕,然后被幕带进了血海。
小字飞快显现完毕。
廖行叹气道:“顾青山,我已经没地方躲了,只好求幕带我躲到你这里来,希望你能收留。”
顾青山奇道:“现实世界暂时没有危险,你为什么还要到处躲藏?”
廖行吭哧吭哧半天,说不出一二三。
幕开口道:“还是我来说吧。”
在他的解释下,顾青山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庶女为后 淡看浮华三千
廖行是科技侧的顶尖存在,当邪魔与众生一同进入虚空决战的时候,他也随之托生于虚空之中。
只不过,在托生虚空的时候,他利用科技侧的力量动了些手脚。
璀璨女王 关羽熙
科技侧好像擅长这些。
但是,与苏雪儿不同——
苏雪儿是被人动了手脚。
而廖行把生平的仇敌都安插成了自己的子孙。
——准确的说,是让男的都当了子孙,女的都当了老婆。
这件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按照原本的计划,就算战争结束,大家也会一起忘掉虚空中发生的事,那些仇敌更不会记得自己曾喊了廖行一世爸爸和老公。
仔细想想,这当然是一件很爽的事。
如果不是……
八百圣翼天圣者让所有人恢复了虚空中的记忆。
那就真的天衣无缝了。
可惜。
天圣者已经让整件事彻底曝光。
廖行见势不妙,第一时间赶去苦苦央求幕,希望他能带着自己暂时躲避到血海里来。
幕便将他带进了血海世界。
“——难怪你总是找女人,而且那么多后代,原来是这样。”
顾青山恍然道。
“顾哥,算我求你!让我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吧,正好我也可以实现我们几个人的共同梦乡。”廖行道。
“可是我这里也并非乐土,有些事情才刚刚开始。”顾青山肃然道。
“并非乐土?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我都想好了。”廖行拍着胸脯道。
“什么?”顾青山不明所以。
“血海这个地方,没有得到你和幕邀请的人,根本无法进入,这就保证了它在业界的超然地位。”廖行道。
“业界?”幕不解道。
“超然地位?”顾青山问。
廖行兴奋道:“你们还记得吗?我的毕生梦想就是开一家酒吧。”
“记得。”顾青山道。
“现在我们将一起实现它——我决定叫它血海酒吧。”
廖行一挥手。
血海上,一片片猩红色的木板撑起来,飞快拼接成一处宽敞的场地。
沙发、茶几、酒水、吧台等纷纷显现。
廖行咧嘴一笑,打了个响指。
“氛围组,出来!”
立刻。
血海上腾起一股让人兴奋的虚幻红芒,在迷蒙的雾气中闪烁不定。
隐隐约约的重低音响起。
高台显现。
场子飞快搭建完成。
酒吧成型了。
虚空中,有人低吼道:
“这里是血海酒吧。”
“OK,各位美女,准备好你们的舞蹈动作,准备嗨起来!”
“One、two、three 、four,”
“Go——”
在重低音的震颤中,一道道妖娆身形随之出现。
氛围已经起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