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杰站讀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ptt-第九百四十五章 這一刀切的挺狠!讀書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兄弟阋于墙而外御欺辱,这话李承乾原本以为突厥人永远不会明白这个道理,毕竟在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草原,是不可能放下厮杀多年的成见,团结在一起的。
可看过刚前方的军情塘报后,李承乾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是有“奇迹”的存在,真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拍苍蝇,或者说麴智胜反唐原本就是圈套,其目的就是为了引唐军上钩。
军报的内容很简单,西突厥一部突然越过长城边境,悍然袭占了白龙关,直接掐断了西征军的补给线,切断了朝廷与西部的联系,其主力兵锋直指河西十三州,企图一举断掉大唐西北的国土。
截止塘报发出之日起,西突厥的主力正在十三州之间纵横驰骋,充分发挥骑兵的优势与当地军府周旋,所到之处处处瓦砾,鸡犬不留,十三州的百姓正在西突厥铁骑的蹂躏下哀嚎。
敌人已经打进来了,那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打就是了,可偏偏又是出现了由谁来出任大军统帅的事上闹出了不同的意见,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反正是大朝会,畅所欲言嘛!
风险和利益是共存了,谁能帮大唐挽回西线的局势,谁能恢复补给线,接应交合道所部二十万唐军,谁就是大唐的救星,在陛下和军中都可以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
再加上皇帝没有直接下旨点太子为帅,所以个个都奋勇争先,尤其是程知节、刘弘基这两个老流氓,眼睛瞪得通红,大有一副谁拦着,老子就与谁拼命的样子。
武将们个个争先是好事,国难思良将嘛,不管皇帝还是李承乾都挑不出毛病来;这不仅仅打仗那么简单,布这么大个口袋是短时间能完成的吗?没有家贼能招来外鬼?
浪子野心(辛琪)
以朝廷现有的实力,再开辟一个战场也不是问题,可谁又能保证,这与不又是一个分割包围唐军的计划呢?没把这个问题弄清楚,派什么兵,打什么仗,程知节和刘弘基这两个老家伙纯粹是闲的蛋疼。
所以,喝斥了程知节等人两句后,李世民就下令退朝,随后又传召了李承乾和房、杜、马周等众臣在宣政殿议事,现在看来集思广益是不行了,这种事还得是乾纲独断的好。
“利弊等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朕让你们来就谈两点,其一朕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搞清楚谁出卖了河西十三部的布防,让敌军可以精准的掌握我军的布防,如入无人之境般在我领土内肆意攻击!”
万法洪流 清晨一杯茶
“其二,派遣军队北拒西突厥,保障我西征军的补给线,我军是否有再次被分割的风险增大,这仗要怎么打,打到什么程度,朕今日就要议出结果来,你们可以畅所欲言!”,话毕,李世民摆手示意众臣随便坐。
“陛下,河西十三州是大,可老臣认为重点还是在白龙关,西突厥军能精准掌握其布防要点的途径只有两个,一是兵部,二是当地的都督府,非此即彼,想要查清楚并不难!”
“从抢占白龙关其切断我西征军补给,侵略西北的战略目的已经达成,依臣之见现在最危险的并不是新派之军,反而是侯君集部。他们地处大漠作战,随军的补给是个致命的问题,只要一个托字,就可以把他们耗死!”
兵部这边,杜如晦一点都不担心,那里的每一人都是经过他精挑细选的,且有着严格的程序,布防图在兵部绝对万无一失,要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那他就白当了这么多年主管兵务的宰相。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与皇帝担心恰恰相反,二路唐军背靠大唐,即便西突厥有心将其分割包围,有了这次教训的唐军也不会那么容易让其得逞,风险是有,可杜如晦并不觉得是最大的。
而侯君集的西征军,前有强敌,后无粮秣,仅凭手中的物资储备,最多可以坚持二个月;常带兵的人知道,大军需求补给,最大的限度就是五百里的范围,侯君集手下二十万人,得动多少次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既然高昌人与西突厥已经沆瀣一气,那他们一定会选择坚壁清野,这样一来势必会让交合道诸军补给起来更加困难,所以杜如晦更倾向于担心他们。
“克明说的没错,就算西突厥起倾国之兵,我军在西线也与他们有一战之力,想救西征军就看能不能在最这两个月内击退西突厥人。击退之后,势必要进行稳固防线和统一协调的问题。”
“陛下是了解侯君集的,眼下的我朝能挂帅的人中,能让他心服口服的,除了大将军-李靖外,就只有太子一人,这种时候团结是第一位的,所以老臣请陛下在两人中速做决断。”
两军统一步调,在西线共同进退,势必要以一帅为主,可侯君集的任务在高昌,他不可能抽身回到境内指挥作战,不管是军情,还是时间上都不允许,所以两军主帅一定出在第二路唐军中。
而他给皇帝的选择,其实根本就不是选择,李靖年纪大了,根本就不适合挂帅,再者说皇帝对他的怀疑就来就没断过,根本不可能把这么多军队交到他手中。
太子就不一样,亲儿子,而且领兵作战的经验丰富,最主要的是能降住侯君集,那家伙是能打,可就是太桀骜不驯了,太子不去谁能镇得住场面。到时候即使打通了补给线,两帅之间不用统一指挥,损失就只能是唐军。
房玄龄跟随皇帝大半辈子,他清楚皇帝为什么要把太子留在身边处理国事,他是希望太子能收敛好战之心,安心的治国理政,掌握好帝国的每一个环节,给国祚传承加一份板障。想法是好的,可时势上就不允许了,眼下这个节骨眼,不让太子去让给去呢?
……,待几位重臣表完态后,李世民看向儿子沉声问道:“高明,国家危难,百姓身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朕决定以你为帅,统兵剪灭贼寇。”
这时候可是开不得玩笑的,皇帝郑重其事当然是对的,所以李承乾也依着规矩行礼,拱手言道:“诺,儿臣恭领圣旨。”

好看的都市言情 貞觀皇儲李承乾 愛下-第九百零二章 孩子,你着相了!展示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在皇帝印象中李承乾是个绝对的好战派,不管是在少不更事的时候,还是成就威名之后,对军伍之事那不是一般的上心,有时候李世民甚至觉得对于这小子来说,将军的身份要比太子之位重要的多。
为了能更好的掌控好军队,打造一支百胜之师,他还把一大批皇亲勋贵子弟招入军队,甚至不惜以储君之尊,亲冒箭矢,搏命疆场,朝野臣民对于这位好战的储君可是又敬又畏。
天机之风尘传
重瞳 右手封寒
而且东宫六率中身份尊贵的人多了,上至一品亲王,下至各府公侯子弟,什么样的子弟没有,他们命就不如这小子金贵吗?
下面跪着这小子除了胆子大,有些年轻人应有莽撞外,没看来有什么不一样啊,高明为什么如此的偏袒他呢,甚至不惜君前失仪。
“高明,怎么动这么大的火气,是不是有些失仪啊!毛小子不懂事很正常,多教教就也是了,犯得着这样吗?”
九霄奔云传
“不过,朕非常好奇,一向治军治学极其严格的你,为什么如此偏袒此人,说说原因吧!要不然朕可真是要治你君前失仪之罪了!”,在銮驾上的李世民斜靠在软垫上,面无波澜说道。
唉,瞪了蓝渝一眼后,李承乾先是向皇帝赔罪,然后神情极其不自然的把原因说了出来:这少年确实是苍文书院的学生,而且还是李承乾亲自写的条子批准入学的。
之所以如此的开面儿不是因为他有多么高的出身,也不是因为谁说情,仅仅是因为他是东宫亡将-蓝山之子。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说道这个蓝山就不得不说华州,那个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在那次的救灾中,李承乾对这位憨厚汉子的所作所为甚为满意。
回京之后,先是去找了程知节了解他的过往,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才去找杜如晦要人,把他从华州军府调到了六率;论资格,蓝山算得上六率元宿,因为其忠厚、公正,在军中的口碑极佳,李承乾也为得了这么一员良将欣喜不已。
后来,蓝山跟着他南征北战屡立战功,积功至检校右司御率主将,最后阵亡于星宿川,是历年来六率参加对外战争中阵亡的级别较高的将领之一。
战后,收敛阵亡将士尸身的时候,李承乾亲自为他收敛,从他身上的挖出的箭簇,足足有一斗有余;听那些把他抬回来的将士说,蓝山至死还瞪大了眼睛,手中折断的横刀是他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拿下来的。
这样一员忠勇的将军阵亡,李承乾伤心了好一阵,脑海中回想着蓝山平时的话语,希望能从回忆中找到只言片语,让他能够永远的记住这位勇烈之将,他的同袍,同僚。
可这家伙平时就是个闷葫芦,话很少,除了领命之外,很少在军中说什么笑话;唯一的一次扯闲话,还是那年在宫宴上,这家伙喝多了,他说希望他的儿子长大后可以当个文官,不用像他一样,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讨生活。
就是因为他这句闲话,回朝之后,李承乾特意命人将他的家眷从华州接了回来,又把他的儿子送到了苍文书院,就是想完成旧属的心愿,让他的子子孙孙不用去战场上搏命,靠着笔杆子为民请命。
为了让这孩子能有出息,他还请东宫的太师,当时的山长李纲,多多照拂于他,让书院的先生们手把手的交出一位地道的文官来。开始的几年挺好,这孩子也聪明,十分好学,书院中的先生们都喜欢他。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小子也不知道那根劲儿不对,没事就往六率溜,央求着秦怀玉等他父亲的旧友同袍把他收入军中;可诸将都明白太子的用意,再加上不希望老友的儿子也去阵前搏命,所以都没有答应他。
但蓝渝是个死脑筋,你们不让我当,我偏要当,直接找上了他父亲的老上司-程知节,求他去东宫说说情,应了他的请求,可都被李承乾一次次的驳回了。这次就不用说,一定是程知节那东西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所以就举荐他到皇家军事学院中当兵。
老流氓端端是好算计,秦琼是太子的老师,就算太子再不乐意,也会对自己的恩师说什么,如此就算蒙混过关了,而且将来学成之后还能混个好出身,也算不错的出路。
可这世上巧合的就这么多,程知节的算计非但没有成功,还是让他碰到上自己,看到这小家伙的那一刻,李承乾就明白那个有热闹比凑的家伙为什么这次不跟来了。
听完了儿子的解释,李世民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战场上结下的生死情义胜过手足,他也是带兵的将军理解这种特殊的情感,这样的情感是经得起时间、名利考验的。
我的纯情女友 老辰
从辈分上说李承乾算是蓝渝的父辈,长辈对晚辈的关爱自然是偏执的,盲目的,因为他和那些六率的将军们都希望下一代人能过得更好,这与李世民他们约束晚辈的道理是一样的。
“孩子,太子做的没错,你不适合从军,还是回书院好生读书吧!不从军未必不能干出一番惊世的工业,朝中布衣出身的重臣也有不少,马周、窦宽、王治不也一样万民敬仰吗?”
“创立江山不易,建设国家更难,你牢牢记住朕这句话,好生的读书,朕希望在将来的进士名单上,你可以名列前茅,让州县的百姓多多受益,这也不枉太子在你身上花费的心血!”
皇帝都这么说,蓝渝还能怎么样,只能叩头谢恩,随后在侍卫的引领下退了出去。从他踉跄的背景上就能看出来,不能从军对这孩子打击不小。可这都是没办法的事,谁让他们家的情况与寻常人家不同呢。
“好了,朕也没降罪于你,那孩子也回去了,你这脸子该变过来了,逝者已矣,不可追思过甚,你已经做了该做的事,不必常怀愧疚之心!”
“对了,苍文书院这么多年耗费的钱粮已经不少了,那些孩子如今也是成人了,这桃子熟了就得摘下来,该让他们参加科举了,否则岂不是浪费了浇水、施肥的功夫!”

精华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二十章 就是袍子的問題!讀書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李泰的表现充分体现了那句:不管儿女多大的年纪,再父母眼里永远都是孩子;看他那痛哭哀嚎,面目因疼痛变得扭曲的样子,可是把帝、后心疼了够呛,好像此刻的他比没断奶的李欣和李徽更加娇弱。
以甄权为代表的太医署众官在皇帝的怒吼下不断的磕头请罪,而长孙皇后则是在阴妃和魏王妃-阎氏的劝慰下一边往后堂走,一边哭泣着,她患有气疾,谁也不敢让她太劳神了。
当然,这都不是最倒霉的,最大的倒霉蛋还是京兆府和负责长安城防的官员,李承乾刚才进来的时候,就见狄知逊等人搭了个脑袋跪在院子,不用问也知道,他们刚被龙颜震怒的皇帝痛骂了一顿。
堂堂京师,亲王被神秘人物击伤后,成功逃脱,连根毛都没抓到,这还不足以说明他们是吃干饭的吗?挨骂是正常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李泰再不好也是帝、后的亲子,受到天子的诘难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李承乾兄弟三人进来之后,先是依着规矩给见礼,然后又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对小胖子是一阵嘘寒问暖,弄得躺在榻上的李泰好一阵不自在;
李承乾和李治到好说,他最不愿意看的是李佑那张脸,虽然面带悲切之色,但却怎么看都有幸灾乐祸的劲儿。
看着四兄弟和睦,李承乾三人又带了这么多的礼物,李世民心中的火气稍减,他心里明白的很,没有高明的张罗,老五和老九是不可能来的这么及时的。
我能制造副本 杜养吾
“高明,你是太子又是长兄,你弟弟被人行刺了,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呢!”,接过马屁精李治的奉茶后,李世民沉声问了一句,可以看的出来,伟大的天可汗陛下心情非常的不好。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李恪自刎、李黯流放还没几天,李泰又遭受了这样的刺杀,皇帝也是人,也有感情,能不怒在火中烧就怪了。
“父皇,四弟是国家亲王,他被刺杀之事绝非小事,儿臣以为当以要务办理。依儿臣愚见,着刑部、大理寺、京兆府三府衙会同京畿守卫部队共同办理。将魏王府和遇袭之地的人员逐个排查,并逐渐扩大搜索范围,由侍中刘洎亲自挂帅宜好。”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刘洎是魏王师,由他来盘查魏王府的属官最是合适,不管是皇帝和李泰都挑不出毛病来,更何况刘洎怎么说也是宰相,派遣一名宰相来办这个差事,岂不是更能说明朝廷对此的重视吗?
“恩,高明举荐的这个好,合适,合情也合理,朕原本还想着让辅机来办理此案,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话间,扭头对躺在榻上的李泰言道:“青雀,听到了吧,你大兄是真为你好,狭乡迁宽乡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安心养伤就是了。”
“儿臣是恨自己不争气,让贼人有可趁之机,伤了己身不说,更是耽误了国事。儿臣、儿臣真是无用之啊,父皇!”,话毕,李泰还可怜巴巴的挤出了两滴眼泪。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将来有的是机会为国出力!需要什么就让吩咐人去宫内拿,不要委屈了自己。朕与你母后还盼着你早早康复,多添几个孙儿给我们呢!”,李世民拍了拍的李泰的胖手,好言劝了劝他,让胖儿子宽心一点。
腹黑首席,爱妻上天
从为人父母的角度来说,在大唐养个孩子不容易,稍微不小心就容易夭折,小胖子自小身体就痴胖,圆滚滚的看着就喜人。虽然他为人有不少的毛病,但胜在身体壮,这也就不用担心早逝,以此搏的圣心也不难理解。
同时,李世民也在向小胖子传递信息,现今东宫已成气候,皇帝又没有易储之意,所以小胖子的一生最大的任务就是与好生享受富贵,以太武皇帝为榜样,多讨一些妾室,多生一些子嗣也就是了。
在回宫的车架中,李佑揉着下巴思索着到底是那位“大才”搞出了这么大乱子;哎呀,宰相挂帅,这么多宪司衙门和军队参加,长安城非得鸡飞狗跳不可。小胖子那肥嘟嘟的大脸面子大,咱是比不了的,可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李承乾当然知道老五苦思的是什么,可要是没有自己提点,他就是日思月想也弄不明白今儿到底是什么唱的那出戏,所以李承乾特意敲了敲空了杯子,示意他添添水,也比坐在那空想的强。
“大哥,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呢,这人今儿敢对死胖子出手,明儿就敢对咱们出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依着臣弟看,以后出行应该多加护卫,咱们不防一万,独防万一啊!”
呵呵……,看到李佑这么认真,李承乾笑着指了指他,然后淡淡地回道:“老五稍安勿躁,你呀,这急脾气还是欠缺历练,这京师重地,那来的那么多刺客。孤保证就算你晚上躺在朱雀大街上睡觉,第二天也会安然无恙的!”
“那老四呢?”,李佑不太明白兄长的意思。
“刺客与路人之间差的是一件夜行者之服,魏王李泰与小孩子之间差的也不过王袍而已!你呀,是中了老四的苦肉计了。…….”
李承乾久在军旅,虽然不能说把十八武器都玩的炉火纯青,但自认为眼界不必任何人低。铁锤!那是一般的兵器吗?即便是军中好汉尚且承受不了铁锤之苦,就更不要说李泰这么个文弱书生了。
行,即便是李泰是生受了,锥心之痛就这么轻易挺过去了?他还能那么安稳的躺在床上,对父皇、母后卖弄凄惨搏得同情吗?疼也疼死这混球吧!
男人不服输 电车(六)狼
再说甄权,李承乾知道他的手段,说是医中圣手一点都不为过,看他只是磕头而不言明显就不是因为怕皇帝在盛怒之下问罪,而其又有苦难言,所以这面目表情才如此丰富。
作为臣子,他总不明着戳破窗户纸让皇帝和魏王都下不来台,为君者讳,是以有错的只能是他这个“庸医”。
“大哥,既然你说胖子是装的,那父皇为何?”
李佑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李承乾将杯子放下后,淡淡言道:“为兄这点经验尚且能看出来,父皇开始的时候也只是关心则乱,后来不也明里暗里敲打过了嘛!这说明他老人已然明了,只是不想点破罢了。”
既然李泰是假伤,那就是想从狭乡迁宽乡的差事中抽身作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正好李承乾也嫌弃他碍眼,顺水推舟举荐了刘洎,所以不管他们怎么折腾也注定是雷声大雨点小,用不了几天就草草收场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